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家乡革命斗争活动简史

(原创)家乡革命斗争活动简史

作者:保安局

序言

我的家乡在湖南郴县。我县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历代为湘南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地势险要,扼湘粤咽喉,自古乃兵家必争之地。近百年来,我国社会处于大变动时期,各派政治势力在我县进行角逐争夺,我县人民为推翻三座大山的压迫,流血牺牲,前仆后继,写下了可歌可泣的篇章。

帝国主义对本县的经济侵害,始于十九世纪末,德、法、美等国纷纷在我县矿产资源丰富的地方开矿,每年数万担精矿沙落入它们手中,而矿工死伤人数众多,温饱不能。军阀政府的税捐直接威胁人民的生死,在各团、保、甲设立了征收处,各种税捐多如牛毛。直接压在农民头上的是地主。地主占有绝大部分土地,收的地租一般是“四六开”,农民占四分,地主占六分,有的地方是“三七开”;地主对农民还定有种种陋规,农民得额外增加负担。农民被迫要借地主的高利贷,借一还三,有的是借一还十;大片的山岭被地主霸占;地主还强迫农民为他们大兴土木,造田起屋。良田大地主黄光,为了房屋的金砖秘密,待房屋落成后,将工匠全部杀死。地主勾结官府,欺压百姓。地主还豢养了私人武装,以镇压农民的反抗。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在大革命时期,在十年国內革命战争时期,在抗战时期,在解放战争时期,我县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为了推翻三座大山,为了自己的翻身解放,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青天。二十多年的革命历史,我县人民为中国革命的胜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涌现出了一大批忠于党忠于人民的英雄儿女和无数革命先烈,终于迎来了解放。

本人特地写出这个家乡革命斗争活动简史 ,以纪念我县的革命前辈和革命烈士。

(一) 风起云涌大革命

“五四”爱国运动爆发后,我县的黄耀华和陈继崇在北京参加了运动。本县的青年学生响应,召开了大会,声讨北洋政府。

1921年10月,黄静源在毛泽东和夏明翰的介绍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本县第一个共产党员。

1923年,黄传凤和孙开球在县城开设了接待站,联络革命人士,传播革命思想。

1924年,本县的李翼云、李佑余、胡世俭、李一鼎、孙开球等先后入党。

1924年5月,我县考取黄埔军校的有陈奇、陈鹏、武希良、武暴、袁勋、邓壹、廖风运等二十三人。在军校期间,陈鹏在他的《论中国之国情》一文写到:“根据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封建奴役思想统治千年的中国特点,要改造吾国之面貌,一是唤起民众,二是拿起武器,三是要有牺牲精神。”

1925年6月5日,李翼云、孙开球成立了血耻会,展开斗争,并定期到广州向毛泽东等人汇报、接受指示;同时开办了学校和夜校。

1925年10月,组织了本县的共产党党支部,成立了学生联合会。年底,本县党组织根据国共合作的原则,帮助国民党成立了本县区分部和县党部筹备处。

1925年10月16日,黄静源在江西安源路矿被反动派杀害。

1926年2月,谢怀德在良田举办农民夜校,培养农运骨干,领导农民平定地主的粮价,赶跑了税卡。3月,在良田,成立了我县第一个区农民协会——秀良区农民协会,段玉廷任委员长,会员有6000多人。

1926年3月,在陈芬的主持下,成立了本县的县委;4月,成立了共青团委员会,各地也成立了分部;5月,帮助国民党成立了国民党县党部,孙开球等人以个人身份参加了国民党。共产党员被选为国民党党部任职的有:李固、何善玉、李一鼎、雷乾之、邝珠权。

5月25日,成立了本县总工会筹备处和农民协会筹备处。

5月中旬,本县党组织派邝珠权等四人为向导,前往广东坪石迎接北伐军。5月底,叶挺的部队到达本县。后来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介石率部队也经良田到达县城,停留三天,他盛赞本县“党部、农民组织完善,为他省所不及”。我县在支援北伐军时献出粮食八万斤,布鞋3200多双,银元1280元,帮军队抬担架3600多人次,从军者127人。在北伐战争中,我县有54人牺牲在各个战场。

