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 郎平带来的世纪震荡

郎平带来的世纪震荡



先说点题外的话。

我一直以为,凡是明了中日两国历史的中国人,只要一谈起同文同种的日本国,大都会显露一种羡憎交织的心情:既会为日本这个蕞尔小国在二战后神速地重新崛起感到由衷地惊叹而不得不深感钦佩,又会为这个历史上中国最谦虚向学的小学生,在19世纪后半叶,只用了区区30年的时间“脱亚入欧”,就在甲午对决中一举击败满清王朝,将做了自己1000多年的老先生踩在脚下而感到羞愧难当。而对大洋彼岸的美国,则无不真诚向学,心往神驰,几乎没有一个中国猪头会真正拒绝和美国交好:自己的子弟若能去美国深造,乃至最终归化成为美国公民,可以说是中国人所说的人生三大喜事之外最值得庆贺的好事之一。

事实上,若要在50岁之下的中国人中去寻找最优秀的中华儿女,我估计不会低于八成在美国或有着美国受过教育的背景。为此,我曾对一些朋友说过,那些故作姿态公开反对美国的中国人,不是精神病人就是不可救药的十足呆子,要不就是像马楠那样的人格分裂者:反美之声如犹在耳,转眼之间就和一个标准的美国佬滚到一张床上去缠绵。和这种人打嘴仗,既无聊,又无趣,那是因为,你是在和一个对中国盲目到双眼皆瞎和对美国无知到钻石级的白痴对话,或是对一个口是心非的中国病人浪费唾液,假如这个人也曾经在美国呆过一段时间,则此人一定属于双眼皆瞎,两耳皆聋的双料的钻石级白痴。

下面,言归正传。

8月15日,这个日本当年在二战时战败投降之夜,被中国主流媒体冠名为“和平之战”的中美女排奥运比赛小组遭遇战,那支可说是中华民族几十年来的一面旗帜,由著名教头陈忠和领军,赛前以万丈豪情决心卫冕的中国女排梦之队,居然在中国的胡主席和国际奥组委前萨主席的热情加油和深情注视下,神差鬼使般地被前中国女排队员、神奇教练郎平拼凑的一支很烂的美国女排球队的顽强阻击下,令人目瞪口呆地逆转了战局,以2比3告负。

中国的女排梦之队,兵败“美国的业余队”(郎平语),其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民族感情受伤感,顿然像一块30000公斤重的巨石在凌晨3点钟被人从高空丢进北京积水潭一样,把整个北京人都惊醒了,同时也砸懵了。

于是,中国各大媒体和网络世界舆情汹汹,群情激扬。如,中国智库专栏作家田国忠在《中国女排的兵败美国与郎平风波》一文中这样写道:“有人认为,郎平是中国的叛徒,这话虽然尖刻了点,但也不无道理。”

田国忠说郎平是“中国叛徒”的理由是:郎平在成长过程中始终是由中国老板出资,而中国老板培养郎平的钱,又是“全国人民创造出来的,也就是说,是全国人民用血汗钱培养了郎平。”所以,依据“资本逐利机制的重大原则”,中国老板投资造就了郎平,根据“谁投资,谁受益”的资本铁律,郎平身上所具有的超级价值,其收益权就不归美国老板拥有,得由中国老板永久享有,“反之,(郎平)就会受到资本运作规则的惩罚,而有时候这个惩罚还是相当严厉的,如果对违背资本运作规则的人不惩罚呢,国际上一般认为,有出卖出资者利益之嫌。”

田于是得出结论:所谓郎平是不是中国叛徒之争,“问题不是个民族主义问题,而是个资本运作规则的问题,也就是谁出资谁受益的出资原则问题。”

最后,田大发感慨:“我们的领导者不知道这个国际资本规则和资本的根本原则,经常让国外资本占尽便宜,外国政要对我们的官员表扬有加,也就成了必然的事了。试想,谁不表扬给自己白送利益的对手呢?如果美国总统小布什白送给我大批的财富,我也一定会表扬他:总统先生,你真聪明,美国人民选举你当官,是美国人民最大的幸福。”

与上述田国忠的资本主义说教相映成趣的是,在中国的互联网上,与芙蓉姐姐的知名度难分伯仲的宋祖德,在《奥运期间最贱的女人——郎平》一文中这样写道:“当祖德看到昔日的中国女排巾帼英雄郎平穿着美国队教练球衣,戴着沾满铜臭味的眼镜,讲着极不标准的美国语言,在中美排球对决场上气指颐使的模样时,祖德特别想撕破她身上的球衣,狠狠地煽她一记耳光!”

宋祖德之所以认为自己有权煽郎平耳光,是因为“中国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把郎平培养成体育巨星,中国给了郎平最好的成长环境及最高的荣誉,没想到这个贱女人为了金钱毅然去美国发展。”对此,宋还无视郎平赴美是为了便于与女儿相聚的事实,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地继续写道:“也许她在美国当教练的收入比在中国会高十倍,甚至几十倍,但祖德相信她在美国绝对不会真正快乐,她将背负着对中国人民的沉重的内疚在美国苟延残生。”

在宋的眼里,“郎平太了解中国女排了,她把中国女排特定的技术优势及某些技术弱点毫无保留地泄露给美国球员,这如同一个公司走出的技术人员泄露该公司的商业机密给另一个同一行业的公司,这样做是犯法的,严格地说,郎平为了能在美国获得更多的金钱回报,肆无忌惮地泄露中国女排的技术秘密,也是严重的违法行为,祖德建议中国司法部门立即追究郎平的法律责任。”

为了达到追究郎平的法律责任的目的,宋这样写道:“可恨的是,郎平过去辉煌的‘铁榔头’形象深深地刻在一代代年轻女排球员心中,虽然今天她已年老色衰,球技大退,但精神影响力依然强大,中国给予郎平的昔日的荣誉今天成为她压抑年轻中国女排球员的无形的力量,今日的披着洋皮的郎平借助昔日的铁榔头的余威让中国女排在心理上多少有些慌乱,有些网友骂郎平是汉奸,祖德觉得骂得太轻,她其实就是个吃里扒外的小偷、泄露中国排球最高秘密的罪犯,是她自己用肮脏的美元践踏了她昔日的辉煌,郎平应当把中国的培养费全数退还给中国,把中国人民曾经给予她的爱还给中国人民!”

