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日映血 第五章 筑垒鏖战 第一百零七节 周吴用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877/




在昆明事件发生以后,康熙为了鼓舞士气把事情全揽在了清军的名下,为此吴三桂对满清恨的是咬牙切齿的,双方在战场上更是抵死拼杀。原本江西战局对吴军有利,只是由于前方将领心生嫌隙而气走了高大节,前锋换上了胡国柱手下的副将韩大任。这韩大任志大才疏,不到一个月就丢了袁州,不得已率兵退守吉安。满清这边由扬威大将军简亲王喇布率四万人马将吉安围住,韩大任急忙派人向湖南求救,夏国相虽是埋怨韩大任无用,不得已只得派马宝率一万人马前去营救。等到了吉安城外,远远看去城下清军营帐层层密密,把个吉安城围的严实,再看城上守军却是稀疏的很。马宝遥看城里安静,以为韩大任已投降清军,就首先向清军营中打起炮来。清军见有人来攻,也连忙集结人马杀将过来。只是城里始终没有动静,马宝心想这韩大任果然降了,不得已只得杀退清兵后率部逃回了湖南。

城里的韩大任与清军苦战多时,众人日夜职守,个个累的疲惫不堪,大家都是盼着援兵早日来到。这一天听到清军营中炮响,清兵熙熙攘攘乱作一团,有人向韩大任报告说援兵到了。韩大任疑是清兵的诱敌之策,命众人不要盲动,听听喊杀声渐渐远去,派人去问过才知确是马宝率援兵来过,这才懊悔莫及。众人商议也无甚良策,只得连夜开了城门,弃城而去。喇布白日里已被马宝杀了一通,现在又见城里敌兵出战,以为要来劫营,忙领众将严防死守,任由韩大任从容而去。也是喇布与韩大任两人是半斤对八两一个蠢材一个窝囊,韩大任逃得了一时的性命,而喇布也算平定了江西地方,湖南东面的门户洞开了。


自从王辅臣降清后,吴三桂就把战略重点转向湖南、江西、广西和广东,试图打通云贵与南方战区的联系,所以湖南对湖北方向上的兵力减弱了不少。清大将军贝勒勒尔锦看准时机,集中兵力与吴军决战。先是清军过江与吴军激战于太平口,几经易手后终被清军占领。后两军又战于岳州,数月后岳州被清军攻下,湖南北面防线洞开。


康熙十五年九月以后,南方战局也出现波折,先是吴三桂遣世孙吴世琮和马宝犯广西、广东,迫平南王尚之信投降。后吴军在广东与清将军莽依图激战多时,不胜而还。王辅臣投降清廷后,尚之信再次向满清投降。广西将军孙延龄先随吴三桂造反,今见周吴势蹩也是心生贰意,这孙延龄央其老婆郡主孔四贞前往清营说项,恰好清广西巡抚傅宏烈也有招降孙延龄之意,双方正是一拍即和。谁知事有不机,吴三桂得知了此事,逐派吴世琮和马宝前往广西杀了孙延龄,广西一时暂无战事。后吴世琮用广西提督马雄诈降,诱杀满清广西巡抚傅宏烈。傅宏烈本乃康熙亲信,在平藩作战中屡立战功,深得康熙赏识。康熙得知傅宏烈战死,立即调集江西、广东大兵围攻广西,不数月清军击杀吴世琮,驱走胡国柱、马宝,广西被清军所占。接着,清军由江西、广西向湖南进攻,接连攻下永兴、茶陵、宜章、郴州等十几座城池,特别是永兴城离吴三桂在湖南的巢穴衡州仅百十里地,湖南局势岌岌可危。而此时昆明事件的影响渐渐显现出来,吴军军需供应严重不足,粮食、兵器弹药奇缺。云南方面已拿不出银两和其他物质补给。而四川方面也以川陕战事需求甚多为由减少了向湖南的物质供应。吴军因疾病、饥饿而逃逸、投降者日众,士气低落,战斗力急剧下降。


为解致命之危,胡国柱、马宝率近八万吴军围攻永兴。那战况十分激烈,几次吴军都已杀入城中,清军又反攻回来。清军数度派援军前来相救,其中有一次由满清都统伊布里和副都统哈克山领两万人马前来相救,原本想扎营城外与城里摇相呼应,谁知马宝领重兵前来围攻清军城外大营。清军远师偏劳,大营扎的不够稳固。再看吴军上下抖擞精神,为那昆明之事,个个将清军恨的咬牙切齿。这时清军大意,吴军占优,只见那马宝在前,韩大任在后。一声炮响,四五万人吴军一齐杀出。清军一个不防竟被突入营中,天色微暗之中,只见吴军蜂拥而上,横冲直撞。而清军见敌兵突然近前,都有些手足无措,只见那兵刃闪起一溜溜的寒光,悍厉的砍劈向那些慌乱逃窜的清军,清军的残叫声、呖嚎声,吴军的喊杀声,健马的嘶鸣声响彻四方。


