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山茶花 第二章 新兵连的军军旅生活 第三节 新兵连(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


分好了兵,由老兵班长带走向了兵楼,这位老兵班长叫刘飞,二级士官军衔,是一个SX人,个子不高,胖乎乎的,就这样由刘飞把蒋辉还有其他的一个兵领进了兵楼,和蒋辉在一起的那一个新兵竟然是李乐这个鼻涕虫,刚才马洪在训话的时候,还真把他给吓坏了,但是幸好李乐没有又哭,看来以后没事儿就哄孩子吧,蒋辉一看,和他分到这个班里的人只有一个李乐,唉不是一个班十几个人吗?怎么就我们两个啊!加上班长刘飞,才三个人,蒋辉正纳闷呢,就走到了宿舍的屋门口,一进门,好家伙,已经有好几个人了,原来这些都是比蒋辉、李乐早到的兵,这些人有得正在洗衣服,有的正在床上爬着睡小觉,没有一点兵的样子,看到刘飞进来,当即就都洋洋的站了起来。

“这是你们新来的战友,SD来的,你去给新战友打两盆洗脸水来。”刘飞指着一个站起来最慢的家伙说道。

这个人没说话就拿起脸盆来走了出去,没一会儿的功夫呢就打来了两盆洗脸水,当然是跑了两趟,这时一个戴一级士官军衔的人进来对刘飞说“老刘,快点儿,你是不是忘记了开会啊!”

“噢!差一点忘记了,老李你先去,我安排一下就走。”刘飞一拍自己的脑袋说道。

“你们的洗脸盆和饭缸都由你们的副班长领出来了,他有事出去了,一会就回来,我出去一下,你们认识一下。”刘飞对着蒋辉和李乐说道。

当然,在刘飞走后,那些人都又懒洋洋的趟到了床上,蒋辉住的是上铺,而李乐就在他的下铺,由于副班长没有回来,他们就坐在了硬硬的床板上,蒋辉就和一另一个新兵说上了话,可是这个新兵一张嘴竟然是一股子南方味,长那么大了蒋辉还真没听过南方话,都是家乡的方言,就算是在火车上那些也都是一个市里的新兵,但是蒋辉还是把他的大概意思给搞明白了,他叫李长全,是SC人,一句一个撒的,还有几个是HN来的兵,加上班长刘飞和副班长程雪青,都有五个省的了,有SD的,有SX的,还是SC的,还有HN的,副班长程雪青是JL的,真是五湖四海啊!

这时,一个戴着一级士官军衔的人走进了宿舍,这是一个比较瘦的人,个子有一米八几,但是一看就很精神,这就是他们的副班长程雪青,他刚才出去是给他新认识的女友朋寄信去了,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同乡在路上聊了几句,回来才晚的。

“你们就是新来的两个SD兵。”程雪青问道。

蒋辉点了一点头,而李乐,则是低下了他的头,程雪青带着他们到一旁的库里把被子和内衣新的作训服都给领了回来,然后,回到了宿舍,程雪青安排几个早来的四川兵,帮着这两个人收拾东西和铺床,然后刘飞就回来了,一回来就向程雪青发了难。

