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台湾之子"到"台湾之耻":陈水扁的魔鬼之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陈水扁晚年可能注定孤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阿扁人还活着,但在台湾民众心中,他完全是一具腐臭至极的尸体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安同发自北京“陈水扁”伤心透了,这位台北县永和市的民进党员在陈水扁洗钱丑闻曝光一周后,决定恢复原名“陈柏仁”,跟使用了八年的“陈水扁”说再见。


8月21日上午,在太太陪同下,陈柏仁带着户口本和“陈水扁”身份证,前往永和户政事务所申请更名,虽然更名手续复杂,但陈柏仁却不嫌麻烦。更名结束后,他接受台湾“中央社”采访时说:“这总比坐牢好吧,不会遗臭万年。”


最后的挣扎


坐牢正是陈水扁现在最担心的,这位已经被“限制出境”的台湾地区前领导人,为寻一条生路,不得不进行“最后的抗争”。与2006年的“机要费”贪腐案不同,在这次洗钱丑闻中,陈水扁整个家族几乎全部涉案,他的抗争手法也随之改变。


陈水扁把诉求的重点放在“被国民党迫害”上,并声称被“抄家灭族”,这是8月22日,他在一家社团的餐会上放出的言论。是日傍晚,台湾《联合报》记者林政忠收到这篇题为“执政不能只靠清算斗争”的新闻稿,“洋洋洒洒五大页”。在文中,陈水扁祭出惯用的“悲情牌”。“我一个人倒下、我全家被追杀,但希望我陈水扁一个人倒下,能像高俊明牧师所说的,一个人倒下,有十个人站起来;十个人倒下,有一百个人站起来”。


在台湾,高俊明有“台独牧师”之称。一天前,他前往陈水扁家,呼吁陈水扁和老婆吴淑珍“诚实面对、勇敢告别自己的罪”,但这对夫妇却似乎没有半点悔意。台湾《自由时报》记者李欣芳引述与会者的话说:“在祷告时,陈水扁的一只手让高俊明牵着,祷告结束,扁珍两人眼眶泛红。陈水扁认为他当选总统后,国民党觉得他是窃取地区领导人位子,才要追杀他,把很多案子算到他头上。”


“只要查弊案就是政治追杀,只要质疑海外密账就是文革斗争。”林政忠在后来的报道中写道:当陈水扁宣布扛起台湾的十字架时,彷佛在昭告世人:“万方有错,不在朕躬”。其实,八年来,每当深陷贪腐丑闻时,陈水扁都会扛出这枚十字架,并屡试不爽。


最为可怜的是台湾的老百姓,一位名叫Sophia的台湾网民感慨道:“我们最多只能到陈水扁家门口骂人,什么也不能做。8月30日还要被分成两派:赞成上街呛马英九的,以及讨厌陈水扁而放弃去参加的。到最后谁渔翁得利?很明显的,阿扁。”


贫农之子,“台湾之子”


阿扁是陈水扁的别名。由于“阿”字后面加尾名是台语表示亲昵的前缀词用法,所以陈水扁经常自称“阿扁”以表现“亲民作风”。只不过,阿扁的支持者们没有想到,这样一个“亲民”的人却是一个洗钱高手。


他们显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在他们的心目中,陈水扁曾是一个英雄般的人物,他的贫苦出身,他的奋斗史,这位“台独”教父散发出的一切都令支持者们敬仰万分,即便是“在任”八年,陈家丑闻频出,台湾经济低迷,他们也毫无怨言,始终站在陈水扁这一边。


1951年,陈水扁出生在台湾省台南县官田乡西庄村的一个三级贫户家庭,家中积欠的债务总是在好多年后才能还清。这段历史在台湾几乎人尽皆知,陈水扁也因此成为许多父母教育孩子的楷模。


穷困之下,陈水扁把出人头地的希望寄托在读书上。从小学到大学毕业,陈水扁的学习成绩一直是第一名。1970年,他以全系第一名考入台湾大学法律系。大学毕业后,他又以第一名考取律师资格,成为当时台湾最年轻的律师。


1975年是陈水扁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年。是年2月,他迎娶同乡吴淑珍为妻。吴淑珍出生富裕医师家庭,她不顾父亲反对嫁给穷小子陈水扁。也许是为了回馈妻子当初的不离不弃,陈水扁当上台湾地区领导人后,把贪腐的重任交由吴淑珍全权掌管,这样既可以掩人耳目,又可以稳保权力宝座。


这是一张几乎完美的履历表:1979年,“美丽岛事件”为陈水扁踏入台湾政坛提供契机,他作为被告律师团的一员,负责为主犯之一的黄信介辩护,从此开始参与“党外”运动;1981年,陈水扁以最高票当选台北市市“议员”;1987年,陈水扁加入民进党,年底当选民进党“中常委”,正式进入决策核心;1989年,陈水扁当选台湾“立法院”增额“立法委员”,成为民进党党团干事长;1992年,陈水扁连任“立委”成功;1994年12月,在台北首次市长“民选”中,陈水扁登上市长高位。这些成功奋斗史后来被一一罗列在一本名叫《台湾之子》的自传中。


魔鬼藏在细节里


这是1999年的作品。那一年,他在竞选台北市长时输给了国民党候选人马英九。陈水扁显然很不甘心,他还有更大的政治抱负。从后来的事实看,这本书的推出是一个蓄谋已久的文宣策略。


