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希望与反抗》说开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55届柏林电影节最佳导演、最佳女主角银熊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绍尔兄妹

不管是从全社会范畴来观察人类发展的历史还是站在个体意义上俯览人生历程,崇拜,对于人类而言都是必不可少、也确实不曾少过的。我们崇拜,是因为我们相信或者希望被崇拜的对象能带给我们幸福。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尽管各种崇拜关系所指向的对象不同,但崇拜的本质却是一成不变的,它一种利益归属关系。回顾从人类从成为有组织的社会存在及至今日那漫长的岁月,形形色色或具体或抽象的人和事物都曾成为我们精神祭坛上高高在上的崇拜对象。这其中,既有特殊的、原始的生殖崇拜、图腾崇拜,也有普遍意义上、延续至今的偶像崇拜。很多被崇拜的对象之所以被人类摈弃,是因为它们被相信不能再带给崇拜者以物质或者精神上的好处。而有些崇拜关系则毫无疑问将伴随人类文明的始终,因为它们是人类的社会这种组织性的存在形式的伴生物,譬如强权崇拜。

1933年1月30日,阿道夫·希特勒登上了魏玛共和国内阁总理的宝座,这标志着历史上臭名昭著的第三帝国的诞生。在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这头面目狰狞的政治怪兽面前,德国民众俯首帖耳。伴着希特勒所缔造的经济奇迹和为实现自己政治野心的军事扩张所带来的成功,到1940年底,阿道夫的个人声誉达到了顶峰,德意志,这个曾因孕育过过康德、谢林、黑格尔、叔本华、莱布尼茨、费尔巴哈等伟大哲学家的民族,几乎完全拜倒在他的个人意志下,连纳粹举手礼和嗨希特勒式的问候语都渗透到整个德国的社交规则,成为人们见面时的习惯日常礼节。然而,与此同时,随着对集权统治所带来的思想钳制的反弹以及屠杀犹太人等暴行被揭露和目睹战争带来的重重灾难,一小部分德国人开始从彷徨困惑走向反省反抗。

1942年6月,通过亲身参与战争而获得的认识以及与天主教反抗组织人士的接触,汉斯绍尔,一个当时默默无闻的德国青年,与少数同伴在慕尼黑成立了反纳粹组织“白玫瑰”。从白玫瑰诞生伊始到其凋谢的1943年2月,以汉斯绍尔和苏菲绍尔兄妹为核心的白玫瑰组织成员采用投递方式一共寄出近2000份邮件并散发了大量传单,1943年2月18日,邵尔兄妹在慕尼黑大学主楼散发传单时被校工司密特告发遭盖世太保逮捕。电影《希望与反抗》描述的就是绍尔兄妹从被捕到被处决短短四天的经历。主要镜头对准了由朱丽娅·耶特斯所扮演的妹妹苏菲绍尔,以她在审讯过程中以及法庭上的无畏表现来对比大多数德国人包括秘密警察成员和在狱中服刑的共产党员在强大国家机器面前异乎寻常的顺从和缄默。电影在苏菲与好友瑟特琳低声合唱的一首爱情歌曲中拉开了帷幕。作品的背景比较阴沉,从苏菲所快步穿越的潮湿沉寂的街道到散发传单时那空旷晦暗的教学楼以及监狱中那阴森狭小的牢房,这谢画面既符合当时的社会环境,也暗示了高压氛围下政治氛围的抑郁以及主角们的悲剧命运。片中苏菲身穿深红色外套配以暗红色围巾,而男性角色着装同样色调灰暗——汉斯的黑色围巾、警察的灰色制服、盖世太保的深色外套,只有飘扬的纳粹万字旗和法庭法官的服装讽刺性的红得无比鲜艳。这些色彩的应用使得整部电影的风格比较沉郁。而数度出现的窗口镜头则通过内外光明度的对比给影片增添了一丝悲伧。这部电影的叙事逻辑比较平淡,以苏菲绍比为中心,沿时间的顺序轴平铺直叙,展示了绍尔兄妹从被捕到就义的系列经过。在角色塑造方面,影片则显得独具匠心。演员朱丽娅·耶特斯外形酷似历史上真实的苏菲,影片她那从容的表情把一个年仅21岁的女性的非凡勇气表现得淋漓尽至。值得一提的是,电影大量通过细微的面部表情和双手动作的特写来展示苏菲的内心世界。汉斯的扮演者辛瑞齐斯忧郁的气质传神的表现了一个经历过战争残酷的年青人对民族命运的深深忧思。与以往反映白玫瑰组织的电影不同,负责审讯苏菲的反角盖世太保摩尔取代汉斯成为了男主角。摩尔这个形象也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反角,他思维慎密而敏锐,言语尖锐但不粗暴,对苏菲的所作所为也不乏同情心。影片为何要着力刻画这样一个更多的具有中性色彩的反面角色呢?导演罗特马德说过:“当年,包括我祖父母在内的成千上万的德国人,面对纳粹暴行采取了视而不见的态度,我希望对这种现象进行剖析。”再看看影片中的其他角色,那个略显神经质的告密者司密特与大多数德国人一样,拥有严谨以及朴素等美德并自觉将对国家民族的忠诚与对元首的个人崇拜结合起来。据说事后他在受到盖世太保表彰时只是谦逊的表示:“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脸上时常挂着蒙娜丽莎般神秘笑容的秘密警察罗林对司空见惯的各种审讯显得麻木不仁,他并不关心包括苏菲受审原因在内的周围事物。对他而言,除了自己的生活,例行公务就是一切。即使是那个时常歇斯底里咆哮的所谓人民法庭法官罗兰德·弗莱斯勒,也不是完全对苏菲的有力的辩驳无动于衷,他那些专横的话语与其说是在恐吓绍尔兄妹,毋宁说是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惧。然而,正是那些本质并不全然是恶的德国普通人,自觉或不自觉的成为了纳粹德国这个世界历史上最另人恐怖的暴政机器的组成部分,而其自身也在这个国家机器的高压下战栗着、忍受着。摩尔坦承自己的儿子也有过“疯狂”的想法,但如今他却规规矩矩的在东线效力。他甚至列举了纳粹上台前德国人民所承受的一切——凡尔塞条约、通货膨胀、失业——来证明希特勒的伟大。“上帝是不存在的”这句话集中体现了摩尔以及与他怀着同样信念的德国人的心声——希特勒带给德国民众种种上帝所不曾带来的物质利益和精神鼓舞,所以德国民众甘愿把他奉上神坛并死心塌地的随其走向深渊。“而良知呢?”,面对苏菲的质问,摩尔报以沉默。面对强权,良知带给勇敢者的是死亡,带给懦弱者的或是深感欲抗无力的痛苦,或是安之若素的麻木。电影结束时那斩首机齿轮转动的戛戛声渲染着一种无言的伤痛和恐怖,令人不禁想起大屠杀幸存者马丁尼莫勒那段沉痛的告白: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