7月,县委在各区建立了区支部,成立了儿童团。

8、9月间,县委以国共合作统一战线的名义,开办了进步书店,全县各地兴起了办学之风。

1926年10月22日,成立了县农民协会,选举曾子刚为委员长,并成立了农民自卫队、特别法庭。各区乡农协也发展起来,建立起十一个区、三个特别区、127个乡、696个村农民协会,农会成员达57000多人,形成了一切权利归农会的局面。县农协发动区、乡、村农会向地主豪绅开展斗争,减清封建经济剥削,平价稻谷,同时开展破除迷信,禁烟禁赌。

11月14日,成立了全县总工会,李翼云任总工会委员长,全县工会会员已达3000多人;为了防止反动分子的破坏,组建了一支50多人的纠察队,拥有枪支20多支,由梁少榜任队长,陈震华任副队长。总工会成立后,领导工人为改善政治地位和经济待遇,同帝国主义、反动资本家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通过一系列的斗争,我县工人的政治地位和经济地位大大提高了。5000多工人都参加了工会,并吸收了工人骨干57人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6年12月,经人民公审,处决了五里牌反动分子、大土豪曹文波。

12月1日,全省第一次工农代表大会在长沙召开。本县出席会议的农民代表有曾子刚、雷明轩、王煌酋、李嘉刚,工人代表有曹廉、梁少榜。

1927年1月27日,黄传凤、何善玉出席全省第一次妇女代表大会。

2月,召开大会,处决反动豪绅、破坏分子陈亨甲,对破坏农运的地主采取戴高帽游街、写悔过书的方式处罚。

1927年3月,共产党员肖光标带队袭击折岭的反动税卡,杀死8名作恶多端的税勇。

3月,毛泽东写了《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在报告里肯定了本县的做法,高度评价:好的很。

3月,成立了本县农民自卫军,队长为曾子彬。3月底,开办了农工讲习所。

4月初,县委及各革命团体的代表,组成工商学兵联合委员会,主持本县的政府工作,孙开球任委员长。

4月26日,本县第一届女界联合会成立,各区成立了分部。

5月1日,召开了国际劳动节大会,有几万人参加。在大会上,处决了反动分子肖云章。

5月21日,长沙发生了“马日事变”。李翼云在长沙英勇就义。本县国民党右派廖镜廷、罗东之、张名龙串连20多个国民党右派开会,秘密成立清党委员会,派人到长沙联系国民党军队,密令反动地主组织挨户团,策划反革命暴乱。6月,国民党第八军第一师第三团第三营营长陈铁侠带一营部队到达本县。县委执行了错误的上级命令,解散了农民自卫队,将城区的200多支枪交给了陈部。国民党部队在收枪后,立刻砸毁了县农会和总工会组织,大肆捕杀共产党员和革命干部群众。各区乡的地主武装纷纷报复,杀害革命干部和群众。国民党反动派上台,统治了本县,大革命失败了。

(二) 国民党对人民的大屠杀。

1927年6月,在本县,国民党向共产党发动了大屠杀,家乡的两党合作彻底破裂,共产党与国民党、农民阶级和地主阶级成为生死对头。

良田的大土豪和反动劣绅陈治奎、黄孝球、黄得政等组织了一系列的反动地主武装,日夜搜山围屋,捕杀革命干部群众。

共产党员、革命干部李道担被砍头,其心肝脾肺被反动派油炸下酒。共产党员、革命干部李固被叛徒李树英带地主挨户团抓捕,在县城被砍头;反动派还打死了前往援救的30多名革命群众。共产党员、革命干部曹弟惶被烧死。

1927年6月,栖凤渡反动土豪劣绅李如水、李子英、牛绍基、李成琢、罗天重等,成立了清共委员会和挨户团,大肆捕杀共产党员和革命干部群众。由于叛徒李树英的出卖,革命干部李保庭和李明光被挨户团杀害。随后,共产党员和革命干部邓显积、王元、李先智、李学厚、李满发、李志荣等先后被国民党和地主挨户团杀害。