“你小子跑到那里去了,你知道不知道,连长开会的事儿?!”刘飞守着全体新兵的面对着程雪青利声问道。

“我出去寄了一封信,遇到一个老乡说了一会儿话,没想到就回来晚了,这事我不知道啊。”程雪青解释道,一脸的茫然。

“昨天就通知你了,你小子别装。”其实,还真是刘飞忘记了昨天给程雪青通知,这是新兵连里的规定,一般来说,新兵连是一个临时的组织连队,中坚力量是一些资深的军官和士官,他们都是由各个连队中选出来的,一般都是由团长选的,一但新兵连的三个月训练结束,新兵们下了连,这些人就各回各的连队,这新兵连也随之就解散了,一个新兵班里都是十几个人,正副班长一般都是由士官担任,也有上等兵的两年兵,但是此类的情况不多,昨天,通知说第二天SD的新兵就到了,所有的新兵全部报到,连长马洪说新兵到齐后,所有的教官开一个碰头会,但是他昨天看小说看得都迷了把这事儿给忘记了,最近他迷上了科幻小说,一部描写未来的小说叫做《千年QQ》,今天开会要不是隔壁班的李成班长叫他一声,他也忘记了这个事,今天在会上马洪见到有一个新兵班长没有到,就问指导员孔建军是不是有人请假,指导员说没有啊,于是马洪就问十七班的班长刘飞,刘飞本身就忘记了自己开会的事,那里管得了程雪青的事啊,就说给他说了,可能是程雪青忘记了,于是马洪就把四排的排长张洪生还有刘飞给“妈了个B的”骂了个N边,所以,为了把这件事情对自己的影响给降到最低的程度,刘飞就把自己的责任给推了一个一干二净,全都成了程雪青的责任了。程雪青还纳闷呢,一脸的茫然。但是面对班长的斥责,还守着一帮子新兵也没有好发作,毕竟班长与副班长不和这一点在战士面前不好,那就更不要说吵架了,可是程雪青明明记得昨天刘飞没有告诉他这一件事情。

说着这话,就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所有的新兵排着队走近了食堂,老兵们早就到了,但是就是没有开饭,主要还是为了等新兵,今天的伙食不错嘛!四个菜一个汤,这是这个团的规矩,新兵报到时还有过年过节都是这个标准,平时都是一个菜一个汤,用自己的饭缸打着自己吃,按规定吃饭前先唱一支歌,新兵没学呢,光老兵唱,先是一首《我是一个兵》,然后又是《当兵的人》,最后营长宣布开饭,一时之间就只听到筷子与碗还有盘子的碰撞声,没有一个说话的,老兵是一个劲的向嘴里塞,而新兵则是慢慢的吃着,蒋辉呢吃东西的确不慢,因为从小就是这个样子,当过兵的蒋跃进,一到吃饭时就像一个土匪,只向嘴里塞,看的多了,蒋辉也养成了吃饭快的习惯,其实吃饭这么快对胃不好,不好消化,而部队中也有吃饭半个小时的规定,但是在基层部队则不是这么看的,尢其是一些基层的军官,吃饭很快,这些都是老部队传下的来不成文的规定,试想一下,别人都吃完了走了,若大一个食堂只剩你一个人还在那儿吃饭,你还能吃得下去吗?当然不会,中国人历来就有随大溜的习惯,你要是吃的慢,没准回到班里班长可能还会在班务会中点名批评你呢,说你给XX班抹了黑,还是吃快一点吧。

刘飞飞快的吃着饭,这时马洪从他们这桌的桌边走过刘飞和李乐还有程雪青、蒋辉还有其他的几个新兵坐在了一个桌上,刘飞看了一眼马洪过来了,马上从桌上的一盘西红柿炒鸡蛋中夹起了一块个挺大块的鸡蛋,这一块鸡蛋一看就是炊事班的炊爷们没有炒好,上面还有鸡蛋皮呢,刘飞放到了李乐的碗中,“吃鸡,,蛋。”因为他的嘴里此时已经塞满了食物,说话都有点不利所了,程雪青看了一眼,他很清楚,刘飞要想在马洪的面前表现出一付关心爱护新战士的样子,好表现自己,这种事儿很平常。

“我不吃鸡蛋,这上面还有一块鸡蛋皮呢。”李乐说了这么一句话,刘飞一听征了,一股无明之火燃起,但是他没有发作,发什么作啊,有马洪在一边呢,马洪看到这一切,脸上浮起了微笑,意思好像是在说怎么样热脸贴到人家的冷屁股上了吧,本来刘飞就是想好好的表现一下,没想到遇上了一个这么不识趣的主儿,只好把那块有鸡蛋皮的炒鸡蛋送到了自己的嘴里,那块鸡蛋皮一下子就被他的牙给咬碎了,那嘴里的感觉真是一个字“爽!”干吃鸡蛋皮。

