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的底气和小国的分寸 --简评格俄五日战争(ZT)

shan..lin 收藏 5 164
导读: 大国的底气和小国的分寸   村野樵夫   二00八年八月七日,格鲁吉亚狂人总统萨卡什维利经过周密策划,悍然派兵侵入有严重分离倾向的南奥塞梯共和国,并迅速占领该国首府次欣瓦利市,这一幕就发生在奥运会开幕前夕,发生在俄罗斯维和部队的眼皮底下。   然而,萨氏还未来得及在第比利斯开庆功派对,俄罗斯的航空炸弹就雨点般的落在他们的军工厂、机场、港口和交通要道上,俄罗斯的装甲部队也迅速开进,不到五天时间,格鲁吉亚已经溃不成军,国土被一分为二,装甲兵丢弃战车逃命,萨氏忙请西方政要出面调停,几经周

大国的底气和小国的分寸


村野樵夫


二00八年八月七日,格鲁吉亚狂人总统萨卡什维利经过周密策划,悍然派兵侵入有严重分离倾向的南奥塞梯共和国,并迅速占领该国首府次欣瓦利市,这一幕就发生在奥运会开幕前夕,发生在俄罗斯维和部队的眼皮底下。


然而,萨氏还未来得及在第比利斯开庆功派对,俄罗斯的航空炸弹就雨点般的落在他们的军工厂、机场、港口和交通要道上,俄罗斯的装甲部队也迅速开进,不到五天时间,格鲁吉亚已经溃不成军,国土被一分为二,装甲兵丢弃战车逃命,萨氏忙请西方政要出面调停,几经周折才得以签署认输盟约,以换取俄罗斯撤军。


从前苏联分家独立后,摆在格鲁吉亚人面前最棘手的问题就是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两个地区的分离倾向,民族矛盾历来很难处理,恰好这两个闹分离的地区得到了强邻俄罗斯的支持,后者有足够的实力让这两个地区脱离格鲁吉亚独立,或者并入俄罗斯。相反,格鲁吉亚手上并无好牌可打,通过颜色革命上台的萨卡什维利采用了非常激进的手段直接与俄罗斯对抗,包括反导问题、车臣问题和加入北约问题等,俄罗斯自从苏联解体后元气大伤,确实无力与世界霸主美国进行全面对抗,但要解决一个小小的格鲁吉亚还是很容易的,只是找不到合适的借口,萨氏现在恰好给了俄罗斯一个很好的借口,踌躇满志的格鲁吉亚人被一记轻轻的前刺拳打了个鼻青脸肿、四脚朝天。


格鲁吉亚人的民族自豪感要追溯到上个世纪的上中叶,他们的民族英雄斯塔林阁下凭借高超的政治手腕、嗜杀的暴戾本性和特殊的国际政治军事环境,一举统治前苏联帝国近三十年,并参与了打败德国法西斯的行动,这使一些格鲁吉亚人自豪地认为,他们可以统治半个地球,可以战胜任何强大的敌人,他们的意志就是他人的行为准则,即使是俄罗斯人也只是仅会在他们意志压迫下瑟瑟发抖的一个族群而已,所以他们在获得独立后所要做的就是要压扁俄罗斯甚至痛击俄罗斯,让伟大的格鲁吉亚站在地球之巅一览众山小。


民族主义是把双刃剑,既能刺伤敌人,也会毁灭自己,中国隋唐时期有个既好战又善战的民族—高句丽,他们一向与中国为敌,隋炀帝三次发大军征讨均告失败,唐帝李世民再御驾亲征又无功而返,然而,在武则天时代中国人终于灭掉了这个边庭大患,道理不用我赘述,因为在冷兵器时代,一个总人口还不及别人军队数量的国家是不可能长期抗衡下去的,勉力而为只会自取灭亡。


人们似乎应该从苏-芬战争中学会点什么,芬兰人在1939年的苏芬战争中仅凭370万的人口和落后的武器装备,让斯塔林统治的苏联人付出了上百万军人伤亡的代价才在战场上有些进展,他们没有选择继续战斗到最后一个人,流尽最后一滴血,而是割地媾和。因为聪明的芬兰人知道,民族存亡远比一块土地重要,苏联是个超级大国,芬兰是个弱小的国家,芬兰可以打败敌人一次、两次乃至无数次,但过多的胜利只能换来过多的仇恨,与一个人口百倍于己的大国长期对抗很可能导致本民族的消亡,这就是芬兰这个弱小国家的生存逻辑。事实上,芬兰人的想法是对的,斯魔尽管被重重的咬了一口,但获得了他所钟爱的一块土地,对内对外都可以宣称获得了大胜,也就最大限度地得到心理上的满足,当然再也不愿意去碰那个难缠的对手。


萨卡什维利生错了时代,凭他的能力要是回到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或许能得到斯魔的赏识,甚至被钦定为接班人,这样就可以将格鲁吉亚人的辉煌再延续几十年。但是,现在的格鲁吉亚是回归了的格鲁吉亚,人口过少、自然匮乏且几乎没有战略纵深,与俄罗斯对抗必定处于全面下风。萨氏也不能象斯塔林那样统领前苏联各加盟共和国,更不能统领匈牙利、波兰、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和南斯拉夫等东欧国家,势单力孤的他自以为会得到美国以及北约的支持就可以放手一搏,实际上他犯了两个常识性错误,其一是西方人办事讲求实在,丘吉尔有言“外交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他们在暂时无利可图的情况下是不会出手的,其二是美国的基本国策是两句话:不使强国变为敌国,不使敌国变为强国,俄罗斯拥有足以毁灭地球的核武,不至于被美国认定为非强国,所以美国对俄罗斯只会采取遏制政策,打压其拓展空间,但绝对不会选择与俄罗斯开战,所以萨氏的失败在所难免。


或许有人会说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是国际公认的格鲁吉亚领土,俄罗斯无权干涉,这话只说对一半,因为车臣也被国际公认为俄罗斯的一部分,你格鲁吉亚支持车臣脱离俄罗斯独立,怎能指望他俄罗斯反对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呢。


近日,前苏联外长前格鲁吉亚总统谢瓦尔德纳泽发表谈话称格鲁吉亚必须加入北约,或许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需要提醒的是,小国永远都是棋子,只有大国才能成为棋手,希望二战时波兰的悲剧别再在格鲁吉亚上演。


在国际事务上,大国拥有无形的底气,这种底气在战胜和战败了的时候都会存在,也是很重要的力量,古希腊和古罗马都曾经遭受异族征服,但他的文明没有被征服,并且凭借其无形的底气得以延续和发展。相反,小国缺乏且难以获得这种底气,即使征服了一个大国,届时也会被该大国的文化所淹没。既如此,小国要想在大国的夹缝中长期生存下去,就必须在处理国际国内事务中掌握一定的分寸,底线是永远不要把大国激怒到非灭你不可的地步。


结语:我不是俄罗斯的粉丝,我同情格鲁吉亚,我对俄罗斯侵占大量中国领土耿耿于怀,但我反对萨氏的鲁莽做法。大国和小国处理国际国内事务的方式是有差别的,当大国认为自己的利益严重受损时,下一步要干什么谁都不知道。


二00八年八月二十三日写于广州

------------------

转自:网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