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破城时刻 20、他们牺牲在黎明(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于效飞和毛人凤同时发现了对方,心里同时一震,又同时转身对旁边开车的司机大喊。

可是,毛人凤的汽车很快加速冲出去,一连撞倒了几个国民党兵,和于效飞他们的汽车慢慢拉开了距离。

尽管于效飞他们的汽车也在拚命加速,但是却只能眼看着两辆汽车的距离一点一点地拉开。这两辆发疯的汽车的前后左右发出一片惨叫声,逃命的国民党兵再也不敢挡路,纷纷朝公路两边躲闪。毛人凤的汽车开得更加快,于效飞他们眼睁睁地看着那辆汽车开上了码头,朝军舰旁边冲去。

毛人凤他们的汽车到了码头,车门打开,从汽车里边钻出两个人,连滚带爬地就朝军舰上边爬。于效飞他们在汽车上远远地看着,毛人凤他们两个还没有爬到舷梯上,军舰已经在开始起锚了。于效飞眼看他们已经没有机会活捉毛人凤了,只好朝司机摆摆手,让他按照原定计划,到里边的码头上去。

毛人凤在军舰上看着还在码头入口处的于效飞他们的汽车,仍然是惊魂未定。他刚才已经对军舰上边的海军下令准备抵抗了,但是,他却发现,于效飞他们的汽车没有开过来,而是继续朝里边开走。毛人凤现在终于明白于效飞到上海来是干什么来的了,原来,于效飞是要打他的情报档案的主意!

毛人凤狠狠一拳砸在栏杆上,转身跑进船舱。

搭于效飞他们的顺风车的国民党兵一齐喊起来:“怎么不停车呢?咱们上码头去!”

于效飞在汽车里边喊道:“里边还有船,有两条大船,还是空的呢!告诉大家,坐船跑啊!”

几十人一齐喊叫,消息象风一样传遍了整个码头,公路上一眼望不到头的国民党败兵跟着于效飞他们的汽车一齐朝保密局的机帆船停泊的3号码头冲来。

已经装满了保密局资料的一条船,正在等着押运的曾德荣来开船,他们早就看见了无边无际的国民党败兵朝码头上涌过来,这些特务心里也是十分紧张,生怕出什么意外。可是,曾德荣偏偏就是不来,他们没有命令,就不敢开船。正在着急的时候,忽然看到黑压压的败兵朝他们这边冲过来,特务们一阵慌乱。

于效飞他们的汽车直冲到码头边,于效飞他们从汽车上跳下来,于效飞一步跑到船边,大声问道:“那条船是曾德荣的船?”

一个站在船边的特务脱口而出:“这条是!”

于效飞直朝船上冲来。

特务们大吃一惊,急忙举起手里的枪,大声喊道:“不许上来,这是保密局的船!”

于效飞下车的时候已经看到,他的战士在路上又伤亡了很多,他现在只有十几个人可以用了,于是他大声喊道:“保密局有船不让我们上,要留给当官的逃跑,兄弟们,抢船哪!”

国民党的军队是军纪最坏的,这是蒋介石为了提高战斗力,故意制造出来的,而这些失去约束的败兵更是无法控制的魔鬼,他们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但是,任何人群都要有一个领头的,人的智力还是不同的。就象现在,那边的解放大军已经在攻城了,这些相对聪明的已经跑到码头上来逃命了,还有一些不知死的鬼在城里等死。

而这些到了码头上想走的败兵也不过是盲目地想找个希望,具体怎么办,他们也是不知道。现在有一个上校军官一下令,其他的士兵和低级军官马上响应,大家一齐朝保密局的船上冲上去。

负责押运的武装特务的工作就是这个,在这种时候防止意外发生,要用武力保护保密局的机密档案。他们马上大声呼喝,举枪威胁这些要上船的人。可是,这些军纪极差,又到了生死关头的败兵那管那么多,他们照样挥着武器朝船上冲。

保密局的特务举着枪比划半天,正在犹豫是不是应该开枪,于效飞在下面用M3冲锋枪横扫过去,把死守船舷的武装特务打倒了一大片。其他败兵立刻一齐扫射,打得把守船舷的武装特务躲的躲,藏的藏。

船舷边一露出空当,败兵们立刻朝船上冲去。但是保密局的特务武器精良,立刻迅速反击过来,刚刚爬上船舷的败兵纷纷被从船上打落水中。

于效飞站在人群中,大声喊话,组织败兵攻打特务们,败兵们人多势众,一阵乱射之后,船舷边的特务们被迫后退,把船舷让了出来。但是,开船的特务开始起锚,准备离开码头,开船逃走。

于效飞急忙喊道:“兄弟们,快上啊,他们要开船!”

说着,他身先士卒,从码头上一跃扑到船舷边上,抓住了一根垂在船舷外边的绳索。败兵们狂叫着,纷纷朝船上冲,刚才还互相帮助进行火力掩护的人,互相之间又争斗起来,争夺上船的机会。

特务们躲藏在船上的杂物后面,看着败兵象蚂蚁一样涌上船舷,又狠狠扫射起来。于效飞的战士站在码头上,朝船上射击,为于效飞提供火力支援,跟着他上船的还不到一半。

于效飞一个翻身,滚过船舷,刚摔倒在甲板上,马上顺手抓起一具尸体旁边的冲锋枪,就势一个滚翻,朝轮机舱冲去。其他身手敏捷一点的败兵,也跟着上了船,和特务们进行激烈的交火。在这样近的距离内,其实大家活下来的机会都不高了。但是,这是一个疯狂的时刻,没有人能用理智思考,大家只有一个心思,抢船逃命。

于效飞冲进轮机舱,几个一身油污的管机器的人正一边惊慌地朝舱外张望,一边手忙脚乱地让机器加速。于效飞不由分说,一梭子打倒了他们,然后对准机器一通扫射。

机帆船发出“呜”的一声怪叫,机器慢慢停了下来。

于效飞松了一口气,转身朝舱外跑。他来到舱门口,就听见一声尖啸从空中由远至近地高速飞来。

于效飞不由大吃一惊,是炮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