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宣县各族人民具有光荣的革命历史传统和勇猛拼搏的精神,在反抗封建压迫和帝国主义侵略、争取独立、自由、民主的斗争中,不屈不挠,前仆后继,为推动社会进步和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武宣精神,自强不息。




大藤峡瑶民起义,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




大藤峡又名断藤峡、永通峡。位于黔江中下游武宣县至桂平县一带,长百余里,两崖崇山峻岭,江水迅疾。聚居着瑶、僮、壮等少数民族和部分汉人,以瑶族为多。明朝政府较早在这一地区实行改土归流政策,用武装夺取居民土地,又利用食盐垄断和专卖,对当地居民进行苛重剥削。甚至以封锁食盐进入广西,作为迫使瑶、僮人民就范的手段,因此激起大藤峡地区各族人民的激烈反抗。明朝洪武八年(1375年),官府又对瑶民强行摊派兵役,官兵肆意进入瑶山强伐木材、掠夺财物,使得瑶民生活不堪其苦,因而聚众起义,被柳州官军镇压。十九年(1386年),瑶民又起义,杀死广西布政使司参议汤敬恭,朝廷派都督杨文、右将军韩观率兵追捕,官军所到之处,大量屠杀瑶民,烧毁瑶民房舍,抢夺瑶民粮食,瑶民坚持反抗,“自浔至武宣,道不通数十年。”⑴此后,瑶民曾多次起义都被官兵镇压,正统十一年(1446年),侯大苟率领瑶民起义,攻打附近州县官府及乡村富豪,至1450年起义队伍增至数万人,活动范围扩大到郁林、博白、来宾、马坪及广东等地;天顺六年(1462年),明英宗皇帝调集南京、江西及直隶九江官军1万多人围剿大藤峡瑶民,攻破700余山寨,屠杀瑶民3000多人。⑵成化元年(1465年)十月,总兵欧信等率兵6.8万人从象州、武宣包围大藤峡。十二月初一日,官军对大藤峡腹背夹攻,围攻山寨,战斗开始时,瑶民把滚木、大石从山上滚向敌人;标枪、药弩如雨般射向官军,官军久攻不下,伤亡很大,于是放火烧山,瑶民被火围烧、木石滚尽,寡不敌众,山寨被破,侯大苟被俘并被官军凌迟处死。从此,朝廷加强了对大藤峡的监视和封锁,于1466年设置了东乡等9个巡检司。正德二年(1507年),韦学祖、覃万祖、覃公天等率起义队伍在来宾、武宣活动,使当地政府惶恐不安,将大藤峡改名为断藤峡,刻石记之。明朝廷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不再强攻围剿瑶民,而是采用一些怀柔政策,“量给田使之耕,各遂其生。”瑶民暂停闹事。正德十一年(1516年),总制都御陈金又对瑶民作了一些让步,“乃与约,商船入峡者,计船大小给了鱼盐。”瑶民得了盐,按约行事,让商船通过大藤峡,不再闹事。陈金以为这样能永久通航,易峡名为“永通峡”。他为了自褒功劳,在武宣县黔江南岸璞玉山石壁上刻“敕赐永通峡”5个大字。不久,瑶民又开展起义活动。嘉靖十八年(1539年)春,明朝廷副总兵蔡经、副使翁万达、参议田汝成等人率领官兵5万多人,分左右两路深入大藤峡腹地,南北夹击,瑶民寡不敌众,损失惨重,只好化整为零。万历八年(1580年)夏,杨秀、刘子连召集队伍半夜攻进武宣县署,擒县令,夺金库,斩会左史董仲宣,然后沿江而下。广西巡抚郭应聘等感叹“恃险为乱,贼党不可灭!”⑶


大藤峡瑶民起义,是历史上瑶民反抗封建压迫最为激烈、斗争极其艰苦的起义,在200年的时间里,起义军时起时伏,前仆后继、斗争不息,充分体现了大藤峡地区各民族人民的顽强斗争意志和战斗精神。起义最终失败了,它沉重地打击了明王朝的统治,起义军的鲜血没有白流,他们用自己的鲜血在广西人民的反抗封建斗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太平天国运动,武宣县人民


