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军”保卫北京的大笑话

所谓的“京军”保卫北京,无非是因为《崇祯实录》等抄袭他人,却抄错了的“史料”有句“京兵亦伤失数百人”,便大吹特吹的大笑话而已。


那京兵连他们自己的武器名称,使用方法都不知道,发的炮弹,击中的居然尽是明军而不伤敌人一人!连《明季北略》都说“城上炮发,悉中我师,不伤清兵一骑”。这样的京兵还能保卫北京,而且还是主力?


至于满桂,先在顺义被建奴打败,被建奴赶到京城,在京城脚下,又被打败,还挨了诬袁者声称“保卫北京”的京兵炮弹。袁崇焕被逮,由满桂统帅明军,结果是一败涂地。四个总兵,两个被俘,满桂本人和另一总兵被打死。


将以前写的帖子重贴一次:


《崇祯实录》中的“京兵”显然又是错误。因为这“京兵”二字在文章中出现得太突然,与前面失去了连贯性。前面一直在说是袁军与敌作战,是袁军追击溃退的敌军。且当时的京兵龟缩在城内,与建虏之间不但隔着高厚的城墙,还隔着城下的袁军,如何去跟建虏面对面地打?而且京兵根本不堪一击,连武器名都不知道,即使知其名,却又不知其用法,当然连火炮都不会发。就这样的京兵,人数还没有多少,以至於不得不让各直省在京官员自掏腰包,自领家人去守城,甚至还不得不让皇亲国戚重臣等守皇城,这还不够,还不得不临时抱佛脚征募新兵,可“所募多市丐”,即招到的大多是在京城内乞讨要饭的乞丐,让他们来当兵守城,故“识者知其必败”。居然给一个到处游走,声称“善小术”观干象,能说会道的和尚重金,还特授这和尚“都指挥佥书副总兵”,让其“造车募兵”,领兵打仗,结果当然是兵败,自己也丢了性命。(参见《国榷》,《崇祯长编》,以及《崇祯实录》)


这样的“京兵”,还能出城去打败擅长野战的建虏,还能把建虏打得狼狈逃窜?笑话。


稍微动动脑筋,稍微对照一下其他史料,就该知道《崇祯实录》的这一记述也是错的,且错得离谱。


被《崇祯实录》抄袭的《国榷》是这样记述此次战斗的:


[袁崇焕令都司戴承恩择地广渠门,祖大寿阵於南、王承胤等阵西北、崇焕阵於西待战。午刻,骑兵突东南。我力战。敌却;承胤竟徙阵南避。敌还而西。刀及崇焕。材官袁升高刃格之而折。获兔。南兵(袁军)复合。敌稍却。我力战。游击刘应国、罗景荣、千总窦濬等帅兵追之浑河。敌骑多冰陷,杀伤千计。我亦伤失数百人。乙夜收兵。(皇)上赐酒食劳军。]


这段记述以“我力战”、“敌却”,“ 敌稍却。我力战。”明确指出是袁军奋勇作战,击败了建虏。且通篇只提袁军如何与敌奋勇作战,并击败敌人,以及袁崇焕本人差点被敌人用刀砍伤,连“京兵”二字都没提。


再说,如果不是袁军胜利,崇祯还送什麽酒食去慰劳袁军?


《国榷》的这段记述与亲临战斗的袁军副总兵周文郁的说法一致,而周文郁的说法还更详细,更具体,因此更可信:


[二十日早,报奴大队分六股西来,公传令开营迎敌。先遣都司戴承恩择战地于广渠门,余随行间。公令余回,余不从。公又曰:“我有奏书二通,子可速回,为我料理。”且嘱勿再来。余还寺,即将奏疏阅发,遂披甲跃马,仍驰军前。而公正在布阵,其祖帅正兵镇南面,副将王承等列西北,公与余扎正西,阙东面以待敌。


拥众直突东南角,我兵奋力殊死战奴,奴奔北,见前处有承等兵,方立马无措,若承等合力向前,则奴已大创,不意承等徙阵南避,翻致奴众复回,径闯西面。一贼抡刀砍值公(即袁崇焕),适傍有材官袁升高以刀架隔,刃相对而折。公或免。时贼矢雨骤,公与余两肋如猬,赖有重甲不透。得南面大兵复合,贼始却。我兵亦倍奋砍杀,游击刘应国,罗景荣,千总窦浚等,直追贼至运河边。贼忙迫拥渡,冰陷,淹没者无数。此一战也,自午至酉,麋战三时,杀贼千计,内伤东奴伪六王子,及西虏名酋都令。我兵亦伤亡数百。


盖九边尚首虏,每以争割首级误事。公(即袁崇焕),深鉴陋规,于未战之先,与诸将士约,惟尽歼为期,不许割级,故将士得一意剿杀,以获此胜。]


《国榷》引杨士聪之言也证实是袁军打败了建虏:“己巳之变,自嘉靖而後仅再见焉。但士马物力仍足相当。袁督师初至一战,人心始定。迨後钤制诸将不为无见。而袁为人疏於大珰,少所结好(即袁疏於宦官,少与宦官勾结),毁言日至,竟罹极刑。阙後,满桂总督一战而败。安见钤制诸将为非宜哉。乃都民亦群然,以为奸臣卖国。此等事人多不敢言之。”(《国榷》卷九十,思宗崇祯二年)。杨士聪不但也证实是袁崇焕大败建虏,还证实正是此战,人心才开始安定。杨士聪还高度赞扬袁崇焕的领军能力无人能比;还说满桂一战而败,可见统领军队绝非易事;还叹息说袁崇焕不讨好宦官,不与宦官勾结,因而被诋毁诬陷,最终竟惨遭杀害,而京师民众也听信诋毁诬陷,以为袁崇焕是奸臣卖国贼;还证实在这种情形下,“此等事人多不敢言之”。


诬袁者拿抄袭者的抄错了的几个字大作文章,尽情发挥,却不看第一手原始资料,也不看被抄袭的资料的原文,这究竟是无知还是无耻呢?难道诬袁者真以为掩耳也能盗铃?难道诬袁者还真是马教信徒,信奉马教那套宣传方式,以为只要不提原始资料,人们也就不知道真相,只要反复地向人们灌输其谎言,人们就会相信其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