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山茶花 第二章 新兵连的军军旅生活 第一节 篮球场上的风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


1995年的秋天,14岁的蒋辉上的是初中二年级,别看他才14岁,可是身高已经快1。70米,不能不说在同龄人中是一个大个。

“嗨!把球传给我,给我!”二班吴超在篮球场上的中场前叫道,而张英朋确是一心想着灌篮,因为这一段日本的动画片《灌蓝高手》正在热播,这些进口来的一些动画片在一定的程度上也刺激了一些青少年那年少的心,就像《古惑仔》影响着青少年一样,现在这所县级中学里面也是左一个斧头帮,右一个铁掌门的帮派。

这是一场二班对三班的篮球赛,由于两个班的一些男生都有爱在学校的操场上打篮球的爱好,但是学校的篮球场小了点,两个班一起在那里打,场地就更加的小了,于是先是由二班的张英朋先向三班的班长蒋辉下战书,蒋辉当然也没有退缩,两方都约定好了,那一方胜了就赢得这个篮球场的使用权,而输的那一方就要从这个篮球场上消失,永不准再到这个篮球场上来打球。

张英朋想得很好,只要快步跑到篮下,凭他那1米8几的大个,一下子就准能扣到篮里,张英明是一个留级生,原本是初中毕业了的,但是没有考上中专,也没有考上高中,所以就又重新回到初中一年级学习,那个时代,上中专比上高中考大学还吃香,那会儿这种留级生很多,由于人家的年纪很大,在一些年纪小的学生之中很有号召力,有很多就担任了班长或是副班长,而张英朋就是这样的人,蒋辉呢,是一个顺着上来的学生,并没有退级,大家选他当班长主要是这个人的组织能力和协调能力很强,班主任孙老师也很信任他。此时,张英朋跳起,一个扣篮的动作甚是好看,不亏长了一个一米八几的大个,但是就在张英朋手中的篮球正要下入篮框的时候,一只手从下面的方向伸了过来,其用力点正好与张英朋的发力点相反,“彭!”的一声,篮球就飞了出来,没有进入篮框,张英朋的灌篮让人给盖了帽,张英朋一看这只手的主人正是三班的班长蒋辉,“好!”“好极了!”在周围观看这场比赛的三班同学叫起了好声,掌声也随之响了起来。

“妈了个B!”张英朋高声骂了起来,因为他本人就是一个性子很急的人,而那个当公安局副局长的老子又很纵容他,时间长了就养成了爱骂人的习惯,张嘴闭嘴的就日爹操娘的骂。

“你他妈的骂谁!”蒋辉听到骂声,心中不由的恼怒了起来,你技不如人还骂什么人。

“老子骂你!怎么着了。”张英朋接着高声骂道,他没有想到一个一米六几的一个小子敢骂他一米八几的大个子。

“你他妈的再骂一句,老子打你!”蒋辉狠狠的说道。

“S你,小样你牛B个啥!”张英朋也骂了起来。

说着两个人就打了起来,当然,人家张英朋毕竟比蒋辉多吃了几年饭,个也比这个小子个大,两个人打在一起蒋辉处在了下峰,而其他二班和三班的同学也因此都围了上来,看两个人打了起来,也就都打了起来,“操,妈的!。。。。。”的骂起此起彼伏,一群毛头小子的初中生大打出手,篮球场上本是十个人的比赛一下子成了四十多个人,一场本是很精彩的篮球比赛成了斗殴比赛,毕竟都是自己班里的同学,虽然对方班里的人也都认识,但是这会儿谁还管那个,不管是谁了,敢当着我们班的同学的面打我们班的人,不管你是谁,要是不管,人家别的班里就会说你们班里的人不团结,笑话你,你不动手?不动手你已后就别在学校混了,那时什么最重要,面子!

