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六章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



在昏暗的灯光下,办公桌上铺开的稿纸仍是一片空白,姜良驹在桌前犹豫不决,迟迟没有下笔。

姜良驹来哨所接受任务时,军区政治部宣传处领导找他谈话时强调指出,材料要求紧跟目前政治形势和社会潮流。当时,社会上掀起了“反右倾”的高潮,报纸上到处是批判文章。在军内上下也不平静,下指示,发文件,在部队中刮起了批判邓小平的“唯武器论”和“钢铁论”的高潮,姜良驹作为一名新闻干部,天天看报纸,分析新闻线索,对目前的政治形势十分清楚。写白金龙的个人材料,必须要突出这方面的内容,姜良驹真有些为难了。他来到哨卡没有看到一幅标语,没有开过一次批判会,通过和战士座谈,有的战士连“钢铁论”是怎么一回事都不知道。当他回想起在哨位上和白金龙聊天时说的话,更没有勇气动笔了。姜良驹写文章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犯愁、为难。哨卡没有把批判“唯武器论”和“钢铁论”列为政治教育的内容,白金龙的观点和当前的政治格局不协调,政治是一个敏感的问题,写不好,材料被否定是小事,闹不好自己还要被扣上一顶“政治觉悟差”的不大不小的帽子。如果不去如实写,随便抄一段报纸,说一篇大话,很容易应付差事。“做人要诚实,文章要真实。”首长的话始终是他行动的准则,做违心的事,良心上过不去。姜良驹此时此刻心烦意乱,眉头紧锁,提笔重如山,下笔如此难。

姜良驹在昏暗的小屋里,走来走去,在他的脑海里出现了在雪山顶上和白金龙聊天时的场面。

那天,他和白金龙推心置腹,无话不谈,从家庭谈到哨所,从边防聊到国家大事。聊天时姜良驹有意把话题引到当前政治形势的问题上。

“白指导员,军内掀起一股批判邓小平的‘唯武器论’,你有什么看法?”

白金龙没有直接回答,说:“姜干事,你瞧一瞧边防战士在哨卡观察用的望远镜,放大倍数小,看东西模模糊糊。你再看看战士们肩上扛的半自动步枪,又重又蠢,射程短,准确性能差。边防上没有精良的设备,战士手中没有先进的武器,就像一个画家没有画笔,一名琴师没有钢琴。我们天天讲保卫边防,靠什么,光靠边防战士的政治觉悟,靠战士吃苦受累,别说建设现代化国防,就是巩固边防,在这样折腾下去,恐怕也成问题了。”

姜良驹曾在机关翻阅有关白金龙的材料,只知道他守了十年卡,当了五年指导员,是一名优秀的政工干部。他的政治觉悟比自己高,看问题比自己深,白金龙直言不讳一席话很有见解,姜良驹很佩服他的胆量。

姜良驹说:“当前形势,上面抓得很紧呀。”

白金龙说“天天讲革命,天天搞阶级斗争,折腾来折腾去,到啥时候才是个头。十年抗战,革命先烈用小米加步枪,浴血奋战,才打下了江山,小日本,还没有咱们军区的防线面积大,为什么敢侵略中国,还不是因为咱们穷,没有飞机、大炮。国家落后,咱们的腰板不硬,受别人欺负。邓小平提出把国防建设强大些,武器精良些,把建设搞上去,有什么不好。我看,上面有个别人没有安好良心。”

姜良驹说:“这话只能在喀喇昆仑山顶上说说,上面到底是咋回事,咱也搞不清楚。”

“天高皇帝远,随便聊聊。我没有把你当外人,憋在心里的话不说出来不痛快。”

“白指导员,咱们连队的政治教育......”

“连队的政治教育主要抓紧学习毛主席著作,提高战士的思想政治觉悟,树立坚定的信心,克服眼前的困难,热爱边防,安心边疆,提高警惕性,保证不让一个敌人从我们眼皮子底下逃掉。”

“材料上的政治内容怎么写呢?”

“姜干事,你看着写,轻描淡写地凑合过去,不就行了。实在不行,我这个先进人物就免了罢。”

“那可不行,你可是咱们边防军区的老典型、老模范。”

“咳,我是有名无实呀。”

姜良驹想来想去,还是没有写一个字,他刚来到哨所时,连队上士送来二盒当时新疆最好的“红雪莲”牌香烟,摆在桌子上,他不会吸烟,一直没有动。这会儿,姜良驹打开一盒,抽出一支烟,点着火,吸了一口,呛嗓子眼,急忙吐了出来。他吸一口,吐一口,用吸烟来驱散心头的烦恼。从吸第一颗烟起,姜良驹学会了吸烟,写文章一遇到难处,总想吸颗烟提提神解解闷。

灯突然熄了,姜良驹点燃蜡烛,抬起手腕看看表,已经到了就寝时间。在边防每个哨所,都配发一台小型的发电机,每当上级检查或有集体活动和过年过节时才定点发电,定时停电。由于汽油供应紧张,一般情况下哨所晚上不发电,姜良驹代表上级机关来到哨卡,给战士们带来了暂短的光明。

姜良驹的心绪烦躁,干脆收起稿纸和笔,没有心思写下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