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 第四章:望江东(1) 第五节 江东的使者

老克马甲 收藏 1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6/[/size][/URL] 第五节:江东的使者 鲁肃此番的荆州之行,是冒了很大风险的。荆州与江东的世仇是尽人皆知的事情,孙权的父亲孙坚就是死在前任江夏太守黄祖手中的,仅仅七个月前,孙权才打着为父报仇的旗号进兵江夏,斩杀了黄祖,将整个江夏的江防体系打了个支离破碎,掳走了大量的人口和财物粮食。双方关系如此恶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6/

第五节:江东的使者

鲁肃此番的荆州之行,是冒了很大风险的。荆州与江东的世仇是尽人皆知的事情,孙权的父亲孙坚就是死在前任江夏太守黄祖手中的,仅仅七个月前,孙权才打着为父报仇的旗号进兵江夏,斩杀了黄祖,将整个江夏的江防体系打了个支离破碎,掳走了大量的人口和财物粮食。双方关系如此恶劣,如今不过刚过了半年多一点的时间,江东方面便假惺惺派出使者来吊刘表之丧,也难怪刘琦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会愕然不知所措,更不知该如何处置,只好将此事的处置权拱手让与刘备。

实际上,鲁肃此行虽然是临时动议,却是江东集团上层深思熟虑之后的举动。

虽然江东各派利益立场各不相同,所持观念亦有相当大的差异,但无论是孙权还是张昭和周瑜,对荆州局势的关注却是一致的。在得知刘表的死讯之后,张昭的第一反应就是加强了对荆州方面入境商人和移民的审查,一方面从这些人口中探听确实的消息,一方面严查襄阳方面甚至许昌方面向江东渗透的细作间谍;而周瑜则在第一时间赶往鄱阳湖水军总寨,一面视察武备一面加紧训练士卒,同时加强了对乌林方面和夏口方面的军事侦察,同时原本驻守南方与荆州军长沙大营相对峙的部队也在韩当等将领的统帅下向北调动,逼近长江一线,这种兵力集结在往常一定会引发荆州方面的相应反应,但是此刻荆州方面自顾不暇令出多门,因此竟然未能对此做出任何有效反应。

孙权自从得到刘表病死的消息之后,便在第一时间召开了幕僚会议,分析探讨荆州的局势。

尽管这些幕僚们的说法和观点各不相同,但是却也没有拖太久的时间,鲁肃很快就用自己极具说服力的分析打动了孙权……

鲁肃认为,荆楚之地与江东唇齿相依,从地缘上讲荆州的任何局势变化都会在第一时间对江东的战略安全产生直接影响,他认为,荆州水流顺北,外带江汉,内阻山陵,有金城之固,沃野万里,士民殷富,若能据而有之,可以作为进军中原图取天下成就帝王之业的基础。因此若对荆州的内部变化不闻不问,则不但是短视,甚至是盲视。若这样一块重要的战略区域被别人抢先占领,则江东不仅失去了问鼎中原的机会,而且还会给江东自身的地缘安全造成严重威胁。

鲁肃仔细分析了刘表的死将给荆州和江东乃至天下局势带来的重大变化。他对孙权说,刘表死后,因为其两个儿子的夺位之争,将导致荆州的内部分裂,军中诸将领分别隶属不同派系,互不相能,政令军令将不能再统一。而客居荆州的刘备是“天下枭雄”,素来以高举反曹大旗而著称,他寄居在刘表麾下,实属不得已,而刘表也十分清楚这一点,因此对刘备的才能和威望素来万分忌惮,也因此不敢放手使用刘备来抵御曹操。如果在刘表死后,刘备能够与刘表的两个儿子同心协力守卫荆州对抗曹军的南下,那么江东方面则应该改变对荆州方面的一贯政策,采取与之结盟的方略,使其成为抵御曹军大举南下的一道藩篱。如果刘备不能与刘表的两个儿子和睦共处而导致荆州内部分崩离析,则应该当机立断,派遣军队进驻江夏,争取在曹操之前夺取荆州大部的控制权,最起码也要在曹军大举南下之前彻底摧毁或者夺取荆州的水师,遮断长江,使得曹操面对长江天险不敢轻易谋取江东。

鲁肃建议孙权,立即派遣使者前往襄阳吊唁刘表,慰问刘表的两个儿子,观察并结交在牧府和军队中的实际掌权者,游说他们放弃与江东方面的敌对立场,上下一心共同抵御曹操的南侵。鲁肃特别提到,使者必须面见刘备,游说其支持江东的立场和政策。以刘备历来以曹操为第一大敌的政治立场而言,这一点应该并不难实现。只要荆州上下和刘备能够通力合作,曹操这次南征的进程就不可能顺利实现。那么就算江东方面不能染指荆州,间接获得的利益也是相当大的。

