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铁血双英] 一哥们,一丫头。

本来不应该在这把这些事写出来的。但是为了大家娱乐,为了大家开心。我只有冒这生命危险偷偷的把她们的这点破事给大家唠叨唠叨。


我有一哥们,挺二的。你别看他长的人模人样的。其实这哥们二的很。脸上的青春痘还没有逝去。却已经沾花惹草惯了。整天在人里人外的装纯情小处男。其实大家心里都有数。他早已经是被N多女人处理过的“春情”少男了。哥们个挺高,好像有个190公分,估计这小子每天晚上做梦都在想超越姚明。哥们嘴大。(其实挺小)主要是因为爱笑。笑起来的时候有点花枝乱颤的感觉。而且笑的非常淫荡。有点古代卖唱女的风格。肩膀上顶着的不知道是脑袋还是夜壶。还喜欢留小平头。如果你不仔细看。你会真当那是个瓜。至于什么瓜,你们就发挥想象去幻想一下咯。

哥们的工作挺有意思。喜欢跟外国人打交道。还美其名是。为国家外交事业做贡献。可是这哥们虽然是北京外国语学院毕业。至今为止。我还没有听他说过一句外语。连个OK也没听到过。我就纳闷了。哥们这几年在大学进修的是撒专业?外语学院难道教的是汉语?这哥们为什么能从那学校拿到毕业证毕业。到现在对我来说还是个谜。估计教他的老师当时可能病了。要不怎么能让一个外语学院不会一句外语的学生毕业。哥们工作还挺卖命。成天的在街上闲逛。但是一接到电话。这哥们就会说他现在在工作。太忙了,没时间。但是如果你叫他去玩。那么他肯定是闲着的。哥们最能耐的一点我必须给大家说说。这哥们你别看长滴不怎么样,有点电线杆的味道。却还挺有本事的。这本事可不是一般人能学的来的。据不完全统计。这哥们糟蹋过的女性已经不是我们几个朋友手指跟脚趾加起来就能数清楚的了。每次见这哥们带着小丫头出来逛街。满面红光的嘻嘻哈哈的蹦跶着。我还真是佩服,每次我问他为什么能泡到这么多MM。他总是屁颠屁颠的给我神乎其技的侃大山。不知道到的人还以为遇见一刚会说话的哑巴。其实这哥们那张嘴厉害。不能说他的IQ低。因为这哥们泡MM时真是文思泉涌。那文采真是没话说。犹如黄河泛滥。滔滔不绝,至于情商IE。那就不好说了,说他泡MM吧。好像都是有始无终。都是半吊子。每每此时。他都会想尽办法把已经摧残的体无完肤的MM托付给身边的哥们。让大家都以为这哥们人真不错。其实不然。大家都不知道这哥们是把自己淘汰了的MM托付给了我们。哎……交友不慎啊。不过这哥们真的是神通广大。人缘很好。尤其是在邻市的势力。有电影蛊惑仔里陈浩南的架势。还真看不出来。


这哥们认识一丫头,这丫头也是一人物。初次见面的时候见她一手打着石膏。(发挥想象自己想为什么会打石膏)人长的还算是对得起党跟人民。就是有点好吃醋。注意:这个吃醋是喜欢吃酸性食物的意思。不是指感情上的那种,不过我估计以她的性格,就算是她男人在外面妻妾成群,她也会充耳不闻的。这样的人一般都不是以人类来称之的。而是动物。这可以参考达尔文的《物种起源》一书。上面有详细的说明解释。这丫头最让人头疼的是好吃。传说中西游记里的猪八戒估计见到她都会畏惧三分。我这哥们每次喊吃饭。吃晚饭后,丫头都会要一个酸奶喝。要说是一元钱的那种也就算了。可是丫头偏偏喜欢喝一元钱以上的酸性饮料。这可愁坏了我这哥们。本来让这哥们请个客就跟被雷劈的几率一样。饭后还要喝个酸奶。你说说,这不是要我哥们的老骨头心疼上一年半载么。昨天。就在昨天。我已经跟这丫头见过几面了。就是不知道名字。我问她叫撒,她不说,还很强硬。有点伊朗对待美国的劲头。但是当我把她手上尚未开封的酸奶拿在手的时候。她屈服了。开始了祈求。我是什么人,能被这样的花言巧语所迷惑嘛。当然不给。拿起就走。你们猜猜,这丫头做了什么。居然追了我跟我哥们几条街。我那个汗吖、还说就当送朋友回家。哎。其实是为了那瓶酸奶才会“送”我们的。街上的人们都在望着我们。我们都不好意思咯。哎……无语了。扯了半天了。还指给你们说这丫头长的对得起党跟人民。我现在就给大家抽象的描述一下她那粗狂的形象好了。简单点。就两眼睛两耳朵一鼻子一嘴巴。外加一头有点像京巴狗身上那中卷毛似的头发。然后就是个还能叫做是身体的身板了。乍一看。你还会觉的二十二三岁,其实不然。只有19岁而已。你们说说这叫不叫未老先衰。算了。在此不做过多的评价。免得这两人看到后我耳根不清净。


其实这两人都不错。都是哥们。上述言论纯属娱乐。

生活中的他们还是不错的。

生活中的他们其实都很阳光的。我只是在这用自己的思维给他们渲染了一下而已。

好好过日子吧。哥们,丫头。


有心杀贼。

无力回天。

先会周公。

明日再战。



08年8月26日

凌晨1点35分


本文内容于 2008-8-27 2:14:20 被给我个信仰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