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反击战:踏着鲜血凝成的道路攻下凉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63师正在进攻谅山北市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63师正在进攻谅山北市区

对越反击战:踏着鲜血凝成的道路攻下凉山(1)

兵临同登

3月2日,在高平之战已接近尾声的时候,东线战场的同登、谅山战役早已揭开了战幕。我军总结打高平之战的经验教训,决定在东线战场上投入更多的炮兵部队,充分发挥我反击部队炮火强大的优势,在这场决定中越边境战争前景的重要一役——谅山之战中打一个更加漂亮的歼灭战。

同登是中越边境越方的又一重镇,距离友谊关只有4公里,是我军东线方向攻打谅山的大门,而谅山的安危又是对河内安危有着直接关系的,可见战略意义非同小可。正因为如此,河内当局视谅山、同登为关键之关键,调兵遣将布防是早就着手进行了的。

1978年10月12日下午,越南军队总参谋部会议室人头济济,坐了一屋子大小军官,他们一个个显得气壮如牛,信心十倍,而对那一张挂在墙上的作战大地图,目不转睛的听着军方最高指挥机关头头的部署。正在讲话的是越军一位副总参谋长,他个子不高,人很精瘦,说起话来声调尖长,有一种颇为自信的神态。他用一根长长的标志杆指着谅山—同登一带的部署设防情况在滔滔不绝地讲着:

“……中国军队若发动进攻,谅山肯定是他们要全力夺取的一个地方,而要夺取谅山同登就势必成为中国人想首先拔掉的眼中钉。我们要全力保住同登,把同登当成阻止中国军队的一道坚强防线,我们有这个决心,有这个能力。”这位将军说得唾液飞溅,不时还伴以一个个坚定的手势动作。

但就在他右边坐的越军另一王牌军敌3师的师长及副师长几位指挥官,此时却总感到心里不踏实,因为他们在同登、谅山等地的防线现在仍有不少漏洞,这些漏洞对于善于打仗的中国军队来说,无疑是越军的致命弱点。

眼前,这位总参谋部的指挥官仍在喋喋不休的讲着:

同登座落在群山之中、四周的大山中有许多溶洞,这些溶洞是天然的火力点。我军的607高地在此紧锁同太公路。417、555高地居高临下,从南控制同登全境,边有402高地,东边还有815扣考山高地,以及其它一些阵地的联合建筑,构成了一道遭同登的天然护卫屏津,加上我军第三师,‘英雄团’的12团及其它部队的严密配置,中国军队要想突破我军的同登防线,除非他们有飞起来的本事。

会议进行得很长,整整开了半天,直到黄昏才结束。散会时,几个接受了调往谅山防区的越军指挥官尽管口里表态坚决自信,但心里却有一种虚实不定之感。因为他们已从有关情报上看到了中国军队调集了数量可观的炮火前往东线战区的消息,有些在中国军事顾问团专家面前当过学生的越军指挥宫心里清楚,中国向来是强调集中最优势兵力与火力撕开突破口的,既然中国人已决定在同登—谅山战区全力争夺,那他们的打击力绝对不会是一般化的。

一辆辆的高级轿车开走了很久,有人才从双张会议桌上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只写了一行字,“建议特别警惕中国人最厉害的‘中央突破’这一战术。”

事实上,这位不愿留下姓名的越军指挥员向上司提出的这一个书面警告是多少有些眼力的,我军反击部队准备采用的正是这种中央突破,纵深挺进的战术打法。客观的说来,同登这一仗确实不好打。除了上面那位越军副总参谋长分析的地形上对我不利之外,交通也是一个较为困难的问题,我军东线部队集结的机动力量多,这需要交通畅通才行。与我国接壤的通道除了友谊关至同登的1号公路之外,还有弄怀至苦大、米七至果龙树两条道路。前边一条与4号公路相连接,已被越军彻底破坏了,后边一条勉强可修复出来,供我军机动部队使用。在其它通往越战区的要道上,只有4个山口可以勉强通行轻装的步兵,其余就是山石悬岩,少有通道了。此外友谊关至12号界碑这一重要通道多为土山坡,茅草丛生,坡陡、谷深、断崖多,人马可以勉强通过,坦克和车辆通行就很困难了。交通问题是我军进攻的一个难点,敌军长期设置的大量工事障碍也是不可小看的。各种层次的火力部署构成交叉威胁,并有大段的反步兵地雷场和反坦克地雷场横挡在前边,这些对我军都是极为不利的。

战斗打响前,我军军区和前指就越军的同登部问题召开多次专门的会议。各级指挥员一致认为“就是有再大的困难和障碍,我们也一定要打好这一仗,争取有一个漂亮的结局。许世友将军在军区会议上,指着地形图.再三嘱咐大家不可掉以轻心,他说,“同登不是越军的一般一线防御阵地,而是一个坚固的军事要塞地区。这儿的位置本来就很重要,对越军来说是一个关键的前哨阵地,是越南的门户,是军事要道。对我们来说,这儿是打谅山之敌的前沿阵地,是歼灭谅山之敌的突破口,是一道大门。”

