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数民族”谈中国的民族问题,个人见识就此说说!

“少数民族”谈中国的民族问题,个人见识就此说说!





作者:基本不愿意 提交日期:2008-8-25 13:51:00


哥们出身不好,家里头有人当过马匪,也连累着到我们这一代才开始正式接受教育,不是什么书香世家,说话糙大家别见怪。


本人是蒙古族,中原逃人之后,逃人的意思就是在内地犯事逃到关外草原的人,这批人是闯关东走西口的特殊组成,口外没什么好营生,不是当马匪就是走私,还有的被抓成了蒙古王爷的奴隶,我家就是,版本有几个,有说是白莲教教徒犯事跑的内蒙的,又说贩卖人口被通缉,不管怎么样可能不是好人,刚到草原就被抓了,蒙古王爷喜欢内地农民给他们种地也内地工匠,不喜欢我们逃人,对马匪向来赶尽杀绝,可是有的蒙古王爷也暗中玩马匪游戏,很多小部落就是集团抢劫,那时候,口外可是热闹的商路,晋商以此成名,外蒙俄罗斯的都被晋商垄断了,随之而起的就是马匪和镖局的兴起,我家那位就是在一次不成功抢劫中被抓走,也和着那次倒霉,有蒙古骑兵,被抓那就没二话不是当奴隶就得咔嚓,那时候的蒙古王爷贵族不把手底下的牧民奴隶当人看,内地商人在口内外蒙除了正常做生意外还放高利贷,坑蒙拐骗都有,很多牧民都上了当,签了欠了一屁股债,知道上当后自然不干,这时候这帮贵族出场了,帮助奸商催债,等到实在还不上,好了有贵族代还,你人就是我的奴隶,牧民和奴隶有什么区别,还真有点,奴隶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普通牧民稍稍有点自有,很多时候内地商人和牧民起了冲突,王爷贵族是不会偏向牧民,往往与奸商勾结侵吞牧民财产,以前牧民只要交三分之一就够,卖身后就得交全额,利润滋滋溜溜的到了商人和贵族手中。


当初徐树铮收外蒙,后面竟然跟着一屁股的讨债的,还是徐树铮将军看不过眼给撵走了,外蒙这帮革命党人后来肃反成吉思汗不是无缘无故的,没有人当奴隶上瘾的,一朝翻身还不报仇,天天说着都是圣祖子孙,可这待遇天下地下,换谁都不干,没别的说的造反呗。


我家那位逃出去后直接当了马匪,入了绺子,凭这一点小把戏得到大掌柜的赏识,那时候内地老百姓正一个劲的往东北内蒙跑,都是为了活命,抢他们缺德,那时节人口贩子猖獗,一个饼子混一个孩子不是难事,张家口妓院里这样孩子。现在一帮人给闯关东赋予什么重要意义,都XX扯闲篇,活不下去不走等死啊,一个个都该饿上三天,看看有啥政治意义?


草原上马匪名声不好烧杀抢掠奸淫都干,缺大德了,我家那位洗手后对这时节发生的事情只字不提,家里人也不准说,幸好没沾血,心里总算能图个安生,直到解放家里划分为蒙古族,当时还不知道咋回事。但当时没感觉,文革时候我家老姑父吹牛去砸过成陵见过毛主席周总理,当时是个出气的时代,一大批蒙古族旧知识分子旧贵族傅作义余部伪蒙伪**留人员都被打倒,我们在这群人身上踩了很多脚出气,那是一个平民当家的时代,我们可以随意搜查打倒什么人,看不顺眼就打,一切的一切都有心中的红太阳。


到了我们这一代,从小不老实打架喝酒抽烟,一身匪气,这时候民族优惠有了,不少人开始改民族了,我们家的亲戚沾点边的都开始改,不沾边认个干亲,对民族从小就没意思,不好好学习,一点可怜的历史知识还是听评书听来的,老师提问李靖是那个,出口就是风尘三侠之一,英烈传杨家将说岳薛家将隋唐演义铁伞怪侠三侠五义大八义小八义包公案,有时候和伙伴们说评书,说英烈传有蒙古族的也认可,那时节人们对成吉思汗元朝的评价挺客观的,一些蒙古族知识分子也一样,我的老师就是其中之一,文革中培养的知识的分子。十年之后就不一样了,文革的影响逐渐淡化,又有了优惠政策,当年那托马粪又回来了。


外蒙这时候也来凑热闹,苏联倒台,外蒙立即和成吉思汗攀亲戚,老没脸了,带给内蒙思想界一阵波澜,大屠夫又成了英雄,一帮知识分子死劲的吹,当初踩到地下如今捧道天下。


二十年怪想象看得多了,借网友一句话民族政策在政治化族群,把族群变成民族,当一个个族群变成民族之后有了民族意识就开始和汉族讨价还价,南斯拉夫问题又出现中国版本,本来同化融合好好的,这一杠子插的真寸,又是个信仰丢失的年代,一切都变了味。走上同化融合的反面,中国古人也没把少数民族当成过民族,当然现代民族国家、民族自决理论大行其道,中国又处在文化真空期,一下子怪异政策出台。有人说民族对族群才是同化融合的保证,可是中国现在强化民族识别,就是变成民族对民族,本来没有民族意识被人为造出来了。


中国大多数少数民族都和汉族有血缘联系,苗壮蒙回满土家瑶那个没有,不管怎么说这就是同化融合的基础,主体文化空虚以及西化,即便是取消不公平政策取消民族识别,民族问题可能会逐渐消失,也只是汉族裹挟少数民族一起西化罢了。取消身份证识别不公平政策,可以让少数民族回到族群时代,可是汉族还能回到儒家时代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