为反封建、反侵略斗争,义无反顾




武宣县是太平天国运动策源地之一,是太平天国首领洪秀全登极称天王的圣地,是西王萧朝贵、正丞相曾水源的故乡,武宣东乡是太平天国革命运动初期斗争的一个重要据点。


1845年春,东乡人萧朝贵加入冯云山的拜上帝会组织,在东乡发展曾水源等人参加拜上帝会,建立了各村拜上帝会组织,并发展了会员数百人。1850年7月,萧朝贵奉命组织武宣拜上帝会会员到桂平金田“团营”集中,萧朝贵、曾水源在东乡老家动员同族兄弟,首先把自己的祖屋、物资、全部焚毁,在他们的带动下,各乡村教徒纷纷自毁房屋、变卖家产,破釜沉舟、义无反顾,参加太平军。当时在东乡流传跟随萧朝贵去参加太平军的歌摇“十五、十六月光明,朝贵好言动我心;放下柴篓打枪炮,跟你朝贵当天军。” 1851年1月,太平军在桂平金田起义,3月8日从江口出发,逆江水西上,经新圩、三江,越紫荆山,兵分三路进入武宣县东乡。东乡位于武宣县的东面、黔江边,北靠大瑶山,与桂平县的金田相邻,水陆交通便利,三面环山、一面水绕、关隘险要,驻可防,攻可守、退可走、历来是兵家争夺之地。3月12日,洪秀全在东乡的莫村设立大本营。清朝廷得知后,派军机大臣李星沅领广西巡抚周天爵、提督向荣率1万多清兵到武宣围剿,太平军与清兵大战于东乡、三里一带,清兵惨败,太平军伤亡也不少。取得三里大捷,军威大振,万众齐呼声中,太平军首领洪秀全于3月23日在东乡莫村登极称天王,建号太平天国,封五军主将,萧朝贵为右弼又正军师,领前军主将。清朝廷得知消息又从云南、四川、贵州、湖南、广东等地调重兵,驻扎在武宣县城,层层围困太平军,清军方面深知:“贼匪米谷眼下不缺,唯缺少食盐。”“遂加强隘口要道地堵截,昼夜水陆巡查,严禁运输食盐进入太平军控制区。”⑷于是,2万清兵驻扎在武宣县城,派水勇、福勇1050人,昼夜穿梭巡逻、封江,派重兵防守各个渡口,企图从水路截断太平军的粮食、食盐、硝、烟等军需、生活物资的供给;从北面派贵州镇总兵秦定三、副将周凤岐率4000黔兵扎营在大琳,企图堵截太平军北上象州的去路,采取从水上拦阻、陆路堵塞、正面攻击的战术,围剿太平军。此时,“武宣战场上的清军增至二三万人,太平军包括老弱妇儒在内有二万人左右。”“能打仗的约有三千人”,⑸太平军连续不断地与清军浴血奋战了两个多月,并取得了一次又一次的胜利,清兵虽然正面围剿太平军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了,但并不撤退,而是在所有通往外界的路口派重兵驻守,对太平军进行围困,“持牌免战,固守不出。”


在清军的重重围困下,太平军的粮食、盐、火药极其短缺,只好突围,向北转移。太平军在武宣驻扎的两个多月的时间,清军和太平军的人数与武宣县当时的人口数相当(清嘉庆十三年即1808年,武宣县有15302户、59652人,其中男丁31113人,女丁28539人。)⑹武宣人民的生活负担尽管很艰难、沉重,但武宣人民却仍然拥护、支援太平军反抗清兵。


太平天国运动,是中国近代历史上第一次反封建反侵略的农民运动,这次运动在武宣县斗争的时间不长,却沉重地打击了封建王朝的统治,太平军勇猛拼搏的精神以及武宣人民义无反顾参加革命的奉献精神,对后来武宣的民主革命运动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为民族的独立和解放事业,前仆后继,英勇奋斗