对越反击战:踏着鲜血凝成的道路攻下凉山(2)

军区前指根据上下的分析意见,向各部队做了“要有夺取与坚守,反击与争夺的反复较量的充分准备”指示。在部署上要求一开始就用强大的炮火轰击,进行集中猛烈的摧毁性打击,打掉大部份工事和钢筋外壳,大量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从士气上压倒敌人。然后再使用坦克和步兵猛烈突击,直接挺进敌人纵深地区进行穿插分割,打垮敌人的防御体系。最后再进行包围迂回,断其退路,攻占敌人的各个据点和阵地,彻底歼灭敌人。

一个完整的作战方案经过上上下下的汇集各种意见后,终于形成了。而与此同时,西线的高平之战也在几乎同一时刻进行着,同登打好对高平之战有影响,同登之战打好也对高平之战有联系,二者彼此相联,可见其重要性了。随着进攻时间一刻刻逼近,我军上下形成了一个强有力的声音:“拿下重镇同登。”

坦克大战

同登之战的最初战幕拉开,几乎就是在自卫反击战打响的同一时刻。

2月17日,中越边界的友谊关内,我军集结了数百门各种火炮,在天亮之前悄悄脱掉了炮衣,默默昂起了炮口,直指向越方境内的敌军炮阵地、部队集结地、各种军事目标,随着一声声“预备—”,“预备——“的短促口令声,装填手们几乎同时把一发发擦得铮亮的炮弹塞进炮膛,瞄准手们也迅速的定好了射击诸元,一切就绪了。

而这时友谊关以东的同登市内外,仍在濠濠的晨雾之中。越军阵地上没有任何动静,敌人还在睡大觉。

6时25分,随着一声威严的“开炮—”命令,刹那间,我军的数百门大炮一齐怒吼起来,炮弹象飞蝗一般的落向敌阵,天空中划过了条条长长的火舌,数以千计的炮弹带着刺耳的啸叫声接连不断的扑向同登内外的各种炮击目标,火力之猛,准确度之高,令人惊叹不巳。

倾刻之间,同登一带的五十多处军事目标在我军这猛烈的炮火打击之下,大部份飞上了天空。各种工事、阵地、大炮、营地炸成了一片废墟,乱七八糟的散落物满天飞散,抛出了数百米远。短短几十分钟后,敌人军营浓烟滚滚,房倒屋塌。

此时正准备动手炸掉通道上一座大桥的一百多名越军,还没有等到来得及上前去引爆炸药,一个个就被我军炮火炸得血肉横飞,叫爹哭娘了,敌人调到同登加强防守的一支炮兵部队,刚刚进入阵地,许多门大炮的炮衣都没有来得及脱下,飞蝗般的炮弹就狠狠的砸在了他们头上,一门门大炮顿时成了雄堆废铁烂渣,几乎没有留下一门可以使用的完整大炮了。而那些越军士兵们则还没有留下一句多余的话,大部分就成了飞上天的血肉。轰轰的炮弹爆炸声完全没有一刻停息下来过,准确的落在各类目标上。越军同登第3师12团的一位越军头头被炸掉一支腿后,连连惊呼遭:“太猛了,太猛了,我们简直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在这摧毁性的打击之后,敌军十几处炮兵阵地,40来门各种火炮,3个观察所、5个支撑处,和几十个主要工事阵地全都受到了致命的打击。为我军发起进攻的各路部队扫平了主要的威胁。创造了一个极为有利的作战良性环境。

“时间到!进攻开始!”前指指挥员斩钉截铁的命发出了。我军两支早已整装待发的突击部队分成左右两个方向,如同两把尖刀直刺向越南境内的目标,气势压倒了一切……

突击分队首先在炮火中采用大量的爆破器材对阵地前的越军地雷场及各种障碍物进行爆破清扫,眼看大部份雷场都清扫干净了,尚有一处十余米宽的雷场还没有开辟,这时手中的破障器材全部用完了。而这个时候我军的炮火已开始向敌纵深地区进行延伸炮击,大部队已经,冲上来了,情况十分紧急。

只听得一声果断坚决的命令声:“同志们,跟我来,用双脚踏出一条通道来——”发出这道命令的是我军某部7连7班长朱泽威同志,而对进攻已开始,道路耒畅通,后继部队陆续压下来,攻击行动受阻的危急关头,朱泽威等一批忠诚的我军战士,怀着一颗保卫祖国的赤诚之心,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硬是用双腿在十余米的越军雷区中踏出了一条通往胜利的道路。