蒋辉感觉新兵连的伙食还不错,但是他想错了,新兵连的伙食,只有这一顿还差不多,等第二天就差远了去了,吃馒头和老咸菜,可那馒头做得也太那个了,这么说吧,你拿起一个从锅里刚蒸好的馒头,用力向墙上一扔,劲也不用多大了,决对的馒头能贴在墙上,也就是说根本就不熟,别看就这样的馒头,新兵们吃的可香了,有得还偷偷的放在自己的口袋中,晚了再拿出来在被窝子里吃,饿啊!相信当过兵的同志都有过偷馒头的经历吧,有时班长副班长看到了也不大管,都是新兵过的来,何苦为难人家。

当过兵朋友都知道新兵连的第一天还行,修整,没什么事儿,可是到了第二天就完全变了,从吃到训练都变了一个样,那时心理素质差的还真的受不了,哭是小事,还有受不了当了逃兵的,这种事在部队中也有很多,尢其是十五六岁的少年,蒋辉也想家。不想家才怪呢。此时,他正是被窝中想妈妈呢,眼泪流了下来,但是他没有一点儿的声音,可是下铺的李乐就不同了,这个小家伙,从吃完饭回来,就一直在想家,平时家里都不做鸡蛋的,他不吃鸡蛋,家里也不做,但是今天倒好,班长就给他夹了一块鸡蛋,还有一块鸡蛋皮,本身就够委屈的了再加上想家,回到宿舍后,刘飞因为今天在食堂不给他面子,当时守着马洪呢,不好发作,回来了守着新战士和程雪青呢,也不好说什么,就用那个牛蛋似的两只眼睛瞪着李乐,骄生惯养的李乐当然没见过这种场面,再加上想家的原因,几乎是在刘飞瞪他第一眼起,那睛睛就流泪了,然后啊啊的大哭,他这一哭不要紧,刘飞慌了,要知道马洪和几个新兵连的领导都在这幢兵楼中住着呢,李乐这一哭,对自己的影响可不好,于是马上去劝,但是他越是劝,李乐就越哭的利害,刘飞急得大冬天的一脑门的汗,就差叫李乐爷爷了,程雪青也过来劝,还好一点儿,声音小了,但是还是有哭声。

“咣!”的一声,宿舍的门给一脚跺开了,来人正是新兵连连长马洪和指导员孔建国,还有几个新兵连的排长,他们是来查铺的,本来是从一排开始的,最后查四排,但是李乐的哭声把他们给带来了。

“刘飞!你搞什么玩意!”马洪用那浓重的东北腔说道。

“新战士想家,我们正劝着呢。”刘飞急忙的解释道,马洪看了一眼刘飞,没有说话。

“你叫李乐,为什么哭?”马洪蹲下了身子关切的问道。

“他他。。。他瞪我,我,,,,”李乐一边哭着一边指着刘飞说。

“好了好了,别哭了,你现在是Z国人民解放军的战士了,老是哭鼻子怎么行呢。”指导员孔建军关切的和李乐说道,并且和李乐聊了起来,看来指导员的政治工作就是了不得,三言两语就把李乐给劝得不哭了。对于这样的兵,刘飞还真没有办法,你说他跟你硬吧,你有办法整他,他自私吧,也有办法整他,独独这个哭,你治不了,除了劝,但是刘飞的嘴没有那么好使。

马洪站起来看了刘飞一眼,低声说道:“你小子给老子出来。”然后就转头出了宿舍。

刘飞跟着马洪出了宿舍,两个人来到了楼下。

“妈了个B!老子不和你费话,要是这小子再哭,明天你就给我做上五百个伏卧撑。”

刘飞都没有敢抬头,一直是低着头挨训,老上级了,马洪是一连的连长,刘飞是一连的老兵,当然连长熊一顿那还不是自然的小菜啊!

就这样一顿胖熊把刘飞给熊得连眼都睁不开。当刘飞回到宿舍时,大部分的人都睡了,只有程雪青没有睡,不为别的!他正是赶他的《检讨书》,因为今天开会缺席的事儿,指导员说了要他写一个深刻的检讨,此时的程雪青正在奋笔疾书,不亏是高中生,写上个因为开会学习的检讨都写了四张信纸,刘飞没有打搅他趟下就睡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