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战湖西:水沫残红2 第一部分 (水沫残红2)31

zzfu2008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7/[/size][/URL] 席老帽回到湖西地委驻地后,就向敌工部部长张梅亭作了汇报,张梅亭又向黄卫国作了汇报,黄卫国就把进徐州城的任务交给了钱强,并把到徐州后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讲了一遍。钱强在张梅亭那领了接头暗号,带着十几个人,于第二天清早,乘两辆马车望徐州方向迤逦而行。于中午时分到达九里山口,在“九里山客栈”包了两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7/


席老帽回到湖西地委驻地后,就向敌工部部长张梅亭作了汇报,张梅亭又向黄卫国作了汇报,黄卫国就把进徐州城的任务交给了钱强,并把到徐州后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讲了一遍。钱强在张梅亭那领了接头暗号,带着十几个人,于第二天清早,乘两辆马车望徐州方向迤逦而行。于中午时分到达九里山口,在“九里山客栈”包了两间客房,留下五个看守,把枪留下后就分头陆续进城了。钱强头戴礼帽,身穿大褂,脚穿双青礼服呢面、法兰西牛皮底儿的圆口便鞋,一副商人打扮,从铜沛路带着杨理标往庆云桥而来。庆云桥是个较大的盘查哨口之一,路边有一个岗亭,铁蒺藜、拒马、沙包工事一样不少。每天三班倒,每班都有两个日本宪兵和四个伪军把守,有时特高科侦缉队的人等也来转悠。

钱强来到哨口,就亮出良民证。一个带班的哨兵接过良民证看了看就问道:“干什么的?”

钱强道:“哦!做粮食生意的。”

“现在小麦和大豆市场价是多少?”

那带班哨兵见钱强回答的即自然又正确,又让人搜查钱强的身,见没搜出什么,就放行了。见杨理标没良民怔就不让过,钱强从腰包里掏出一张老绵羊票,背对着那两个日军递给那带班的,那带班的乐得连抬头纹都开了,摆摆手就让杨理标也过去了。

钱强带着杨理标沿着庆云路往南走。庆云路是一条比较繁华的街道,人流熙来攘去,路两旁楼房林立,楼角墙壁上涂满了什么“大学眼药”、“中将汤”和“仁丹”之类的广告招牌,买卖一家挨一家。这时,由对面开来十几辆挎斗摩托车,车上是全副武装的伪警察、宪兵。这队摩托车像飞的一样,在人群里横冲直闯,摩托车后紧跟着两辆刑车,警报器的怪叫刺耳、瘆人。造成大街上人仰马翻摊子倒,瞎得大人小孩调头跑。

钱强骂道:“这些龟孙真够猖狂的。要是给他们一梭子,指定都会抱头鼠窜。”

“可不是嘛。”

两人走不多远,往东拐就进了河清街。片刻,“汇源粮栈”的幌子就进入眼帘了。幌子下,有人出出进进,有进去的空平车,也有拉出来的粮食车……

钱强进了门市,见一个伙计在柜台里拨算盘,就道:“伙计,桑老板在吗?”

那伙计抬起头,一笑,“在!您一坐,我这给您叫去。”

片刻,桑老板来了,见柜里来了两位客人,一拱手,“两位客官,您们找我?”

钱强道:“是!桑老板,您这有豌豆吗?”

“有!您要多少?”

“十麻袋。”

“客官,对不了,小店里只还有五麻袋了。”

“那就看看货吧。”

“好!”

这在别人眼里貌似谈生意,钱强和桑老板却对上了暗语。

桑老板把钱强和杨理标带到了一内间里,又是倒水又是递烟,“同志们都过来了吗?”

钱强道:“我们在九里山分头来的,一会到指定地点集合。你这都准备好了吗?”

“我这也就准备枪支,好了。现在就等‘火玫瑰’的消息了。走!我带你俩去看枪支。”

桑老板带着钱强和杨理标又来到了一间密室里,从地下起出一只木箱子,打开,里面有十多支短枪,或驳壳枪或左轮手枪,皆油光淌亮。各种子弹若干。钱强和杨理标各拿一支驳壳枪,装满弹匣插到了腰间。

这时,滕飞以医院事务处的名义,编造好一份医药购置预算,且已经伪军医务处处长杨重光批准。接着,滕飞就去找医院司机、地下党王磊了。

下午三点多,彭城医院一辆卡车,在全副武装的士兵护卫下,由市青年路,经黄河故道济众桥,驰往东火车站旁的日商医药株式会社,在这里提取了十套外科手术器械、五箱盘尼西林和几箱外科药品。当装着货物的汽车返回医院的途中,到济众桥旁出故障熄火了。这时,太阳已经落山了。这一带又不是居民区,行人很少,属荒凉地带。汽车司机王磊很不情愿地钻到汽车下,磨磨蹭蹭地检修了一阵子,汽车修好后,王磊刚要进驾驶室,突然从大桥四周窜出来十几个手持短枪的虎彪大汉。钱强厉声道:“不许动!谁先动就先打死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