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都没有写日记了,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很忙。部队在时间上规定的很紧,每一个时段都有安排好的事情要做。人真的很像机器,重复而又有规律的做着一些动作。这两天真的很让人难忘,因为南疆下了少见的大雪,雪花密集而厚重,真正的就如同小说里描写的那样如鹅毛一般的雪花漫天飞舞着。每天我和我的战友们都是迎着风雪跑上团部大门口属于新兵的训练场,“实在太冷!”这就是我最想说的话。跑步的时候,大大的雪花迎面扑来,冷风拂过自己的脸,就如刀割一般的感觉,每当这样刀割的感觉从心底升起时,我的想法就会变的很多,心情也会复杂的很多。我觉得自己已经不属于自己,一切不是自己愿意的,却又不得不按照别人的安排去努力的完成,没有了很多原本觉得应该属于正常的关心和照顾。更多的只有观望的眼睛和一是一,二是二的讲评,也许这就是这个地方的规律,我只是正在慢慢的了解这个规律而已。

昨天我们所有的新兵去县里的一个水电站帮助地方政府搞建设,那个水电站一个引水渠里的石头积了很多,严重的影响了水流的速度以及水电站的安全,我们这些新兵过去的任务就是想办法把那些石头从5米深的水渠里搬出来运走。说实话,那个排水渠真的很大很深,望着这个貌似巨龙一般的家伙,我内心的感觉就是这绝对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回头望望,却发现营长,连长,排长们正在兴高采烈的分配和受领着各自的任务,没有一丝犹豫和迟疑。真的很奇怪,这帮人不知道什么是不可能吗?我就这样的自问着自己,思考着自己的自问,我想对于一个刚刚进入军营的新兵来说,这种现象应该是很正常的,了解老兵,了解部队的规律并彻底的掌握和运用这些规律,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又是突然之间,各个连队的哨音响起,各连要各自分配自己的任务了。我们这些正在休息的新兵们赶紧站起,以连横队集合在一起。连长很快的给我们讲述了我们的任务段,并将任务快速的分配到了各班排。于是来到部队后第一次大规模的集体劳动开始了,大家纷纷跳下引水渠开始捡起渠底累积的石头向渠外扔去,我也低头努力的干着属于自己的工作,就在抬头的一瞬间我被小惊了一下,因为当有几百人一起向一个方向扔出很多的石头时,那个情景是可以用壮观这个词语来形容的。我看着漫天飞舞的大小石头,就感觉像是电影里的万炮齐发的情景一样,只不过如同慢镜头而已。回想自己在地方上的时候,可是从来没有参加过这样的劳动,最多也就是学校组织的全校大扫除,大家拿着拖把,抹布,扫把到处晃晃就完了。现在却是炮弹一搬的石头漫天乱飞,不知道该怎么更好地描述了,只是觉得这种场面是自己从来没有用眼睛看见过的,是自己想都没想过的。我低头开始捡着更多的石头,并将它们高高的扔向高空。时间就是这样在劳动中慢慢走过,我也慢慢的开始感觉到了疲惫,豆大的汗滴不断的从额头流下,身上穿的棉衣也渐渐的潮湿起来,排长发现了新兵们的变化,他开始高喊:“同志们,加把劲,我们是军人,就要象军人一般的劳动,干活对我们来说就是一场战斗!”很多新兵用吼声表达着对排长的回应,劳动的场面热烈而充满战斗的气息,我也怒吼着,我也激动着,因为军人的激素在我的身体里不断攀升并蔓延着。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随着最上面石头的逐步被清除,累积起来的石头高度降了下来,也就是说我们和渠顶的距离变大了,慢慢的一些石头被新兵们扔不出去了,砸在引水渠沿再次滑落渠底的石头越来越多,而且下面的石头也变得越来越大,劳动的速度逐渐慢了下来,大家有些发呆,该怎么办呢?我们互相问询着。连排长再次集合在一起,快速的商量着,不到一分钟,连长大喊班长去车队边领麻袋。其他连队也是同样的命令,我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就和其他新兵按照命令原地待命自行休息一会。很快班长们回来了,给我们每个新兵一人发一条麻袋,告诉我们,把石头装在麻袋里,然后沿着引水渠的渠侧水泥面搭人梯,一个人踩在另外一个人的肩膀,几个人站在一边扶住,然后往上传装满石头的麻袋,班长们说完就率先搭起人梯,我看见一班长,三班长,八班长搭了个三人高的人梯,旁边两个新兵扶住他们,开始向上传麻袋。我瞬间明白了该怎么干,于是跑到一个适于搭人梯的地方站在了最下面,趴在了水泥面上,很快在我的肩上也起了一个人梯并开始了快速的传递。大家的怒吼声再次的响起,我的肩膀很沉,但是我知道我的战友们也很辛苦,我坚持着,坚定的坚持着!排长过来对我的耳边大喊着。:“小家伙,过瘾吗?以前没有经历过吧?这就是军队,没有什么能拦住我们的步伐,这就是我们的劳动!”我也大声的回答着:“是没经历过,是很过瘾!”我斜过头看看四周,发现了很多的人梯,很多的人梯上传递着装满大小石头的麻袋,很多的号子从新兵们的口中喊出,我只有一种感觉,这种场景分明就是抗洪抢险的情景一般,分明就是电影中那攻城拔寨是的情景一般呀。说句实话,我想起了很多以前在家中看过的战争巨片,比如《诺曼底登陆》,比如《淮海战役》,比如《辽沈战役》。。。。。。总之我的热血沸腾,忘记了自己的肩膀很疼,忘记了自己的双腿很酸,忘记了自己磕碰烂的手指正在流血,也许说出来可笑,我觉得自己仿佛就是那些战役中的一个在枪林弹雨中拼搏的小战士,脑海中只有战斗的欲望和连队的荣誉,生命和劳累早已扔在了一旁。