国民党部队和恶霸地主叫嚣:石头也要砍三刀。清水塘男女老少125人全部被国民党部队和地主挨户团用机枪射杀。

仅仅一个月,全县就有368名共产党员被杀,革命干部和群众1609名被屠杀,一片白色恐怖,共产党转入秘密状态。

(三)县委的恢复

1927年6月,凌云任县委书记,调整了干部,整顿了党组织,在各区开展斗争。

同年9月,凌云在开会时被国民党抓捕,不屈被杀。杨西林和黄传凤被党组织设法保释。

夏明震接任县委书记,总结经验和教训,将革命工作做的更加隐蔽。

(四)良田暴动和全县年关暴动

1927年7月25日,陈鹏带游击队镇压了罪大恶极的清乡委员会委员黄可明。三天后,在坳上李家湾,捉杀了挨户团团长李世敏,缴步枪2支,击毙其反抗的爪牙4人。

1927年9月,孙开楚(1942年5月22日在太行山十字岭牺牲)、肖光标、李克如前往良田铺下,击毙国民党一名营长,夺得1挺机枪和5支步枪。

1927年中秋节这天,陈韬和李鄂率队袭击良田挨户团,包围其住地,用机枪扫射,打死十几人,抓住挨户团副官王友来,赶到百丈处决了挨户团团长段已秀。同一天,李用芝带队在太平里袭击了国民党何键部35团第二连,杀死敌军连长和三名其他军官,所有的士兵投降,缴35支步枪,5支手枪,4支冲锋枪。10月,由陈韬和李鄂带领队员到太平里,声东击西,进攻敌人军火库,夺取步枪70支,机枪3挺,手榴弹23枚,子弹3000发。

1927年10月,县委书记夏明震在五盖山召开了九个区党政干部扩大会,传达“八•七”指示和“年关暴动”计划,指出要用武装的革命反对武装的反革命,用红色的清乡对付白色的清乡,在全县进行“年关暴动”。

10月,朱瑛被叛徒袁同酬告密,被地主挨护团抓捕,不屈,被杀。

11月上旬,暴动在良田开展,打死2名敌人,缴步枪18支,子弹200余发。

11月13日,袭击良田挨护团,打死18人,缴枪12支。

11月18日,袭击良田税卡,敌人投降,缴枪4支,子弹600余发。

11月21日,攻打折岭税卡,缴枪5支。

12月15日,曾子彬率队从小溪出发,一连捣毁3个清乡委员会,杀掉4个清乡委员和2个挨户团团长,缴步枪20支,大刀12把和2支手枪。

1928年元月8日,全县年关暴动正式开始。夏明震、李鄂、肖光标、肖光迪、孙开楚等带队包围挨护团头目、清共委员会首领、恶霸地主陈世泽的大屋,杀掉4个挨护团成员,处决罪大恶极的陈世泽夫妇、陈治槐夫妇和管家;同时,另一路队伍到上冲处决了挨护团另一头目、恶霸地主陈文本等8人。

同晚,保和乡的十寺恶霸地主、挨护团头目邓传岳夫妇和他的一个儿子被处决。

在城区、走马岭、丰乐区并端掉了乡公所和清乡委员会,处决了周吉昌、李洪魁等11名大土豪和13个走狗,缴步枪15支,手枪2支,马刀20多把。

在西凤渡,恶霸地主王谣揩逃走,其手下的两个凶狠爪牙罗心光、罗心明被处决。

在这次年关暴动中,全县共杀死大恶霸地主、挨护团头目21人,端掉15个乡公所、12个清乡委员会和挨护团,缴了一大批武器。

(五)赤色游击队建立

1928年元月,朱德和陈毅在宜章发动了湘南起义。

1928年元月10日,县委在鸭鹰坦石洞开会,成立了赤色游击队。具体分工:队长陈鹏,党代表肖光月,军事辅导员李鄂,政治辅导员孙开球和曾子刚,伍一仙统一指挥全县军事。朱德和陈毅送了游击队100多支步枪和5箱子弹。

2月2日,肖光标带领游击队在保和、小溪、水井窝一带设伏,打死国民党军许克详一部200余人,缴步枪263支,迫击炮2门,重机枪3挺,手枪20多支,军需物质70担。

一个月后,按朱德、陈毅指示,赤色游击队改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独立连。

(六)策应朱德、陈毅部队进城

县委同朱德、陈毅取得联系,在县委和游击队的策应下,朱、陈带领南昌起义后剩余的一千多人的部队到达本县。

国民党军队第19师派一个营的兵力到达折岭设伏阻截。2月4日清晨,在游击队的配合下,朱德、陈毅指挥部队分两路向敌军进攻,包围敌军,激战两小时,消灭敌军400多人,缴枪近500支;追敌至两湾洞,全歼敌军。

