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历史上真实的“袁承志”zt

2野劲旅 收藏 0 651
导读:督师是不是就真的无后了呢?   答案是:有。   金庸先生在这个问题上,确实是错了。   但是,他的出错并不是出在如时下所指责的那样,是忽略了《明史》成书时间,以及没有查阅《清史稿》等等,而是忽略了北方地区的一些地方志和时人笔记、实物,以及东莞本地康熙年间所修的一部地方志。我猜想这是由于他受史籍记载中袁督师家人被流放到贵州和福建的暗示,因此没有想到可以在北方地区以及东莞当地的资料中寻找相关线索。   袁督师妻无子,不等于妾无子。袁督师家属被流放的时候无子,不等于没有遗腹子。   督师留

督师是不是就真的无后了呢?

答案是:有。

金庸先生在这个问题上,确实是错了。


但是,他的出错并不是出在如时下所指责的那样,是忽略了《明史》成书时间,以及没有查阅《清史稿》等等,而是忽略了北方地区的一些地方志和时人笔记、实物,以及东莞本地康熙年间所修的一部地方志。我猜想这是由于他受史籍记载中袁督师家人被流放到贵州和福建的暗示,因此没有想到可以在北方地区以及东莞当地的资料中寻找相关线索。


袁督师妻无子,不等于妾无子。袁督师家属被流放的时候无子,不等于没有遗腹子。


督师留下了一位庶出的遗腹子。


其实袁督师死时,他的小妾当时已有身孕,遗腹子一般不在流放之列。且依明律,年七十以上十五以下的人被判流放,是可以用银子来赎的,《明史·刑法》: “凡年七十以上十五以下及废疾犯流以下,收赎。……大抵赎例有二:一罚役,一纳钞,而例复三变。罚役者,后多折工值纳钞,钞法既坏,变为纳银、纳米。”


当时袁督师恶名满中原,如大大有名的南明督师史可法就曾在《史可法复多尔衮书》说过这样的话:“贵国昔在先朝,夙膺封号,载在盟府。后以小人构衅,致启兵端,先帝深痛疾之,旋加诛僇,此殿下所知也。”这话中,“贵国昔在先朝,夙膺封号,载在盟府”,大约是解释袁崇焕迫使皇太极去掉了帝号,向明朝求发印而不得一事。此事在清是极大之屈辱,因此后来清廷在修明、清史时全部予以删除,在官方文书中全无记载。但百密一疏,清宫秘档中却还留有皇太极写于天聪四年的一道上谕,其曰:“逮至朕躬,实欲罢兵戈,享太平,故屡屡差人讲说。无奈天启、崇祯二帝渺我益甚,逼令退地,且教削去帝(号),及禁用国宝。朕以为天与土地,何敢轻与?其帝号国宝,一一遵依,易汗请印,委曲至此,仍复不允。”史可法而后话中的的“先帝”,说的是崇祯,小人则当然是说袁督师了。盖因督师宁远一战,导致努尔哈赤发病身亡。在史可法看来,许是觉得此事与清仇怨甚大,故有“后以小人构衅,致启兵端,先帝深痛疾之,旋加诛僇”一说,希冀能就此揭过这段恩怨,两家联手剿闯耳。


因此,袁督师的庶子无法于中原存身立命,要生活下去只能隐姓埋名。但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中原人如此,辽东人却不是这样。在辽东,袁督师依然是人人景仰的大英雄,他的后人流落关外后,才得以谋生起家(2)。


督师庶子名文弼,成年后因有军功,被编入宁古塔正白旗汉军,从此成为了旗人。有说其后袁督师后裔改称为袁佳氏的,此说似不太可信。查编纂于雍正十三年(公元1735年),完于乾隆九年(公元1744年)的《八旗满洲氏族通谱》,此书收罗了当时除爱新觉罗外,满、蒙、汉二十四旗的全部姓氏一千一百一十四个,但其中满族老姓只有袁氏,并无袁佳氏,另有姚佳氏、殷佳氏等,故或为其讹误。


据M國时张江裁辑录的《袁督师遗事汇辑》卷五《袁督师后裔考》所载,其传承顺序为:袁文弼——袁尔汉——袁贵——袁常在——袁赶,袁赶有三子:袁世有、袁世宽、袁世福。


袁世福及其两个儿子在《清史稿》均自有传记,这位袁世福,还有他的子孙,乃是晚清大大有名之人。

咸丰九年,江北大营大战太平军,江北大营由和春节制,其搭档宁古塔副都统富明阿,就是袁督师的这位六世孙袁世福,《清史稿》:


富明阿,字治安,袁氏,汉军正白旗人,明兵部尚书崇焕裔孙。崇焕裔死,家流寓汝宁,有子文弼,从军有功,编入宁古塔汉军。五传至富明阿,以马甲从征喀什噶尔,授骁骑校,洊升参领。