就这样,我和很多的战友们发疯了一般传递着那些麻袋,连长,排长们也同样的在人梯中战斗着。军人和男人的特质在这样的一个引水渠里得到了最好的体现。不是歌颂自我,不是标榜自我,只是真实的感受到了军队的特殊,真实的感受到了这里确实是培养真正彪悍男人的方阵,一个劳动就能把一群人激发的如此血性如狼,我自己只能为此痴迷和赞叹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结束了劳动,望着已经见底的引水渠,我真的不敢相信这个被我刚开始封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是我们这帮新兵们完成的。该说些什么呢?不知道了,心里只有很多的感慨,却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恰当的表述出来,我很骄傲,我身边的战友们也很骄傲,因为我们都看见了彼此骄傲的脸。天黑了,我们开始返回营地,不过不顺的是我们乘坐的卡车坏到了半路,在等待救援车辆的时候,三排长带领我们在茫茫的戈壁滩上点起了熊熊的篝火,没想到骆驼刺燃烧起来这么厉害,我一直以为在戈壁滩上的小小骆驼刺是没法燃烧的,就这样我又学习了一点知识。三排长大声的唱起了军歌,我们也围着火堆合唱起来,一天的劳累似乎又不见了,留下的只有一群属于军人的简单快乐,要求一点也不高,一点也不复杂的简单快乐。

不过今天,一月二十一日,说起来应该是我一生中应该牢记的一天,因为就在今天上午我人生中第一次进行了步枪的实弹射击。早上一起来,就开始实弹射击前的各项准备工作,各种安全事项的继续学习,各种注意事项的提醒,班长似乎很在意我们的心理,一会给我们严肃的进行安全警告教育,一会又给我们调整紧张情绪。我快被搞晕了,一次射击而已,有这么夸张吗?这样反而让我有些紧张了,因为班长说,如果出现了意外情况,比如子弹卡壳等情况,直接把枪支放在地上打报告,不要把枪端着转过身来,否则干部会一脚把你踏倒,还要再揍你一顿。我觉得太夸张了,为什么要一脚踏倒还要再揍一顿呢?确实想不通,不过为了不接受到这些脚丫子,自己还是要多注意一些的,不然太划不来,还会被人长久笑话。