英雄的壮举极大的鼓舞和激励了全军将士,他们一个个杀红了眼,象一头头怒吼的雄狮直扑向敌方阵地,狠狠地打击着一切敢于顽抗之敌,猛烈的冲锋和进攻压住了敌人的垂死顽抗,大部份越军士兵纷纷弃下阵地和重型火炮,落荒而逃,一座座工事和一个个阵地落入了我军的手中。

对越反击战:踏着鲜血凝成的道路攻下凉山(3)

进攻计划完成得十分出色,但它是我军战士们踏着烈士用生命与鲜血铺就的道路得来的。

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激战后,上午8时30分左右,我军反击部队不仅从越军手中夺回了被侵占的我国领土浦念岭等多处地区,而且攻占了越军许多高地,摧毁了许多越军精心布防的火力网点,歼灭了一大批敌人的有生力量。

当天下午5时左右,一道道战报从前线传来,消息使我前指全体人员一个个欢欣鼓舞……“某部88团向同登外围右翼的进攻进展顺利,敌人的火力虽然很猛,但我们压住了他们——”“87团已夺回浦念岭一带地区,歼敌近百名”“10点30分为止,87团某部已攻占了版那西侧的无名高地一带——”“386号高地的清剿战斗基本结束,共歼灭敌人两个加强连和几支公安部队,毙敌达300多名——”“某团在那敏的进攻受阻,但友邻部队—部份兵力已迅速攻占该地区,切断了同登之敌的甫逃道路。”

战报如雪片纷飞,军区首长守在作战室里到此刻才轻松的叹了口气,脸上霹出了满意的笑容。他们即刻把汇总的各方面情况拿去向许世友司令员汇报,许世友一听,赞许地笑了,点了点头说:“我们打了整整一天了,歼灭了不少的敌人,夺取了不少的阵地。现在看来已把同登地区的越军完全包围起来了,形势对我军很有利。现在要做的是,第一,必须再接再厉,全歼同登地区的敌人,用攻坚战法破除敌人的核心工事。第二:连夜发动进攻,分割围歼各散落的敌人据点。第三,要严密注视谅山方向越军的动向,加强对这个口子的防御,如越军有增援的行动,则必须坚决阻击。第四,各部队都仍然要注意发挥我军炮火的优势,用最猛烈的炮火打击各目标,摧毁敌人有生力量,尽可能减少我军进攻部队的伤亡和损失。”

下午6点左右,我军炮兵按照统一的行动计划,又开始对同登火车站,法国炮台等重要目标实施再一次猛烈的轰击,在一阵阵大密度的炮击掩护下,我军某营对这些目标发起了进攻,计划进一步扩大战果,断敌退路,把同登的守敌压在一个集中的范围内一举全歼,在这场较量中,面对敌人垂死的反扑和挣扎,我军坦克部队发挥了现代化作战的突击力量作用;我军数十辆坦克象一头头愤怒的雄狮直冲敌阵,势不可挡,强大的炮火直接给予顽抗之敌致命打击,敌人的军车及大炮还没来得及做出防卫准备,就被我军坦克群的一阵炮火打得浓烟滚滚,成了一堆堆的废铁。阵地上的越军一看此情景,吓得傻子眼,一个个目瞪口呆了,他们没料到中国坦克部队火力竟会如此猛烈和致命。

在一阵惊恐之后,敌人调集了一个炮兵群开始对我坦克部队实施拦阻性炮轰。疯狂的炮弹象雨点一样的围着我坦克部队落下,轰轰不断的爆炸声震耳欲聋子,到处一片火光闪闪。在这刺刀见红的关键时刻,我坦克部队指挥员坚定沉着;指挥部队边机智的避开炮火,边继续向前冲击。到了近距离以后,随着一声怒吼,“全部加速,冲上去跟他他拚刺刀!”一辆辆坦克隆隆怒吼,犹如支支离弦之箭,迅速爬上坡后,如同神兵天降似的骤然出现在敌人面前;然后是一阵炮轰枪扫、车碾履压,打得敌方阵地上一片鬼哭狼嚎,人仰马翻。

在经过这场激烈的短兵相接的较量之后,我坦克群又向山下的另一处敌人混合炮兵阵地冲去。铁骑下山,犹如猛虎出洞,不一会儿就把敌军的营房设施撞了个四分五裂,转眼又把越军的高炮和高射机枪及军用车辆彻底摧毁,连工事也压成了平地。

