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关键人物

牧 惠(北京)

从上海《报刊文摘》上得读《党史文苑》,《一份决定红军长征的

绝密情报》一文,透露了一件可以说与红军命运生死攸关的大事:蒋介石同德国人赛克特制定的即将使中央苏区红军难以脱身的“铁桶计划”,很快就落到共产党员项与年手上,项与年历经艰险把情报送到瑞金沙洲坝周恩来等人那里,十天后,红军开始了二万五千里长征。“蒋介石精心铸造的‘铁桶’,最终成了一只裂缝漏水的破桶。”

此文很值得一读,但是,不知是摘录时删掉还是文章本来就没有写

到,有一些重要的情节似有补充的必要。

一个重要的情节是,一二斤重的“铁桶计划”全部机密文件,是如

何到达共产党员项与年手上的呢?关键人物是蒋介石的老友莫雄。

莫雄是曾参加过有名的黄花岗之役的国民党老党员,原任国民革命

军师长,北伐时同蒋介石一度共事。1930年他在上海担任税警团团长,在共产党员严希纯、项与年等人的教育影响下,思想倾向进步。1934年,他出任江西德安行政督察专员兼德安地区保安司令。他有意聘请在上海共过事的包括项与年在内的一批共产党人到他那儿工作。蒋介石在庐山秘密召开军事会议,宣布“铁桶计划”的战略方案,准备步步为营地全部消灭红军。莫雄以地方长官身份参加了会议。会后,他冒着泄密杀头的危险,立即下山把这个“铁桶计划”的绝密文件交给项与年等共产党员。鉴于项与年熟悉当地人情地貌,他被派去执行将情报送出的任务。他扮成教书先生,带着用特种药水抄有“铁桶计划”要点的四本学生字典,用六天时间到达苏区。中国革命的最终取得胜利,莫雄同项与年功不可没。

广州解放时,莫雄已住在香港,是时任华南分局书记的叶剑英想法

子把他请回来的。当时有人反对,叶剑英说:“莫雄过去干过反革命,犯过罪,但他后来对革命作过贡献。我们不应该忘记这些人的功劳嘛!”莫雄回广东后,在剿匪、整顿治安方面立过功。但是,土改时,当地农民和土改干部不清楚莫雄的贡献,纷纷要求拉莫雄回英德交群众斗争后就地枪决,华南分局有关领导人也批准了。关键时刻,了解情况的古大存不怕戴右倾的帽子,站出来在陶铸面前力陈莫雄对革命的贡献:除了将“铁桶计划”交给共产党外,莫雄于1935年在贵州毕节当专员兼保安司令时,违抗蒋介石要他堵截红军的命令,听任贺龙所部红军从毕节通过。蒋介石知道后大怒,以“通共”罪把他投入南京监狱。莫雄被保释出狱后当了广东南雄县长,又满足了共产党的要求,把囚禁在南雄的几百名共产党人、红军战士、游击队员和进步群众全部释放出狱……古大存还告诉陶铸,是叶剑英把莫雄从香港找回来的。陶铸接受了古大存的意见,莫雄被保了下来。在反右派中,因为莫雄批评过某些公安人员违反宪法乱整知识分子等“罪状”,省委要划他为“右派分子”。这时,古大存因“地方主义”正被揭发批判,身处逆境;但是,他又一次挺身而出保住了莫雄。莫雄逝世于1980年。他在“文革”中的遭遇不详,只知道广州和武汉专案组都去找项与年挖所谓“中南第一大特务莫雄”的罪证。他们当然捞不到什么稻草;但亦可见莫雄的日子不会好过。

历尽艰险,在最后关头,为了混过层层封锁,化装成乞丐,不惜把

四颗门牙用石块砸掉,终于把情报送到瑞金的项与年,在“文革”中被打成“大叛徒”、“特务”,无休止地游街、批斗,整得死去活来。在一次批斗中,他从造反派架起的椅子上一头栽到地上,从此患上严重的中风失语症,被送去农场劳改。“文革”后,经过时任中组部部长胡耀邦的干预,否决了前任中组部部长的“乱弹琴”决定,项与年才被允许到北京同在农业机械部担任领导的儿子项南一家团聚;但是,已经为时已晚,还没来得及动身,老人就在龙岩病逝了。

革命缺少不了莫雄、项与年,更万万不可没有古大存这种关键时刻

大胆站出来讲公道话的“红骨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