女儿秋

只不知当年,是谁在秋心上种下了愁根。所以,这秋字一旦从脑

海里被打捞起来,落进了心坎,就自己会得发芽长叶。如同这个清晨

漏进帘缝的日光,一点一点清亮起来。


在微醒间反复思量着到底要起或不起。想了片刻,还是决定起身

吧,出门去寻寻晨光里的秋意也是好的。


打开存放改良旗袍的衣柜,挑了件奶白底色淡绿水墨郁金香图案

的丝质旗袍,穿上身,一股檀香淡淡而出。因不爱在衣柜里塞上樟脑

丸,故特地问一朋友要了六盒几十年前的美加净檀香皂放于各层,喜

欢这年深日久的香味,是恰好经过恍惚旧识的感觉。


酒有女儿红,香也应有女儿香。我一直私下把这淡淡檀香当做动

人女儿香,这是因岁月而长出的花朵,优柔,宁和,淡馨,寥欢。如

同碧绿枝条间的桂花,一阵一阵夹着风,消散地远过来,让人合着轻

轻呼吸,心生软意。亦如古代女子发髻上的金步摇,在灯火下细颤的

摆动,那种款款之意,靠近了反不能得。


这样想时,总觉唯旗袍配这女儿香最为妥帖,它们皆有日深月久

的特质,是一份芬芳散去谁可牵念的沧桑秋意,也是一袭波澜不惊的

旖旎秋水。它们虽无法在这个时代的阳光下自由舒展,却也可以在悠

然寂寞中清欢盛开,让欢喜的人欲罢不能,把生出的情愫宠溺成极致

的珍爱。


我这个人,显然是带着伤秋情结的。


从前,每年写秋天多是梧桐夜雨的开场白,借着那种灯下静听,

雨水自叶上滴落,一声一声涟漪出记忆里某些人事的细节,一闭眼,

就能感觉絮花般的过往仿佛涉水而去,却又潜风而回。


今次,就从漫步八月的初秋开始,走走看看,那些曾经春日的花

开而今秋日的结果。


出得门外,夜雨早已歇,留一地湿意。日光淡淡,草木依然碧绿

盎然,是耳目清凉的好。所谓澹云疏雨过,秋风日夜清。因这秋光就

是要靠这前一半雨后一半霜慢慢酿就的。


八月的初秋,不过如一抹斜影,是恍恍惚惚摇摆不定的。只有凭

细心察觉到某些它特有的质地,如一行雁字、一叶梧桐、一帘凉雨,

一树桂花之类,才算在心里有了定论,但,总归还是寡淡。


是特意想避开那些需穿过喧嚣长街,尘俗繁景的路。也是习惯性

选走那条寂静的河堤。安然地踩着脚底的水意,一路淡淡生香。


杨柳依然浓绿,借着日光在地上投了一道薄薄的绿云,风从中掠

过,宛转曲折,扑面细碎温凉。也许,隔天时,秋的况味深重了,树

叶里就将看到枯萎的痕迹,无风也会轻轻自落。年月多,时光换,春

愁秋思知何限,我知道,这种感觉非常忧伤,却是生命的最真实。


侧畔,一条静静的河水,正渐次粼粼流动。现在的水,都被世人

糟蹋得失去了清澈。我总想象唐诗宋词里江南的秋水,那是坐在水边

可以穿越心田,轻轻嗔、薄薄愠、微微怨的,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的。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让千百年后的人以为时间可以被关上。


路的另一旁,几株盛开的胭脂给了我一片猝不及防的美艳。这是

属于这个时令的花,小小的,别有一种细致纤巧。我更欢喜的是它的

名字胭脂,听着就似看到一个细腰桃腮的女子,随风款摆走来,让人

无限绮念,胭脂泪,相留醉。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落得一地胭脂香。令人为之叹息,原来,

也曾卿本佳人,只是最终逃不过零落辗转于泥尘的命。所以,纵是千

般的繁华,寂寞无奈依然。


想起近来我最喜欢的那句诗:落花无言,人淡如菊。红尘很远,

红尘很近,无论人事的如何尽力,都胜不过一个天意难违。也许所有

的转折都从秋天开始,淡定从容的应对却也由此衍生。既然难求生命

长久,至少也曾暗香盈袖。


有些开始,其实就是结局,就象春日之花开与秋日之结果。


所以,不如散尽心事,做个迎着秋风行行复行行的女子,道上一

句天凉好个秋,不醉不罢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