……紧接着,随着法国炮台的被占领,敌军339高地被突破,同登守敌的最后一个核心阵地——探某成了一座“孤岛”,同登的最后失陷已成了不可挽回酌事实。

北京传来了消息,中央军委首长对战斗的成果表示高度的赞赏,并希望所有参加同登作战的部队一鼓作气,彻底拿下同登,为谅山战役的胜利奠定一个良好基础。

撕开突破口

东线的战场失利给河内当局造成了极度的恐慌,他们知道同登是保不住了,但仍然命令最后龟缩在探某的越军部队顽抗到底,企图在同登拖住我军,给他们加强在谅山的防守部署争取尽量多一点余地和时间。然而此时担任同登防守的越军“英雄团”,第3师12团的指挥部内,已混乱成了一片。越军官兵在指挥官的命令之下,忙着烧文件,毁材料,搬设施,进行着逃窜前的种种准备工作……电台旁边,一位黄脸鹰勾鼻的军官正在向报务员口授他的最后求援电文:“……中国军队已四面包围了我们,他们的火力和兵力都远远超过我们防守力量的许多倍。探某现在是仅有的一处没有丢掉的地方了,如果谅山方面的援军再没有向同登靠扰的迹象,我们将放弃阵地……”

对越反击战:踏着鲜血凝成的道路攻下凉山(4)

2月20日下午5时,攻打同登最后一座据点——探某的战斗揭开了,顽抗的敌人知道已无路可退,守也是死,不守也是死,因此拼足老命进行顽抗。他们在5号至lo号的正面阵地上调集了最强的火力,用密集的子弹封锁住我军进攻部队的道路,并且与邻近高地的火力互相支援,给我军造成一定的阻力,进攻被暂时缓延了下来。为了减轻伤亡,我军及时调整力量,决定改变打法,从4号高地南侧向12—15号高地一线发起进攻,首先夺取敌人的高炮阵地,再从这个阵地向探某发动进攻,这样由侧面打到正面,避实就虚,打它一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由于越军自知此战关系生死存亡,反击的力量组织得十分猛烈.我军某部二营在无火炮支援的情况下发起的第二次进攻,遭到垂死之敌的火力夹击和压制。

我军战士冒着弹雨刚冲了几步,又被压了下来,待我方火力刚刚把敌人压下去,部队再发起冲击,敌人又从其它方向进行策应与夹击,这种反反复复的争夺战,使我军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当时就有数十人的伤亡,不得不再次撤了下来。

两次进攻失利后,我军马上召开了会议立即研究制定新方案。大家总结教训后一致认为:“我们面前的敌人3师12团的确是个强劲的对手,而不是残敌,必须高度重视。探某阵地上敌方的火力配备很强,要打开局面必须调集我军更多的火炮压住敌人,不能让他们发挥出能量来……”

经过再一次的调整部署之后,全军将士下定决心,22日黎明前再发起进攻,坚决要尽快结束战斗,占领这个同登仅剩下的唯一敌人阵地。

第三次进攻开始了,我军的强大炮火对敌人的火力阵地实施了突然而迅猛的大密度轰击,在炮火掩护下,主力部队由两个梯队采用侧翼突破,两边夹击的办法向探某守敌发动了第三次进攻。

炮火的猛烈程度使越军官兵瞠目结舌,压得他们的重型武器毫无半点还手的余地,只看见:—发发我军炮弹往他们阵地上直落就是了。敌人的高射炮,高射机枪等重型火器被炸得成了一块块破钢烂铁满天横飞,阵地内外数百平方米的范围都是一片狼藉景迹。

在这种有利的形势下,我军两支突击部队迅速的冲了上去,与敌人在阵地前方展开了激烈争夺,双方打得一片昏天黑地……

经过了8个多小时的血肉搏杀,我军终于在2月23日下午1B寸30分攻下探某这块最后的敌人阵地,并一举扫清了周围的残敌,全歼了越军主力“英雄团”——第3师12团,彻底的结束了这场打开谅山大门的同登战役,同登打下来了,谅山大门洞开。

胜利消息传到北京,中央军委和各总部给予此战极高的评价,连夜发来了贺电和表彰命令,我全军将士倍受鼓舞,士气大震。总结会上,将军在笑,军区和前指的各级指挥员在笑,部队的干部战士们也都在笑……

的确,同登之战的胜利来之不易,它表明我军是一支符合现代战争要求的部队,能在战争形势要间万变的情况下从容自如,调整战术打法,并实施贯彻到底。我军在制定整个战略计划上,也有着相当的驾驭全局能力,基本上是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上,牵着敌人的鼻子打。

2月23日深夜,黎笋从床头电话中闻讯同登巳被中国军队占领的消息,足足发了好一阵子地呆,他对此是有思想准备的,但他不知道中国人到底要把这场他们称之为“惩罚性”的战争打到什么程度,他更没想到仅仅才短短的七天不到,越北重镇高平与同登就这样迅速的落入丁中国军队手中……

