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二章 如画江山 第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午餐极丰盛,气氛也好。轩辕台在登基为帝后又纳了二位妃子,一向没有地位的她们也被召参加午间宴会。皇帝在女色上不上心,晚年因病丧失了性机能,女人对他只是备位而已。宴席完全是家宴风格,几个年龄大的皇孙和龙小海也参加了,一张可坐20人的大餐桌坐的满满当当。皇帝坐上席,轩辕磐和龙行健分坐两边,皇妃反而坐在靠后的位子了,帝国女性地位低,但总让龙行健感到别扭。席间老皇帝说起对龙行健的任命,轩辕磐恍然大悟,对父亲的钦佩之情油然而生。国防战略委员会是什么东西轩辕磐心里极为清楚,既没给他“发转业费”,又没给予他军队的核心权力。高明!之前,轩辕磐和他的小圈子多次研究龙行健的任命,最担心的就是皇帝任命其为陆军部长,这个职务将使他牢牢掌控陆军,加上崔煜的总参,军权尽落其手。如今心中的包袱一去,轩辕磐满面春风,在宴席上主动的向妹婿敬酒,婉儿只好挡驾,“在兰斯差点要了他的命,医生让他彻底戒酒了,烟酒都不能沾了。这个酒,我替他喝了。”想起丈夫羸弱的身体,婉儿愁容满面。父亲给的什么国防战略委员会的职务听起来不错,级别高于陆海军部也令她满意。轩辕台精神也很好,“行健也算我轩辕家人,兄弟同心,其利断金。行健,组建新机构你拿总就行,这段时间以休养为主。”

“是。”龙行健在整个宴席上的态度不卑不亢,超然物外,令出身卢家的皇子妃卢氏大为佩服。

回家的路上,婉儿想跟丈夫聊聊新职务的事,转头看丈夫时,头仰在后座上睡着了。一直回到龙府,龙行健才醒过来,刚进正院的二门,就见周京京哭着跑出来。

“呵呵,京京啊,谁欺负你了?跟叔叔说说。”两年不见,京京已经完全是个大姑娘了,眉目如画,承继了父母的遗传优点。孟晓云跟着跑出来,看见龙行健拦住了女儿,松了口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虽然和龙家是多年的故交,但女儿这么无礼加无耻还是让孟晓云感到为难。

“孩子们的事,我们少管。”龙行健对孟晓云说。转头对仍大哭着的京京说,“受了什么委屈?给叔叔讲讲。”龙行健拉住周京京,返回到院子里来。

说来也巧,龙行健被召入宫,周峰和孟晓云午饭后带着一对儿女来龙家串门,没见到龙行健,却见到蒙龙的女友舒蕾。本来就准备找蒙龙长辈诉苦的周京京立即不干了,立即要林小如将舒蕾撵走,早已听说其中故事的周峰再也忍耐不住,扬手给了京京一记耳光。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对她伸过一个手指的父亲竟然当众打她,这如何让心高气傲的京京忍受,当然哭着跑了。孟晓云追出来,正好遇见从太阳堡回来的龙行健和婉儿。

“好啦,成大花脸了。”婉儿一眼看见站在蒙龙身旁脸色苍白的姑娘,心里顿时明白了八九分,不禁暗笑如今的女孩子竟然如此开放到公开抢夫婿的地步了吗?婉儿拉过京京,“走,到阿姨那里。”她将京京带走了。

舒蕾没想到那个周京京竟然又找上了门,而且还是跟父母一同上门。其父亲军装笔挺,军服的质地比舅舅的好的多。舒蕾不认识军衔,也不知道近卫军司令官的级别,但知道这个肯定是京京父亲的人比舅父的官职高多了。好在这个周将军看上去很讲道理,并没有袒护他那个撒泼的女儿。

“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总碰这些大人物呢?”舒蕾悲哀地想,“要是蒙龙是个普通人家的儿子该多好啊。”接着,她就看到了拉着京京走进院子的龙行健。