一时间,吴军刀枪齐上,链锤齐飞。清军着刀就倒,遇锤而碎。清军在一阵慌乱之后渐渐反应过来,有人开始抵抗,有人开始吆喝集合队伍,刀枪碰撞声开始多了起来。不断有人哀叫着倒下,也不断有人突进、喊杀、对阵、撕砍。在那军营里双方绞杀在一起,劈劈啪啪、左砍右劈,吴军究竟人多,加之战之多时,并未占的多少便宜,此时有些优势,个个竟像疯虎一般勇劈猛杀。而伊布里和哈克山所率清军是新军刚到,原本作战就无甚经验,加上两位统领又都是有勇无谋之辈,如今遇到这等杀神,竟是只有抵挡之想,毫无还手之念。直杀了三个多时辰,两万多清军竟被屠戮干净,就连都统伊布里和副都统哈克山也都战死了。永兴守将硕岱见城外大营被吴军围杀,立即率大队人马前往救援,结果被胡国柱率部截住拼杀,双方战了多时,各不相让。这边激战之时,那里眼睁睁看着清军被杀个干净,硕岱无奈的率部退回城里。永兴一战是吴三桂所部为数不多的全歼清军的战役,这也是清军在平藩战争后期最大的一次失败。失败使清军上下也是同仇敌忾,打起精神与吴军恶斗起来。后来由陕甘转战而来的征南将军穆占率五万精骑前来援救,清军的颓势方才得以缓解。湖南东南各郡的丢失使吴军如坐针毡,特别是永兴被清军占据,就似那骨刺咽喉一般使吴军有了窒息之感了。清廷也知道永兴重要,虽是遭到了重大损失,但却激起更大的斗志。双方连绵苦战,吴军首先吃不消了,粮秣军需跟不上了,加上吴三桂为自己的力量日间萎缩而气愤不过,镇日为重振周吴殚精竭虑、思虑万千,以至于病情日渐沉重。不得已夏国相只得将胡国柱召回候变。


吴军后退,清军立即四围而上,吴军上下都紧绷弓弦,准备恶战一场。只是吴三桂已病入膏肓,看看时日不多了,大家也是无心作战。正在周吴上下焦急万分之时,从西北传来消息,四川方面出现一股新的反清力量,他们会同王屏藩所部在短时间内就将攻入四川的王进宝、赵良栋近十万清军全歼。现在这股反清力量已杀入陕西,正在汉中与清军激战。吴三桂闻得此消息心中欣喜,病也好了许多,忙派人前去探听消息。过了几日,有人送来百姓党的《告全国同胞书》,吴三桂研判多时,书中话说的很直白,可总觉得里面的话处处与己为敌,先有百姓党要当全国反清的领袖,又有要为穷人百姓翻身出力,这不是几十年前闯贼余孽作怪吗!吴三桂一时心中苦涩,再看《告全国同胞书》下面的签名更是气结,没想到竟是丁勉那个毛孩子在作怪。吴三桂思前想后考虑了多日,最后决定让人去与丁勉交涉,让他立即派人前来湖南相助。


可这时满清朝廷方面也派人送来了朝廷的劝降信,信中说昆明事件并非朝廷所为,并以四川红军在川陕大量使用的炸弹、手榴弹为证,说明朝廷方面根本没有这种火器。再说要用几万人远途而动、偷袭昆明也不可能,因而昆明事件乃丁勉所为。信中还说只要吴三桂率部投降,朝廷将不计前嫌,如若吴三桂能协助朝廷剿灭红匪乱贼,朝廷仍将吴军上下将佐一律官复原职,立功者还要封官进爵,吴三桂仍可任平西王,总领云贵军政事务。


吴三桂接到朝廷的纳降信后,对信中说的昆明事件的真象也疑惑起来,随着西北战局的不断发展,吴三桂对丁勉越发怀疑起来。后来红军消灭了西北清军主力以后,吴三桂了解到红军部队的兵器装备情况,联想当初丁勉给自己制造运送的兵器状况,想起丁勉在自己面前的所作所为。吴三桂认识到丁勉完全是一个阴险的小人,特别是在细细研判昆明事件真象后,更觉得此事定是丁勉的红军所为。他心道:未料想整日猎鹰,到头来竟被支雏啄瞎了眼。也正是由于红军的釜底抽薪才使的吴军在后期与清军的战斗中元气大伤,每每想到这里吴三桂心里不禁把丁勉的祖宗八代都问候了个遍,整天气淤胸堵,茶饭不思,以至于再次罹病在床。