想到这些,这位总书记有点坐卧不安了,他翻身起来,再次打开灯把那张军事地图仔仔细细的看了好久,心里在暗暗念着:“中国人下一个目标肯定是打谅山了,若是谅山再一失守,河内还有什么屏障可挡住他们呢?也许,很快就要到那种全国总动员的时候了。”

中国军队下一步到底怎么打?此时全世界都在看着。

攻打谅山,直逼河内

同登被中国反击部队攻占了,消息引起了河内大门——谅山市的越军高度紧张,从2月23日凉山失落前的一个星期开始,越南军队手忙脚乱的发出了“死守一线,保住谅山,稳定河内”的叫嚣。

对越反击战:踏着鲜血凝成的道路攻下凉山(5)

同登之战刚刚打响,谅山越军王牌主力军第三师的各部队就终日不得安宁的调兵遣将。他们的通讯兵部队要求“人不得下机器,耳机不得离开头上”,炮兵部队全部时时处于即将开炮的状态,火箭部队和苏式装备的导弹部队也不断变换阵地,调动频繁,处于一种高度紧张的战备状态。

有消息认为;“……越南人有可能在战略上用导弹和空军力量而不是再用步兵来阻止中国军队向这纵深地带发起的攻击。同时,也将仍然采用传统的游击战术来对付正在步步进逼的中国军队。”

事实上。越南当局自知用空军和战略武器来同中国人打这一仗,肯定不是中国的对手,无论怎样说越南的空军和战略武器在数量和质量上都不会是中国的对手;如果主动使这场有限的地面战争升级扩大,那倒霉的肯定是他们自己。再说他们至今尚未摸透中国军队打算把这一仗打到何种程度,尽管黎在国际上到处宣传“大国欺负小国”,而绝大多数国家仅仅是表态性的应付了他们一下即可,因为西方许多有远见的战略评论家早就指出:

中国军队发起的这场进攻,很可能同1962年在中印边界上的那场战争一样,仅仅是达到教训一下对手的目的而已。这场战争打到一定程度后,中国人会收手的。从历史上来看,中国并不是一个富于侵略性的国家,相反倒是越南人恐怕比中国人更具有侵略性和好斗性,至今正在扩大的柬埔寨战争证明了这一点。

同登、高平、老街等越南北部省会的相继失守,使得河内当局不得不再次从柬埔寨战场上撤回了一部份军队来,用以加强国内战场的防守。同时,他们又一次次向苏联主子发出乞求援助的信号,希望苏联主子真正能履行一点“苏越友好条约”这个军事性质的同盟所承担的义务。但是苏联人在关键时刻并没有轻易行动,除了以金兰湾上为越南人卸下大批的军事装备,从物质上给了一点帮助外,即使在陈兵数十万的中苏边境上,也不敢贸然在军事行动上介入这场战争。

现在战争已快打到谅山,构成对河内的直接威胁了,世界舆论自然非常关注苏联方面的反应,美国国务院一位军事专家认为:“……目前中国军队步步近逼的行动有可能引起河内当局的保护人的报复,现在莫斯科如果再不动手的话,那就表明苏联已决定不在军事行动上卷入这场战争了。莫斯科在中国的北部边境上驻有44个师的庞大军队,虽然中国目前已拥有几百枚核弹头和导弹,但中国的地面部队人数多却装备很差,以至可能无法阻止俄国人从北边边界帮助盟友越南人的军事进攻。”

一家报纸还刊出了一位名叫米德尔顿的专家写的署名文章《苏在中国北北部边境上可以有多种选择》。该文认为:苏向中国进攻最有吸引力的路线可能是西北部的准噶尔盆地,但也可以认为这是最没有好处的进攻路线,因为此处没有什么工业目标和政治军事目标.而中国的满洲可能是另一个始终吸引苏联人人侵的重要地区,苏在西伯利亚东部有44个精锐师,满洲如同德国的鲁尔一样,是如此有价值的争夺目标,这儿有重要的钢铁厂,飞机厂,还有大庆油田。如果进入这一地区,由于当年在这儿歼灭过关东军,俄国人将在熟悉的地形上作战。

而现在惊恐不安的河内当局,盼望的也是他们的主子能在这些地区从北边对中国发动进攻,以解救他们的燃眉之急。

但是对此形势,我国最高统帅部早就作了充分的准备,2月17日中越战争一打响,地处东北、华北、西北的“三北”地区我军所有边防部队,全都进入了特级战备状态,随时准备打击一切敢于乘此机会制造冲突挑衅的入侵者。

中央分析苏联的三种反应可能是,一恶骂,二恐吓,三入侵。而我们制定的方针则是,根据事态发展,将充分揭露、据理反驳:坚决顶住,决不示弱,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原则,最坏的可能设想,做好充分的准备。从战争开始的头—天起,我国有关军事部门就在严密的监视着苏军在北部边界上的一举一动,不放过任何情况的发生和分析。

