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四天 倒数第四天,6:00之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四天,6:00之前。


楼道里立即传来了急速奔跑的声音,政委被这一突如其来的奔跑声也吓了一跳,他已经走到了办公桌前,僵硬的站在了那里,目光紧紧的盯住了没有关闭的门,似乎是等待什么出现。

。。。。。。


舒梁气喘吁吁的跑到了门口,政委看到只有舒梁一个人站在那里,第一个问题就是:

“刘庆呢?”

“我不知道!”舒梁喘着气。

“他怎么了?”政委有些焦急。

“他在卫生间里!”

“你跑回来怎么了?”

“没事,我没事。”舒梁暂时不想告诉政委那几个本子的事。舒梁说话的时候,眼神稍微的向办公桌的方向瞥了一眼,他看到了那两个本子还在桌子上,而且是合上的,舒梁的心稍微安稳了一些。

政委不愧是老刑侦,舒梁这么一个稍纵即逝的眼神也没有逃得过政委的目光。政委也迅速的转头看着办公桌,刚才他就注意到了那两个本子,舒梁的眼神也一定是在看那本。

为什么!

舒梁也察觉到政委发现他注意的方向了。

“那是我的日记本。”舒梁说。

“你跑回来是因为怕我看那个本吗?”政委狐疑的表情问着舒梁。

“是,又不是。”

“为什么这样说呢?”

“说来话长啊,先不说这个了,去看看刘庆吧!”

“刘庆怎么了?”

“他说他看到卫生间的镜子里有东西,可是我什么也看不到,那面镜子再正常也不过了,他还在那里呢。”

“是吗!走!”政委说走的时候,并没有直接走出办公室,而是扭身回到了屋子里,从挂在衣架上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了枪。

舒梁看到了政委的举动,不由得心里再次紧张起来。

。。。。。。


五点已经过了,已经有上早班的警察来了,院门被打开了,巡夜的警车也纷纷回到了院子里,天虽然还没有亮,但是这种感觉对于政委来说,是越来越好了,因为人,因为有人了,因为人多了,因为天就快亮了。

对于舒梁来说,则是觉得无所谓,从第一天起,舒梁就有一种感觉,自己的这件事不论有多少人在自己身边,始终是自己的恐怖经历,或者干脆就是说这个恐怖的经历实际上就是冲着自己来的,所以,天亮与否,是否有人,对于舒梁来说,并不重要,相仿,舒梁还觉得人越少越好,因为已经有不少人因为这个丢掉了性命了。

楼道里依然没有人,政委手握着枪,一步一步的逼近了三层的卫生间。政委和舒梁都听到了来自于卫生间的声音。

那是刘庆的喘息声,还有微弱的叫声。

政委加快了脚步,几步之后就到了卫生间的门口,一闪身就进去了,舒梁并没有加快速度,还保持着匀速。

刘庆站在镜子前,双手紧紧的抓住了自己的脖子,左手在自己的喉结上使劲的揪起了皮,右手在洗手台上摸索着什么,很焦急的样子。政委跑到镜子前,看着镜子里,什么也没有,只不过是如实的反应着镜子外面的情况。

政委把枪迅速的塞进了裤兜里,急忙之中政委抓住了刘庆的肩膀,使劲的要掰开刘庆的双手,可是那只揪起自己喉结的手却死死的扣住了自己的皮肤,刘庆的表情难看极了。

。。。。。。


等到舒梁进入卫生间的时候,他看着刘庆这样的举动,忽然想起了自己,眼前幻化出了自己曾经的景象:

“直到有一天,舒梁面对着自己,已经到了无法继续下去的地步了,任何事情都已经到了无法继续的地步了,舒梁的选择和自己眼前的世界吻合了,一把剪刀出现在了舒梁的喉咙前,左手揪起了喉结附近的皮肤,使劲的揪着,扥出了很长的一块皮,并不锋利的剪刀在这块皮肤上合上了刀口,鲜血和舒梁的微笑一起像罂粟花一样的绽放了。

