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日映血 第五章 筑垒鏖战 第一百一十一节 城下之盟

江鸿一撇 收藏 1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887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8877/[/size][/URL]   原来吴军一出昆明城,红军的侦察兵已经将情况报了上来。丁勉见敌人倾巢出动,为了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决定集中火力给吴军以沉重打击。防止他轻易后撤,参谋部制定了一个诱敌深入的方法,先用红一集团军的一个师在牟定设伏,不用重火力,慢慢将吴军引到龙川的伏击阵地中,准备全歼敌人。可是这时从后方传来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877/

原来吴军一出昆明城,红军的侦察兵已经将情况报了上来。丁勉见敌人倾巢出动,为了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决定集中火力给吴军以沉重打击。防止他轻易后撤,参谋部制定了一个诱敌深入的方法,先用红一集团军的一个师在牟定设伏,不用重火力,慢慢将吴军引到龙川的伏击阵地中,准备全歼敌人。可是这时从后方传来消息说,清湖广总督蔡毓荣与满清将军穆占率近二十万清军开始强渡金沙江,他们要乘我根据地空虚,袭击我宁远州工业基地。

鉴于这种情况,总参谋长方以智提出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吴军虽然与红军相比处于弱势,但他们究竟有十三万人至多,如果要将他们包围全歼,那他们必然要困兽犹斗,死拼一番,这样要全歼他们尚需些时日。而这次战役我军只要目的是消灭满清蔡毓荣部,既然蔡部已经被调动出来,而且敌人还要攻向宁远。为了使在云南的红军主力部队早日脱身,可以对吴军采用围三缺一、虚留生路的方法,用重武器给他们已沉重打击,同时埋伏的红军要用果敢的行动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只要将他们打的足够的痛,让他们轻易不敢向红军挑衅即可,而进攻宁远的满清军队才是最主要的敌人。袁宗弟也认为这样做比较有利,这样红军司令部调整部署,将原来守两侧的部队集中到正面,然后将敌人引向侧翼,将敌人击溃。

面对红军的几次打击,胡国柱逃离了龙川。一路上他一直思索红匪战法,心中一时也无甚破敌良策。想那丁勉果然机巧过人,几年的准备使红匪手中火枪竟是人手一支,射程又远,你打不到他,他却尽情打你。就是攻到近前,那手扔过来的炸弹也将人炸飞了。你若用炮打他,他在战壕里原本就有些防备,若不小心,自己的大炮可就让他给毁了。这次胡国柱带来的五十多门大炮,是吴军中最后一点重兵器,平日里众人都是爱若性命。这次前来对付红军,也是听说红军火器犀利,想到这里一争高下,谁知那可恶的红匪前期一直不用大炮,后面一次猛袭,吴军大炮悉数被炸毁,看到火炮营笼罩在对方炮火的烟雾中,胡国柱心如刀绞,他连死的心的有了,他直想着一股脑的冲过去与丁勉面对面的撕拼一番。可是红匪的大炮“轰隆、轰隆”的声响又提醒他这是多么的徒劳,那声威、那气势预示着红军强大的火器实力。想起夏国相最后的提醒,这最后的十几万人真可谓是命根子了,无论如何要将他们都带回去。

吴军仓皇而走,后面大批的红军立即追了上来。胡国柱也派出一些吴军去阻拦,红军先以火枪阵射击,到了近前那手榴弹一直扔来。吴军想欺身交手也做不到,原地固守伤亡实在太大,不得已仓促逃走。红军一直追了上来。

十几万人前呼后涌,纷纷夺路而走,大家原本就已经厌战,今日被红匪几番折腾,大将军又下令后撤,大家这才拼命要向后而逃。可到了牟定原来的地方又遇到红军的阻击,这次原以为红军还是几千人,吴军为了活命都是争先恐后、拼命冲了过来。可这次红军阵地里的大炮又响了起来,那“轰、轰”的声响震的大地也抖动起来,炮弹所到之处,烟雾升腾,人马翻起,一片哭爹叫娘的嚎叫声。吴军听到炮声又慌了神,四散跑去,胡国柱几经弹压方才稳住军心。这里对各下属道:“今日遇到强敌,各位只有同心协力,全力一战,方可脱险。”众人应下回去。

