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时报》8月23日文章,原题:华盛顿在北京的“斯普特尼克时刻”


未来某一天,2008年8月8日有可能被铭记为后美国时代的第一天,也有可能会被铭记为另一个“斯普特尼克时刻”。1957年,苏联向外太空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卫星“斯普特尼克”号,美国人民意识到自己的国家已经失去了立足点,并由此决定该是美国行动的时候了。


外界对8月8日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象征意义并没有误解。那不仅仅记录了中国的五千年历史,同时也宣示,中国这个文明大国需要、也应该获得在世界体系中的公正位置。


外界同样也没有误解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坐在露天看台高兴挥手的象征意义。很难想象罗斯福或者里根会坐在相似的位置。


就在布什站在看台挥手的时候,俄罗斯正在进入美国在高加索地区最紧密的合作伙伴——格鲁吉亚境内。俄罗斯要向亲西方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传达的信息很明确:美国不能保护你。


令人恐惧的是,俄罗斯人或许是正确的。众多挑战使美国变成了一个挣扎中的巨人。今天,从伊拉克到达尔富尔,从津巴布韦到格鲁吉亚,世界正在见证初生的后美国时代世界带来的效应,整幅画面看起来并不优美。虽然我们都很重视中国和印度等新大国的崛起,但这些国家是否会成为像美国一样在过去半世纪中保持善意的大国还有待观察。


美国必须成为一个懂得尊重他国的合作伙伴,以鼓励印度和中国等新兴大国在国际事务中扮演更具建设性的角色。世界还没有为后美国时代做好准备,中国和印度等国家必须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以加强现存的世界和平机制,并构建能够推动全球安全、尊严、繁荣的新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