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山茶花 第一章 酒店风云 第七节 争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


“什么!?不会的,不会的!这不是真的,辉哥你骗我!”董梅有点失控。蒋辉一下子拉住了她手继续说道:“那是一次解救将军的任务,由于我军内部有叛徒,我们的一位副军长少将同志在前线被越南特工给俘获了,并且让越南特工队成功的带回了司令部,这位将军知道我们马上就要发动进攻的很多军事秘密,那事情就大了,而他一至是搞科研的,并不是军人出身,所以如果要是他松了嘴,那么我们马上就要发动的进攻就要面临失败的境地,我们这个连由于在战线的纵深最靠近越军司令部的位置,所以军部直接给我们下达了命令,命令我们马上向越南北越军区司令部行进,如果要是解救不成就把将军给打死,我当时是代理排长,你哥哥董建是代理连长,当然,我们的任务完是完成了,将军也解救了出来,我们的减员很大,差不多三分之二的战士都在营救中牺牲了,只剩三十几个人了。但是,我们的在撤退的时候,我们麻烦大了,如果从陆地上撤的话,那么,几个越军的正规团都在我们的正面,我们根本就撤不回来,只能从空中,我们就袭击了北越司令部的一个驻地机场,劫了一架CD130型运输机,但是当时有好几个越军部队向我们扑来,飞机要起飞就要有留下一批人掩护,你哥哥让二排长和三排长去发动飞机,他和我的一排留下掩护,当飞机发动着向前行的时候,董建要我带着二班和三班的几个人先撤,他留下来掩护,我们都不撤,董建急了,命令我撤,我一想也对,还有很多弟兄们要撤,于是就带着兄弟们撤了,但是我留下三班的战士一起打掩护,当我们都上了飞机的时候,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我就在机舱的门口大声的叫他们撤,他们就向这边飞快的跑,可是只有你哥哥董建一个人还能跑,三班的战士不是牺牲了就是受了重伤,要求留下掩护代理连长撤,但是一发直瞄炮把他们给掀上了天,全部壮烈牺牲了,而董建就是在马上就要撵上飞机的时候,由于没有掩护,越军都赶上来了,一发子弹打在了董建的小腿上,他只能一瘸一拐的跑,速度根本就撵不上飞机,而飞机又不能停下,要不然,我们都得死,将军也救不回去,于是我就在舱门口向越军疯狂的射着子弹,但是,董建离我们的飞机是越来越远,飞机确是越来越快,如果要是再不起飞,机场就到了头,于是董建对我喊,“小猫你打死我!打死我。”说完他向后看了一看越撵越近的越军,又对我喊“你要是不打死我,难道想把我留给那些禽兽吗!?我宁愿死在自己人的手中,快啊!”是的,我们都知道落入越军手中的我军人员都会死得很惨,越军都不是人,他们没有人性,会在折磨够了你后再用很残忍的手段杀死你,那种死法是很惨的,于是,我流着泪向董建举起了枪,这时他对我喊“小猫!我的父母去世的早,只有一个妹妹,我没有别的要求,你要好好的照顾他,你答应我!”我就对着他开了枪,他倒下了,在飞机起飞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他的脸上很安详,这就是你哥哥董建牺牲的过程,来给你。”蒋辉说完就把手中的枪按在了董梅的手中,“你现在打死我吧,我想你打死我,对面的老虎也不会为难你,都是烈士的家属,我相信他不会的,我故意在这个时候把这个事情告诉你,就是为了他不杀你,好了现在动手吧,开枪!为你的哥哥报仇。”蒋辉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眉心位置,“开枪啊!”

