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国防军的“大德意志”装甲师 zt



“大德意志”师可以说是德国的“活历史”部队,它从一支小分队发展到团,再到师,最终扩编为军。它参加了在西欧,南欧以及东线几乎所有重大战役。


它赢得了国防军中最显赫的荣誉:总共有84人获得骑士勋章,8人获得橡叶骑士勋章,2人获得宝剑橡叶骑士勋章。它被最高统帅部誉为“东线德军消防队”(Die Ostheer Feüerwehr)。


然而它也付出最惨重的代价:总共有50000人阵亡,其中包括1500名军官。可以说他们就是一部德国陆军由起步到强大,然后最终毁灭的写照。


而它的官兵们在大战时期的表现,可以用其升编装甲师后的首任师长冯·曼陶菲尔将军(von Manteuffel)一句话来概括:“我们的荣誉就是全心全意忠于我们的职责!” “GOTT-EHRE-VATERLAND”--“上帝-荣誉-祖国”


根据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签订的凡尔赛条约,战败的德国只能拥有不超过10万人的陆军力量。此时停战后的德国国内政局动荡不安,各种“革命”运动在全国境内纷纷爆发,许多地方成立了私人部队和中央Government暗地或者公开对抗,而来自东部邻国--波兰由退役军人组成的右翼极端组织“自由军团”(Friekrops)的侵袭也对德国本土的治安造成了严重的威胁。于是为了应付这一局面,在首都柏林组建一支常备军事组织就显得极为重要。


1921年,一支名为“柏林卫戍团”(Wacht Regiment Berlin)的部队成立了--这也就是”大德意志“部队的前身,这支新组织的职责不仅仅是镇压革命暴动,而且还要承担起平时的检阅和保安的作用,但是该团就在同年6月被解散。


不久之后,在刚刚解散的柏林卫戍团基础上又成立了一支“总部卫戍队”(Kommando der Wachtruppe),这支部队驻守在首都直到1934年。在每个星期一,星期三,星期五和星期六,卫戍队的士兵们就要在公共场合举行换岗仪式,而在星期天,星期二和星期四,全部的卫兵就要在军乐队的伴奏下,从莫阿比布特军营(Moabit )出发,穿过市中心的布莱登堡门(Brandenburg),直到战争纪念碑。(注:这类似英国皇家近卫队在伦敦白金汉宫门前举行的阅兵仪式)


总部卫戍队的卫兵们来自全德国的7个师,每个师抽出一个连的卫兵,每个连要在卫戍队内服役3个月,然后再回到他们的原部队。


1934年,总部卫戍队该名为“柏林卫戍队”(Wachtruppe Berlin),次年其在最初的7个连基础上增加了一个连--本部连,负责整个卫戍队的指挥管理。1937年6月,这支部队又被重新被命名为“柏林卫戍团”。而当时冯·弗里契上将(Generaloberst von Fritsch)亲自下令:所有加入该团的成员必须是其原部队中操练成绩最优秀成员。另外应征者的身高上必须超过1。80米.所有卫戍团士兵的肩章上都绣有哥特字母“W”;并且每日还额外可以得到一个格罗申(Groschen--注:德国货币单位,相当于四分之一便士)作为值勤补贴,每个士兵的标准服役期是6个月。后来在原有建制上又增加了一个军械连,但是大约只有50%的成员能回到他们原来的部队。


其实在一次大战中,“德国”与其说是一个国家,倒不如说只是一个概念更准确些,其军队在名义上仍然属于不同的地区,例如:普鲁士(Prussians),巴伐利亚(Bavarians),萨克森(Saxons)等等。


1933年希特勒上台后,他理想建立一个完整的国家,这个国家不仅仅只包括德意志(Deutschland),还包括在凡尔赛条约中“被迫”从德国分出去的周边国家的日尔曼人地区,甚至全欧洲的德意志族人地区(Volksdeutschland),这个理想国被希特勒称之为“大德意志”(Grossdeutschland)——这也是后来“大德意志”部队名称的由来。


而此时崛起的NZ政权为了向全世界展示新德国的面貌,扮演一个在世界范围内重要的政治角色,开始了包括对周边国家出访,拍摄宣传记录片(例如1936年首映记录1934年纽伦堡NZ全国大会的<<意志的胜利>>,获得NZ国家奖,威尼斯电影展金奖和巴黎电影节法国Government大奖等一系列奖项。1938年4月20日首映记录1936年柏林奥运会的<<奥林匹亚>>,共获得四个国际大奖)和在本土举行世界级的重大赛事(1936年第11届柏林奥运会)等一系列的活动,以提高其在世界范围内的声誉。