吃完早饭,稍作整理,我们就开始向射击场地出发。番号声,口令声,歌声瞬间响起,行进中的我们精神抖擞,只因为就要实弹射击,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今天梦想的实现怎能不让我们激动万分。路途上不断的碰见二连,四连,六连的行进队伍,今天是全团的新兵一起射击实弹,这大场面就如同是进京赶考一般,呵呵,当然我这说的有些夸张,不过很多地方是很相像的。我们走在一起的时候,各连队之间还不忘比一比歌声,喊声和队列,这就是军队,集合在一起就要有比较,比的最终目的就是显示自己战斗力。于是,那震耳欲聋的形容词出现在这里决不是牵强使用。

我所在的连队是第二个上场射击的,我在三排七班,所以排在了连队的第六射击组。枪声响起,我的战友们开始了射击,没想到枪的声音还是挺大的,不过似乎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怎么不一样也说不出来,也许只能自己感觉了。不断的有射击完毕的战友下来,看见他们偶尔悄悄的交流心得,我激动了起来,子弹出膛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样的呢?我的脑海中充满的只有疑问,摩拳擦掌就是我这个时候的真实描写。终于该我了,班长拍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到:“不要紧张,记住给你说的注意事项,安全是第一位的,按照平时训练的动作和要求去做就没关系。”我点点头,就随着队伍跑步向射击等待区进发了。我是第十二号枪位,听到允许口令,我进至到了位置上,卧倒,装实弹夹,开保险,推子弹上膛。。。。。。一切都按照训练时的步骤落实着,我瞬间忘记了紧张,习惯性的动作一气呵成,开始瞄准,屏住呼吸,注重准星缺口的平衡,耳边似乎响起了班长熟悉的声音。缓慢的扣动扳机,无意识的击发,枪声终于响起,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射击时枪支实实在在的后座力,比我想象的要舒服,很踏实的感觉,我喜欢这种撞击。我也感受到了别人的枪声,我突然发现其实自己射击的枪支发出的声音并不大,而身边战友射击时发出的枪声却能够大的把我吓的抖一下。这个秘密如果不是自己亲身感受,我可能是永远不能知道的。庆贺一下,算是又学习到了一个知识吧。手中的这支1981--1式自动步枪似乎有些问题,我射击完一发子弹后发现它不能连续供弹,空打了,该怎么办,我想拿着枪站起来,突然想起了班长说过的那些脚丫。于是我大声的喊报告,一个干部走了过来。了解完情况后,他拿起枪拉了一下枪栓,告诉我,没关系,你继续打,这个枪存在小问题,你打一个我给你上一次子弹。我接过枪继续射击,不过我知道自己的心理受到了些影响。这种情况是无法避免的,毕竟我不是老兵,任何小问题在这样的场合中发生,对于我这个小新兵来说都是大问题。不过我想能坚持住,努力调整自己,我扣响扳机,清脆的枪声,有力的后座,还是很好的感觉呀。我看见了每一次后座力结束后,子弹穿过靶子后在土堆上扬起的沙尘,这样的沙尘让我感受到了一种力量,一种人,枪和子弹的结合力量。

回到队列中,我们等待成绩,宣布射击成绩,三发子弹,我的成绩为八环,六环,六环。共二十环,差一环为良好成绩。不过我没有失望,因为我知道这次影响水平的主要原因就是我所用的十二号枪位的那支枪有问题,不能连续进行连续的自动射击,必须打一发上一发子弹的情况对我这样的新兵来说影响是很大的。我知道如果情况正常,我会打到良好以上。今后还有很多训练的机会,我会更加的努力,射击成绩优秀才是我的最终目的。今天能拥有这样一个实弹射击的机会,我已满足,因为真枪实弹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拥有的。

回到连队后,班长进行了总结,对我们每个人也进行了细致的讲评。我得到了他的表扬,因为其他连队有新兵在出现问题时端了枪,转了身,挨了脚丫子。而我没有,我按照规定打了报告并顺利完成了射击。听到了班长的表扬,我开心的笑了,因为表扬是我喜欢的,于是爱听好话的一个小新兵笑着写下了这段故事。。。。。。


本文内容于 2008-8-25 23:26:21 被二品带刀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