“不!!!我不!我相信这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董梅失声叫道。

老虎听到这些话也不由的佩服起董建来,但是他还是慢慢的向蒋辉、董梅的位置一步一步的绕进。就在董梅叫喊的同时,老虎已经进到了离蒋辉不到三米的地方,就在同一张餐台的拐角处,只是蒋辉在餐台的南面,而老虎就在餐台的西面。对于这一切老虎的行动,蒋辉也都感觉到了,就在这时。两个人突然站了起来,双手拿枪对着对方“啪!啪!”连着两声枪响,可以说两支枪是同时响起的,蒋辉肩头上又多了一个血洞,而老虎的胸口也有一个血洞,两上人突然抱在了一起扭打了起来,老虎的枪也掉在了地上,因为蒋辉的枪中已经没有子弹了。

别看两个人都身上有伤,但是,两个人确是打得虎虎生风,有来有去,蒋辉扭住老虎的脖子,老虎也扭住蒋辉的脖子,老虎用了力的摔蒋辉,只见蒋辉的头一下子就把靠近酒店大堂窗户的玻璃一块给撞碎了,但是老虎一时又感觉到一股很强的力量把其向右一摔,老虎的头把另一块玻璃给撞碎了,就这样他们两个人连撞了四块玻璃,蒋辉突然一用力,把老虎一下子就给摔了出去,而老虎也是死死的抓住蒋辉的衣领,两个人一下子就从玻璃窗户中摔了出来,掉在了大堂里,大堂里散落着玻璃的碎片,还有刚才牺牲的武警战士和特警队员,当然身边也有很多散落的枪支。两个人奋起向靠着自己最近的枪支爬去,时间就是生命,晚一步和快一步就是生与死的差别。

“当当当!”微型冲锋枪响起,一梭子子弹打出了枪膛。

蒋辉喘着粗气,单漆跪在地上,手中微冲的枪口还冒着青烟

“我没你快!”老虎说完这句话,就倒下了,手中的微冲一下子掉在了地上,倒下的老虎胸口稀烂,刚才从蒋辉枪中射出的那一梭子子弹全部的都打在了老虎的胸口,有好几颗子弹都打在了老虎的要害部位。

蒋辉把枪口朝下,举起了自己的右手,向躺在地上的老虎敬了一个军礼。然后,就眼前一黑瘫倒在了地上,但是手中的枪他没有松开,还是死死的攥着。

“辉哥!辉哥!”迷迷糊糊中,蒋辉听到有人在叫他,他睁开眼一看,是董梅,“辉哥,我去叫救护车”。

“不!我要自己走出去,你来扶我。”蒋辉坚难的站了起来。

董梅费力的把蒋辉扶了起来,两个人一瘸一拐的向酒店的大门走去,蒋辉的血顺着衣服向下流,他们两个走过的地方,都有一趟血脚印。

“出来了!”杨军叫喊道。“是老连长,老连长还活着!”

此时,已经距离银行强劫案发生已经两个多小时了,人民群众有很多都围在封锁带外,但是都没有走开,而是观察着天浴大酒店的情况,尤其是枪声响起的时候,人是越集越多,还有各路的报社记者,电视台记者,市电视台还进行了实况转播,白色的转播车就停在封锁带的外面,摄像机和照相机正在进行拍摄,武警和特警都把枪指向了天浴大酒店,市委书记马浩然,也来到了现场,他是从省政府的会议现场直接来的,并亲自接过指挥权,一上来就从省军区调来了一架直升机,打算从楼顶和楼的后门进入酒店,又从省军区调了一个连个特种部队过来,但是这些调动还没有到位,蒋辉在董梅的搀扶之下就出来了。

此时,天空有直升机在飞行,摄像机和照像机都在拍摄,一辆辆的警车都把整条街给堵满了,蒋辉和董梅就是在这种情况之下走出的天浴大酒店。

“放下你的枪!!!”一名特警队员叫道。

“滚!你他妈的胡说什么!”杨军对着自己的手下叫道,“都放下枪!把枪放下!这是英雄!我的老连长!!!”

也不知是那一位,也不知是记者,还是群众,还是官员,带头鼓起了掌声,紧接着就是所有的人鼓起了掌声,掌声如雷鸣般的响亮,军人放下手中的枪,警察也放下手中的枪,掌声如潮水般的响起,连市委书记马浩然也鼓起了掌声。记者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特殊的时刻,摄像机对准了蒋辉和董梅,照像机的闪光灯纷纷亮起。

蒋辉感觉到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董梅没有扶住,蒋辉倒在了地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