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今天遇了两位10来岁的小朋友。两个家伙都有些调皮,叽叽喳喳讲着这几个月没见各自的事情。讲前天在哪里摸了一个大石龟,摸一下可以活100年,一个摸了30下,一个摸了40下!着实有些贪心!可是小草儿一样的年纪,整天生活在阳光雨露中,自然是3000年活得,4000年也能活得。

长大以后,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前一段和一个朋友相处了一段时间。这家伙讲自己肺不好,小时候好像冻坏了。什么办法解决呢?抽烟!或者这样的刺激一下,麻木了就没感觉了?按照他的思想,活50岁也是活,100岁也是活,就50、60就沙扬娜拉了吧!倒也洒脱。

今晚不知怎么,心口有些隐隐做疼。这是很久没有的感觉了。是不是听了那个阴暗的《黑色星期天》起了作用?悲切切哭啼啼深夜的歌声啊……

不管怎样,总得走吧。总想起杰克*伦敦的一句话,人生就是一队浩浩荡荡走向死亡的队伍。这不是悲观的。

走着证明自己还活着,痛苦表明自己还有感知。

受伤告诉我曾经健康,并有痊愈的可能。

有时甚至想,让病痛和生活更残酷吧,尽管我在这些残酷中瑟瑟发抖、不知所措。

不知道黑夜的黄莺怎么度过,巢破了卵碎了爱侣带血的羽毛搭在枝叶上。

有没有听到,钢丝一样的声音渐渐悬在天际,你听得会耳膜发颤,泪洒黄尘。可是你在黎明的泥泞上任然会看到它的爪印,寻觅着枯枝毛发重建家园。

行走的爪印。生命的痕迹。

到终结的那一天,看着眼缝里最后一抹浅白的天色,呼出最后一口气还给自然,并用微笑作别。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