在这些活动中维持会场安全秩序的光荣任务一直都是由柏林卫戍团担当,他们身穿笔挺的军服,在雄壮军乐中埋着整齐步伐的身影出现在各国电影宣传片和报纸图片中。


而到了1938年,希特勒到各个新占领地(例如捷克斯洛伐克等)出访的活动开始多了起来,为了保卫元首在各地的安全£?柏林卫戍团抽调其下属2个连中的机械化排;组成了一支秘密称呼为“元首旅途”(Führer Reise)的近卫组织,其指挥官正是后来大名鼎鼎的”沙漠之狐“埃尔温。隆美尔---这也是后来“元首护卫师”的前身。



此时的柏林卫戍团的成员几乎每天都是在训练场上渡过,而到了星期天所有连的官兵们在团军乐队伴奏下到公众场合举行阅兵式。在1939年4月12日,希特勒亲自下令将柏林卫戍团改名为“大德意志”步兵团(Infantry Regiment Grossdeutschland),同时将原来的7个月定期轮流服役制改为固定服役制,所有新兵的训练工作均在该团内进行(和普通陆军组织一样);新编入的成员来自其它师的过剩人员和志愿人员。而要求是身高必需超过1。75米,无犯罪前科和良好的教育水平(这点和党卫军截然不同!)。


同年6月14日,在柏林的一次阅兵式上,“大德意志”步兵团正式宣告诞生,首任团长为冯。斯托克豪森上校(Oberstleutnant von Stockhausen)。


在1939年6月14日柏林阅兵式上的大德意志团部队制服上增加了绣有“GD” 字样的肩章。前柏林卫戍团的士兵曾经因为没有肩章而遭到其它部队的嘲笑(步兵团的官兵们通常戴着绣有自己部队番号的肩章,而早期的柏林卫戍团却没有任何标志,所以他们常被别人讥笑是“你们肯定是一个瞎子团”) 希特勒也有意将其作为德国陆军的样板部队。


1939年9月1日,德国进攻波兰,二次大战爆发。此时该团的兵认为他们这支背负国家荣誉称号的部队有责任参加首战。最高统帅部原本计划在9月6日将其空投到波兰作战,但是这个计划却因为苏军发兵波兰东部而取消。在随后的整个战役期间。大德意志步兵团仍然留在本土进行编制和训练。


9月15日,该团的士兵得到一条绣有哥特字母“大德意志”字样的绿色袖章,这对德国军队来说是一项至高无上的荣誉,因为在德国历史上只有精锐部队才有资格佩戴袖章。但是他们却觉得不满意,因为这条袖章的颜色和邮递员的一样(这一情况直到1940年才解决)。为了和党卫军区别,官兵们都把袖章戴在右臂。

10月1日,最高统帅部下令该团抽调一个连负责柏林的警卫工作。25日,大德意志团的车辆上开始正式采用“铁盔”标志(Stahlhelm)。


此后大德意志团又不断的接收新的补充,在11月15日,一个机械化突击工兵营吸收到该团序列中。


1940年4月4日,又得到第640突击炮连(6辆3号突击炮),成为其第16连。


此时的大德意志团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一个普通的步兵团,最高统帅部也意识到是该让其参加实战的时候了。而他们的初战就是黄色方案(Fallgelb )--对西欧的入侵。


至1940年5月,全团编制如下:第1步兵营

第2步兵营

第3步兵营

第4步兵营

 (每个营下辖一个轻步兵连,1个重步兵连和1个机械化反坦克连),另外底4营里还有一个第640突击炮连)

大德意志步兵训练营(原第99机械化步兵训练营)

第43机械化工兵营

机械化侦察连

第40后勤支队


1940年5月10日,隶属于古德里安第19装甲军的“大德意志”团在第10装甲师炮兵和工兵支援下,穿越卢森堡向比利时的要塞前进。


同时大约400名该团第三营的士兵乘运输机从比特堡(Bitburg)和德肯多夫(Deckendorf)起飞伞降至比利时,12日,该团在萨莫依斯(Samois)首次和敌军轻微交火。次日既占领了横跨色当(Sedan)的马斯河(Maas)。随即暂属于第1装甲师,开始突破法国边境上的马奇诺防线(Maginot)。