国民党军队派两个营在大铺桥设防。2月4日下午,朱德、陈毅指挥部队和游击队,分三路向敌军进攻,激战两个多小时,打死敌人100余人,近600敌人被俘,缴枪700余支,敌军营长周澜被击毙。

国民党军队两战的失败,震惊了城里的敌军,敌军军心大乱,逃走。2月4日下午5点,朱德、陈毅指挥部队和游击队进入城里,扫荡了逃到北湖的敌军后,又追敌到铜坑湖一带,消灭王东原部一个特务连。

2月4日晚,召开了军民联欢大会,并宣判了黄孝荣、朱成斌等8名反动派的罪行,立刻枪决。

(七)加强党政建设和镇压反革命

1928年2月5日,朱德、陈毅主持,县委召开党代会,调整了县委领导,成立了各区乡委员会。2月6日,建立了郴县苏维埃政府和各种群众组织,并建立地方革命武装——工农革命军第七师。

随后,发展党员100多人,团员400多人。在城市,保护工商业者,工人实行八小时工作制,建立工人纠察队和宣传队。镇压了清乡委员会成员谢传臣、何应烈、雷百瑜等人。在农村,发动了大暴动,分田到农民。在黄茅,镇压了恶霸地主、挨护团头子罗天喜的两个儿子和牛尚黑;在安善区洞庭乡,杀了四个大土豪;在五里牌,杀了大土豪周大湘、张家景等。在栖凤渡,镇压了反革命分子肖邦孝。

这次暴动,全县共镇压挨户团成员、恶霸地主、大土豪劣绅210人,赶走了490多人。

县委早县城举办“CY”宣传训练班,学员50人。各区乡分别举办了短训班,共500多人参加了学习。

县委派人到11个区、3个特别区和147个乡去帮助成立区乡苏维埃政府。城乡都掀起了打土豪分田地,建设政权的革命运动。

(八)瑶族兄弟参加革命

瑶族青年邓富云在大革命时就是积极分子。大革命失败后,瑶族人民的斗争受到了镇压。

暴动后,铲子坪、大竹山、棉花垄等地成立了瑶族乡苏维埃政府。

在铲子坪,邓富云带暴动队杀死了大恶霸赵见合,分了山,成立了17人的游击队,后编入工农革命军第七师第一团第三营第一连,参加了打桂阳和平息“反白事件”的战斗。后来有5人上了井冈山,2人在资兴作战牺牲。邓富云受命留在本地斗争,在宋家洞组织了20人枪的游击队。挨户团在几十里的地方不断地围剿他们。游击队不得不分散。邓富云找到了李林,参加了湘南游击队。

在棉花垄,大恶霸盘岭固逃往莽山,他的12个枪兵有7个投诚。这里的瑶族兄弟成立了24人的游击队,队长盘金山,后来编入工农革命军第七师第二团第二营第二连,参加了一系列战斗,有5名瑶族战士牺牲,盘金山后来被地主挨户团杀害。

在大竹山,瑶族兄弟也成立了乡苏维埃政府,闹起了革命。

(九)工农革命军第七师

1928年2月7日,县委和苏维埃政府在原有的暴动队、游击队、一师独立连的基础上,组建了工农革命军第七师,邓允庭任师长,邓壹任副师长,蔡协民任党代表,刘之至任参谋长;师下辖5个团,第一团由彭鳌任团长,孙开楚任党代表;第二团由徐悙任团长,廖开藻任党代表;第三团由蒙九龄任团长,廖子庭任党代表;第四团由李升卿任团长,曹廉任党代表;独立团由万伦任团长,段横波任党代表。全师有步枪1700余支,大刀200多把,梭標4000多支,干部战士6300余人。各区都先后成立了农民赤卫队。

七师在湘南起义中发挥了重大作用,经历了许多战斗。

(1) 桂阳之战

2月18日晚,七师到达桂阳。第二天五点,发动进攻,用土炮轰开西城门,邓允庭师长率部冲进城里,国民党军队李明杰部和邓国元、邓耀的反动武装3000多人崩溃;打死打伤敌军数百人。战后,召开了群众大会,处决了罪大恶极的反革命骨干十多人。