当然,这件事情很快的就让学校保卫科给发现了,不会发现了不了,四十多号子人在操场上打群架那是一个多么壮观的场面啊,看不到的除非你是瞎子,但你是管,就你保卫科那几个人管得了这么多的半大小子,个个愣头青,四十多号人没准你去管,连你一起揍,学校保卫科的苏科长可谓是一个很明白的人,在第一时间就用内部电话通知了校长,让校长来管,你们这帮子小子再无法无天,总不能连那个五十多岁快退休的校长也一起打了吧,校长可是一个在学校内很有威望的人。

李校长接到保卫科的电话就急忙的从办公室的那一排小平房中跑了出来,叫着年级主任还有两个体育老师就向操场上跑。

“都给我住手!!!不准再打了!!!”李校长扯着他那嗓子叫,但是毕竟年纪不绕人了,五十四了,送完了这一届的学生也差不多也到退得时候了,实话说他在学校当中的威望那绝不是吹出来的,从五几年建校,李校长就来了,不过那时还是教语言的老师,后来文革也没少让造反派给拉出来斗,没少戴了高帽子,也没少挨了批,后来改革开放了这一所中学成了县里的重点中学,他也成了为这所中学的校长,几十年来如一日,勤勤恳恳的工作,学校的教学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教学建筑也由原来的几排小平房,变成了有着十几排小平房的中学,而且兴建的新教学楼也马上就要竣工了,而学校的办公室还是在小平房内办公,他这种奉献的精神在这几十年当中为他赢得了学校全体教职工和学生的尊敬和敬仰。

大部分的人在听到老校长的叫停声后,都停了下来,必竟面子归面子,沾了一点的光就算了,别太没有数了,老校长的话还是要听的,要不然,老校长发起火来可不是闹着玩滴,要不给家长说一声谁都受不了,因为在这座县城中差不多有一多半的中年人都是李校长的学生,自己的父母亲都是他的学生,你们还敢乱动不听话啊。

但是,就在大部分人都停下手的时候,有两个人还在继续的打着,这两个人就是张英朋和蒋辉,因为两个人都打到了忘我的地步,对老校长的话没有听到,此时张英朋一个大锤打在了蒋辉脸上,蒋辉一下子倒在了地上,蒋辉感觉到鼻子上一热,湿湿的,那是出血了,蒋辉用手一摸,手上全是鲜血,此时的蒋辉真的达到了打架的最高境界,忘记了自我的存在,打死敌人为最终的目的,虽说在以后的日子里,这种境界他经常达到,但是这是他的第一次。

只见蒋辉从地上爬了起来,一个大掌就拍了过来,一掌就打在了张英朋的左耳上,张英朋当时就感觉到“啪!”的一地声巨响,那一只耳朵就听不到声音了,蒋辉接着又一把抓到了张英朋的头发,向下一拉,接着自己抬起的漆盖一下子就顶在了张英朋的脸上,这一下张英朋的脑子就晕了,张英朋就感觉到满眼得是金星万颗,彻底的失去了反抗的能力,蒋辉抓着张英朋的头发连着在自己的漆盖上连着顶了四下,然后就被体育老师何老师给拉开了,但是何老师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蒋辉给拉开,蒋辉的眼睛红红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仿佛就像是非要杀了张英朋似的,这一点也的确是这样的,蒋辉当时的心里什么都没有想,只有一句话能形容蒋辉所想的,那就是打死这个王八蛋。

而倒在地上的张英朋,则是血流满面,鼻子流出的血水都搞了蒋辉一裤子,鼻梁也给顶的凹了进去,眼皮上也给顶的开了两个口子,满脸的都是血渍,人已经晕死了过去,几个二班的同学马上围了过来,当时的情境真的把这些人给吓坏了,平时打起架来都个个是好手,但是一但是见了血,那就不一样了,打打架和打出血决对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再者说了刚才蒋辉的表情也把他们给吓了一跳。蒋辉也是在事后冷静下来才感觉到自己的漆盖痛得不得了,那是顶张英朋时给顶的,他自己也受了伤。

老校长一看到是这种情况也吓坏了,马上组织人手把张英朋给送到了医院,另一面让人通知双方的家长,好来商量一下怎么办,其实还能怎么办呢,无非就是看张英朋的伤情赔钱看病再道歉罢了,张英朋的老子和蒋辉的老子两个人都认得,张英朋的老子是新近才提起来的县公安局的副局长,而蒋辉的老子则是县检查院的反贪局局长,这两个人还是当年79年第一次对越自卫反击战的中的战友,都在一个团,后来部队撤回国内,上面组织他们这些人进了教导队,后来都提成了军官,但是没有几年呢就都转业回到了地方,主要的原因还是家属的问题,因为常年的在外带兵,家里的事情都照顾不到,而张英朋和蒋辉也是相继的出世了,家里的事情太多,就只好转业回到了地方工作,当然也混的是不错,一个公安局副局长一个反贪局局长,只是这两个小子还不知道父辈们的这些关系,因为两个人的工作都很忙,所以这些年的交情也就没有走着。

