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北狩蚀日 旧版—楔子 第7章:信任危机(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1/

2013年1月1日上午7点50分,中国台北市汐止外的高速公路上一队喷涂着“日本黑猫快递株式会社”的厢式货车,正沿着公路向松山机场的方向前进着。日本自卫队“虾台人”外籍军团指挥官葵一郎大佐的心情无比的轻松。

突袭行动已经开始了20分钟,除了对台湾特别行政区行政中心的攻击意外受挫之外,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松山机场周遍地区的军事设置已经全部落入了“虾台人”的控制之中;中国台湾特别军区的6个“爱国者”PCA—2型防空导弹发射阵地也被顺利压制住了;博爱特区内台湾行政总署和各大新闻机构也已全面占领。剩下的工作就是等待日本陆自的“地面特种突击队”和第一空降旅的降落了。

唯一让葵一郎感到头痛的是在这帮雇佣兵眼中,根本就毫无军纪可言。虽然在出发之前,日本政府特地组织了大批AV女优对其进行“慰安”,但是一旦进入了战斗状态,这帮亡命之徒又兽性大发。具松山机场内的指挥官报告说,他的下属强烈要求从被扣留在候机大厅内的人质中,挑几个出来淫乐一番。虽然对这帮欲壑难填的人渣充满了厌恶,但是葵一郎还是同意了这一请求。

因为在他看来,这样作并不可指责,唯一的问题是他们操之过急了。等到“地面特种突击队”降落之后再开大筵席也不迟。

而与此同时,在松山机场的候机大厅内数以百计的旅客和机场工作人员抱着头或蹲或坐的面对着数十只黑洞洞的枪口。负责控制这批人质的“虾台人”第19突击小队的指挥官——来自塞浦路斯的土耳其人阿尔帕伊,作为一名虔诚的穆斯林,虽然他从心底里厌恶强奸,但是他同样清楚自己手下这个8头“野兽”的脾气。即便是指挥官,如果阻止他们宣泄欲望,立刻就会被视为敌人。

这是日本政府兽性训练的结果,毫无人道的肉体折磨加上长期给“虾台人”们服用冰毒等禁药,令很多“虾台人”一上了战场就是不折不扣的野兽。此刻强烈的欲火已经让他们难以自持,一个个提着枪在人质中来回的寻觅着。好象走进了羊圈中的饿狼。

突然一个十八九岁模样的女孩被挑中,被一把揪住头发强行拽出人群。女孩的身边的男友奋力扑上前去,但赤手空拳的他面对的却是致命的枪膛。随着一声刺耳的枪声和人质们的尖叫,又一个鲜活的生命消逝在了这个满是悲哀的大厅之中。

被拖走的女孩的哭叫宛如利刃不停的刺痛着冷紫翎的心房,作为一个曾经的共和国士兵,她实在无法忍受自己身旁任何一个公民遭到外敌的侵犯和蹂躏。面对着渐渐接近的那头野兽,她没有象身边的那些女子那样沉下头去,而是坚定的仰起自己高贵的头颅。

蹲在她身边的康伟用力的抓住了她,但是在她温柔的回握之下。康伟渐渐松开了抓住她的手。野兽凶残的目光扫到了冷紫翎清秀的脸旁之上,稍稍的迟疑了一下,面对着冷紫翎坚定而冷俊的表情,对方似乎也有些胆怯了。但是熊熊燃烧的欲火,让他用手中的枪为自己壮胆。

M9型9mm微型冲锋枪的枪口顶住了冷紫翎的眉心,“YOU,FOLLOW ME”伴随着沉重的呼吸对方用力钩住了冷紫翎的脖子,强行将她拖出人群,拖向一边的海关检查室。

海关的检查室内,浓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四处弥漫。来自摩洛哥的黑人理查从背后用力抱住怀里娇小的华裔女子,贪婪的呼吸着她发间的气息,粗大的手指四处游走,揉捏着每一寸温软。湿滑的舌头在她的脖间肆无忌惮的舔弄着。那个华裔女子似乎对理查的逗弄也很受用,双手开始渐渐的从他的怀里钻了出来,轻轻的抚摩着他的脸颊和脖子,身体也风情万种的扭动起来。