2月24日,七师1团2团在吉阳消灭了一百多来访的敌人,同杨赤、彭雄率领的农民赤卫队,汇合了肖克所率的一营部队,复攻桂阳,打垮了敌人。

2月28日,七师1团第一营,在杨赤、彭雄率领的农民赤卫队配合下,在吉阳,一举全歼桂阳敌军二百多人。

(2) 援救平头岭

2月10日,平头岭的反动派在凉源王家抢烧。七师第4团一营和来自丰乐区农民前往救援,赶跑了反动派,烧了平头岭陈家反动派的房屋。

(3)庙下雷家之战

1928年3月下旬,高平罗家、庙下曾家的恶霸地主、反动头目傅招荣、雷金、邓耀、罗东之、罗绍基等人勾结,准备攻击丰乐,血洗栖凤渡,进攻县城,反动气焰极为嚣张。

3月16日,七师第4团和农民武装3000多人,朱德派一个排携带一门迫击炮支援,攻打庙下雷家。敌人凭险拒守。我军用迫击炮连续炮击,敌人死的死,伤的伤,丰乐乡大土豪王若皆被炮火击毙,其余之敌逃跑。农军追击。这时,伊子韶、刘永斋率永兴农军赶来,两面夹击,敌军大败,打死敌军二百来人。处决了大土豪王瑶楷的管家、反动分子王周忠。

(4)平息“反白事件”

2月21日,发生了“反白事件”,七师第1第2团和独立团,火速前往县城,宜章农3师龚楷率一个营,七师第4团也赶到,平息了反革命暴乱,镇压了首恶。

(5)两战资兴

永二区也发生了“反白事件”,两名特派员被害。

2月27日,七师第三团,在团长蒙九岭的率领下,同农民赤卫队及农民武装3000多人出击桥口,反动派逃往资兴。革命军进攻资兴,消灭反动派三百多人。

返回桥口后,资兴的反动派又到了资兴,七师第三团又复攻资兴,打垮了敌人。

1928年4月中旬,七师随朱德、陈毅上了井冈山,整编后被编入工农革命军第四军第十一师三十三团。

(十)“反白事件”

湘南起义胜利后,地主、土豪、帮会分子、反革命分子不甘心失败,他们纠集一起,秘密组织反革命暴乱。

2月21日,敌人乘我军出击桂阳,农军也下乡了,在县城发动了反革命暴乱,在会场杀害县委干部9人,他们是县委书记夏明震、县女界联合会副委员长何善玉、妇女宣传员周碧翠、县总工会委员长黄光书、县总工会财会委员焦玉才、县苏维埃政府秘书长陈代长、少先队员廖忠以及工农革命军的王营长和刘连长.随后反革命暴乱分子又在城里杀害革命群众200多人,许多房屋被烧,商店被抢。暴乱波及全县,被害革命干部和群众达1000多人。七师和农军火速回来,在陈毅的指挥下,各路农军进城,平息了暴乱,镇压了钟天秋、崔廷延、崔廷弼等反革命暴乱头目。在南塔岭,一批反动地主武装躲在上面,农军立刻攻打,敌人顽抗,战斗异常激烈。农军英勇作战,消灭了这股地主武装。

在栖凤渡,反动地主罗丙吉、罗达材同挨户团头子罗绍基,组成反革命暴乱队,22日向区苏维埃政府进攻,我方党代表刘戟飞牺牲。我农军里应外合,暴乱分子被击毙四十多人,其余逃走。随后,围捕了密谋再次暴乱的反动地主傅相云和雷金,召开了大会,处决了这两个反革命分子。

在五里牌,区政府主席雷春平带队抓住了反革命分子张继繁、张衍道、张德贤、曹景贤,召开大会镇压。

经过七八天,全县的反革命暴乱被平息。在平暴中,我革命干部群众牺牲300多人,反动地主挨户团和反革命暴乱分子被击毙达1000多人。

朱德、陈毅会同各级干部,处理善后事务。

(十一)陈毅任县委书记

平息反革命暴乱后,陈毅任县委书记,处理了善后事务,重新调整了领导班子,开展肃反工作。又指导各地分田,对各区农民武装进行调整。国民党部队来犯,陈毅指挥部队同敌激战一星期之久。尔后,指挥部队和各县农军及干部革命群众一万人分几路向井冈山转移。为革命保存了一批党和军队的骨干力量,如我军高级指挥员林彪、黄克城、肖克、杨德志、邓华、孙开楚、李克如、孙鹤一、郑效峰等。