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后,在广东省农民运动的影响下,武宣农民运动迅速发展。1926年12月,中共梧州地委派林培斌来武宣指导农民运动,在东乡吸收农协骨干翁尧年、潘业俊、朱文拨等10多人入党,于东乡刘氏祠堂举行宣誓,建立了中共武宣支部,书记翁尧年,这是武宣县成立的第一个党支部,也是原柳州地区成立最早的一个党支部。从此,在党组织的领导下,各乡的农协会迅速发展,通挽有9个乡先后建立了乡农民协会,东乡建立了22个乡农民协会,桐岭建立了6个乡农协会。农协会教广大会员传唱“打倒列强,除军阀,国民革命成功,齐欢唱。”和“农民协会是我大本营,解除压迫与痛苦,愿我农友们,望我农友们,大家奋斗,众志成城。”等革命歌曲;开展“减租退息”,一切权力归农会所有等轰轰烈烈的反帝反封建武装斗争。1927年8月,国民党县长唐熙年到带兵到东乡“清党”,抓捕地下党领导人翁尧年,关在东乡团局。农军队长刘德明紧急召集农军和群众一千多人围困乡团局一整天,逼得唐熙年释放了翁尧年,并向农协会赔礼道歉,烧鞭炮礼送翁尧年回区农协会,农协会武装斗争取得了胜利。


1928年1月初,中共武宣县委在东乡成立,是当时广西最早建立的五个县委之一,书记潘业俊,并先后建立了东乡区委、县直属支部,发展了一批党员。随着党领导的加强,农民革命运动得到进一步发展。东乡团局在墟上设“众称”,任意收费,盘剥农民。1928年2月23日,东乡区农协会把“众称”夺了过来,由区农协会派人掌管,减半收费,此事触动了反动派的利益。2月26日,县长唐熙年和县团务总局局长王善征率团兵60多人到东乡,将掌管“众称”的农友黄亚考、刘和隆逮捕,激起了全区农民的公愤,在广西特委的指示下,武宣县委和东乡区委发动了30多个乡1000多名农军(有300余枪),由刘德明任总指挥,举行武装暴动,包围东乡墟两昼夜,县长唐熙年十分惊恐,连夜急电请黄绍竑派“石化龙军队赴援”。3月1日,农军探知石化龙部队从桂平开进东乡,潘业俊、刘月高、刘德明等领导人即召集会议,决定分散隐蔽。当晚唐熙年的团兵抓捕朱文拔、朱凤翔、朱官佑等农协骨干。3月3日,石化龙率兵300多人到东乡,与唐熙年一起在东乡围捕屠杀农协骨干和地下党员、农运积极分子。东乡暴动失败,中共武宣县委、东乡区委遭到严重摧残而解体,东乡区农协会也随之瓦解。各乡农协会组织及农运积极分子也相继受到残酷迫害,革命受到重大损失。仅东乡、河马就有40多名共产党员、农协会骨干和农友惨遭杀害。


第一个党支部从建立到解体经历了一年半的时间,在武宣播下了革命的火种。党领导的武宣农民运动和武装斗争,为以后武宣地下党领导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积累了许多经验教训,它在武宣地下党的斗争历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1937年1月,中共广西省工委重建了武宣党组织,7月至8月间,中共武宣工委建立了东乡、通挽两个党支部。抗日战争期间(1942年10月),以江明彬、韦敬礼为首的武宣特支,大力宣传党的抗日主张,发动群众和团结社会爱国人士联合抗日,组织抗日武装自卫队,进行抗日斗争,建立抗日根据地。1944年冬成立了“通挽乡抗日联防会”、“东乡乡抗日联防会”、“武宣南河抗日办事处”及其抗日自卫队。1944年11月初,日军入侵武宣,所到之处,淫掳烧杀、无恶不作。地下党领导的抗日自卫队和群众抗日武装队伍,分别在通挽的江龙、伏柳、安村、北堂坳;桐岭的修竹、古练、禄鸿、禄禅、雅八、龙华口、桐岭街;东乡的界顶;三里的红石滩;二塘的乐业、大琳垌,金鸡等地伏击日军。共打死日军200多人,打伤无数,缴获军用物资一批;战斗中,有10多名抗日自卫队、群众英勇牺牲。在东乡界顶国军经过4天3夜的战斗,击毙日军难波正六少佐等80余名,击伤野吉大佐等100余名,国军阵亡250余人。其中打得最激烈、战果最大、影响深远的是红石滩伏击战,这一仗,共打死日本官兵120多人,创下了以少胜多的辉煌战果。自卫队员韦世光、黎金生、兰砚田阵亡;重伤陈定祥,后亦殉国,轻伤三名,为梧州西医院医好。敌我阵亡为四十比一。战后一周,在武宣东乡“齐挥满怀热泪万千行”的抗战阵亡三勇士追悼会中,广西第十五区民团指挥部参谋长李彩光,认为“这一仗,能以一个换取四、五十个的代价,是从来所罕见的。”这一仗,竟使日本皇军,认为峡江的“土匪”?太恶,为时达两个多月,只有从事侦察,并以兵力登山掩护后,敌人才敢行船呢。


