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一条河 童年忆事 童年忆事:钓黄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44/


――童年的快乐是一种简单不可复制的快乐!

小时候在乡下,除了钓鱼、钓虾、抓螃蟹外,还有一个好玩的就是钓黄鳝。装黄鳝的竹篾篓子是父亲自己编的,钩也是自己做,阿庆当父亲的“跟屁虫”,分管“背篓子”工作,后来阿庆学会了做钩,却没有学会编篓的技巧,父亲不在家时就让姐姐或小伙伴帮着背篓子。

钓具的制作其实很简单,一般用废阳伞的伞骨,也有用女式自行车的钢丝。拿老虎钳剪下一段约6cm长,以砂轮或钢挫将一端磨(挫)尖,就着煤球炉火烧红、掰弯成鱼钩状,用铁砂纸打平棱角,再用烧菜的油抹了润滑一下,方便装饵。第二步准备一根3cm长小竹管和一段40~50cm长尼龙插秧绳,绳的一端扣在“钩”的尾部,连续打结,然后用力塞入小竹管内,另一端系在一早已准备好的一头削尖的35cm左右的竹篾条上(未削的那一端),如此一来一付黄鳝钓具就算做成了――也有用一根通长的钢丝,不另加小竹管、插秧绳和竹篾条的,叫“硬钩”,因硬钩钓起黄鳝来回旋余地小,成功率稍低,小伙伴中有人用,但阿庆不喜欢,一直未用过。

夏天,雷声响过,耕田插秧,水一入田,那些休整了一冬天的大肥黄鳝开始出动觅食,钓黄鳝季节便到了。老家河泊纵横,稻田埂、沟渠边、水草丛等便是黄鳝最喜欢的钻洞穴居之所。黄鳝不喜流水昼伏夜出,所以钓黄鳝基本在太阳落山之后,一来一天消化下来,黄鳝饿了,二来太阳不至于太烈,晒的人起痱子。钓黄鳝的“饵”要田边挖的那种又大又肥的青蚯蚓(有一种红色的因味道太重,黄鳝不喜,忌用)。稻秧田的黄鳝洞有的在田边洞口朝天,比较容易发现,有的则要拨开埂边上的杂草,才能找到,发现一个黄鳝的洞时,先调整好姿势:将竹篾条的尖头插入钩上部的小竹管内,右手拇指和食指轻捏住竹条上端,无名指和小指这轻轻带住长出的尼龙绳,成锐角三角形状,吸一口气,慢慢蹲下慢慢地把钩子送进洞口,边送边轻轻抖动,稍顷感觉有物撞钩,不用急,继续抖动,渐渐的黄鳝往里拉扯力度加强――那就是咬钩了,悄悄拔出竹篾条,任其往里拽,同时将尼龙线交由左手控制,右手四指弯曲,拇指搭在食指上,留下中指在外,微曲成“钩”状,至小竹管完全没入洞中,左手开始用力往外拉线,随着力道加强,黄鳝的头露出洞口到8cm左右时,右手中指一把扣住黄鳝的腮下一点,用力收紧,迅速放入篓中,一条黄鳝就到手了。这里要说一下“硬钩”钓法的不同之处,因黄鳝洞多弯曲,黄鳝吃食时无法松钩,让其内拽吃牢,只能趁着黄鳝衔住钩的当儿,把鱼钩迅速往黄鳝的嘴里一捅,立即旋转,黄鳝受惊猛退,旋转的钩正好已经钩住了黄鳝的嘴,有些捅得深的,直接就捅进了黄鳝的肚子里,黄鳝比较容易受伤,钓回家后养不住,这也是阿庆不喜欢硬钩的原因。

还有一种黄鳝最容易钓,也最容易被发觉,那就是已经产卵的黄鳝,它把卵产在自己的洞口周围,卵的表面会有一层白白的泡沫,很远就能够发现,这些泡沫的中间就是黄鳝经常伸出头吸气的圆圆的孔,如果没有孔,那这条黄鳝就已经被别人钓走了,否则要不了一分钟,看家的母黄鳝就被钓了上来。另一种有趣的是稻田水快干的时候钓黄鳝,发现一个洞,干干的,少水或看不到水,把钩伸进洞里,慢慢摇动,住在洞穴深处的黄鳝早已饥饿难耐,大约一两分钟,洞里的水向上涌,慢慢的溢出洞口――黄鳝被引出来了,这时你把钩子慢慢拿离洞口,这个笨家伙会跟着蚯蚓直接离开洞穴,煞是好玩。

要钓好黄鳝还要学会观察洞口:黄鳝和蛇洞是圆的,一般黄鳝洞在水下,蛇洞口在水上,蟹洞和螃骐洞是扁的,蟹洞在水下,螃骐洞在水上,且多为窜通洞。偶尔也有某洞穴的黄鳝被钓走后,水蛇占了巢穴的,遇到了只能算自己倒霉,好在水蛇少毒或无毒,只是心理上的后怕实在久久不能驱去。再就是流水的活洞里没有黄鳝的,通常是等吃小鱼小虫的鳗鱼,鳗鱼嘴小、刁,不好钓,对付它的办法就是在洞的另一头,用脚拼命鼓捣水,搞得地动山摇,鳗鱼呆不住跑出来后,就看你的本事了,因为身上都是黏液,用对付黄鳝的办法根本不管用,阿庆曾经把鳗鱼赶出洞后,跟着鳗鱼在稻田里追了五、六十米,不停的用拳头砸,总算把一条小孩手臂一般粗的鳗鱼砸晕,逮了回家,可惜那时不识鳗鱼的价值,加上江边的“流尸”里经常有鳗鱼,极少人吃,最后拿来当钓螃蟹的“饵”了。

黄鳝晚上觅食,且长期穴居视力退化,这也导致了另一种捕鳝方法:夹黄鳝。夏天的晚上,拎着布袋,拿上一个大手电和自制的竹夹子,去水田边转悠,遇上那些觅食的,一夹一个准……就是蚊子太多,而且有可能遇到蛇,所以夹黄鳝的事阿庆也是偶尔为之。

钓回家的黄鳝饲养也有诀窍,最好用那种广口缸,放在阴凉处,记得一定要在缸里放上几条泥鳅活跃气氛,要勤换水,一旦发现已死的黄鳝要第一时间清除。黄鳝积的多了,妈妈便会拿来做成膳丝炒韭菜,也有让阿庆剥上一大把蒜头,撒上多多的白胡椒粉,做成香香的红烧黄鳝的,蒸在饭锅上,等父亲回家下酒,可惜那时猪肉少,不然跟猪肉一起烧那滋味就跟妙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