胡国柱又命马宝率三万人进攻前面的红军主阵地,后面派三万人殿后防守,其余部众向四周发展。前队马宝一次将兵力全部压上,冒着炮火冲到前面一看,这时的红军阵地里战壕长了许多,人也多了许多,那火枪子弹拌着猛烈的火炮打击,吴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到了红军阻击阵地前三十多丈的地方,前面出现两道一人多深的壕沟,中间留下一些两丈多宽的道路。吴军或纷纷攀爬过沟,或从留下的道口通过,后面的人跟上来,人渐渐拥挤在一起。这时红军营中露出水缸般粗的物事,“嗵、嗵、嗵”一连不断的闷响过后,天上飞来黑黑的圆包袱,正好落在吴军人堆里,“轰隆、轰隆、轰隆。”那爆炸声如晴天霹雳,大地随之也摇晃起来。接二连三的巨响和随着升起的巨大烟雾使吴军都惊呆了。再看烟尘下面,许多地段已经没有了活物,只有遍地的死尸和残肢,那红色、白色、杂色一块块、一滩滩到处都是,真如在地狱一般。后面的清军已被吓呆了,惊颤过后扭头向后跑了。

马宝也被吓了一跳,连忙逃回本队。见到胡国柱说起前面炸弹厉害,胡国柱让人唤来韩大任,问起前面炸弹情况,韩大任也说未曾听说过。胡国柱感到眼下怕是遇到红军的主力了,自己虽说还有十余万人,可这样的打法也太经不起折腾,一次进攻伤亡就超过三千。而且前面那震天般的大炮还不知有多少,硬要冲过去怕是不易,可在这里每时每刻都十分危险,若是等他四围而上,那亏可就吃大了。正在这时旁边韩大任看出胡国柱在犹豫,上前道:“大帅,末将以为,眼下红匪正在对我形成包围之势。他怕我全力赶回昆明,必然在前面布置重兵把守,看此地虽是地势不平,只是四面旷野,地形并不险要。为今之势,我等应四路出击,侧重两翼而出,前后也派兵冲击,以为佯攻,如此方为上策。前次末将也是趁他未能合围而出的。”

胡国柱、马宝听过也道有理,当下前后各安排一万人马佯攻,其余近十万多人分别由几个人带领从侧翼杀出。这时后面已是喊杀震天,红军追兵已越来越近。在十里多宽的道路上,西面由马宝、韩大任率领,而与他们相对的是由赵良栋、王进宝率领的红军川陕防卫军。本来川陕防卫军的火力就不太强,吴军又是集中一点猛攻,所以双方很快缠斗在一起。都是经过多年鏖战的老兵,用的也同样是刀枪剑戟。防卫军是大胜之余,信心百倍,而吴军是夺路而走,要保下性命。双方也是各不示弱,刀枪齐出、铿锵有声,剑飞刀舞、各展所长。吴军从这一方向几次进攻都被挡住了。东面侧翼是连绵不绝的山脉,原计划防守这一侧的是红军特种集团军的山地军,不久司令部下达命令,要山地军将主要兵力调往正面阻击,东面防御已火炮为主,配已少量的阻击部队,并要求阻击适时让出东侧山头,将敌人击溃即可。而胡国柱冲了多次,感到正面红军布有重兵,西侧山头也是一群悍将,可在东面侧翼红军的兵力不足,兴许是红军包围之势尚未形成的缘故。好几次吴军都在即将冲过去时被其他方向飞来的炮火击退了。他当机立断,立即将数万吴军编成梯队,盾牌手再前,弓弩火器列队,递次而进。前队被打散了,后队连续进攻,而后面督战队将几个擅自后撤的将士斩首示众。吴军众将士也知道利害,多都是格外用命。虽然东侧山上的红军用步枪、手榴弹等兵器杀伤敌人,但主要用密集的炮火攻击敌人的进攻队形。可由于吴军不顾伤亡、拼死突围,加上在东面防守的红军本来就不多,在紧要关头,红军奉上级命令放弃了防御阵地,最后终于让吴军从红军防线中突出去了。

红军见敌人部分突围,立即以川陕防卫军为主,直杀奔昆明而来。

胡国柱领众人失魂落魄的急匆匆逃往昆明,到了昆明二十里外才安下心神,清点人数,跟来的人也就七万多人了。想自己出城时浩浩荡荡十二万大军,中间又接到韩大任一万多人,十三多万人回来时只有一半了,其他的不是被红军消灭就是半路逃亡了,看来这平西王的这点家业是要败在自己手中了。胡国柱心如刀绞,无法自处。一开始自己就主张出兵应敌,后来夏国相还叮嘱不要轻举妄动,自己已是万分小心了,最后还是栽在丁勉这小贼手里了。眼下情形让自己如何去面对平西王?如何去面对夏丞相?如何去面对众臣逐将?如何去面对云南父老?想到这里,胡国柱禁不住万念惧灰,他对跟在身旁的韩大任道:“韩将军,今日之败,皆因我而起,马宝兄弟为此还身负重伤,无数弟兄因我而丧命。我此生为吴王勤勉,不想到头来这家业还是败在我手中。你回去告诉王爷,我胡国柱无脸见他,也陪老王爷去了!”说着拔剑欲要自刎。