武宣地下党领导的抗日自卫队沉重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保卫了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有力地配合了全国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


1946年6月,廖联原从解放区回到广西,在贵县、武宣、来宾三县交界地区开辟游击区,建立党组织,秘密开展革命活动。由于廖联原与武宣地下党组织没有横的关系,所以从这时期,在武宣境内便有两个系统的党组织及其领导的群众组织和武装队伍,在武宣县各乡交叉活动,互相配合,发动群众建立地方政权,反对国民党征兵、征粮、征税“三征”暴政,开展游击战争。1947年9月28日(农历八月十五日),以廖联原、韦志龙为首的游击队在贵县的达开乡起义,成立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达开纵队(廖联原任司令兼政委、韦志龙任副司令,后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桂中支队),韦敬礼率领队伍前往贵县中里配合作战。10月2日,武宣县民团司令覃国光带自卫队、民团200多人,趁机围剿通挽游击队、镇压革命。4日凌晨,韦敬礼率队回师通挽,击溃敌人,取得反“围剿”胜利。次日,韦敬礼率领的武装队伍宣布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二一纵队(韦敬礼任司令员兼政委、覃秉寿、韦寄安任副司令,后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粤桂边纵队第八支队)。12月,两支起义部队遭到国民党省保安队的重重围剿,由于寡不敌众,游击队损失惨重,达开纵队第一支队副队长廖联本、一二一纵队第十二支队队长韦天强、副队长刘铁民、一二一纵队副政委江明彬、一二一纵队第一支队队长韦华琰等数十名游击队壮烈牺牲,为保存实力,队伍只好化整为零,分散隐蔽。


1948年2月至3月,廖联原、韦敬礼根据上级党组织指示,将分散隐蔽的队伍组织起来,继续开展武装斗争,武宣境内的两支革命队伍,又互相配合,开展武装斗争,摧毁国民党乡村政权,发展党组织、建立政权组织、群众组织、壮大武装队伍。1949年11月30日,桂中支队主力在风门坳配合解放军歼灭国民党残部1000余人,十五团副团长周福森不幸牺牲。1949年12月1日,粤桂边纵队第八支队与桂中支队配合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武宣县城,4日,武宣县临时人民政府成立,从此,武宣人民过上了新的生活。


武宣地下党领导武宣各民族人民开展农民运动、建立革命武装,打击土豪劣绅等反动势力。打击日本侵略者,推翻国民党反动派在武宣县的统治,直至武宣全境解放,前仆后继、勇猛拼搏,历时二十三年之久,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付出了巨大牺牲。经原柳州地区行政公署批准,武宣县的东乡、河马、通挽、新龙、桐岭五个乡镇于1994年3月划为革命老根据地;1997年1月马步、三里两个乡镇划为抗日战争革命老区;禄新、思灵、武宣、二塘、黄茆、金鸡等乡镇划为解放战争游击根据地。至此,武宣县成为革命老区县,1997年6月又被中央划为一类老区县(市),⑺并载入中国革命老区史册。


如今,武宣县各民族人民,在中共武宣县委和县人民政府的领导下,继承和发扬革命优良传统和勇猛拼搏的精神,在各行各业的工作中,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齐心协力,与时俱进,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而努力拼搏。






资料来源:


⑴⑵广西人民出版社1995年12月第一版《武宣县志》第551页。


⑶广西人民出版社1995年12月第一版《武宣县志》第552页。


⑷⑸中国文史出版社 2005年10月第一版《太平天国运动、武宣、象州发轫史话》第26页。


⑹广西人民出版社1995年12月第一版《武宣县志》第665页。


⑺中央党史出版社1997年6月北京第1版,中国老区建设促进会编《中国革命老区》第95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