战争已经打了七天了,北部边境的苏军44个师除了有一些类似威吓性的军事演习之外,始终没有实质上的什么调动和部署。

据一般的推测分析认为,苏联若要在中国北部边境上发动一场针对中国这样一个大国的战争,起码准备的时间都大约需要在半个月以上,而现在战争已经进行七天,并没有发现有什么新的动向,由此看来,苏联无意在这场战争中真正的卷进来.再说,虽然苏联刚刚同越南签订了友好合作条约,但中苏之间签订的条约还未最后到期,这多少对苏联也是会有一种牵制和制约的

对越反击战:踏着鲜血凝成的道路攻下凉山(6)

外界的压力基本排除了,我军决心拿下谅山,宣逼河内的计划坚定不变。

巴外山攻坚战

2月23日,同登被我军夺取,越军3师12团及驻守同登的越军所属各部队全部被我军消灭,我军按照上级的计划,决心不失时机地打响攻击谅山之战,全歼越军第三师的全部力量。为了达到这一目标,首先要扫清谅山外围的越军据点,形成对谅山的围攻之势。

2月27日清晨,谅山外围地区大雾弥漫,我军从7时50分开始,打响了夺取谅山外围的战斗。我军仍以密集的炮火首先向敌军阵地展开了猛烈的轰击,摧毁敌人的火力点及其工事,然后由坦克开道,步兵冲锋的打法,朝谅山外围的扣马山高地、417、303、536、巴外山等越军阵地发动了猛烈的进攻。战斗场面惊心动魄,据守的越军王牌部队第三师调集其最精锐的主力,拼死一斗,摆了一副誓同阵地共存亡的架式,同我军展开了激烈的争夺。

只见阵地上烟雾滚滚,弹雨横飞,炮弹手榴弹爆炸的火光接连不断,天地间所有一切都笼罩在厚厚的硝烟之中,连射击目标也看不清楚了。

在这种情况下,冲锋在最前边的我军某坦克连毫不畏惧的突进了浓烟之中,冒着敌人射来的疯拄火力,边观察边还击+并且通过自己的弹着点为冲锋的我军部队指引目标。在坦克开路的猛攻下,步兵占领了303高地,并且向周围扩展战果,摧毁大批敌人的火力点,将敌人彻底击溃……

顽固的越军退守主峰阵地,仗着地形优势阻止我军前进。在进攻受阻的情况下,我军一位副营长采用引蛇出洞的方法,故意通过报话机假报我军伤亡过大,准备后撤的情况把主峰上的守敌引诱丁出来,然后集中各种火力一阵狠揍,全歼了这股敌人。

下午3时15分,我军3个步兵分成两个梯队,再次向主峰发起猛击,经过一个半小时的激战,终于将主峰阵地踩在了脚下。

2月27日随着我军占领了扣劳山、扣波山、扣考山,两天推进15公里后,于2月28日凌晨一时半,又打响进攻巴外山的战斗。

巴外山离谅山市只有5公里了,是构成谅山外围的最主要屏障,是我军必夺的据点。这一仗也打得颇为激烈,守军是越军3师141团,他们曾发誓“不让中国军队越过巴外山一步。”然而事情并不如他们的设想,2月28日一大早,我军利用阴雨浓雾,分成多路,秘密接近敌人,出其不意的突然发起进攻,与敌人在巴外山阵地前沿展开了一场近距离的短兵激战。由于雾大视线不清,战斗进展极不顺利,但我军战士发扬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大无畏精神,一旦冲上去后就死死咬住敌人,与之反复激战,并且打得十分机智灵活,尽量避免过多的伤亡。就这样从凌晨一直打到下午三时左右,终于攻占了巴外山全部敌军阵地,将谅山市区完全置于我军的控制之下。

“谅山马上要落入中国军队手上了——”惊恐的消息象风一样的刮遍了谅山市内,于是大街小巷,撤离逃难的人流象潮水一样的四处可见,人流长达数英里之远。在通往市区的许多公路上,大批从外围战斗中抬下来的伤兵呻吟不止,躺在路两旁等待着运他们走,一辆辆满载着各种撤离物质的车辆连连鸣着喇叭,从这些骂声不断的伤兵身边开过,留下一串串滚滚的烟尘。

市内一些地方已被炸毁,砖头瓦块四下可见,这里所能看到的一切,无不充满着紧张而惶恐的气氛,在我军向谅山发起总攻之前,军区与前指又一次认真的研究了敌情,一致认为:谅山不仅是一个重要的省会,而且是河内的北大门,离首都很近,前边已无险可守了,是一个非同一般的地方。打下谅山不但可以全歼越军第三师的最后主力和敌473师一部份,主要是能对河内当局起到强大的震慑作用,可以大壮我军威国威,在国内外产生深远酌政治影响。

