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六章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



姜良驹常常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写东西,没有早睡的习惯,他感到脑子昏沉、发木,他披上大衣,走出房间到外面散散心。他借着月光,来到哨卡前的小溪旁,清澈的雪水哗哗的流淌,河旁有一个水坑,天上的月亮映在水面上,水中映月和天上的月亮一样大,一样亮。站在高高的喀喇昆仑山上,“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此刻,谁都会产生思念家乡的念头,但姜良驹满脑子是白金龙先进事迹的原始素材,像一团乱麻理也理不出头绪,感到无从下笔,总摆脱不了一种无形的困惑。

“谁?”二排长查哨经过这里,看到一个人影,大声问。

“是我。”姜良驹回答道。

“姜干事,这么晚了,还没睡。”

“睡不着。”

“你们这些挥笔舞墨的,心事就是多,犯啥愁?”

“正为白指导员的个人材料伤脑筋呢。”

“原来为这件事犯愁呀。我最了解我们指导员了,他可以说不是个好丈夫,不是个孝子,确是一个好指导员。我一直在他手下当兵,对他的政治觉悟,对他工作能力和为人处事很敬佩。写他的先进事迹,战士们会双手赞成的。”

“二排长,我想问问你,啥叫‘政治觉悟’?”

“你们整天搞政治,越搞越搞糊涂了。”

“可不是,来,坐下来聊聊。”

“白指导员常说:边防战士的政治觉悟,就是爱边防,恋边防,建边防,固边防。爱不爱边防,是一个边防战士的态度问题;恋不恋边防,是感情的问题;建不建边防,是具体的行动;巩固边防,是行动的目的。就拿我们排的老班长乔信来说吧,他和我一起入伍的老兵,守防已经四个年头了,组织上让他下山,他就是不肯,坚持在哨所巡逻、执勤。他说,枪是老婆卡是家,心系边防,保卫边疆,你说,这样的战士政治觉悟不高吗。”

“枪是老婆卡是家,这话有意思。”

“有啥新意,他今年二十六了,谈了几个对象,都吹灯拔蜡了。他抱着枪做梦娶媳妇,把枪当成了自己的心上人,这有啥新鲜。姜干事,还有更新鲜事儿,你见过大晴天下雨吗?”

姜良驹摇摇头,迷惑不解。

“这里海拔五千多米,高寒缺氧,风雪肆虐,一年内有二百多天冰雪封山,与世隔绝,方圆百里,没有人烟,这里是全军哨所中最偏远,最艰苦的边防哨卡。我们刚来这里时残墙破屋,还是五十年代初建的哨卡,又窄又矮,四面透风,窗户上没有一块囫囵的玻璃。这里阴天从来不下雨,只下雪,到了夏天,到了天和日暖的日子,屋顶上的积雪融化,房子漏水,所以,大晴天下雨,满屋子是水,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有的新战士刚到这里,产生了‘活思想’,不愿在这样艰苦的环境里当兵,成天装病泡病号,白指导员关心战士,爱护战士,他办的第一件事,就是动手修建房屋。同时,在战士中进行‘爱哨恋卡’的思想教育,组织战士学习毛主席的‘老三篇’,学习张思德为革命烧炭,干一行爱一行;学习白求恩对工作精益求精,苦练军事技术,掌握杀敌本领;学习老愚公挖山不止的劲头,守好、建好边防哨卡。白指导员带领战士常年巡逻在边防线上,每次新战士到哨所,他首先带领全体指战员来到边境线上,站在一尊写着‘中国’的界碑前,立正,行礼。每当他来到这里,心中顿时产生几分神圣,几分庄严。在界碑前,他领着战士宣誓:界碑在我们眼前,人民在我们身后,责任在我们肩上,祖国在我们心中。不怕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为人民服务,为祖国奋斗。什么是政治觉悟?这比说的、唱的、玄的、虚的都好,实实在在。姜干事,你说呢?”

二排长很健谈,说的有条有理,姜良驹心中的疙瘩渐渐解开了。他拿出香烟,抽出一支,递给二排长。

“我不会吸。”

姜良驹自己点着一支,轻轻地吸了一口,专心听着。

“白指导员在边防哨卡呆了十年,从来不吸烟。他最反对吸烟,战士当着他的面,谁也不敢吸,用他的话说,吸烟者是懦夫,是弱者,一遇到烦心的事,要用坚强的意志来自我调解,自我控制。有的人用吸烟来解闷消愁,一来对身体没有好处,二来浪费金钱。所以,在我们哨所很少有战士吸烟。”

姜良驹不好意思地把烟掐灭,说:“我是刚刚学着吸,没有瘾。”

姜良驹和二排长谈话,对白金龙有了更深的了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