在接下来的5天里,“大德意志”团一直在法国境内的波尔松(Bolson)和斯通尼高地(Stonne)激战。


5月20日,该团向敦刻尔克(Dunkirk)以南的圣。奥玛(St.omar)挺进,当天德军已切断了法国西北部和比利时境内英法联军主力与法国中,南部地区的联系。21日,英法联军为了打破包围,截断德军先锋与后卫部队的联系,在康布雷-阿拉斯-亚眠三角地域对德军细长的封锁线突然发起了南北对进式进攻,全线德军在这一带的兵力十分薄弱,陷入了空前苦战。在阿拉斯(Arras),“大德意志”团遭到了英国远征军和法军的顽强阻击。但是在德国空军的强大支援下,地面部队与22日下午粉碎了英法联军的反攻企图。


从24日开始,战场重心移到了法国西北海岸的佛兰德尔地区(Flander)。24日-26日,“大德意志”团在敦刻尔克以南和英国远征军交战,并且在圣。皮尔布鲁克(St.Pierre Brouck)建立了桥头堡。


接下来2天,该团向霍特(Wormhoudt)和赫滋勒(Herzeele)进攻,围绕着敦刻尔克的激战一直持续进行着。29日,贝格尼斯(Bergnes)被“大德意志”团攻陷。6月4日,敦刻尔克被德军占领。随即德军开始实施法国战役的第二阶段作战“红色方案”(Fall Rot)向法国中南部推进。


6月6日,“大德意志”团奉命调往亚眠桥头堡(Amiens)。2天后,德军全面进攻威甘德防线(Weygand),6月8日,德军开始向奥依瑟河(Oise)追击法军。


6月11日,由于奥依瑟河上的桥梁被破坏,德军转向东南进入圭斯卡德地区(Guiscard)。15日,横渡塞纳河(Seine)的战斗打响,次日开始沿克卢梭特(Creusot)和马隆(Maron)继续追击向里昂(Lyon)退却的法军。


6月17日,法国Government被迫投降。


6月19日,德军终于占领了港口重镇—里昂。


从6月20日-7月4日,“大德意志”团一直驻守在里昂地区,一边担任占领军的角色,一边进行休整。7月5日,全团开入巴黎(在10日,该团吸收了一个摩托车连,成为其第17连。


很有意思的是7月19日,全团还在巴黎圣母院(Notre Dame Cathedral)做了一次弥撒。


随后从7月27日-10月26日的三个月里,“大德意志”团一直在瑟尔萨斯(Celsace)训练,为入侵英国的“海狮计划”做准备。在这段时期内,他们进行了整编和补充。


8月1日,第17连至第20连编成一个重运输营。


9月5日,加入了第400机械化炮兵营。


10月7日,对于该团官兵们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日子:他们终于得到了一条黑色的袖章,替换下了原来的绿色袖章,戴在右袖口。


10月12日,一个新的机械化工兵连成为其第18连。


也在同日,希特勒秘密下令停止执行“海狮计划”。因为从7月10日至10月底,德国空军在不列颠空战中已经损失了飞机1688架,飞行员6000余人,而对手英国皇家空军损失飞机915架,飞行员414人.飞机损失比接近2比1,人员损失比是6比1.到10月底,德国从空中制伏英国的企图已基本被挫败.而海军还没有足够的实力将陆军运过英吉利海峡。



10月27日, “大德意志”团被送往靠近瑞士边境的瓦尔达宏(Valdahon)训练场,为突击直布罗佗的“猫科动物计划”(Fall Feline)作准备.他们在这里度过了1940年剩下的日子.期间得到了新的补充:11月29日,加入了1个机械化防空连成为其第20连。12月16日,第99机械化步兵后备营被改名为 “大德意志”机械化步兵后备营。


4月5日-10日,全团由火车运至维也纳,再经包伯(Baub),布达佩斯(Budapest)和塞格丁(Szegedin)抵达罗马尼亚。在这里编入第41机械化军序列。


4月11日, “大德意志”团进攻南斯拉夫.13日,其第1营参加了攻打贝尔格莱德的战斗.从15日到5月16日, 该团驻扎在多瑙河以东的巴纳特(Banat),担任占领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