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 第四章:望江东(1) 第六节:襄阳闹剧

老克马甲 收藏 0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6/[/size][/URL] 第六节:襄阳闹剧 鲁肃这个问题问得相当唐突,若非目下局面紧张时间紧迫,像鲁肃这种精通谈判技巧的纵横家是绝对不会问出这么直接的问题的。这种问法所表达出的内涵再明白不过了,正经的谈判还没有开始,江东方面已经自觉地开始站在曹军的敌对一方来考虑问题了。鲁肃问出这句话的同时,两只眼睛眨也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6/


第六节:襄阳闹剧


鲁肃这个问题问得相当唐突,若非目下局面紧张时间紧迫,像鲁肃这种精通谈判技巧的纵横家是绝对不会问出这么直接的问题的。这种问法所表达出的内涵再明白不过了,正经的谈判还没有开始,江东方面已经自觉地开始站在曹军的敌对一方来考虑问题了。鲁肃问出这句话的同时,两只眼睛眨也不眨地死死盯着刘备的面部表情。然而令他失望的是,刘备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兴奋和喜悦之色,这位新败不久的左将军只是静静地沉思了片刻,便张口说了一番话出来。


“在江夏没有陷落之前,曹军暂时不会对江东发起主动的进攻,但是曹操不可能不担心孙破虏趁着荆州大乱的光景图谋江夏。从地利上来看,孙破虏的水军溯江而上袭占夏口比曹军自江陵而下要方便得多,因此曹孟德在进军江夏之前必然要先一步确认江东的态度,以曹氏此刻的身份和实力,无论江东如何表态,江夏对其而言都是势在必得的。但是江东的表态却会直接决定其在夺取江夏之后对江东五郡的态度……”


这番话说得鲁肃又是一怔,他没有想到刘备并不直接一口咬定曹军会在占据江夏之后进军柴桑,反倒开始站在曹操的角度来分析问题,对军事接触较少的鲁肃一时兴起,笑道:“烦请皇叔明言,江东如何表态才能保证曹操不会在荆州之后伐略江东?”


刘备微笑着摇了摇头:“无论江东是表示中立还是表示反对,甚至表示支持曹操攻打江夏,最终都并不能阻止此人一揽天下州郡的雄心。不过不同的态度,却会使曹军顺流而下的时间大不相同,孙破虏若是出兵抢在曹操之前占领江夏,那么无论是为了面子还是为了江夏这块地方,曹操都不得不全军而下与孙破虏一决雌雄,作为名义上的大汉丞相,他丢不起这个人;若是孙破虏对曹军进军江夏不闻不问甚至大力支持,那么只要在十月底之前曹操能够彻底占领江夏全郡,将我与大公子的军队彻底歼灭,那么不管打得下还是打不下,曹氏都会对柴桑发动一次试探性的进攻,若是进展顺利,他就会趁势而入一举解决江东问题,若是进展不顺利,他便会回过头去仔细经营荆州,勤练水军建造大船,待来年时机成熟,再发大兵全力扫平东吴……”


鲁肃皱起了眉头:“这却是为何?”


诸葛亮哈哈笑道:“子敬兄,这还不简单吗?江东不敢插手江夏事务,明摆着是惧怕曹军的实力,不敢引火烧身,曹操用了不到三个月时间便扫平了荆州,余力尚在,这个时候不乘机试探你一下岂不太可惜了?万一孙破虏也是像襄阳二公子那样的软弱之人,江东五郡岂不就可以轻松而下了么?曹操在荆州尝到了甜头,这个时候看到连孙氏也惧怕他的淫威,当然不能轻易放过。江夏和江陵均在曹军手中,进可攻退可守,这个时候不试探性地打一下,那曹操便不是曹操了!”


刘备微笑着点了点头:“故而江夏存则江东安,江夏失则江东危矣!”


鲁肃这才明白刘备的用意,他想了想,问道:“依皇叔所说,曹操此番无论如何都要攻打江东了?”