(十二)伟大的战略转移——挺进井冈山

湘南革命的声势浩大,震惊了南京国民党政府。1928年3月底,白崇禧部以四个师的兵力向南进攻,范石生部和许克详部以三个师的兵力向北进攻。

朱德、陈毅于4月3日下达了向井冈山转移命令。4月5日,宜章农3师3000多人同农7师汇合,敌人尾追而来。朱德、陈毅指挥部队和各县干部及农军分三路东撤,并布置三路部队同敌军激战。三路部队除了部分枪支外,其余的是大刀和梭标,激战三昼夜,农军牺牲重大,被迫撤退,敌人也遭重创,一时不敢再追。良田的肖光标带400多人在折岭同敌人一个团血战一天一夜,掩护大部队撤退。大部队和其他人员到达资兴,同黄克城、刘泰、邝庸、谭楚材、黄义藻、支俞中率领的农军三千人汇合。

七师第三团在资兴同敌人激战,掩护。敌军损失惨重,农军损失也大,在资兴郊外的老虎山就牺牲了二百多战士,团长蒙九龄和他的妻子也牺牲了。这时,何长工、袁文才率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二团来支援,把敌人赶跑了。朱德、陈毅带领10000人的队伍上了井冈山。

湘南起义和秋收起义两支革命队伍在井冈山会师,形成了强大的革命力量。

我县上井冈山的5000多革命战士,跟随毛主席、朱总司令和陈毅等巩固井冈山根据地、创建中央革命根据地、五次反围剿、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绝大部分为新中国的诞生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更可贵的是一些女同志也参加了革命,如我县坳上苏木头的曾玉,上了井冈山,1933年成为红一方面军独立师二团团长,率部打垮了敌军孙仲连、吴起伟部,击溃敌军姜冲华的别动队;在长征中,于湘江边消灭敌人一个团;在1939年,被党派往山东军区任独立师副师长的路上,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

(十三)国民党军队和地主武装清乡大屠杀

1928年4月,本县国民党政府又指派地主、土豪、劣绅组建地主挨户团,提出:“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走一人”的口号。

1928年清明节,永丰区廖家湾乡农会委员长何忠芳和农民赤卫队长何远新被反动劣绅何植槐、何载民带挨户团抓走,残酷的杀害。

1928年4月24日,中共郴县县委宣传委员、县苏维埃党代表李佑如和革命干部邓座庭被郴县挨户团团长李水如和大土豪罗东之杀害,他们的头被砍下挂在栖凤渡示众。

在良田,反共头子段禄军和黄孝球带领国民党军队和地主武装在反动劣绅杨绍展的指使下,在胡家湾用刀砍死39名农民,烧掉所有的农民住房;在肖家湾杀死9名农民;在峦山角打死7名农民,杀死革命农军一名,还杀掉一个花岭的看水农民。清和塘和东村坝两个村子被全部毁灭。

在五里牌,地主清乡委员会将邓武常、彭明聪、曹浪廉、汤回古、廖毛古5名革命干部杀死,砍下首级。

地主清乡委员会主任曹浪突、铲共大队长张荣,烧房抄家,杀害革命干部群众78人。区苏维埃主席雷春平被叛徒曹先忠告密,被大土豪曹海清、何绍衣、曹显三带领的挨户团抓住,被刺108梭标杀死。

在栖凤渡,革命干部李南平被砍成四截,煮潲喂猪。

丰乐区的被地主武装杀害的革命干部群众达二百多人.

县城的廖昭福被敌人杀害,其心、肝、脾当场就被侩子手挖出,抄熟下了酒。国民党党部还组织审查“共匪”委员会,又在全县杀害革命干部和群众215人。

1928年12月,共产党员、马头岭农协会委员钟桂清被地主挨户团抓住,敌人把他打的筋断骨折,又用粗针穿上苎麻,从他的手掌心扎进去,从手背上抽出来,反复扎抽,残酷的折磨, 钟桂清威武不屈,大骂反动派;随后, 地主挨户团把他抬到栖凤渡杀害,砍下了首级.