自从得知蒙龙的父亲是名震天下的龙行健元帅。几天来,舒蕾再此悄悄找出有关龙行健元帅的许多资料。像他这样的大人物的资料是很好找的,照片,报道,几年前战争期间的杂志上尝尝有元帅的照片,大部分是元帅的戎装照。今日一见,舒蕾眼前一身便装的中年男子和照片上的样子相差甚远,身材只算中等,偏瘦,走路慢吞吞的,抬起头时,舒蕾看清了元帅的面容,跟照片上和电影上的完全一样,只是皮肤要黑一点,额际有一块伤疤,她从电影上和照片上都看不出来,肯定是摄影师在拍摄时注意了角度,没有暴露元帅的伤疤。舒蕾痴痴地想,这就是被成为帝国军神的龙行健元帅?这就是创造了无数传奇的不败名将?龙行健的眼神扫过来,跟舒蕾有一瞬间的对接,刀锋般锐利的眼神让舒蕾打了个冷战。龙行健点点头,显然他已经判断出女孩的身份。

“我爸爸,”蒙龙低声对舒蕾说,接着大声说,“爸爸,这是舒蕾。”龙行键再对舒蕾点点头,“欢迎你,随便点。念龙你陪好小舒。”他转头对周峰说,“走吧,似乎这儿没我们说话的余地。”周峰笑笑,跟龙行键到他的书房去了。

“我的差事卸了,”周峰淡淡地说,“新的任命还没有下来。我有一个假期,准备回鼎湖,邀请你一块去。”

“哦,会安排你去哪里?”

“大概是某个集团军参谋长。

“沾点我的光,嘿嘿,”龙行键突然笑了,“在稳固皇位的面前,所有的一切都微不足道。”

“国内的局势你不应该陌生。有关你的传说甚多,主要集中在元老院,杜金跟我说了很多,希望我能转告你。”

“我知道。”龙行键似乎不想谈这个问题。

“阿龙,你在兰斯的一些做法讲话确实过了------”周峰感到忧虑。

龙行键突然激动起来,用手指着自己的心口,“峰子,所有人都可以说,说我数典忘祖,说我奴颜媚骨,说我所谋者大------皇帝不能这样说,你不能这样说!我,”他用力捅捅自己的胸口,站起来,颓然坐下去。

“你不要激动,”周峰感到一丝惶恐,很久没见到龙行键如此失态了,“阿龙,不管你如何选择,我一定支持你。”

“好,好,不谈这个,不谈这个。”触动了心底最敏感的伤痛,龙行键拼命抑制着几欲喷薄而出的怒气,“刚才说到杜金,他好吧?还在海军后勤部?”

“调总参了,在缪副总长所管的装备部干,今年应当会当上将军。杜金跟王家的关系大为缓和,他妻子生了个儿子,三岁多了,很可爱,把老太太高兴的了不得。不容易,结婚那么多年,不容易。”

“赶上这个血腥的年代,活下来的都不易啊。那些老战友,都来往吗?”

周峰有点诧异,难道他和那些老战友老部下断了联系?“他们和你没联系?”

“主要问题在我,我很少回信和回电。”

“齐平在总局当副局长。秋林当了陆战队参谋长,知道吧?孙恪也当师长了,童山没得到提升,仍当他的师长。高忠武升总参装备部副部长了,算是杜金的顶头上司。你看,我都乱了,秋林算是13军的,不是咱龙支队的。嗯,司马诚的4军在整编中被裁撤了,降职担任了18山地军的参谋长,去年底当上了军长,也算不易了。部队大裁军嘛,军长的位子也不好捞啦。”周峰想着昔日的战友们,“13军系统的还有不少,最出息的算是志诚,他现在还是黄旗军参谋长,银星上将了。郭亮仍在19军,有说法要调他去总参装甲兵部,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最好的算是韩林涛,当上了集团军司令,第11集团军司令。”