刘备苦笑道:“那却也未必,若是江夏方面能够撑到十二月底一月初,曹军的出兵周期就差不多满期了,那时候无论江夏是否能够拿下,曹军主力都会回到中原去休整。那个时候,江东半年之内算是安全了……”


见鲁肃不明白,刘备耐心地解释道:“曹军劳师远征,属于客军在外,其所积累的粮秣给养,最多只能支撑半年,半年不胜,曹军的后勤就跟不上了。因此战官渡也好,征辽东也罢,曹军出兵的周期都是半年,半年不胜,曹军就不得不退兵了,这一次南征,曹操虽然有了河北之地的粮饷供应,但是其出兵的规模也远较前几次为巨,因此一冲一抵,曹军的粮饷仍然只能支应半年。”


鲁肃想了想,问道:“然则曹军占领了江陵,获得了荆州军的粮草积蓄,不是正可以多支应一段时日么?”


刘备笑了笑,道:“子敬细想,荆州各地驻军加上水军,难道不要吃饭么?景升兄长在江陵囤积的军资,正是为了支应水陆军日常消耗所用,曹操占据江陵之后,若是将荆州水军弃置不用,则还能省下一些粮草来支应他的陆军。若是荆州水军不动,他又拿什么来攻取江夏?拿什么来进扰江东?前后加起来将近二十万人要吃饭,曹孟德不是神仙,难道让士卒们饿着肚子打仗??”


鲁肃抚掌笑道:“左将军果然是天下最知晓曹公内情之人……”


刘备苦笑道:“那却也谈不上,不过和此人打的交道多些,知道的也就多些罢了!”


鲁肃笑着问道:“却不知如今皇叔新败之后,若江夏亦不能存身,又向何处去?”


刘备抚着头发感慨道:“却也没甚么大不了的,丧家之犬当了半辈子,刘备早已惯了。此番若江夏亦为曹贼所破,我便渡江南下,去寻苍梧太守吴巨,我与他有旧,千里相投,相必他不会不纳。苍梧毗邻交州,在中土之南,一时半刻,曹操还攻不到那里去,只要有两到三年时间,某当不难重整旗鼓,到时候再报此仇亦不为迟……”


此言一出,帐中三人齐齐愕然。


诸葛亮是知根知底的,刘琦虽然并不知道刘备的打算,却也知道苍梧地方偏僻人口稀少,且烟瘴横行水土贫瘠,历来是中原发遣犯人之所,刘备这句话一说出来,刘琦顿时一阵头晕目眩,他心想鲁肃此来明显是有结盟之意,此刻放着放着现成的江东不去联络,却要千里迢迢去投吴巨,只怕真个到了苍梧,不要说重整旗鼓,一场大病便能要了性命。


还不待他说话,鲁肃早已惊讶地开了言:“皇叔何必如此?想那吴巨本是平凡之人,苍梧地狭人稀,交州士家在侧觊觎虎眈,自保尚且不暇,又怎能助皇叔重整旗鼓?江东孙破虏聪明仁惠,敬贤礼士,江表英豪咸归附之,已握有六郡,兵精粮多,足以立事。今肃为豫州打算,不如遣左将军腹心之士为使跨江东去,结纳孙将军以抵抗曹军兵锋,共济世业。”


这番话一说出口,一旁的诸葛亮长出了一口大气,起身向刘备躬身道:“主公,如今时局危殆事机紧迫,亮愿随子敬先生前赴东吴,求救于孙将军……”


刘备看了看诸葛亮,又扭头看了看鲁肃,叹息着道:“子敬先生,江东与江夏唇齿相依,本当联盟以抗曹,奈何先将军孙文台为黄祖所杀,刘孙两家结下不解冤仇,此时向孙将军求救,刘备实在无颜开口……”