在《台湾之子》序言中,他用煽情的笔触描述他“爱台湾”之深。 “面对土地,以及奋斗的人们,我感到如此的谦”,要为之“贡献一己之力”。当权后,“爱台湾”成为他时常挂在嘴边的一个口号,反对者就是“不爱台湾”,就是“卖台”。 在书中,他还用浓重的笔墨将自己塑造成国民党黑金政治的救星。这一做法颇为凑效,当时许多年轻人彻夜捧读这本书,誓言要让陈水扁强调的“清流共治”,为台湾的民主注入一股新的力量。


果不其然,“爱台湾”加上“反黑金”,令陈水扁这位政坛新秀在200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中成功胜出。4年后,同样的口号,同样的胜利。2000年竞选时,不少民众都相信,所有候选人中,陈水扁的廉洁操守是最经得起考验的。“只要有人质疑阿扁的清廉,马上有人说这是在抹黑。”《陈水扁的真面目》一书作者、台北市“议员”李庆元回忆说。


在陈文茜的印象中,陈水扁最早起家靠的其实是揭发弊案。这位台湾著名的政治评论员近日在台湾媒体上撰文说,1992年,靠揭发拉法叶弊案,陈水扁开始叱咤台湾政坛。即使当上台湾地区领导人,陈水扁还派人到法国、英国追查主犯汪传浦。“结果案子没破,汪传浦藏钱洗钱的方法,却成了陈水扁的独门秘诀。汪传浦变成了陈水扁的洗钱师父。”陈文茜认为,陈水扁洗钱充分说明了,一个人靠什么议题起家,就会以相同的方式垮台。


8月14日,陈水扁亲口承认海外密账,但他推说资金来自“选举结余”。陈文茜认为,这是因为他知道,2004年3月31日由他的子弟兵罗文嘉推动,他自己颁布的政治献金法,是一个没有罚则的“伪君子”法案。这个法案规定营利单位每家捐款总额不得超过300万元(新台币,下同),但违反者只需处罚20万到100万的罚金。陈文茜规劝台湾百姓“政坛伪君子何其多,以后不要只看到法案口号或标题顺眼,就随便鼓掌。魔鬼正在细节里”。


黑金疑云冰山一角


一旦陈水扁登上权力之颠,一个真正的魔鬼便诞生了。进入“总统府”后,台面上,他依旧透过宣扬“台湾主体意识”,把自己树为“政治正确”和“爱台湾”的标杆,以维持支持度;私底下,他则肆无忌惮地大搞权钱交易,中饱私囊。


纸终究包不住火。在2004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前夕,潜逃美国的台湾富商陈由豪越洋发表公开信,揭露自己从1994年到2000年之间为陈水扁夫妇至少7次提供政治献金,总额3000万元台币,直指“总统府”是“黑金政治中心”。


陈由豪对陈水扁“黑金疑云”开出关键第一枪之后,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接下来的四年,每次陈家曝光新的贪腐丑闻,台湾老百姓都被吓得目瞪口呆。陈水扁2004年连任后实行财产信托,申报财产从1994年任台北市长前的1000万元,飙涨到2003年底的7000万元,股票市值从最初的55万增至3亿多元;2004年,媒体爆出吴淑珍收受SOGO百货总值880万元购物礼券,介入SOGO经营权争夺战;2006年5月,陈水扁的女婿赵建铭被指控涉嫌台开股票内线交易;2006年6月,吴淑珍卷入“国务机要费案”。


但每当台湾检调机关要立案侦察时,陈水扁总是上演软硬兼施的戏码。一方面他以机密特权为由公开掩盖,并对调查者施压,全力阻挡司法机关对案件进行侦查;另一方面,他也用行动证明自己的“清白”,比如2006年11月5日,他主动薪水减半,强调自己没有贪污的必要。而坐在轮椅上的吴淑珍则以她独特的方式逃避司法的惩罚。2006年12月15日,“机要费”贪腐案首次开庭,作为被告的吴淑珍出庭时突然昏倒,被送进了台大医院。


很多人相信,这些陈水扁的丑闻不过只是冰山一角。2008年5月初,在台湾媒体一路穷追猛打之下,一桩10亿元新台币的“外交”黑金大案逐渐浮出水面。


成世界笑柄


台湾曾被很多人认为是华人民主的“圣地”,而今却成了世界笑柄。陈水扁洗钱丑闻曝光后,国际社会一片哗然。


8月21日出版的《联合早报》发表《陈水扁的台式民主沦为笑柄》的评论指出, 一种社会形态缺乏民主概念固然可悲,而假民主之名行独裁之实,则是更大的悲哀。陈水扁从“民主斗士”到“台独旗手”再到贪腐嫌疑犯的蜕变,说明了他不具备民主体制下领导人的起码素质,同时也反映出台湾现行的民主制度尚不够成熟。


美国国会图书馆亚洲部主管日前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美国国会图书馆正在收集陈水扁家族的丑闻资料和书籍,作为研究台湾社会发展过程的重要资料。早在2007年年初,美国《时代》周刊推出2006年度“十大丑闻”时,陈水扁的家族弊案就名列第六。


旅居加拿大的许多人台湾人曾是海外“阿扁后援会”有力的骨干。香港媒体报道称,他们非常“痛心疾首”,有人找出《台湾之子》以及歌颂吴淑珍的《走出金枝玉叶》,先将其扯烂,用脚践踏后,再丢进垃圾箱内。


2006年,百万红衫军走高喊“陈水扁,下台”,但未能撼动陈水扁的地位;今天,尽管尚不知这次台湾2300万民众怒吼“陈水扁,坐牢!”能否成为现实,这位自诩的“台湾之子”沦为“台湾之耻”,并终将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这一点,在历史和人心中却早已有了定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