富明阿幼年名世福,以马甲(清制,八旗男丁十六岁以上,通过考试可披甲,分入步甲、马甲)从军,始有旗名富明阿。清代旗人风俗,称呼人一般只呼名不称姓,而富明阿是他的旗人名字,所以一般称其为富将军,而黑龙江土著则干脆直接称之为“袁富将军”云云。


富明阿的身世来由,绝不是孤证,也不是重复引证、互相转录。除张江裁编纂的《袁督师遗事汇辑》外,在不同地区的地方志以及当时人笔记中,都有着差不多的记载。记载富明阿身世的地方志,至少有一北一南两种,如光绪年重修的《吉林通志》,康熙年间广东编修的《东挽(莞)县志》,其他笔记如杨钟羲的《雪桥诗话余集》,魏毓兰的《龙城旧闻》,还有黑龙江省至今尚在的《江宁将军富明阿去思碑》、缪荃荪《艺风堂文集外篇》中《吉林将军富明阿碑》、缪荃荪辑《续碑传集》中屠寄所撰的《袁富将军战略》、《齐齐哈尔市的《御赐富将军碑》等碑文、拓片中,均记有此事。而这些天南海北的记载中,都一致说富明阿是袁督师的六世孙,来由也都说是出自督师遗腹子袁文弼。


另外,富明阿自己还曾亲口对在东莞为袁督师扫墓祭奠的同乡人陈国泰道:“余督师几世孙也,尔祀我祖,与兄弟何异?宜告乡人好为之!”并因此和他结拜兄弟(3)。


因此可以说,袁崇焕——袁文弼——(世福)富明阿的这一传承,基本确凿无疑。督师有后。


富明阿骁勇善战,颇具当年关宁铁骑之遗风,是清军中的一员悍将,《清史》载曰:


咸丰三年,太平军定都天京(今南京),从钦差大臣琦善军扬州,战于洞清铺,受枪伤,裹创奋斗,斩馘数十,……五年,战虹桥,戒所部距贼二十步始发矢,射毙贼酋,分两翼搜伏贼,贼溃走,……江北军不署统帅,命归和春节制,别选谋勇可当一面者,和春以富明阿荐,诏帮办和春军务。时六合、浦口皆未复,富明阿督军进攻,迭战百龙庙、李家营及六合城外。既而贼数万扑营,分股绕袭后路,遂大挫。富明阿身被十二创,诏许开缺回旗医治,伤已成残,命以原品休致,食全俸。


同治元年(公元1862年),富明阿以残废之身,授正红旗汉军都统,率领神机营和抗法名将冯子材一起剿捻,后来率精锐与僧格林沁联手进剿苗沛霖,苗沛霖被杀。


三年春,富明阿被授江宁将军,统管八旗兵协助湘军,攻克太平天国首都南京(也就是克复江宁之役),此战对清廷意义极为重大。授骑都尉世职,督所部水陆诸军留防江北。


五年,授吉林将军,督剿吉林马贼,富明阿不顾残疾亲自进山挥军力战,数月之间肃清马贼。然后在当地开田达数万顷之多,此后不到十年,他所开垦的地方便开建郡县。富明阿最后以伤病归家,光绪八年卒,优恤,谥威勤。


由于富明阿为政颇有佳绩,所以吉林、扬州两地百姓分别请为富明阿建祠,并立《去思碑》纪念。至今在黑龙江省尚保存有《江宁将军富明阿去思碑》,《艺风堂文集外篇》则附录有《吉林将军富明阿碑》碑文,另在齐齐哈尔市一位私人收藏者手中,还藏有《御赐富将军碑》的拓片存留。


而富明阿的两位儿子寿山和永山事迹,比之乃父则更有过之。这两兄弟分别在中日甲午战争和辽东抗击沙俄的战事中以身殉国,极具袁督师遗风。其人其事,令人无法不想起当年叱诧风云威震辽东的关宁铁骑之绝世雄风。

..........


寿山还有一位族孙也于此役战死沙场,他就是在黑河与统领崇玉一起战死的那个北路营官瑞昌。


袁督师这一门,是真正的英雄。而读寿山、永山、瑞昌事迹,不能不使人想起袁督师,这位尽毕生之力保家卫国,最后反被他保护的那些人们摧至真正粉身碎骨的英雄,在临死前,在即将对他千刀万剐的刑场上口占的那首绝命诗:


一生事业总成空,

半世功名在梦中。

死后不愁无勇将,

忠魂依旧守辽东!


果然袁督师死后,他的后代们或于乱世造福辽东百姓,或死于守卫辽东的边事,无愧于督师“死后不愁无勇将,忠魂依旧守辽东”的遗言。关宁铁骑的后裔雄风不绝,在袁督师英灵的注视下,依然守卫着督师曾经浴血奋战过的辽东大地,他们是真正的好男儿。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