在良田,1929年4月,反共头子黄孝球杀死共产党员、革命干部肖光标的父亲、妻子和三岁的小孩。5月,肖光标被叛徒黄昌恒、黄自昌出卖,肖光标的十个脚指头被反动头目黄始芳用铁棍一一砸烂。5月15日上午,肖光标被敌人割断脚筋,身上的肉被敌人一刀一刀的割下来,肖光标咬紧牙关,一声都没哼。敌群中惊呼:好厉害的共产党。肖光标牺牲后,敌人把他的头砍下来,挖出他的心肝炒熟下了酒,其他躯体被砍成几十块丢弃。

1929年5月,地主挨户团在扶塘、良田、白石岭等地又杀革命群众85人。

(十四)红军第三十三团的失败

1928年5月,王继武和陈鹏率红军第三十三团从井冈山回本县开展武装斗争。

在炎陵,同一地主挨户团遭遇,全歼其敌。在七里山,击溃一个挨户团,缴步枪18支,并杀清共委员一名。

到了本县,分两路行军。在油榨圩茶山,被挨户团包围,王继武与大部分人员牺牲。5月19日,在东波,杀掉劣绅朱老五,缴步枪一支。5月29日,在七姊石,与挨户团激战,互有伤亡。6月7日,在驻庙击毙敌军八名。6月8日,在将军岭,与敌人激战。经过三十多次的战斗,最后只剩下陈鹏等四人。我军转移到兰羊洞,敌人追围而上,展开激战,陈鹏、黄庭芳等四人壮烈牺牲,成为轰动郴、宜两县的“兰羊洞四壮士”。

6月12日,另一路剩余的200多人枪的红军打掉了良田的税卡,被良田的敌军和挨户团包围,敌十六军一部一个团来增援,激战五个小时,我军只有少数人突围。红军三十三团的失败了。

(十五)朱德率红军二十八团和二十九团攻打县城

1928年7月24日,朱德率红军二十八团和二十九团从井冈山出发到达本县,与国民党军队激战,先是胜利了,打下了县城,歼灭守敌大部,释放了被反动派关押的100多名革命同志。到了傍晚,国民党军队调集六个团的部队反扑,我军撤出了县城。二十九团擅自行动,一部被敌人消灭,一部分不知所终。朱德将二十九团剩下的几十人编入二十八团,向井冈山撤离。8月18日占领桂东,毛泽东率部接应。毛泽东指出了失败的原因。此战被称为“八月失败”。

(十六)县委在艰苦斗争中的活动

1928年5月,共产党员、革命干部段玉廷在受尽酷刑后于良田被地主挨户团杀害,其子段秉彝和段廉彝也被地主挨户团杀害.

1928年9月,县苏委埃主席李才佳被国民党杀害。

1928年11月,各区乡的党组织又秘密恢复,调整了县委的班子,曹彬任县委书记,成立了游击大队,黄福刚任大队长。共青团接受党的指示,建立了半军事化的青年群众组织,少年先锋队由曹予民任大队长,从此,本县革命队伍和群众在党的领导下,同国民党军队和地主武装进行了斗争,开始了艰苦卓绝的游击战。

(十七)反“清乡”斗争和工人的斗争

面对残酷的现实,县委决定以红色清乡对付反动派的白色清乡,用武装斗争反击敌人.

1928年5月,在良田,肖光标带队包围良田号称王牌挨户团的住地,用手榴弹连续丢炸、机枪扫射、步枪点射,一举击毙了杀人魔王、挨户团团长马昌和三百多挨户团丁,俘虏近一百人,缴获大量武器;随后,又打掉了洗水沊税卡和坳上乡的清共委员会。同年5月15日,由于叛徒的出卖,肖光标被反动派残酷的杀害。

1928年6月的一天,坳上共产党员黄咸昌(后在广东牺牲)参加党组织在上元冲举行的会议时,被反动分子李孔九和李孔十发现,立刻率挨户团前去围捕,不料,他们在半山腰被毒蛇咬了,李孔九当场毙命,李孔十被抬下山救治,挨户团散去。农历6月14日,秀良乡铲共委员长李世厚带队抓住了黄咸昌的父亲、三区赤卫队队长,用刺刀和梭标残酷的杀害。