当舒梁倒下的时候,一个比现实中的舒梁轻盈一万倍的舒梁悠然的从身体中升起,幻化成为另一个有血有肉的舒梁,把剪刀从地上捡起,冲洗了血迹,从舒梁的尸体上茫然的迈了过去,无知无觉一样的,离开了。

舒梁扔掉了剪刀,再一次和以往一样,什么也不信,什么也不在乎,还是惶惶不可终日的样子。

似乎就是一次次的循环往复,舒梁用同样的手段已经消灭了自己无数次了,剪刀,喉结,鲜血,微笑,一遍遍的重复,一遍遍的重新失去对死亡那一刹那的记忆。”

。。。。。。


那是属于舒梁的记忆,为什么会出现在刘庆身上,而且还是那么逼真,就好像自己在看着自己重演一遍过去的经历。

舒梁也帮助政委一起扳动了刘庆的手臂,刘庆也越发的疯狂的反抗着,直到刘庆抬起腿,踹向了洗手台,三个人一起摔倒在了卫生间。

卫生间里似乎平静了,刘庆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喉结在脖子的正中间快速的起伏着,他睁着眼呢,张着嘴,好像想要说点什么,但是说不出来。

“刘庆!刘庆!你怎么了?这是为什么啊?”政委不顾地面上的湿滑,跪在地面上,拍打着刘庆。

“。。。。。。”舒梁很想说点什么,但是他除了对于自己的记忆的恐惧,什么也表达不出来。

刘庆看了一眼政委,恐慌的表情之后,突然露出了万分悲痛的样子,一下子哭了出来,声音很大,划破了凌晨寂静的走廊。

政委叫舒梁一起扶起了刘庆,而且是尽量让刘庆的目光避开了镜子,两个人把刘庆深一脚浅一脚的扶着走回了办公室。

。。。。。。


“刘庆,你怎么了?”政委问。

“。。。。。。”刘庆还是在哭着,政委很久没有见到刘庆这样哭了,或者说,干脆政委就没有见过刘庆哭过。

“舒梁,你去把门锁上。”

舒梁答应了一声就去了。

“刘庆,你看到什么了,你慢慢说。”

“。。。。。。”

舒梁走回了刘庆身边,他坐了下来,慢慢的问刘庆:

“刘庆,你是不是在镜子里看到自己了?”

刘庆点了点头。

“是不是镜子里的你要剪断你的脖子?”舒梁说这话的时候,浑身抖动了一下,他连说出来这样的话都感觉得毛骨悚然。

刘庆摇了摇头,表情有些木然了,他已经不哭了。

舒梁一下子没词儿了,这和设想的不一样了,这不是自己的经历了。舒梁也十分木然的看着刘庆,等待他的答案。

“什么乱七八糟的?”政委说道。

刘庆点了点头,是在肯定政委的评价吗?

“我看到了我!”刘庆说话了。

“然后呢?”舒梁问道。

“我还看到了陈生!”刘庆的表情再度扭曲了,极为恐怖的扭曲。

“陈生!”政委几乎是大叫了出来。

“陈生在哪里??!”政委继续追问着。‘

“陈生在镜子里!”刘庆很紧张,他甚至觉得陈生就在自己身边,刘庆环顾着四周。

舒梁也跟着刘庆的眼神扫视了一下四周,什么也没有,舒梁有些安心了,因为他总觉得自己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他没有看到有陈生,就基本可以说明陈生不在这里。

“我们怎么没有看到啊?”政委不解的问着。

“舒梁,你也没有看到吗?”刘庆抓住一旁的舒梁问道。

“我确实什么也没有看到,那面镜子很正常啊。”

“。。。。。。”

“陈生要剪断你的脖子??”舒梁问着。

“不是,是我自己要剪断的!”刘庆又出现了悲伤的面孔,是一种极度惋惜的表情。

“为什么?”

“因为,老陈!”

。。。。。。


政委一下子就傻眼了!

舒梁也似乎听明白了。

。。。。。。






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