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庸俗化邓小平理论

321025 收藏 1 534
导读:请不要庸俗化邓小平理论 看了网上不少左派网友的言论,普遍存在一种通病,即“左派幼稚病”,表现为不讲逻辑,断章取义,望文生义,苛责求全,最严重的是对待改革的态度不能实事求是,庸俗化邓小平理论,由于时间有限,本文简单聊聊,权当抛砖引玉,请温相兄、DXP兄等高才指点。 邓小平理论最为左派诟病的是著名的三论,即所谓猫论、摸论、不争论。其实,这正是邓小平高明之处。“不管白猫黑猫,能逮老鼠就是好猫。”邓小平的猫论告诉全国人民,不要管什么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的方法,只要能够尽快将中国经济搞上去,就是好方法,就值得推广

请不要庸俗化邓小平理论

看了网上不少左派网友的言论,普遍存在一种通病,即“左派幼稚病”,表现为不讲逻辑,断章取义,望文生义,苛责求全,最严重的是对待改革的态度不能实事求是,庸俗化邓小平理论,由于时间有限,本文简单聊聊,权当抛砖引玉,请温相兄、DXP兄等高才指点。

邓小平理论最为左派诟病的是著名的三论,即所谓猫论、摸论、不争论。其实,这正是邓小平高明之处。“不管白猫黑猫,能逮老鼠就是好猫。”邓小平的猫论告诉全国人民,不要管什么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的方法,只要能够尽快将中国经济搞上去,就是好方法,就值得推广。这句话最初出现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吧,具体时间记不清了,还要请温相兄考证。当时老毛一套极左的大跃进、人民公社、集体食堂酿成无穷后患,引发三年全国范围内的大灾害,全国饿死贫民以千万计。毛泽东这时候再也没有了先前大呼我要反反冒进、欲以柯庆施代替周总理的神气,不得不退隐幕后,让刘少奇、邓小平、周恩来收拾残局。当时神州大地赤地千里,邓的猫论就在这时候广为传颂。在那时,意思就是不管用什么方法,让人民吃上饭,度过灾荒就行。给农民自留地、分田到户等都可以尝试。应该说,这种务实的做法,在当时起了重要作用。其实,到了改革开放时期,邓小平反倒几乎不再提这句话了,但是由于它太有名了,自然成了邓标志性的语言之一了。各位左派朋友恰恰是将社会上一些违法乱纪的现象都硬往猫论上扯。请问,邓小平让你们超越法律之上了吗?违法的事当然应该排除在外。比如开放之初中国没有股市,这是资本主义国家的东西,但是它有利于我们企业筹集资金发展自己,于是我们也照搬过来,这是猫论精神;但是靠欺行霸市、囤积居奇、买空卖空、卖淫嫖娼等不容于法律的东西发家致富,这怎么能够硬往猫论上扯呢?这就将猫论庸俗化了。邓提倡依法治国,法律外的东西当然被排除在外了。

再说“摸论”,即摸着石头过河。左派诸君认为,凡事一定要先定下最后目标,然和再按图索骥,亦步亦趋,最终达成目标。其实,这是一种极其荒谬的形而上学的观点。马克思倒是在笔下绘制了社会主义革命成功路线图,即欧洲几个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同时起义并取得成功,可惜在实际操作中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如果列宁严格按照马克思的路线图走,落后的俄国就绝对不可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同样,马克思对社会主义国家的计划经济运行方式倒是也做了最终论述,斯大林、毛泽东就是严格按照老人家教诲来搞社会主义的,最终计划经济越统越死、越搞越僵,生生葬送了庞大的苏联。如果中国不是出现了邓小平,毛泽东的革命成果也已经成了镜花水月。而邓小平高明之处就在于边探索边确定下一步方略,对了就坚持,错了及时改正,重新探索,从来不会给自己以及后人画一条不可逾越的死框框,让僵化教条的框框捆死主观能动的人,这既解放了自己的思维,更重要的是给后继者以广阔的发挥才华的空间。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是极其艰辛而漫长的,时代又在不断进步,客观环境随时随地都在发生变化,怎么可能设想一个领导人预设目标,要求后人今后五十乃至一百年之内必须按我的思路走,否则便扣上一顶顶大帽子,一棍子打死你,左派诸君,你们认为妥否?邓小平说过,如果有一天他的话在中国不再管用了,他会觉得很高兴,因为这将意味着中国进步了。什么是伟人,解放思想,与时俱进,做到这一点,才能成为伟人。以邓小平没有为改革预设目标否定“摸论”,本身就是十分荒谬的。