“老铁呢?还在16军?”当初准备裁掉16军,几个装甲军里,似乎它的战功比不上13和19军,但龙行键裁掉了自己的起家部队13军,留下了16军,铁大钺很感激。

“老铁调陆军部人事局了,那是个实权单位,师级以下基本他们说了算。他是副局长,局长由副部长兼着。副部长本来有两个,病死一个,现在的这个你认识,是当年罗卑战场的战友,令狐新。”

军界高层的人事龙行键是知道的,他不知道的是中下层的变化,在龙行键眼里,师级以下的都是基层了。

“听说老肖退了?”

周峰略一思索才明白龙行键说的是肖月清,“哦,是。年初老肖退休了。田甜还在总局当处长。他们生了个男孩,三岁了。老肖亲的了不得。我去看过一回,老肖总打听你。他没来过吗?”

“没有。哈哈,总算有了自己的孩子,老树新枝,哪天去看看老肖,逗逗田甜。哈哈。”

“活下来的真不容易。龙支队能熬到现在,真是难啦。钱骁勇留在齐宗的兵几乎没有活下来的,老钱死的惨啊。想起这个,我对兰斯恨的心疼------阿龙,你在兰斯的一些做法,我是不赞成的。”

龙行键却不想谈这个话题,“周峰,二件事,一是不要去当什么集团军参谋长,没仗打了,也就练练兵而已,没什么意思。我想让你去陆军部,争取当个副部长。昨天高帅来家,想让我给他推荐一个副手。令狐不太理事,高帅年龄大了。”龙行键拦住周峰,“你不要说,我不去陆军部。高帅也许想试探我的态度,怕我夺了他的椅子。嘿嘿,陛下是个念旧的人,你在他心里还是有分量的,禁卫军,近卫军都干过了。如今调离你拱卫京畿的位子,不是因为你干不好,是因为我回来了。我们的关系无人不知,陛下也不例外。你到陆军部,只要高部长一说,陛下绝对会准。不要来回搬家了,都在帝都,我们也能经常见面。第二件,孩子的事,我们不要管,我不管,你也不要管,而且要说服老婆。孩子们大了,自己的事自己定。但也不要训斥京京。行吗?”

周峰笑笑,“你呀,工作安排不行,还要安排家事?”

龙行键笑了,“若说我现在能掏心掏肺地说话,舍你再无他人。”

“对了,司马去总局了,是1局局长。你知道吧?”周峰想起和他们已经远离的司马雪岭。

“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人各有志,我希望他过的好。”

“最后,你干什么?皇帝给你安排什么职务?”

“新设立一个国防战略委员会,我当主任。名字蛮好吧?陛下怜惜我多年伤病,总算给了我个轻松的差事。你有合适的人可以推荐几个,我准备调志诚来帮忙,这种事物性的工作,我没见过比他做的更好的。另外,按照帝国元帅的待遇,我可以拥有一支300人的卫队。兰斯总督卫队的规模比此大多了,但他们已经解散了。我留了几个,其余的交给你选,人数选一半吧,不超过150人。就从你的近卫军里选。没问题吧?”

“这种事,是不是军情局负责办的?念祖将军不管吗?”周峰疑惑道。

“身边的人,还是小心些。”龙行键的目光迷离起来,“你说的鼎湖之行,可以,过几天再定日子,行吧?”

“行。”周峰每次见龙行键,都感到他的变化,究竟是什么变化,他却说不清楚。一生节操似雪的周峰将军唯一的弱点就是对龙行键近乎盲目的崇拜。

“老爷,太阳堡张总管来了。”总管高福禀报,周峰笑笑,“我不见了,你们谈吧。”龙行键点点头,若论亲信,又有谁能比得上十几年待在大内总管位子上的张念祖呢。此时张念祖来,又是为什么事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