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

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

此后他们追杀工会成员,

我不是工会成员,我继续不说话;

再后来他们追杀天主教徒,

我不是天主教徒,我还是不说话;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尽管战后西方的历史学家提出种种数据证明纳粹在从未得到大多数德国人的支持,而历经浩劫的德国人民也给予白玫瑰组织及绍尔兄妹极高的评价。但事实上,白玫瑰组织在二战中德国的社会影响力非常有限。绝大部分德国人甚至不知道它的存在。而那一小部分有机会接触到白玫瑰传单的群众(主要是学生)中的大多数也对于传单采取了如避蛇蝎的态度。影片中,当苏菲看到被传讯的瑟特琳并关切的注视着她时,瑟特琳却恐惧的回避了她的目光。在白玫瑰一案中,先后有80多人被捕,13人被判刑,6名核心成员包括绍尔兄妹全被处死。“对一个文明的民族来说,不抵抗就任由一个没有责任感的、受黑暗的动机驱动的统治集团统治是最可耻的”。战后绍尔兄妹之所以倍受推崇,不仅是因为他们确实具有非凡的勇气。对于绝大多数德国人而言,他们需要这样的代表来证明自己民族的良知,尽管在纳粹的统治下,它曾一度那么的微不足道。“我们不会沉默,我们是你们的良心,白玫瑰不会让你们自欺欺人的。”,这是白玫瑰第四张传单的结束语。然而,尽管对高压统治不无不满,绝大多数德国人还是在自欺欺人中一如既往的追随希特勒直到1945年5月纳粹政权在苏军攻克柏林那铺天盖地的炮火中覆灭。

生活仍将继续,崇拜仍将继续。民众爱严峻的统治者,甚於爱乞怜的人(希特勒语)。面对利益的诱惑和生命的威胁,用良知来反抗对强权的崇拜是一种不平衡的角力,这注定是一场殉道者用自己鲜血和生命浓墨重彩写就的人间悲剧。对与这个社会的绝大多数成员而言,他们只是这场悲剧自始至终的旁观者。1943年2月22日,在经过了4天审讯后,人民法庭打破死刑犯99天申诉期的限制,高效率的判处绍尔兄妹和波普斯特(另3名核心成员于4月19日被审判并于数月后被处决)死刑并立即执行。“你们很快将站在我们站过的地方”,苏菲平静的接受了判决。下午5时,苏菲从容的第一个走上了断头台,她临终时的镇定和淡然令见惯死亡的刽子手也深感震撼。“自由万岁”,汉斯就义前的呼声划破监狱那死一般的沉寂,但很快就消失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本文内容于 2008-8-27 19:13:32 被趴锅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