鲁肃站起身肃然道:“豫州说得哪里话来,先将军死于黄祖之手,今岁初,黄祖已然授首,两家旧怨已然冰释,此刻曹军威逼甚紧。江夏若亡,江东亦有唇亡齿寒之危。将军切莫再做犹豫,就请孔明先生为将军使节,与肃一道前往柴桑面见吾主陈说厉害,只要我家将军参战,遣水师溯江而护卫江夏,则曹操纵然全军前来,将军亦不必惧他了。”


刘备看了看鲁肃,又看了诸葛亮,回头又看刘琦,刘琦急忙拱手:“江夏之事,全凭叔父做主,叔父的意思便是小侄的意思……”


刘备猛然间站起身来,一字一顿地道:“也罢,孔明,你便随子敬先生东去柴桑,向孙将军致上刘备问候之意,请孙将军发兵江夏,救我军于危难……”


“亮必不辱使命,请将军放心!”诸葛亮躬身接令。


……


建安十三年九月二十四,襄阳城东门处举行了盛大的入城仪式。


这一日,襄阳四周旌旗招展兵甲如林,数万军士以屯为单位列队于大道两侧,持械高声齐呼“威武”,大道上,无数的虎贲卫士和侍从文官浩浩荡荡拉开了一里多长的队伍,汉丞相武平侯曹操在众人簇拥之下骑着高头大马缓缓来在襄阳城门之前。


城门口,一身素衣的代理荆州刺史刘琮跪伏在地,双手高举起代表荆州最高权力的印册,向高踞马上的曹操献城。


曹操吩咐自己身后的侍从官员接过了印册,语气温和地对刘琦道:“刘将军举八郡之地归顺朝廷,功在国家,圣心宽慰,贤父子守土有功,陛下敕旨即日即将抵达,荆州上下,具有封赏……”


刘琮再次跪倒,向代表皇帝的曹丞相行了君臣大礼,这才哆嗦着站了起来,跟在曹操的马后,失魂落魄般进了襄阳。


曹操这次南征,共计征发马步军十三万五千人,其中有五万河北兵,四万豫州兵,两万淮南兵,一万兖徐兵,还有一万青州兵和五千虎豹营。临行之前,曹操秘密派人在司州大肆砍伐树木,修造大型攻城兵器,仅仅霹雳车一项便建造了有数百具之多,其余弩炮、窠车、冲车、攻城槌等等更是不尽其数。这些威力巨大的兵器都是为了渡过汉水之后强攻襄阳所打造的,不想白费了功夫和力气,最终一件都不曾用上。


进城之后,曹操先是到刘表的停灵之所祭吊了一番,并亲自宣读了大汉皇帝下达的关于厚葬刘表的诏书,一番官样文章做了下来,大半日已经过去了。曹操这才回到荆州牧府的议事大堂,荆州上下文武,按照官职大小依次跟进。刘琮之下,文臣以蒯越为班首,武将却以蔡瑁为班首。


曹操扫视了一眼这些新降的荆州权贵,微微一笑,挥手吩咐侍从在侧的尚书:“宣制!”


那尚书跨前一步,高喊了一声:“宣制——荆州文武官员、镇南将军府僚属跪听——”


一阵衣袂声响起,堂中的人跪下了一多半。


那尚书清了清喉咙,高声唱道:“建安十三年九月初三日,大汉皇帝制曰……”


“成王建制,封诸侯以四方;周公议礼,建社稷之九州……秦王暴虐,二世而亡其祚,项籍凌肆,五载以终其国。高帝斩白蛇于硭砀,世祖复乾坤以西都……设使君以牧州土,置郡县而全邦国……今有宗室名臣刘表,抚治荆楚以镇南土,垂范湘湖而效八郡……士民殷富,蟊贼往绝……”


“特追赠表为前将军,光禄勋……”


“荫子刘琮为平东将军,青州刺史,授谏议大夫,袭爵成武县侯……”


“荆州长史蒯越,拜光禄勋,封中庐县侯……”


“零陵太守韩嵩,拜大鸿胪,封关内侯……”


“荆州司马蔡瑁,拜安南将军,封关内侯……”


“荆州别驾从事邓羲,拜侍中,封关内侯……”