不一会儿的功夫呢,张英朋的父亲张保国就来了,而蒋辉的父亲蒋跃进也来了,当然事情很快的就得到了解决,蒋跃进负责医药费和住院费,而张保国则是决对的不答应,最后还是老校长出面张保国才同意。小孩子嘛,不懂事情,打架正常,只是下手重了点儿,不过一看就是我们这些从战场上下的人的种,这是张保国的原话。

蒋辉吓得根本就没有回家,晚上10:00多了还在小树林转悠,跟着他的胖子王亮,正在抽着蒋辉从家里偷出来的阿S玛,“我说辉哥,这样也不是办法啊!要是咱们两个再不回家,家里人非得疯了不可。”王亮有点着急家里了,因为9:00下晚自习,而现在都10:00多了。

“你小子要是想回家你小子自己回去,我不回。”蒋辉坐在一棵歪脖子树上说道,他的身上尤其是裤子上都还有张英朋的血渍,在月光下很是碜人。

“胡说,要是你不走,我走了那多不够朋友,我不走。”王亮说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到了十一点多。

“王亮王亮!”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王亮一点就应声道,“我在这里!”

来人是王亮的老子,王亮的父亲也是在反贪局上班,和蒋辉的家住在一起,只是一个前后院的距离。

“他妈的!你个小兔仔子,这么晚了不回家在这里抽得什么鸟风啊,你妈都急死了,快点跟老子回家!”王亮的父亲说道,正在这时他也看到了在一边的蒋辉,“我说小辉你怎么不回家啊!都十一点多了,你不怕家里人担心啊!刚才我还看到蒋局长在街上找你呢。怎么还不快回家。”

说到这里蒋辉才感觉到自己犯了错,还牵连着家里跟着担心这事做的的确是不对,自己为了逃一顿打,也连累着人家王亮家里也跟着找,实在是有点心里愧得慌,经王亮的父亲一说决定回家,别管老爷子打会打得他成什么样子了,反正这一顿胖揍是躲不过去了,要不就永远不要回家。

蒋辉小心的推开了家里的大门,小心谨慎的向屋子里走去,除了父母房里的灯还亮着其他房间的灯都熄了,蒋辉要先从姐姐的房间的门口走过才能走到自己的小屋中去,正在这时。

“给我滚进来,你以为老子听不到你开门声音吗!”蒋跃进低声的说道,毕竟现在是半夜了,又是在家属院,你太大声了影响邻居的休息。

蒋辉听到父亲的声音乘乘的就进了父母的房间,母亲没有在家,看来应当是还在外面找他,他看了一眼父亲的表情,很平常但是从父亲的眼中他看到有一丝的怒意,以往只要蒋辉一调皮捣蛋了,那父亲蒋跃进是手下决不留情,一下手就是狠的,蒋辉七岁那一年,由于扔砖头把教室办室的玻璃给砸坏了三块,而让父亲蒋跃进把蒋辉给吊起来打,母亲无论如何去求就是不放,眼看着蒋辉就要给打死了,可是蒋跃进还是没有一点停下手来的意思,幸好蒋辉的爷爷及时的赶到,上来就把儿子给一顿好打,这才解救出了奄奄一息的蒋辉。这一回出了那么大的事情,真不知道父亲蒋跃进会如何处理他,当然蒋辉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你怎么能下那么重的手,把人家都打成什么样了,你知道吗?”蒋跃进很平静的说道。

听这话蒋辉还倒是有点吃惊了,我的妈啊!以往要是这事父亲早就上来一顿胖揍了,可是今天不但没有打,连嘴里的脏字也没有了,说话还是那种平静的语气,蒋辉还真得有点不习惯呢。

“爸爸我错了。”蒋辉低下了自己的头。

“唉!儿子也大了,但是你小子以后注意不要动不动就动手,你把人家打得现在还在医院呢,你就这样的不管了,你小子还是不是个男人。”这就是蒋跃进,早就把自己才14岁的儿子给当成男人看了。“你小子记住,以后自己事情自己管,不能逃避,更不能推托,要不你就不是我儿子。”

“爸爸,我知道了。”蒋跃进一下子对蒋辉那么好,蒋辉还真有点不适应,但是一颗眼泪从蒋辉的眼中流了出来。

“走吧!现在和我去找你妈,你妈还有你姐都在外面找你呢。等明天我们一起到医院去看一看你那个还躺着的同学。”蒋跃进说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