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山茶花 第二章 新兵连的军军旅生活 第二节 入伍当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


第二天一早,蒋跃进就带着蒋辉去了医院,并且当面向张英朋道了歉,张英朋的伤还算是不错,只是有一点脑振荡,鼻梁上的那一块经过整形还能收拾回来,就是眼皮上的那一块伤,直接得就给缝了两针,但是也不明显,张保国也很客气。

夜里10点多,蒋跃进的屋中。

“什么!你不是晕了头了吧,老蒋你可不能那么做,孩子才多大啊!”蒋跃进的爱人王爱林叫道。

“你小点声,孩子们都睡了,我这不是和你商量呢嘛,又不是决定了。”蒋跃进用小声急忙说道。

“小辉才多大啊,十四岁,到了下个月才十五周岁,那么小你就让他去当兵,你不是发晕了吧,你当兵没有当够,还让儿子也去当啊,你也不考虑考虑人家的感受,你自私不自私,呜呜。。。。。。”说着说着,王爱林就哭了起来。

“我这也不是为了孩子着想吗,你看这小子个也越长越大,自己也有了自己的主意,再看他那学习成绩,上一回英语才是18分,你说这还成不成,别说考高中考中专了,就算是和张保国家的那个小子一样留级人家学校都不一定要,你说能让他再这样下去吗?当兵是一条出路,再看他那成天个是惹事生非,这不又把人家给打成了这样,你不让他当兵去,你还让他再这样下去啊!到部队这个大熔炉里炼一炼不错,没准还是一个好兵呢。”蒋跃进沉稳的说道。

“那也不行,他还那么小,你就放得下你的心,我是不同意,你爱怎么样怎么样,我就是不同意。”王爱林哭着说道。

“我说你也不要太武断了好不好,我同意你不同意,我们商量一下子,你怎么就不明白呢。”蒋跃进也有点火了,要不是这一回老婆哭了,他早就急了。

“那就是不行,他才十四岁,到了部队你让他怎么生活,你不要认为每一个人都和你一样是一个兵痴,非得当兵才行,告诉你那个时代早过时了,现在是当不当兵一个样。”王爱林继续哭声着说道。

“胡说八道!老子的儿子不当兵,干什么,还学着那些社会青年成天个惹事生非啊,我看你的立场有问题,现在听说南边的风声很紧,要是他能敢上一仗的话,那才好呢!”蒋跃进一边意淫着一边说道。

“你说什么!南边有事情,这个时候就更加的不能让儿子当兵去了,我们就这么一个男孩子,要是有点什么事,你让我们可怎么活啊,你也不想一想,你打仗没打够是不是,你没够你去打,让儿子去干什么。。。。。。。”王爱林哭声大了。

“放你妈的屁!你这个娘们疯了,反正这事就这么定了,武装部的老李那边我已经说好了,你挡不住,两个月后走新兵蒋辉不去,那就是逃兵,你想让儿子当逃兵!”蒋跃进狠狠的说道,他反正是下了决心的,打从去年冬天征兵时起他就有了想让儿子当兵想法。

王爱林一听这话吓了一跳,没想到报了名了当兵不去会那么的严重,这一下还真把她给吓坏了,但是他不知道蒋辉的名字还没有报呢,如果要是知道的话,那她早就活动起来了,如果要是这样的话,那么蒋辉这一辈子的命运就会改变。

县武装部的政委(一般都是县委常委)老李和蒋跃进是同一个团里的兵,当年在越南的时候他们早就认识,这一回老战友的儿子要当兵,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年纪不到,好说!改!到公安局把户口一改,身份证一办,这些小事对身为反贪局局长的蒋跃进来说那还不是小菜一碟,但是他向来不是损公肥私的人,但是这一回为了儿子能当兵,他是走了后门,他想让儿子帮着他做着那再一次梦回军营的梦,最后向武装部一交,就等着接下来的体检和政审了。

这头蒋跃进和王爱林吵的不可开交,可蒋辉还在梦乡中睡的很是舒服,对此事根本就不知情。至到第二天放学后,蒋跃进给他说起此事时,要他当兵去,他才知道这件事情,当然,他也对此不反对,毕竟老爷子是为他好,当兵也不错,看电影电视上那些先辈们的光辉形像也是很羡慕的,再加上那时《和平年代》的热播,更是把当兵到部队去给升华到了一个很高的位置。