理查简直乐透了,他甚至有些想待会爽过了之后,留下这个女子的性命。但就在此刻抚摩着他脖子的温柔双手突然变成夺命的利刃,还没等理查反应过来,他整个人就飞了起来,被怀里娇小的女子重重的过肩摔在地板上。不等他从后脑的疼痛中恢复过来,令他心向往之的玉膝已经从天而降,重重的砸在了他的喉结上。理查连最后的呼救都没来得及就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冷紫翎看着眼前的黑人口鼻处大量涌出的鲜血,才慢慢的站起身上。迅速的从对方的身上寻找对自己有用的武器,“虾台人”的突击队队员每人身上都携带着4支M9型9mm微型冲锋枪、2支9mm军用手枪、各式手雷6枚。冷紫翎小心的检查完自己手边的装备之后。重新站起身上,故意尖叫了一声,然后对着地上的尸体胡乱的扫射了一阵。

果然另两个正准备发泄兽欲的“虾台人”的突击队员听到枪声走了过来,用英语询问着自己队友的情况,但是回答他们的只有冷紫翎手中冲锋枪的子弹。由于“虾台人”的突击队员全都穿着重型防弹衣,所以冷紫翎的枪口全部对准了他们的头部的大体位置。

而在冷紫翎的同时,大厅里的康伟也用力抓住仍在人群中寻找猎物的一个“虾台人”的脚踝,用力将其拽倒在地,不等对方反应过来康伟手里撰着最坚固的那支钥匙,就全力对准他的后脑砸了下去。作为一个特种兵,康伟自信一击可以就可以将对方毙命。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康伟连续猛击了3次。

但当康伟抬起头时,站在人群中的另两个“虾台人”已经将枪口对准了他,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突然一声大吼打破大厅内窒息般的宁静。“大家跟这帮龟儿子拼了。”一个操着四川口音的中年男子第一个扑了上去,将一个“虾台人”死死的按倒在地,第二个、第三个……顷刻间原先鹤立鸡群般的3个“虾台人”被无数双中国人的手拖拉拽扯,按倒在地上。

而借助这一刹那的时间,康伟捡起自己身下敌人手边的9mm微型冲锋枪向着大厅外围另3个已经举枪“虾台人”扫射过去。

整个事情只是电光火石的一瞬间,阿尔帕伊先是听到了检查室内传来的尖叫和枪声,他的注意力刚刚转向检查室,大厅内的人质中就出现了一片混乱的场面,一个并不高大的中国人迅速制服了自己的一名下属,然后人群中就一阵的混乱,自己的另两名部下被突然冒出来的人潮吞没了。“开火~~~开火” 阿尔帕伊大声的向外围的最后两名部下命令道。

但不等他们手中的枪口射出子弹,康伟手中的枪已经响了。阿尔帕伊的两名部下头部中弹,当场毙命。而阿尔帕伊则一边迅速寻找掩体,一边胡乱向人群开火。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包含自己在内的9名全副武装的特种兵竟无法控制这几百名手无寸铁的平民。而康伟的子弹也始终追着他, 康伟用双支M9型9mm微型冲锋枪交替射击,阿尔帕伊始终无法停下脚步。

阿尔帕伊纵身跳到一辆机场大厅通勤车背后,将手中的微型冲锋枪举过车顶向着人质大概的方向扫射着。“我是机场大厅,我要求增援,我要求增援。”一边射击,阿尔帕伊一边对着自己胸口的对讲机大声的喊道。突然一个黑色的物体在头顶越过,旋转着落在他的面前。“手雷!”不等阿尔帕伊反应过来,巨大的爆炸气浪已经将他吞没了。

交火虽然短暂,但是发生在人潮汹涌的候机大厅内,造成了伤亡远远超过了冷紫翎和康伟的估计。机场救护中心的几个医生和护士手忙脚乱的在血泊中抢救着伤者,一声声撕心裂腹般的惨叫令冷紫翎再次感受到战争的残酷。

“有谁曾经当过兵?”一边让康伟将大厅内所能找到的武器弹药全部收集起来,冷紫翎一边对着大厅里纷乱的人群呼唤道。虽然他们获得了自由,但不代表他们已经摆脱了危险,整个松山机场绝对不止这么一支恐怖分子,很快他们的同伴就会重新杀过来。

“我,曾经在海南武警特警部队服役。”那个带头扑向“虾台人”的四川男子第一个举起了衣衫褴褛的手臂,“还有我, 台湾现役陆战队队员。”很快冷紫翎的眼前就出现了数十只坚定有力的手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