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在枪林弹雨中永生

二十三岁那年生日,我杀了个人

我从瞄准镜中看到他倒在我的枪口之下

鲜血从他的胸前溢出

子弹直接从他的胸膛穿过

那时我很茫然,我竟会杀人

队长说

你不杀他,他就会杀你,

有可能你的战友也会被他杀

都说95式的杀伤力不够烈,

我却看到子弹穿过时带着血肉在飞

狙击枪有效射程在一千米以内,我却在三百米的距离把他给杀了

看到他死去时眼神的茫然,

因为他甚至搞不清楚子弹是从哪飞来的,

他就这样死去

那时候,脑子一片空白

我不停地射击,不停地点射

我也不清楚到最后有多少人倒在我的枪口之下

后来的通报上写着:

参战行动人员20名,击毙匪徒25人,未留任何活口,

其中狙击手击毙6人,全队无人伤亡,

后来听战友们说,那天毒贩来的人有一些是外军的退役军人,

而且人来得也不多,如果再多些人就好了,就可以打个够瘾

我明白他们的心情

他们都是从鲜血中爬出来的人

他们都对那些胆敢祸害我国和平安定的人恨之入骨

更因为他们有些曾经的战友倒在那些人罪恶的枪口之下

他们把每一次的作战当作一次次的复仇

怒火总是在枪声中发泄

他们只有用枪声来告慰天堂的兄弟:

我们都还活着,还在战斗,

我们都还在履行应有的责任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子弹穿过身体的时候会不会痛

听受过伤的战友说

子弹打中时没什么感觉,只有一种麻麻的

但是当你停下的时候,开始就有种灼热的痛在你心里钻

我想我明白,

我和战友们都清楚

其实我们谁也不希望自己或是自己边上的战友去尝试这种滋味。


在和平年代里我们没法经历战争的激烈

却总是在面对恐怖和匪徒们的袭扰

我们是一群在为人不知处的地方悄悄战斗的人

面对的都是亡命徒的枪口

因为任务的特殊性

连我们的战死都不能向家属说出原因

家访的人统一的口径是在执行任务时壮烈牺牲

然后,家人拿着烈士的证书还有一笔抚恤金

哦,那笔钱,

就是我们偿还父母这二十几年抚养的报答

最后走了,又带走了家人的希望

又赚足了亲人们的眼泪

留给他们痛苦和思念

我一直想,假如当时我在执行任务时死去的话

我的亲人们能承受得了这份痛苦吗?

一想到他们的悲痛地苦泣

我的眼里就溢满着泪水

所以我一直和自己说,

我不能死,我要好好活着

我还要努力地不让自己的战友受伤或是牺牲

因为他们和我一样都有儿行千里母担忧的父母和亲人

可是有一天

罪恶的子弹还是击中了我

我听着战友们的呼唤仿如天上来的声音

我竟然微笑地倒下

可是手中的枪却一直射个不停

最后完全停止

只剩下呼吸,呼吸

然后睡去……….


不知睡了多久

我醒来了

看着四周一片洁白

战友们在我身旁憔虑着等候着

哦,我还活着

只是我已睡去半个月

真是舒服啊,从没这么好好地睡过

我听着他们在欢呼

我知道我们这些带着利剑臂章标志的人不应该这么轻易死去的

而我们总是为每次执行完任务回来还能看到熟悉的每一人而欢呼

我们都是兄弟,出生入死的兄弟

可是我最后还是要离开他们

上级说,

介于我受伤的程度已不适合再执行高强度的任务

上面准备把安排到后线部队,提个军衔做一份闲差

可是我明白,那样不是我的人生,

也不是我们这些曾带过利剑臂章标志的人愿意做的事

因为这样比死还难受

于是,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离开

脱下那身我热爱的、用心血和生命换来的服装还有标志

还有那种精神离开了


军号在响,我却已离去

我的兄弟在不知何方的地方出生入死,

我却在安逸的生活中对着回忆对着电脑苦泣

然后,开始写下这一生的回忆


昨日枪声犹在耳,身却已是数年隔

多少鲜血已流过,愿握钢枪守和平


本文内容于 2008-12-22 10:22:02 被佣兵之路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