说话之间两个月的时间就到了,在这两个月当中,出了院的张英朋找到了蒋辉,蒋辉还认为是来找他报仇的呢,可是一上来张英朋就伸出了他的那一双手,要和蒋辉握手,而吃惊的蒋辉也是在吃惊之余伸出了自己的手,两个人交谈了很久,也知道了自己的父亲们是从同一个战壕里出来的,张英朋说蒋辉的身手不错,而蒋辉说张英朋的力量大,三说两聊得就成了朋友,最后磕头喝血酒做了把兄弟,没想到本来的一对冤家成了一对朋友,还是把兄弟。

两个月的时间转眼就到了,武装部的体检也很顺利的过去了,验血,验尿,做X光胸部扫描,看身上有没有刀疤刺青之类的东西,最后看有没有包皮,脚丫子是不是弓足,视力如何,蒋辉的视力那是没得说,然后又是嗅觉又是色感什么滴,最有意思的是验便,当时蒋辉刚刚进入验便室,就看到刚出来的人都在不好意思的笑,他自己还纳闷呢,只见一个带着眼睛的女大夫,大约有四十五六岁的样子,让他们到后面的布帘子里去,进去了蒋辉他们三个人,那个女大夫把帘子挑起来一角说“脱裤子!”得!这是什么事啊!蒋辉正犹豫呢,一个来自农村的兵,就把裤子给脱了下来“哎呀你要不要脸,谁让你脱正面啦!只把屁股露出来就行了。”轮到蒋辉时,蒋辉把屁股按着人家的要求一掘,就感到在自己的肛门处凉了一下,还有一个人的手在肛门处游走,我的妈啊!原来人家用一支冰糕棍取了自己的便,然后又检查自己的肛门有没有痔疮,当蒋辉看到冰糕棍的时候,恶心得不得了,从那一后,蒋辉再也没有吃过一支冰棍。

然后就是政审,公安局的人到你的家去查你的底,当然这一点蒋跃进早就搞定了,签了个字人家就做完了,然后就是看一看去那里当兵,其实早有就商量好了,连接兵的干部那里也都打点好了,走的是BJ军区,43988522部队,这是对外的称号,对内就是野战102团,听说是一支王牌主力呢,现在的驻地在BJ的郊区。

临走前的两天晚上,蒋辉的同学和朋友来看他,当然张英朋也来了,蒋跃进给了蒋辉一百元钱,并且从家里搞了一箱子好酒,打发他好好的玩上一玩,蒋辉还虽然不是头一次喝酒,但是那是他头一次喝醉,醉得不行不行的,第二天,头就疼,还是王爱林心疼儿子,给儿子炖了一大锅姜汤,而蒋跃进也是在那一天晚上喝醉得,一些老战友们来祝贺蒋辉成功的入伍,子成父业,当老子的当然没少喝,就在那一天晚上王爱林和蒋辉的姐姐看了两个喝醉的家伙一夜。

第三天一早,蒋辉就和接兵的干部还有十六个同年新兵一起坐上了去市里的汽车,当时身上穿着刚发下来的作训服,绿色的衣服,看起来土不拉几的,而身上胸口的位置还有一朵很大很大的红花,是绢纸做的,蒋跃进和王爱林还有蒋辉的姐姐也都来送他,母亲和姐姐都哭了,蒋辉看到母亲和姐姐哭泣也不由的流下了泪水,而蒋跃进确一点也没有伤感的意思,嘴里还劝着王爱林,别哭了,这是好事儿啊!你看看儿子有多威风,这个多光荣啊!