但同时我军指挥员们也清楚的意识到这一仗是个硬仗,谅山市越军的工事坚固,火力很强,是一个要塞形成的据点。大家按照军区首长的指示,决定采用打同登的方法,首先用火力对付越军的坚固布防,用集中猛烈的炮火摧毁敌军的各类设施。在大量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之后,然后再用坦克配合掩护步兵发起进攻,夺取谅山市。

为了夺取这至关整个对越反击作战全局的最重要一战的胜利,我军最高指挥员下达“要不惜任何代价狠狠打击越南当局,用事实粉碎他们做的所谓‘第三军事强国’的美梦,把他们打垮,打败,打得趴下认输……”的命令。

对越反击战:踏着鲜血凝成的道路攻下凉山(7)

为此,我军不但调集了大量的部队和坦克,动用了数百门各种火炮,决心在谅山给越军一个厉害看看,要叫他们真正认识到,中国人民和中国军队绝不是可以随便欺负的,让他们一辈子都要记住这一仗留下的教训。3月1日上午9时30分,一声号令传来,“狠狠地打——”,刹时间,我军三百零六门大炮的炮口喷出团团怒焰,把万余发炮弹象雹子一样的砸在谅山守敌的头上。这是一副多么壮观的场面呀,谅山市区上空,浓烟升腾,遍地火光熊熊,万余发炮弹半秒钟也不停的接连在敌人阵地上爆炸。谅山城内地动山摇,房倒楼坍,整个市区顷刻间成了一片熊熊燃烧的火海。

连续三十分钟的猛烈炮击,谅山市内的敌军兵营、火车站、变电所、邮电大楼、公安厅等主要建筑物被炸得成了一片废墟。谅山到河内的通讯被迫中断,全城断水断电。此时此刻,越军王牌部队第三师指挥部被迫用无线电直接发出了“中国军队炮火实在太猛了,所有的内外道路都被他们封锁住了。我们现在已简直无法抵抗,要撤退也只能爬山了……”

可是他们想逃的命令还没有发出,10点整,我军主力分成几路,以团为建制的多股进攻部队向谅山市区发起了进攻。我军部队象把把利剑,插进了谅山的心脏地区。

在向谅山市区的进攻中,守敌依托阵地节节顽抗,敌人纵深炮兵还利用残存的炮火不断对我军进攻部队炮击,使得进展迟缓,伤亡也在增大。而对断变化的敌情,我军指挥员果断地再次调集炮兵给予支援,压住了敌人炮火,进攻部队又得以进展。

激烈的争夺市区内各据点的战争打得相当酷烈,许多地方的争夺反反复复,僵持不下。敌人十分狡猾凶残,他们打得下就打,打不下就化整为零的分,散开来,躲进山洞里顽抗。我军由于有了打同登的经验,于是仍然针锋相对,以零散打零散,一个个的山洞,掩护,工事逐步消灭……

在这场空前酷烈的争夺战中,我军战士以大无畏的精神,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一个个英雄的业绩。

攻打8号高地的战斗中,由于敌人火力太猛,进攻受阻。敌人乘机向我军发起反冲击,我军两个排的力量打退了冲上来的越军,抓住机会又一次压了上去,乘势向敌人的7号高地猛烈攻击……

当部队冲到距敌人三十米左右时,突遭敌人的火力压制,我军某部排长王木舟立即指挥重机枪向敌人实施反压制射击。为了尽量减少伤亡,王排长带领全排交替跃进,以迅猛的动作步步靠近敌人阵地。

敌人一见慌了手脚,慌忙从工事内退到一个掩敝部进行顽抗,然后组织凶猛的火力对我军拦阻。密集的子弹一下子打倒了我军的一些战士,一位战士就倒在了王木舟的身边。

眼看战友牺牲,王排长怒不可竭了,他象一头红了眼的雄狮,飞身跃起端起冲锋枪就是一阵猛扫,然后纵身滚到公路边的一道土坎下面。他再冲过去二十米就是敌人的一座汽车库了,占领了汽车库就意味着夺取了胜利的控制权。

战士们一见此情,也跟着王排长跃到了土坎下边,然后他们朝着敌人就是一阵手榴弹猛炸,炸得敌人鬼哭狼嚎,大量的杀伤了敌人的有生力量。

就在他们投弹投得劲头十足的时候,垂死挣扎的敌人把一颗手榴弹扔到了距离王木舟和战友们只有一米的地方。而此时他们正在射击,枪声压住了一切,王木舟没有发现这个危险情况,此时正在用机枪扫射敌人的一位战友蓦然发现了正在冒着烟的手榴弹,忙大喊一声“排长,手榴弹,快闪开——”