1929年元月,在谣林区,游击队杀死了挨户团的首恶、作恶多端的肖家森;2月,在庙下,杀死了清共头子陈槐章;击毙了反动头目肖森林,缴步枪10支,子弹200多发;2月底,袭击了上清水塘清共委员会,杀死了清共委员曹栋和李贞悬,缴步枪7支,子弹300多发;3月,曹彬带队到大溪杀死罪大恶极的李言恩;李林等人杀死本县挨户团头子李世厚,缴驳壳枪一支。

1929年5月,游击队在转移时,被敌人发现,敌人尾追。游击队在坪石和石界上交界处设下埋伏,打死敌军37人,缴步枪17支,手枪6支,子弹350发,地主清乡团总谢白玉、挨户团头子袁得生也中弹身亡。

1929年6月,游击队在路上救回了被敌人抓住的革命干部李孔诗,打死了反革命袁德胜。

县委派人打入敌人的队伍,不久就拖出了步枪一支、一些子弹、手榴弹。

县委在县城开办了秘密联络站。

1930年3月,曹彬被捕,不屈被敌人杀害。

1930年3月,黄体国任县委书记,李鄂任游击大队长。

1930年,国民党在镇压革命武装的同时,对工人实行残酷的压榨和镇压。国民党区党书记欧忠发和李启发勾结国民党军队欧冠部,在1934年,一次就抓捉很多工人,杀了工人活动积极分子和共产党员张祖坤、谢家环、首章华、朱洪旋、李荣,把他们的头砍下来,挂在龙门池。但工人没有被吓倒,继续开展斗争。

(十八)游击队的活动

革命人员以做苦工掩护,四处收缴武器,共收缴了挨户团长枪19支,短枪19支。1930年2月,红七军从广西到江西革命根据地,路过本县,留下了部分武器。到了1930年5月,游击队发展到了600多人的队伍,拥有重机关枪。

5月22日,游击队袭击了赤石司的挨户团,缴步枪30支,手枪一支,全歼该敌。陈家明在掩护撤退时被敌人援军抓住,敌人拷打了他两个月,没有屈服,最后被杀害.

5月23日,游击队打下折岭税卡,缴步枪6支。

在太平里小圩埋伏,拦截大地主邝鸿均的押运队,夺得光洋10000圆。在白石渡,击溃国民党军的一个排,缴步枪17支。游击队声威大增。

1931年2月,革命群众陈家苍为游击队取粮时,被叛徒杨本本带国民党部队抓住,不久被杀害。4月,叛徒杨本本被游击队处决。

国民党军队五个团前来围剿我游击队,我军不利,伤亡严重,剩下五、六十人。在九峰山,又遭敌军夹击,牺牲了17人。

国民党和反动地主大力发展地主武装,地主常备队有678人,全县其他地主武装如挨户团共有兵员33218人。

(十九)赤石司伏击和攻打大奎上

1931年4月23日夜,陈韬和李鄂带队在赤石司埋伏,打死挨户团官兵37人,打伤24人,缴获一批武器,敌挨户团团长周根古也被击毙。

1931年产5月30日,游击队派田泽化下山筹粮,被清共委员曹甲发现,秘密告国民党抓捕,不屈被杀。

1931年6月,我游击队在黄铺司杀了挨户团主任邓永康夫妇,缴步枪3支。在东波,杀国民党清共委员李家华父子三人,缴步枪16支。在孔家洞,杀了大土豪陈敬科夫妇,缴步枪3支。

1931年8月,陈滔任县委书记。

大奎上有反动派一个连的兵力,无恶不作。

8月的一天,李鄂带队攻打大奎上的敌人阵地樊公饲,敌人几乎全被俘虏,缴步枪10支,几箱手榴弹,2挺机枪。

第二天,进攻在魏公饲的敌人,打死敌人6名,缴步枪4支,7枚手榴弹。

第三天黑夜,进攻大奎上区政府。敌人增援了,我军不利,李鄂牺牲,两百多的人枪只剩下10多支枪了,突围出来的人只有10多个。敌人也被打死90多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