到了市里坐上了去BJ的火车,然后一路的高歌猛进,火车在经过了九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到达了BJ,长这么大蒋辉还是第一次出远门,竟然还是一个人,虽说有很多的战友,同县城里的十六个兵和自己分在一个团里的竟然有七个之多,当然他也是在后来下了连后才知道的。蒋辉的心里也变得没着没落的,别看个子都有快一米七了,但是实际上的年纪确是刚刚过了十五岁,就实际的心理承受能力而言,还是一个小孩子,尤其是那个和他一起入伍的同城兵,李乐,这小子几乎是一上了火车就在哭,接兵的干部好不费心啊,又是劝又是哄的,他这一哭搞得蒋辉的心里也不舒服,这一车厢的都是新兵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要是你这样人家还不笑话你啊,这个李乐,他的父亲是在县里的县委上班,从小就是一个鼻涕虫,家里就他一个,独生子,那个年代的独生子还有补助金呢,家里一至很宠着他,这也就养成了李乐那种爱哭的性格。

一下了火车,他们就出了火车站,路边有一辆辆墨绿色的军卡停在路边,头一次看到那么多的军车,蒋辉还真有点激动,但是一看周围的那些建筑,蒋辉就又被另外的景色给吸引了过去,因为他长那么大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高的楼,他正数着看起来最高的大楼有多少层呢,就听到接兵的干部在叫“还不赶快上车,要不你小子就得跑着去部队报到了!”此时蒋辉才马上的跑上了军用卡车,接兵的干部也是一把就把他给拉上了车,于是这辆墨绿色的军车就开向了市区,当然这种车都是上面有一个大棚子,蒋辉坐在了车布帘的开口处,蒋辉的头一伸就能看到外面的景物,好多的新兵都伸着脑袋向外看,BJ那一座座的高楼大厦,车水如流,但是仿佛BJ城很大,走了很长的时间都还不没有到部队的驻地,这些新兵也都慢慢的在车上睡着了,蒋辉也靠在车栏处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大约过了有一会的功夫,蒋辉醒了他掀起车帘向外一看,我的妈啊!这不是山区嘛!墨绿色的军车正在盘山公路上行驶,蒋辉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山,时值冬季满山的都是黄黄的一片枯草,我不是BJ吗?!这里是那里啊!这不是山区农村吗?说着说着军车驶过一个村庄,看那炊烟还有那小平房,虽说和老家平原的建筑差不多,但是都是建在半山腰之上的,蒋辉想这他妈的是那里啊!不是说BJ吗?怎么成了山区了,高楼大厦呢?当时蒋辉就有了一种被买了的感觉,这他妈的什么地方啊!

军车好不容易开到了一个小山沟里停下了,下车,看来这里就是部队的驻地了,一个没有任何牌子的大门,要不是门口有哨兵站岗,还真看不出来这里就是一支部队的驻地,其实蒋辉参军的这个师就是一个加强野战师,这个师有五个团的部队之多,有坦克团,有装甲团,有野战团,蒋辉所加入的这个团就是陆军野战团,除了以上的主力部队,还有师属的后勤部队,通信部队,船桥部队,而这个营地其实只有一个营,他们这个营有四个作战连,也属于那种加强的那种野战营,而其他的部队都分散的驻扎在了这一带的山区之中,他们一下车就有一个操着东北口音的军官和几个老兵站在车前。

“妈了个B的!快点列队!动作快点!”那个东北口音的军官大声的叫道,蒋辉看了一看这是一个上尉,因为经常看现代军事的电视剧和电影,所以也认得军衔。

只见这个上尉用他那东北的口音大声的训着:“妈了个B的!看你们那个熊样儿,列个队站了半天,妈了个B的!”

队列中的蒋辉看着这个一口一个“妈了个B”的上尉,面像吗长得很凶狠的样子,中等的个子,身材可以说是属于那种健壮的体型,如果光看面像不看衣服的话,那么这个上尉换上一个地方青年的衣服,那么决对的是一个小痞子的模样。蒋辉正在意淫着这个上尉的服饰,而那边东北口音的上尉还在大声的训话。

“妈了个B的,以后你们给我记住喽!我叫马洪,是你们的新兵连连长,从今后你们就是一个兵,再也不是普通的老百姓,你们就代表着我们Z国人民解放军,你们就是军人。。。。。。。。”整整训了半个多小时,一些新兵站的都累得慌了,蒋辉也有点脚掌痛了。好歹在那位东北的新兵连长在骂了几十个“妈了个B”后才解散。当然,也并没有解散,而是由各个新兵排的排长和班长调新兵,分班,最后蒋辉被分在了四排十七班,新兵连是四个排,一个排是四个班,而蒋辉所分在的这个排呢是五个班,蒋辉就在这最后的一个班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