“仓曹参军事刘先,授尚书……”


……


这一连串的官爵封下来,足足唱了约两刻光景,待受封诸人一一谢恩毕,曹操这才笑着开言道:“如今天子圣明贤士在朝,凡有功于国者,朝廷皆有封赠,诸公当上体皇恩浩荡,不要辜负了朝廷的一片苦心才是……”


众人连连称是,曹操又笑了笑,道:“此次南下荆襄,多亏了刘将军深明大义,诸公在侧协助,这才避免了兵祸连接人民涂炭之苦,王师能得不战而下汉水,却是多亏了诸公之力了……”


他看了看蔡瑁,笑道:“德公,你我自幼相识,有总发之交,这一番进得堂来,怎不见你说话?莫非以为曹某做了丞相,便不认故人了么?”


蔡瑁急忙起身谢道:“末将虽然与丞相有旧,如此天使宣制大堂之上,焉敢罔顾上下失了礼数?”


曹操哈哈大笑:“不妨事不妨事,宣制已毕,故人么,旧还是要叙的。况且此番王师南征,于水军之事,还要多多劳烦德珪。”


蔡瑁苦笑着点头应道:“敢不用命?”


曹操点了点头:“听说德珪的本族两位青年才俊在江陵掌管荆州水军,乌林水军将军张允也与德珪交好,可有此事?”


蔡瑁连忙自称“惭愧!”


曹操再次大笑:“如此最好,水军之事,曹某也不再找他人,便赖在德珪身上了……”


不待蔡瑁答话,曹操又问道:“襄阳虽然已服王化,然则逆渠刘备,江夏刘琦,据闻仍在称兵作乱,抗拒天兵。刘备此人与曹某是老相识了,此次南来,某本待与故人一晤,奈何刘备竟然扬长南遁,不肯与曹某相见,实在是遗憾啊……”


堂中一个刚刚得了官的荆州文官急忙逢迎道:“刘备织席贩履之徒,啸聚些许乌合之众,怎能与丞相天兵相抗?闻之丞相要来,其自然只有望风逃遁的份了……”


曹操看了看此人,嗤笑道:“刘玄德门第虽低,好歹与曹某做了十余年对头。当日在许都,某曾狂言,天下英雄,唯曹某与此人耳。若是此人真的如此不堪,老夫也不至于至今仍然降他不住……”


见那人讪讪地不再说话,曹操心中暗自发笑,这时却听蒯越开口道:“丞相,刘备麾下兵卒虽然能战,但其身无片土,本不足虑。只是要提防他东窜江夏,与大公……与刘琦合流。江夏毗邻江东,连年征战,民风彪悍,非南郡可比。刘备若得此地,则万不可与其喘息之机,否则必成荆州心腹之患。再有便是江东孙氏,虽然与刘荆州有不可化解之世仇,然则此刻丞相大兵压境,孙权小儿畏惧之下,说不定会与刘玄德合流,江东水师凶猛善战,再加上一个熟知荆州内情的刘备,局面只怕便不可知了!”


曹操笑了笑:“无妨,曹某麾下五千精骑,已然蹑踪昼夜追赶而去,料他刘玄德也没有上天入地之能……”


正在这时,门官禀报,曹真求见。


曹操挥手命他进来。


曹真一进来,见到屋子里如许多的人,先是吓了一跳,紧接着便镇定了下来,跪倒报道:“禀丞相,末将奉议郎之命回来禀报,承王师之威,丞相洪福,江陵城已然不战而下,城中兵器铠甲,军资粮饷,以及水师全部战舰完好无损,全部为我军所得!”


曹操点了点头,顺手端起一盏水酒,边吃边问道:“刘备如何?”


曹真迟疑了一下,答道:“我军与刘备军战于当阳长坂,刘军大败,狼狈渡汉水而去……”


曹操一怔,却听曹真继续说道:“徐张二位将军尾随追击至汉水西岸,因没有渡河船只,未能追及……”


“呯——”曹操一把将酒盏重重掷在了地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