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风者 第二章 机会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6/


战斗结束,“死”的“没死”的都凑到院子里,谈谈心得,照相留念。这时,枪战城里负责裁判工作的员工也送来了一张成绩单。

“嚯,兄弟,你干掉了五个,厉害啊!”迷彩头巾看了一眼成绩单,对尧丰说。

“不好意思,让你们被压了好一阵。没找到对方的狙击手,我还真没法有效地支援你们。”尧丰笑笑。

“嗨,没事!要不是你出的主意,我们也不能这么痛快地赢。”迷彩头巾摆摆手。“没想到你还真有两下子,迂回进攻,我怎么就没想到?哎,你当过兵吧?看样子一定当过。”

“那个狙击手在哪?”还没等尧丰回答,一个清亮的女声传了过来。尧丰循声看去,一个戴着墨镜的人从别墅里出来,看到尧丰提着狙击步枪便径直走到他跟前。“你就是那个狙击手?”

尧丰点点头。

那人取下头盔,一头长发撒到肩上,看来还真是个女的。大墨镜盯着尧丰看了一会:“你好厉害啊,我找了半天都找不到你。”

尧丰听不出这话是夸奖还是责怪,无奈只好指了指头盔上的伪装。

“哦——扇形伪装是么?那为什么我两次瞄准你,都被你闪开了?”

两次?尧丰想了想,应该是迷彩头巾喊自己的一次和自己干掉两个机枪手后本能地转移那次。听对方的语气,估计她是很不高兴,自己还是不要说什么的好。尧丰把指着头盔的手往下移了移,指指太阳穴,意思是靠反应。

“那是我没脑子了?哼!”女孩生气了,一撇脸,转身走开了。

“我……”尧丰一看对方误会了,想解释,却看人家已经走远了,只好对旁边面面相觑的其他人说:“我没那个意思啊。”

“没事,兄弟,”猎人帽走过来,拍着尧丰的肩膀有点像忍笑的样子说:“我们的云姑娘今天第一次被剔了光头,郁闷着呢。她小孩脾气,一会就好。”

尧丰苦笑着摇摇头,随便问道:“你们是一起的?以前都认识?”

“是啊,我们都是军事发烧友,在网上一个论坛上认识的。后来我们约着聚过几次会,一起来这玩过几次。兄弟,你的战术意识不错嘛。一会我们去聚餐,一起吧,好好聊聊。”猎人帽很大方地邀请道。

“不了,谢谢,晚上还有事。”尧丰可不想刚见面就跟人家去吃饭,感觉有点不明不白。

“不会是生我们云姑娘的气了吧?”眯彩头巾问。

“哪会呢,真的有事。”尧丰笑着道。

“那成,下次吧,我们几乎每个月都来玩一次,以后有机会。”猎人帽见尧丰一再推辞,也不勉为其难。

“哦,对了,你们那个论坛的网址能给我么?我有空去看看。”尧丰想了想,说。

********

“吧嗒!”一叠图纸被扔在尧丰的办公桌上。他抬起头,看见田浩那一脸的无奈。

“咋了?”

“还咋了?得亏我学过制图,这么低级的错误你都没看出来?这要是我什么也不懂,直接发给客户,刘总还不切了你?”田浩说。

“至于么?杀人是要偿命的。”尧丰故意开着玩笑说。

“靠,你还有心开玩笑?你知道我跑这个项目有多费心?刘总对这个项目有多上心?就算老总抬举你,你也不能这么干吧?”田浩听尧丰还那么不知愁,有点来气了。

“好啦,哪地方错了?”尧丰笑笑,看起了图纸。

“这,主尺寸,好家伙,一米二,人家的测量槽拢共才一米宽,你想把它拱翻啊?”田浩看了图纸,气就更不打一处来。“说吧,你哪个小弟整的?叫来好好训训。”

尧丰看了看尺寸标注,很愧疚地看着田浩:“不好意思,这部分是我搞的。”

“我靠,你,你……”田浩指着尧丰的鼻子,却说不出话来。最后他没话找话地说:“给根烟。”

“办公室里不准抽烟。”尧丰虽这么说,还是把烟掏了出来。

“少他妈扯淡。”田浩点上烟,狠抽了几口,渐渐把情绪放缓。“我说,哥们,我亲哥哥,你最近怎么了?不是写错数据,就是定错材料,甚至汇总后零件都能少几个。你到底怎么了?咱可一个学校出来的,别把我不当兄弟;有什么难事你就开口。”

“我有什么难事?”

“还装?难不成你真的是当了官了,尾巴就翘天上了?”

“我真的没事,就是一时马虎了点。”

“马虎?哈,你当小弟时我怎么就没见过你马虎?”田浩想了想,更加缓和了自己的语气。“是不是生我气了?我的错,我不该喝完酒就口无遮拦,我不该问你的身世;但我真的不知道你的父母已经……”

“我都说过了,”尧丰淡然一笑。“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没关系。”

“那你帮我把图纸改了,重打一份。”田浩说。说实话,他现在很受不了尧丰的那种淡然,仿佛什么事都跟他没有关系一样。幼时丧父丧母,这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打击,而且很有可能是一辈子的阴影。自从一个月前的一次喝酒,田浩问过尧丰身世之后,这家伙就总爱在工作上犯点错误,而且还都是田浩经手的项目——按宫健峰的话,尧丰这哥们跟丢了魂似的。所以,田浩总觉得尧丰的失态跟自己有关,而且对方越是对这事表现得淡然,田浩越认为是自己伤了这个朋友的心。

随着打印机吭吭哧哧的声音,一张张修改后的图纸从出纸口里被吐了出来。“哦了,这回没问题了。”

田浩默默收好图纸,卷成卷,走到门口。忽然他转过身:“搬过来跟我们一起住吧,也好有个照应。”

尧丰听后笑了笑,“我可不想当电灯泡,听说晓蕊时不时地去你那住。”

“狗屁,又没让你睡我那屋,眼睛那屋还有张空床呢。”

“免了吧,我现在住得挺好;如果不舒服了,再找你说。”

“行,我记着你这句话,”田浩说。“别硬挺着兄弟,在招聘的时候我就把你当兄弟了。”

“我没那么脆弱,行了吧,赶快滚,我这还有活呢。”

田浩没再说话,苦笑着离开了。

办公室里没人了,尧丰往老板椅里一堆,叹了口气。他不想骗田浩,这哥们确实很够意思;可自己的真实想法,他就算说出来,想必对方也不会理解。父母的事的确过了很多年,现在的尧丰已经长大了,不会像小时候一想起父母就会有哭的冲动;虽然偶尔也会在心里“吱儿”地疼那么一两下,可尧丰自己清楚,他最近总犯错误并不是因为这个;而是……他想钓鱼。最近,他满脑子都想着钓鱼,钓大鱼,要不是为了钓鱼,他来D市干屁啊?

钓鱼,钓鱼,尧丰觉得眼前的电脑屏幕上都是鱼!靠!屏保了!

晃晃鼠标,电脑恢复到工作状态。干活,可不想看到半大小子拿刀冲自己来的样子,会做噩梦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