鲁肃警告说,如果不迅速向荆州派出使者,被曹操抢先一步派人离间分化了荆州的力量,那么荆州很可能会在不长的时间内土崩瓦解甚至投降,那时候江东的战略安全就堪虞了……

很明显孙权在此之前对荆州问题的思考已经相当成熟了,因此在鲁肃的发言结束之后没有多久这位年轻的江东之主就做出了决断,派遣鲁肃作为吊唁特使赶赴荆州吊孝。孙权认为,面对荆州目前的复杂局面,一般的特使是无法完成如此重要的使命的,特使本人必须随时随地对局势的发展有着切实的准确的判断,同时要有能力去展开一系列的外交活动,还要保证这些活动最终是符合江东集团的根本利益的。因此综合下来评判,这个任务除了提出这个建议的鲁肃本人之外在没有其他人能够完成。

鲁肃走得并不慢,一叶轻舟溯江而上,只用了不到三天的时间就抵达了江夏。而此刻的刘琦正在一心一意地积极备战,鲁肃在江夏看到的景象让他颇受鼓舞,他认为这证明荆州高层并没有放弃抵抗的打算。然而他为了见到刘琦却颇花费了一些气力,刘琦虽然坚持抗曹,但对打了十几年的江东方面同样没有什么好感,根本不打算接见他这个莫名其妙的吊唁特使。鲁肃在江夏整整盘恒了五天才算逮到了一个见到刘琦的机会。

似乎是鲁肃的诚意打动了刘琦,这位年轻的江夏太守向他详细介绍了目前荆州的局面,告诉了他襄阳方面已经决定投降。获得这个消息的鲁肃如同五雷轰顶,这几天以来的好心情一下子就被破坏掉了,他立刻意识到即使再前往襄阳面见刘琮只怕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在心里对刘表这两个草包儿子暗自腹诽的同时鲁肃特意向刘琦打听了刘备的态度,在得知刘备已经携民渡江的情况下鲁肃当即决定改变计划,前往南郡或者江陵见刘备。

鲁肃知道,自己这次荆州之行的成败就寄托在这位冒牌皇叔的身上了。

刘琦还算好心,他告诉自己准备率军前往南郡,他允许鲁肃随军行动。这是相当大度相当友好的表示了。要知道直至此刻江东和荆州还处于敌国状态,允许江东的使者随军也就意味着对该使者和平诚意的信任。

就这样,鲁肃跟随着刘琦的军队一路东行,在汉水东岸遇到了自当阳败退而来的刘备。

从方才双方的军队一会师鲁肃就一直在暗中观察刘备的部队,刘军那精良的装备和高昂的士气以及训练有素的行动力让鲁肃对刘备信心大增。鲁肃心中暗自做过比较,刘备的军队素质不仅远在荆州诸军之上,甚至也在江东诸军之上。未来如果真的要和曹军开战的话,这支部队无疑是能够发挥不小的作用的,最起码可以少死许多的江东子弟。

从这一刻开始,鲁肃开始将刘备定位为未来主要的谈判对象和合作伙伴,也就是说,目前在鲁肃心中的政治版图上,刘备已经取代了刘表的两个儿子成为了荆州之主了。

鲁肃认为,以刘备的精明和务实,一定能理解自己此次出使的真实目的和重要意义。

刘备果然没有让他失望,这位左将军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将自己请进了他的中军大帐进行会谈,几乎没有浪费半点时间,在这位皇叔挥退了搬酒进来的军校之后,鲁肃发现整座中军大帐里只剩下了四个人,除了刘备、刘琦和自己之外,还有一个年纪颇轻的俊秀书生留了下来。

“这位是我军中新任的军师中郎将,南阳卧龙,诸葛孔明先生!”刘备摆着手介绍了那位书生的身份。

鲁肃心中又惊又喜,作为一名将军府幕僚,他太明白“军师中郎将”这个职务的重要意义了,让他吃惊的是,没有想到刘备幕府的首席军事幕僚竟然如此年轻,让他欢喜的是,这个年轻人竟然是诸葛亮……

他一面向着诸葛亮拱手行礼一面微笑着道:“久闻孔明先生的大名了,肃在江东,与尊兄子瑜先生乃是至交,经常自尊兄处听到些卧龙先生的事情,实在是久仰了……”

诸葛亮也微微笑着还礼道:“子敬兄客气了,子敬先生在家乡时便有侠名,乃是当今无双国士,更得孙破虏器重,是江东幕府一等一的重臣,亮才真的是闻名久矣,敬仰万分呢!”

刘备做在主席位上,饶有兴味地看着这两名首席幕僚的寒暄。

原本有些生硬的会面,便因着这一个照面的客气而迅速进入了状态。

从鲁肃的客气里,诸葛亮准确地把握到了江东集团对荆州局面的关切和焦虑,他立刻意识到,联盟的初步条件已经具备了,接下来,就是谈判和讨价还价的问题了。

鲁肃则从诸葛亮的客气话中窥探到了刘备方面对江东集团的关注,也就是说这位皇叔在自己来之前便已经对江东的情况做了极为深刻的了解,这说明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江东在刘备心目中的地位是十分重要的,鲁肃甚至推测,刘备方面很可能已经对与江东结盟的可能性做出过一番评估了。

鲁肃深知目前的局势极为紧迫,因此他一张嘴便直奔主题:“闻听左将军与曹操在当阳交兵,不知胜负如何?”