王木舟扭头一看,情况危急,他本可以就地闪开躲过手榴弹的杀伤,但他的身边另外一侧还有4位战友紧靠着他在继续打击着敌人。王木舟没有丝毫犹豫,毅然扔下枪转身猛扑上去,用自己的身体紧紧压住了手榴弹……

“轰隆”一声剧烈的爆炸闷响,王木舟排长倒在了血泊之中,他用自己的生命掩护了七位战友的生命安全,“排长——”战友们痛切地高喊着扑上前扶起了排长。

对越反击战:踏着鲜血凝成的道路攻下凉山(8)

王木舟吃力地睁开眼来,艰难地只说了一句:“前边还有敌人,快……快消灭……消灭他们。”说完就壮烈的牺牲了,血顺着他的胸口流出,染红了一大片土地……

“为排长报仇——”“打下谅山,消灭敌人——”

随着阵阵山崩地裂般的怒吼声,战友们个个杀红了眼,端起冲锋枪,一跃而起,不顾…切地杀向敌人阵地,每一个人的冲锋枪枪管都打得通红了还不肯罢休。经过一番血肉搏杀,我军终于攻占了敌军阵地,全歼了守敌。

紧接着,我军攻进谅山市区的各路部队传来了道道的战报:某团9时左右,已占领了谅山省省府大楼……

某部连接进攻后,相继占领了敌谅山市公安局,国际游行社,奇穷河大桥桥头……

谅山东北面461和362高地相继被我军拿下,谅山北面的445高地主峰在两个小时的激战后,全部主峰已被我军掌握……

当最后一道战报传到军区作战部时,谅山市北市区已全部被我军攻占,龟缩在奇穷河以南老市区的越军已经是末日临头,只等被消灭的时间到来了。

“谅山巳基本被我反击部队拿下——”消息象闪电一样的传到前指,传到军区,我方军民顿觉士气大振,北京也传采了祝贺的电波,整个战区呈现出一片昂奋的情景。

然而到了这种时候,黎笋集团为了绷足脸面,镇定人心,还动用宣传机器厚着脸皮吹嘘什么“谅山防线坚不可摧”、“中国军队在我国军队的顽强打击之下,没能迈进谅山市区一步”,……

面对敌人妄图掩入耳目的宣传,军区首长按照中央军委刚刚传来的“争取自卫还击作战更大胜利”的指示,决定改变原定不过奇穷河的计划,对敌人实施更致命的打击。

从2月17日打响的这一场边境自卫反击战,我国最高统帅部一直坚持是一场有限战争的想法,原来只是想给予越南侵者一点教训和惩罚就行了,根本没有打算要打过奇穷河去。

在我军夺取高平、同登、老街等三个越北重镇向谅山发起攻击之时,我军的作战意图就十分清楚,即全歼敌军王牌主力第三师,占领谅山省府大楼就算基本达到了目的。

可现在仗已打到了这一步,一败涂地的河内当局仍在打肿脸充胖子,向世界舆论发出欺骗性的宣传,似乎中国军队根本无力攻占谅山,千方百计为自己遮羞壮胆。在这种情况下,征得了中央军委同意后,我军决定向奇穷河以南发起进攻,全线占领谅山市,并直接向河内作出一定的威慑,看黎笋集团再拿什么去吹牛?

3月4日清晨6时50分,我军向奇穷河以南开始了猛烈的炮火攻击,一群群炮弹掠过奇穷河上空,落在敌人的阵地上,兵营中。我军强大的坦克部队随即也开始了渡河攻进行动。一时间,奇穷河南岸炮声.隆隆,浓烟滚滚,火光熊熊。

7时整,我军进攻命令发出,7支突击部队象7支利剑,借着我军强大炮火的掩护,直插南市区和南岸越军阵地,开始了强渡奇穷河的攻击行动。

经过了两天的激战,我军过河部队攻占了谅山南市区所有的敌军高地和据点,控制了谅山市全部地区,随着一场场清围歼战的结束,我军自卫反击部队彻底歼灭了谅山市的所有守敌,共计敌军两个主力团,一个炮兵团一个公安团。谅山——这道被河内当局吹嘘为“不可逾越的要塞”防线,和不可一世的越军“王牌”主力第三师在我军铁拳的沉重打击下,彻底完蛋了。

谅山完全失陷后,越南首都就被彻底暴露在没有任何屏障的打击目标之中,全世界都为越南人的命运表示悲观起来了,要是首都河内一失陷,那这个曾经自吹自擂的“第三军事强国”将会是一种什么局面,后果可想而知。

在此时刻,河内当局象被打急了的兔子,什么也不顾丁,急电命令第一军区指挥部火速后撤,做好全力保卫首都河内的准备。他们真不知中国军队是否真有打下河内的进攻部署了……

转自中华军事网,要转载的朋友请注明出处,谢谢--晨风!

本文内容于 2008-8-25 14:23:46 被李晨风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