旁边亲兵和韩大任急忙拉住,韩大任道:“大帅,万万不可!今日之败怎能由将军承担?想那丁勉小贼奸狡异常,这事情怕是他早已谋划多时。他欺我势弱,以那倾城之兵前来为祸,我等难以抵敌也是正常。加之他在暗、我在明,这种情形任谁也都也无力回天。再说他集重兵包围我等,还是让我从容而去,想他在陕甘对朝廷大兵所为,比之而言,我大军也算略胜一筹。眼下当务之急乃是回去商议以后应敌之策,届时军政大计还需大帅议定。想王爷明鉴,定不为怪。”

胡国柱听他说的在理,那丁勉小贼不正是欺我势弱,才敢大动干戈。当时的情形出兵也属常理,只是又被他暗算,心中颇气不过,这里才怏怏回城。

再说那平西王吴世蹯的心情也是随着前方的战报而起伏,开始还好,说接到了韩大任,吴军人数添了一万六千多,并说姚州城里副将张刚正率七千部众抵御红匪进攻。可后面报来大军遇到红军伏击,让他紧张了一回。接着说大军击破阻击之敌,看看就要到姚州了,吴世蹯心里有了些许安慰。接着那战报竟是让人心惊肉跳,先说又遇伏击,接着说遇到大量红匪阻击,大炮、火枪众多,胡国柱要撤回来。这让吴世蹯有些犹豫,怎会一遇大炮就要撤?难道姚州、丽江不要了?正想着接下来的战报叫他竟急坐卧不宁了,大军陷入红匪重围了!昆明与前方吴军的联系也断了。

吴世蹯听到吴军大队被包围,几乎昏厥过去。祖父呕心沥血经营了几十年,好不容易得出这点家当,而且为此还与朝廷闹翻,血拼数年、折损无算,最后还是接受了朝廷的招安才得以暂存。没想到祖父去世不过两个月,吴家的家当竟被一个小贼丁勉给搅光了,直直让人气愤不过。这里正在心急如焚,说要再派人去救援,剩下的人马守家都不够了,昆明这里那儿还有兵?谁知前天又接到探马报来,胡国柱率部突出重围,正往昆明赶回,并说红匪大军也在后面追来了。

得此消息,吴世蹯与众文武大臣个个都是先喜后忧。喜的是胡国柱竟能率部脱险而回;忧的是红匪大军就要到昆明了,不知剩下这点人马能否挡住他们的进攻。这时有人报胡国柱求见,唤入庭中那胡国柱跪地叩首道:“王爷,臣愧对王爷厚望,被那丁勉小贼得了势,请王爷处置。”

吴世蹯此人有些懦弱,在他心里胡国柱应是亲近之人。如今看他面色憔悴,心神悲凉,想是受尽了磨难,心中也有些怜惜起来。这就问起细情,胡国柱一一说过后,吴世蹯感到他临机处事并无不当,只是多次提起红军火器犀利看似不虚。这就问道:“胡将军,究竟那红匪火器有何惊人之处?看朝廷大军与我部援军皆都折在这里。”

胡国柱道:“那红匪火器数量多,前方数万人围阻我军,火枪竟人手一支,弹丸竟如雨而下,射程又远,我军的弓弩火枪大多够不着他,我军将士伤亡极大。到了近前,他又扔出炸弹,落到人中,一下就炸倒一片。还有水缸般粗的大炮,炮子儿像个包袱,过来一炸起来震天动地的,炸过以后那人马竟都已无踪影,弟兄们的心一时都被炸寒了。”

吴世蹯听了心中也直抽凉气,依胡国柱这种沙场老将都被吓成这样,红军的炮火厉害是可想而知的。他又开始担心红军的追兵情况了,他问道:“胡将军,你看红匪有多少人马?”

胡国柱道:“开始想他不过数万人,后来韩将军说道有十多万人,当时在牟定围住我大军的看也有十几万呢。”

吴世蹯听了脸色也变白了,颓然的坐在案上瘫软了。一旁的宫人忙上去服侍,说要将他移往后宫歇息,被他摇手拒绝了。

这时夏国相上去安慰道:“王爷,想那丁勉不过十几万人,而这昆明城早已是严阵以待,料他来了也不会有好的结局。”

吴世蹯问道:“前番往朝廷报警的可有回音了?”