“不争论”更是邓小平智慧之集大成的杰作。毛泽东时代讲究大鸣大放,真理不辩不明。其实,在政治上,经济上,根本没有什么绝对的真理,这种观点在特殊环境下是真理,可是一旦环境变了,它就不见得还是真理了。争来争去,耗去的是宝贵的时间,得到的是一笔糊涂账。五六十年代中苏论战,倒是辩得天花乱坠,结果呢?有什么正面意义的结论吗?白白浪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用邓小平的话说,双方都说了许多空话。不争论在邓小平南巡讲话中被当作重点向下传达。现在看来,老人家用最聪明的办法破解了一条政治死结。下面引用凌志军先生一段话,来看看邓不争论的意义:

“邓小平南巡讲话发表之后不久,我曾写过一篇文章。在那里面,我提到,尽管邓小平说过「不争论」,但方方面面的争论仍然沸沸扬扬。我还把那些年发生在中国的最重要的争论,归结为几个焦点。

比如「基本路线的要点在哪里?」

比如「改革开放姓,‘社'还是姓‘资'?」

比如「市场经济是魔鬼还是天使?」

比如「厂长负责制是否削弱了党的领导?」

比如「私营经济是否动摇了社会主义?」

比如「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不是‘单干风'?」

……

10年以后再来看,这些问题都有了结论。总的趋向是,原来被看作异端的想法,如今都被接受了,其中很多已经成为大家正在做的事。

记得1991年,我的一个朋友从欧洲回来,问我中国人现在最关心的问题是什么。我说,最关心中国的经济改革「姓社」还是「姓资」。他听了就觉得很好笑,还说这在欧洲人当中是不可想像的事。10年以后,我由这件事情联想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如果我们今天拿了这个问题,和中国的年轻人去讨论,他们是不是也会觉得好笑呢?就整个国家的社会心理来说,这也许是一种进步。共产党立国52年,前42年都是争论不休。今天「一贯正确」的,到了明天,就有可能全都错了。今天是错误的甚至反动的,到了明天,就有可能成了什么方面的「先行者」。这后面的10年,中国人不再把自己的智慧和热情浪费在无谓的争论上。有了以往多年的教训,我们正在变得聪明起来,也懂了一个常识:那种硬要辨别是非分清敌友的做法,最后总是适得其反。

举个普通人的例子。户籍制度的不合理以及必须改变,在今天已经成为不言而喻的事。根据我的有限的消息来源,至少有福建和湖南两省,已在全省范围内取消了户口的界定,其余大多数省市区也在局部地区或疾或缓地对其加以改革。但是,就在10年以前,有一个人却因为批评了户籍制度,被判有罪并且被监禁。他叫黄庆,先是昆明市搪瓷厂的团委书记,后来又是云南省人民检察院政治部的秘书,由于工作的努力和卓有成效而多次受到上级表彰。他的命运转折,是因为撰写了一篇文章抨击中国的户籍制度。他认为户籍将公民分为高低贵贱,是一种不公正的歧视性制度,应予改革。1991年12月5日,黄被警察逮捕收监。根据「工人日报天讯在线」一位记者的报道,次年4月,在一次不公开的审理中,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他有期徒刑一年,罪名是「反革命宣传煽动罪」。6个月后,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黄的罪名成立,管制2年。等到管制期满走出看守所的时候,黄已经失去了原来的工作和原来的地位,衣食无着,艰难度日。与此同时,他所批评的户籍制度,却在他的身边悄悄地改变着。到今天,已经没有人还会说那是一个不能被批评被反对的制度。

邓小平在1992年南巡的时候曾经说:「不搞争论,是我的一个发明。」从那时以来的10年已经证明,这对国家的进步有好处。有时候,对于一些走在时代前面、敢于独树一帜、并且因此受了委屈的人来说,这并不是一种绝对公平的选择。我们国家处理纷争的办法,不是追求一人一事的绝对公允,而是追求大局的平衡。这中间的道理不在于是非分明,而在于必行的策略。