刘备苦笑了一声,尽管回答这个问题会令自己十分不快,但这个问题却是不得不达的,他抿着嘴唇实实在在地道:“败了,一败涂地!”

鲁肃点了点头,刘备的态度令他十分佩服,不掩饰,不回避,这样的心胸气度,的确配得上“天下枭雄”的名声。他沉吟了一下,又问道:“不知左将军对曹军的评价如何?”

刘备表情严肃起来,他想了想,回答道:“子敬应该听说过虎豹营吧?”

鲁肃点了点头:“有所耳闻!”

刘备娓娓说道:“世人只知虎豹营乃是曹军中的精锐,却不知这支骑兵是如何组建起来的。曹氏将兵,确实有其独到之处,虎豹营中的骑士,实际上都是由各军中选来,只有在军中以勇猛和斩首战功升迁至百人将以上的军官才有资格调入虎豹营,因此该营骑兵单兵战力极强,说是天下第一精兵也不为过。此次在当阳与我军对阵的,就是五千虎豹营骑兵,他们每人配备三匹战马及轻重装备各一套,既能够快速机动游曳,又能够重装冲阵正面对决。因此当阳之败,我军并非败于阴谋诡计,而是败于堂堂之阵。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曹操麾下这支骑兵,其战力足以傲视数万精兵……”

鲁肃长叹了一声:“皇叔能够在如此精兵面前全军而还,也堪当得能军者之称了……”

刘备苦笑道:“这一战我军数千新兵被打散,两千余人阵亡,一千余人受伤,而敌军伤亡总数不过七百多人,马匹损失了四千多匹,实力对比从这损失数字当中应该可以看得出来。”

鲁肃点了点头,又问道:“左将军与曹操交手次数颇多,可知此人的用兵方略大概?”

刘备哈哈笑道:“这个几乎天下皆知了,曹某人用兵大略便是六个字:‘以正盈,以奇胜’,每战曹军必以主力与敌相拒,牵制敌军主力,而以精锐骑兵抄袭敌军粮道,焚毁敌军辎重屯粮之所,使敌不能持久,趁敌军心散乱之际使用骑兵将其分割,各个击破!”

鲁肃沉思片刻,又问道:“那么皇叔以为当如何应对曹军的这般用兵方略呢?”

刘备摇了摇头:“用兵没有灵丹妙药,军伍不精,便是再巧妙的谋略也不过是镜中水月。向此次长坂之战,我军便是列阵御敌,虎豹营虽然悍勇,却始终不能割裂我军阵线,因此虽然伤亡惨重,我军实力却得到了保全……”

鲁肃再度颔首,又问道:“曹军水战如何,皇叔可知晓一二?”

刘备摇了摇头:“曹某人对水战一无所知,这一点刘备却是可以断言的!”

鲁肃又问道:“不知曹军此来,号称数十万众,其真正兵力,究竟几何?”

刘备垂首思索半晌,答道:“具体的数目,备也不知,不过此番曹操南征,颇有志在必得之势。据我猜测,以此观之,其兵力至少不应当少于荆州兵力,故此我以为曹军此次发兵,总军力当在十万以上……”

鲁肃闻言,心中顿时打了一个突,他颤抖着声音追问道:“这十万大军,堪比虎豹营者有几何?”

刘备笑道:“子敬多虑了,这十万众当中虽然老兵不少,但堪比虎豹营的却一个没有,精于水战的也一个没有。若是这十万人马个个均是虎豹营那般的勇士,只怕曹贼早已将天下握在掌中了……”

鲁肃点了点头:“左将军所言确是至理,依左将军之间,荆州战局如今发展到何等样局面了?下一步又会如何发展呢?”

刘备心中暗喜,自己实实在在回答了鲁肃如许多的问题,目的便是要他相信自己的诚意,只有如此自己对战局的看法和观点才能通过这个鲁子敬进而影响江东的决策者。

他清理了一下思路,缓缓道:“目前曹军的主力还应该在汉水一线,没有足够的船只,十几万大军要渡过汉水只怕还要花费些时间。若是一路上不遇到有力的阻拦,曹军的虎豹骑前锋此刻应该已经抵达江陵城下,江陵守将是否会据城自守目前还不好说。虎豹营轻骑间进,没有携带大型的攻城器械,因此若是江陵守将敢于守城的话,虎豹营一时半会应该攻不下江陵。不过由于襄阳方面已经投降了曹操,只怕江陵方面看到虎豹营的旗帜便自行献城的可能性比较大。若是江陵被曹军拿下。长江以北被曹军扫平就是个时间问题了。江陵水军一旦落到曹军的手里,未来曹军的战略便有了两种可能。一种是借助江陵水军将主力大军南渡,收取江南四郡;另外一种便是水陆并进,兵锋直指江夏。水路由水军为先导,搭载陆军顺大江而下,自乌林卸下陆军,水军继续顺江进迫夏口,陆路则顺着我军的来路进行追击,自北面绕过云梦泽袭取夏口……”

鲁肃呆了半晌,双目炯炯盯视着刘备,一字一顿地问道:“那么左将军以为,曹军在夺取了江夏之后会否继续顺流而下图谋江东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