郭壮图在一旁道:“警讯已送出十几天了,想是再有几天就有信儿了。”

他这种自我安慰的牵强说法连他自己都不信,可眼前的危险局面还只有指望着朝廷的大兵来解救。昆明离朝廷大军最近的东川也就五百多里,快马三天即可到,十几天没回音,看来朝廷是指望不住了。想也是,双方刚刚拼的头破血流的,现在指望他很快来救你这前时的死敌那是妄想。只是眼下红匪已经兵临城下,无论如何都需朝廷大军来救的。众人正在心急如焚,下面有探马报;“王爷,前方送来信札。”

宫人上去接着拆了,送给吴世蹯,一看信中写道:“吴王世蹯阁下亲鉴:近日我红军无奈之下与贵部交手,双方也都折损无算;兄弟阋墙,至亲为祸,定会有人暗地窃喜。我好友应熊在天之灵也定将痛心不已,我红军实不愿在做这亲痛仇快之事也!今日再次提议,你我双方以楚雄、大理府为界,今后两不相干,待到红军击败满清,贵部原属之地定将归还。再说那满夷谲诈无比,贵部与魔为伍,定无宁日。看今日天下,已不是满人为所欲为之时,红军在川陕破敌,满人已是惶然无措。依红军之强势,不过数年红色大旗必将插遍中华河山。若是阁下愿与红军结为盟友,红军定当全力支持贵部,你我也可携手开创新的天地。若是吴王还是执迷不悟,还要受那奸人挑唆,与红军为敌,红军将在一个月内攻下昆明以解后患。另代姑母向贤侄问好。红军总政委丁勉。”

吴世蹯见丁勉说的客气,心中稍安,又见他还有些念及亲情,心中也有些犹豫了。这就将信递给宫人让他给在场的几个人宣读。听了信,夏国相、胡国柱、郭壮图、方光琛四人也都松了口气,四人都在各自盘算,只听吴世蹯道:“众位爱卿可有何主意?”

夏国相见吴世蹯脸色变回来了一些,想他也是有求和之意,这就道:“王爷,看丁逆小子有求和之意,今日我军新败,原本就是要歇息一番。不若就应了他的求和,来日方长,其他容后再说不迟。”

方光琛道:“王爷,此事似有些不妥,若是朝廷知道我与红匪论和,那不又要再起事端,再说那粮食用物也不可得了。”

郭壮图也道:“王爷,红匪极是无信,前时就已祸我昆明,今番又是主动寻衅,占我地盘,伤我兄弟,与之议和万万不可。”郭壮图和方光琛极力主张周吴降清,世人都说吴王投降皆因他们而起。今日他们也是对丁勉信中的一些提法感到不满,这就反对起来。

吴世蹯抬眼看看郭壮图,郭壮图心里有些毛起来。说来红军攻打姚州,多应看出只是虚招,当初是郭壮图极力主张立即出兵解救,这才致使吴军惨败。吴王眼下并未追究责任,可真要算起帐来,自己难辞其咎。所以这两天在朝上他也是格外当心,时时关注着吴世蹯的眼神。只听吴世蹯道:“那依阁老之见只有再打才是了,眼下这昆明城能守住吗?指望朝廷来救?若能来他不早来了?他正想着让我等与丁勉拼个你死我活呢。”

众人听出他有和解之意,暂时也都没有接口。过了一会儿,夏国相道;“王爷,论眼下情形,应以与四川和解最为有利,只是应以暗里依约为上,对外不可声张。如此以来,一可存下实力,不起争端;二来朝廷那里他也无由责难。如此方为上策。”

众人听了都说可行,这样就商定立即就派出使者与红军议和。实际上几个人各有打算,吴世蹯和夏国相、胡国柱是只想留得休养生息的时间,而方光琛和郭壮图却想着得些时间等着朝廷大兵早来解救。

几个人这里刚商议完对策,连忙与红军商议和约。不久双方就签定了停战协议,在红军与满清作战之时,双方各不相干。双方以现有区域为界各守一边,待到战事停下,再各归原属。这里刚有眉目,那边有朝廷的信使到了。吴世蹯见到清湖广总督蔡毓荣在来信中先将吴世蹯夸赞一番。说是丁逆倾巢出动,为乱云南,其老巢宁远必然空虚。朝廷云贵大军立意要乘此良机进攻宁远,一举拿下红匪老巢,永绝后患。望平西王率部在姚州、丽江与红匪缠斗,莫要使他回过身去。待到朝廷大军在宁远得手,再与平西王合力剿灭乱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