当然,「不争论」不等于就没有问题。今日中国,人们思想上被束缚的情况还有很多,很多问题也还没有一个大家都能同意的说法。事情的关键,并不在于有没有分歧,而是在于,在一种尚未建立充分民主的环境中,解决众人间存在的纷争,找到大多数人支持的行动方针,使国家的发展有利于每一位公民的生活,这正是一项最为重要的工作。对于一个政治家来说,这既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对他的一个挑战。懂得了这一点,就有可能更深更远地理解邓小平本人一生的沉浮,以及他给我们后来人留下的精神遗产。”

试想,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如果一直在一些问题上争论下去,中国还怎么进步,怎么前进?等到把一些事情辩明白了,我们与国外的差距恐怕又拉大了十年二十年了。目前是中国数百年最难得的发展机遇期,不抓紧发展自己,一味空谈,就是对历史犯罪。现在不少人将社会上的一切丑恶现象都归咎于邓小平的不争论的结果,这种人只能生活在真空中,生活在蒸馏水里。别忘了,水至清还无鱼哪!

另外,对于邓小平制定的韬光养晦战略,不少人说三道四。记住,中国只要不是世界老大,就有必要韬光养晦,这是隐藏锋芒、发展自己的唯一办法。越王勾践忍受尝粪之辱,才有灭吴成功;现在中国没有对老美亮剑的本钱,难道一点儿小小的委屈都受不了吗?这个世界讲究丛林法则,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中国将来的目标是回归汉唐盛世,岂能因为一些小事而打断民族复兴的伟业。胡锦涛时代,老美怎么就不像江泽民时代那样嚣张了呢?并不是胡锦涛比江泽民能力强,而是这么多年卧薪尝胆到了收获期,中美之间巨大的贸易额、中国在国际上迅速崛起的影响力让布什不敢造次了。没有江时代的委屈,哪来胡时代的雄起?

邓小平裁军百万,压缩军费,确实造成了军队一度发展缓慢。但是别忘了,邓的战略就是先经济后军事,现在我们能够轻松拿出三千多亿发展军事,折合美元五六百亿,全球第二、三名吧,估计就这两年就将仅次于老美了,这在毛泽东时代连想也不敢想,那时候军费一年四五十亿美元,还要平摊到四百多万军人头上,想起来都滑稽。邓小平成功就在于一切都按照他的设想实现了。我们军事走下坡路,可是没有出现严重后果,现在我们拿出钱来从容补足以前的欠账,这是伟大的战略家的活儿。如果邓小平的设想失败了,中国在特殊时期由于军队衰弱出现了台湾独立、南海分离等大事,那么邓小平的战略就失败了,他就应该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可让极左诸君非常不爽的是,邓的这场政治豪赌赌赢了!你们还有什么话说呀!

还有解决与邻国争议的“搁置争议、共同开放”也饱受攻击,被称为“以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将他与慈禧太后那老娘们相提并论。其实,邓绝对坚持主权在我,经济利益可以分享。坚持主权,就为将来运用一切手段解决领土问题打进了一根极其有用的楔子。现在就解决,只有使用武力,在美日干预下,能否收回是个问题,即使收回来了,恶化了国际环境,我们还要不要改革开放啦?将来我们强大了,不惧美日等一班强权小丑,那些岛屿又不会跑掉,还不是手到拿来。到时候再动手,其他国家到时候想制裁中国,恐怕得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这个分量了。我们再算一笔账:在中国夺回这些岛屿前,中国油气损失一千亿美元经济利益,但是五十年的和平发展,我们的国力增强可是几十、几百甚至上千个一千亿,怎么不划算?这些权宜之计不得不用,没有办法,谁让我们的老祖宗不争气呢?子孙还祖宗债,责骂子孙无能,眼光实在是不太高明。

还有人以邓小平没有能够实现共同富裕,没有能够消除腐败等丑恶现象否定邓小平理论,这也是站不住脚的。首先,改革的还处于进行时,远没有结束,现在就下结论还为时过早。另外,我们不能够将任何语言绝对化,只要惠及大多数人,我们就说这项政策是成功的。如果真的要求政治家的话百分之百兑现,那时不切实际的,那是用一个圣人的标准要求政治家,是十分荒谬的。须知即使是圣人孔子,还有私见南子的污点,连他的弟子也责怪他,弄得老人家不断地赌咒发誓,狼狈万分呢!

总之,直到现在,笔者仍然认为,中国真正意义上纵横捭阖、懂得进退的政治家,首选非小平不可!我们可以讨论邓时代的失误,但是不要将他那些已经改变并将继续改变中国的宏韬伟略庸俗化,这也是我们每个中国人的良心问题。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