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每个周末,都是我出去打工的日子,很喜欢早上骑着自行车走在西宁大街的心情,西宁的早上总是有些冷冷的感觉,是一种寻常的市井人生,寻常的熙熙攘攘,寻常的鸟语花香.两旁的商店也即将开始了一天的忙碌,人们在各色的商店门前拾掇着寻常百姓所能得到的的种种快乐和满足.

呼吸着清晨的空气,终于来到了工作的地方,开始在案桌上整理起来,人们昨天遗留下来的狼籍在我不断的整理下,很快的被梳理的格外整洁怡人.活动一下身骨,从饮水机接了杯冷水,眺望起远处的风景.

今天的太阳刚刚的好,窗外的公园里,水雾开始结束了,晶莹的珠儿累累的挂满了枝头.鲜紫的花簇开的正旺,仿佛就要挤到我所在的三楼.远处的亭子里,有女孩子唱歌的声音,细细的品赏,细嫩的嗓音唱的竟然是一支很古老的歌:

"我不怨你"

"只是萍水的相逢"

"就让它萍水而去......"

听着如此年轻的声音唱出这样古老的歌曲,我微笑的拿起拖把一点一点的擦洗起来,突然之间,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袭来,原来正在灵活的拖着地的说突然的停住了,我站在夏日的窗前,心中掠过一阵恍惚的愁思.

与我萍水相逢的又是谁?

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到底,为何又要与我萍水而去?

在很多朋友和事物前,我总是由衷的觉得快乐,觉得喜悦,觉得兴奋,我由衷的喜欢这片天空,也希望这片天空也能喜欢我,希望永远能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希望所有的人和事物永远的不要改变,希望相逢的水萍永远的不要彼此的背弃.在这种时刻我是一个既满足又快乐的人.

可是在另外的一些时刻里,譬如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我那颗忧愁的心就会慢慢的泄露出来,然后迅速而疯狂的将我完全淹没.

有一次,一个男生在植满了海棠树的大学校园里问我:

"你现在说的和你刚才说的为什么一点也不一样?"

是吗?我是这样的吗?之前的我,在灯火通明的教室里和一班的同学嘻嘻哈哈的聊了两个钟头,我说我怎样无牵无挂,怎样无忧无虑.怎样的无需无求.我说我是怎样的快乐,怎样的幸福洒脱,怎样的知足.并且希望他们也和我一样,凡事都要往开处想,开处看.然后微笑的和他们挥手道别.转身过来,在灯火照不到的角落里和几个留下来的关系不错的同学坐在草地上,娓娓道来,却是我的忧虑,我的恐惧.以及我对时光逝去的不甘心,对相逢然后离别的不安无奈.

所以那个男生在开着海棠花的晚上问我:

"你现在说的和你刚才说的为什么一点也不一样?"

是的,我是说的二样了,但是我不是故意这样的,我也没有在任何的时候说过谎,我只是转换了角色,因而也不得不换了心情,如是而已.

我的生活有时候确实就象两个不同的电影,我是扮演着两个不同角色,有着不同情感的戏子,为了不同的角色,展现着不同的自我,不过那也都是真实的自己,所以我说的也并不是二样.很欣赏这首诗:


请不要相信我的美丽

也不要相信我的爱情

在涂满了油彩的面容之下

我有的只是颗戏子的心

所以请千万不要,

千万不要把我的悲哀当真

更不要为我的表演而心碎

亲爱的朋友

今生今世我只是一个戏子

永远在别人的故事里

流着自己的泪


这首在我读来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伤感,诗中的戏子一再告戒我们不要相信她的一切.不过在我看来,她最想要得到的是别人的信任,当她没有得到人们信任的时候,她写出了这首诗歌,诗写的很美和伤感,可是文中却尽显作者的无奈.难道她不想把自己的眼泪流给自己吗?难道她就没有在无数的日日夜夜里孤独的吞咽着自己的辛酸.我相信她有过,就想我为什么说我曾经说出来的没有二样

水萍相遇然后再分开,或许分开也意味着永远的不能再见.我和他之间不也是同样的道理吗?文中的戏子难道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形?

远处的亭子里,年轻女子的歌声还在继续,那样的嗓音把忧愁传荡在空中,我依然认真的继续着我的工作,耳畔不断传来的是远处美妙的歌曲:

"我不怨你"

"只是萍水的相逢"

"就让它萍水而去......"

我喜欢这样的心情,喜欢这样的歌,文中的戏子或许也曾深情的唱过同样的曲子.

本文内容于 2008-8-31 13:46:21 被wangzhipengf11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