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六章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



“我在边防守哨卡,哨卡就是我的家。”这句话成了战士们的口头禅。确实,哨卡是一个战斗集体,是一个没有女人的大家庭,在这个“家”里,白金龙指导员就是“当家人”。

白金龙从早忙到晚,没有一点空闲,战士们之间产生思想矛盾,磕磕碰碰的磨擦,鸡毛蒜皮的索事,他总是亲自解决,找战士谈心、交心,做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哨卡每天的工作日程,军事训练,执勤安排,他都要亲手制定,组织实施。战士们的生活,吃喝拉撒睡,婆婆妈妈的,就连战士衣服上的扣子丢了,他都挂在心上。连长因病住院,全哨所的担子都落在他一个人的身上,肩上的担子很重呀。身为共产党员的白金龙,再重,也没有被压倒,他直着腰板硬挺过来了。

姜良驹来到在哨所后,认识了一个河北老乡,同一年入伍坐一个火车皮来新疆的,初次见面就很亲热。他叫严文山,是哨所的炊事班长,他讲了一段哨所闹粮荒那段催人泪下的感人故事。

那是去年春末,离雪山开封,化冻通路还差一个多月的时间,这是哨所最艰苦,最难熬的日子。当时,部队战士口粮按量、按比例供应,经过将近一年的消耗,柴、米、油、盐、肉等食品剩下的不多了,战士们已经有二、三个月没有吃到新鲜蔬菜了。严文山心里很焦急,他找到白金龙,说:“指导员,咋办?”

“什么咋办?”

“今天,我查点了仓库,哨卡的大米、白面只能吃几天了,剩下的是十五袋玉米面,食油也只剩下一桶了,将就着能应付十天半个月的。”

“战士们成天执勤训练,没有吃的怎么能行。”

“我正在为这件事发愁呢。”

“光愁有什么用。”

白金龙作为一卡之长,他不是不清楚“家”的底细,这几天他也为此事犯愁、焦虑。到临近的哨所去借,在空防区,哨所和哨所之间相隔好几百公里,最近的兄弟哨所也有一百八十公里,中间隔着二座大雪山。再说,兄弟哨所也到了年末,也是同样困难。与山下取的联系,让上级派人支援,正值大雪封山的季节,道路不通,怎能来支援,远水解不了近渴。他反复经过考虑,当前的严重困难,只有让战士们勒紧腰带,自己解决,渡过难关。

“从现在开始,你做个计划,绝不能停火断顿。”

“我经过精打细算,每天吃两顿,多吃粗粮,干稀搭配,争取坚持到雪山开封问题不大。”

“不是争取,是一定。”

“是,一定坚持到底。”

“仓库里不是还有二麻袋黄豆,生点豆芽,让战士吃一点青菜,补充补充营养。”

“我就去办,粗粮细做,尽力搞好战士的伙食。”

“每天执勤的战士暂时不定量,没有执勤的战士、干部一律定量,共产党员要起带头作用,一定要渡过哨所的粮荒,熬过这段日子,坚持到胜利。”

严文山望着白金龙稳重、自信的面孔,使他增强了战胜困难的坚定信心,说:“指导员,你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

民以食为天。边防战士就是铁打的汉子,也要吃饭。在千里之外的喀喇昆仑山上,与世隔绝,战士们与天斗,与地斗,还要与饥饿斗。

在这段日子里,边防战士们天天吃“乌玛什”、“黄金塔”。“乌玛什”是用玉米面熬成的糊糊,“黄金塔”是玉米面蒸的窝窝头。每次吃饭,白金龙先让担当执勤任务的战士吃饱,在任何情况下,站岗放哨不能耽误,保卫边疆不能放松。

白金龙到吃饭的时候,总是最后一个到,当他看到锅里只剩下锅巴,笑着说:“这顿饭免了,留着肚子下顿吃。”

炊事员看到这种情景,关心的说:“指导员,你总是最后一个来吃饭,经常吃不上,这样下去,你的身体受不了,会饿坏的。”

“我又不是泥捏的。”

白金龙在山上长年战斗,患有胃炎、关节炎等疾病,他从来不让战士们知道。他近来吃饭,饥一顿,饱一顿,胃病又犯了,他到卫生员那里要了一瓶“酵母片”,嘱咐卫生员为他保密,每天仍然坚持着工作。战士们看到指导员一天一天消瘦,心里十分难过。

白金龙已经有两顿没有来食堂吃饭了,严文山为他做了一大碗面条和二个荷包蛋,端到白金龙的办公室。

“指导员,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饭怎么能行。我给你做了一碗面条。”

白金龙非常生气,严厉的说:“端回去,谁让你搞特权呢?”

“指导员,你是哨所的主心骨,不吃饭,战士们心疼呀。”

“战士中间也有病号,我不更心疼吗,端给他们吃。”

在干部的带头模范作用鼓舞下,哨所度过了“闹粮荒”这个难关。

姜良驹听完战友讲完白金龙的事迹,深受感动。

和平年代,在千里边防线上,没有轰轰烈烈的战斗场面,没有如火如荼的激烈战斗,边防战士远离亲人,在“生命禁区”,吃苦耐劳,默默地奉献,把最朴素、最纯真的感情融化在喀喇昆仑山的冰雪中。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艰辛,不象什么歌星、明星、笑星,在他们面前总是鲜花、掌声、喝彩声,他们的名字家喻户晓,甚至成为“追星族”的偶像。边防战士并不奢望什么,他们说的好,那些明星是踩着我们的肩膀上演出的,只要我们身体晃一晃,他们就会垮台,只要我们趴下,他们就会哭。边防战士不图什么,图的是一种做人的精神,活的心安理得,睡的踏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