正在这时吴三桂又收到丁勉的来信,丁勉在信中例说红军胜利之势皆是在湖南王爷与清军血战所助。红军正在西北与清军大战,红军愿与周吴合力共同力抵满清。若是王爷同意,双方可结为反清同盟,红军可将自己手中所有兵器火力支援周吴;若王爷确有需要,红军还可派出得力之师前往湖南参战。丁勉在信中指出,满人诡诈,眼下受困西北,他们必然另使阴着。望吴王莫受满人挑唆,做那亲痛仇快之举。


吴三桂见丁勉如此言语,心中愈发认定红军是昆明事件的罪魁祸首。他在病榻上把手下心腹大员召集在一起,他将朝廷的劝降信和丁勉来信告示众人,并把自己怀疑红军参与了昆明事件也对众人说了,他让众人各抒己见,大家商议眼下吴军如何应对危局。


众人看了朝廷的诏书也颇感意外,因为前些年吴三桂几次提出议和都被拒绝。而此时吴军已到了绝境,朝廷竟提出招安之意。细想起来无非是因为红军在四川取得大胜,康熙要尽全力对付四川的叛乱所至。再想到四川的红军竟是昆明事件的主事者,大家都惊的是目瞪口呆,大多数人是不相信就四川的那弹丸之地竟能有如此强势,竟能打下昆明城。他们知道前几年四川方面给吴军送过许多武器、给养,在他们眼里四川是自己的地盘,四川也没有什么很强大的军队,没想到四川人竟敢偷袭昆明。众人又想到近段时间由于没有军需粮秣供应,吴军在和清军的战斗中遭到了沉重打击,因为缺吃少穿吴军已到了崩溃的边缘,眼下实是无力再战。可朝廷所说红军武器弹药精良,他们能很快攻下昆明也似是不虚。众人都道这班红匪实在是太可恶了,在吴军与朝廷大战之机背地里暗下毒手,其阴损狠辣实则是闻所未闻,眼下吴军的困境确都拜红军偷袭昆明所赐。可让立即向满清投降,大家还是各有打算。先是吴三桂帐下一等参议、大学士方光琛首先说道:“王爷,臣依旧是原先的主意。早日受了朝廷招安,就会多给王爷留下一些他日再争天下的根基。若以远近利害来分,朝廷那里现在需要王爷帮他们剿灭反逆,眼下不会对我大周不利。可匪党那里必是与王爷势同水火,想那丁勉阴险狡诈,想那李闯巨匪袁宗第滔天大罪,王爷岂能与他为伍?何况朝廷以全国之力清剿逆贼,理当不费吹灰之力。如若王爷能在灭贼上树功,恐想朝廷也会论功行事,王爷也能保下万年根基矣。”方光琛已在吴三桂面前鼓噪多时,一副投降嘴脸让吴三桂很是心烦。只是他说的也尽是实情,吴三桂也不好说他什么。


吴三桂的女婿和心腹胡国柱接着说道:“王爷,臣以为应速速应了朝廷的招安,一来我军确是不能再战,再打下去怕是王爷这点家当都要折在这里了;二来想那丁勉狼子野心,竟然暗地里下此毒手,此仇必得先报了才是。至于满清朝廷那里,臣以为先虚与委蛇一番,挣的些钱粮财物以后,我大军回到云贵休整养息一段再做打算。”


吴三桂的另一个女婿,周吴的宰相夏国相说道:“王爷,眼下就就径直受那朝廷招安有些操之过急了。想那满清鞑子凶狡异常,他定是现在遇到强敌,想先拢住我等阵脚,待到剿了四川之乱以后定会再来算计我等;再者昆明被陷恐也多有疑惑,只怕是朝廷伎俩也未可知。故臣以为此时应先稳住朝廷,派人入川探听消息,若确是有些不妥之处再与朝廷议和不迟。”


吴三桂闻言有些不悦,他接口道:“昆明之事必是丁勉所为。当时都是奇怪,王府城墙怎会轻易被炸开?若是清军所为,那我们现在哪个城池还能保的住?可前后都没见到清军用过什么破城利器。再说城破前后竟都不见大队人马行动,这岂不是丁勉小贼所为还能有谁?反观四川的红军在川陕与清军的战斗中,倒是屡屡使用强力炸药攻城,因之说红军乃是昆明事件的主谋定是不假!”


众人原本不知吴三桂的态度,这听他一说也都有了主意,多数人顺应吴三桂的意思,主张接受朝廷的招降。这样吴三桂率部于康熙十六年六月向朝廷投降。同月吴三桂底气一松也去见了阎王,世孙吴世蟠接任平西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