说心里话,当我看见像田国忠、宋祖德这样的同胞,对郎平率队胜了中国女排之后发表的如此不堪入目的义和团衰仔式言论,首先是感到的是羞耻,接着,还是感到羞耻,最后,仍然是感到羞耻。

我首先感到羞耻是,这些极富民族荣誉感的同胞们,根本就没有弄懂中国的体育与99%的中国国民毫无身体上的关联,所谓具有中国特色的体育,那根本就不配叫做大众体育,应该叫做民族的意淫才恰如其分。

记得在2006年韩日共同举办世界杯足球赛期间,我曾有感中国足球队三战皆北,扛着9个零蛋黯然打道回家,而在《足球病夫最好的选择:中国人不踢足球当看客》一文中写道:“中国的足球运动乃至包括众多其它的体育项目,在官办和官督商办的条件下,其追求的真正目的其实是为了炫耀中国的大国地位,而基本上丢弃了现代体育运动的核心价值。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中国确实是运动场上的金牌大国,但却是可怜的体育小国。因为在中国,体育运动与12亿9千万以上的国民几乎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事情。13亿国民中的绝大多数,除了傻乎乎的在电视机前看着升国旗奏国歌而莫名其妙地激动与体育运动沾点边外,其对体育所能做的全部事情也就是早上去河边、湖畔或树林中甩甩手走走路或打打自我吹嘘的太极拳而已,现在,居然连以前非常普及的广播体操也几乎没有什么人去做了,所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也懒得再去放它的乐曲了。这样的局面之所以会形成,完全是导源于中国的体育运动是作为国家对外炫耀的招牌,而不是作为国民强体健身的生活方式的中国特色的体育政治。”

当我看到田、宋二位对中国女排输球而痛心疾首时,我很惊异田、宋二位竟然会对中国那支烂到连狗屎都不如的足球队选择性失明,而不去为中国足协支招,却对一支有着几十年辉煌战绩的中国女排球队马失前蹄而语无伦次。如果他们是瞎子,我不会感到羞耻。可是,他们都是些自认为具有独到的眼光的中华儿女啊?!我想,你就是想不感到羞耻都会很难吧?

我接着还是感到羞耻的是,我为田、宋这样的愚昧的中国民族主义分子惊人的无知和狂妄的叫嚣而感到丢人丢到了慈禧太后的姥姥家。

众所周知,所谓体育,其最通行的定义是:体育是人类社会发展中,根据生产和生活的需要,遵循人体身心的发展规律,以身体练习为基本手段,达到增强体质,提高运动技术水平,进行思想品德教育,丰富社会文化生活而进行的一种有目的、有意识、有组织的社会活动,是伴随人类社会的发展而逐步建立和发展起来的一个专门的科学领域。体育的概念有广义和狭义之分。

1.体育的广义概念(亦称体育运动)。是指以身体练习为基本手段,以增强人的体质,促进入的全面发展,丰富社会文化生活和促进精神文明为目的的一种有意识、有组织的社会活动。它是社会总文化的一部分,其发展受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的制约,并为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服务。

2.体育的狭义概念(亦称体育教育)。是一个发展身体,增强体质,传授锻炼身体的知识、技能,培养道德和意志品质的教育过程;是对人体进行培育和塑造的过程;是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培养全面发展的人的一个重要方面。

3.竞技运动亦称“竞技体育”。指为了战胜对手,取得优异运动成绩,最大限度地发挥和提高个人、集体在体格、体能、心理及运动能力等方面的潜力所进行的科学的、系统的训练和竞赛。含运动训练和运动竞赛两种形式。

如果一言以敝之,所谓体育,就是“强健体质的运动”。

可是,田、宋这二位却想当然地给体育运动塞进了那些诸如资本主义原则、民族主义招牌的私货,并大言不惭地以爱国贼自居,口口声声以全国人民的当然代表自居,大丢中国人的脸而不自知,真是令所有中国人羞耻到无地自容的地步。

最后,我仍然感到羞耻的是,田、宋这样的中国衰仔恐怕永远都不会弄懂,与中国为了夺取奥运金牌而给国家和民族(其实应该说是政权更准确)争得荣誉迥然不同的是,国外那些当保姆,做会计,干园丁等五花八门的凡夫俗子们,与那些养尊处优的神州体育界的好汉们相比,中国的职业运动员则拿着我们的个人所得税整年地不用自己讨生活,而可以全身心地投入竞技体育训练。他们若不摘金夺银,最次也弄个铜牌回来,确实真他妈的不是个东西。

就拿郎平所领军的这支美国女排来说吧,郎平“在训练过程中甚至要强迫自己回忆小时候业余教练是如何教球的。”为此,郎平不无根据地说,“若美国队在‘和平之战’中表现太差的话,希望观众不要退票。”最后,郎平甚至还说,“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女排决赛将是‘中美之战’只是大家一厢情愿的想法。”正式有鉴于此,美国排协给郎平的奥运目标根本就不是夺牌,而是能进入复赛就算完成了任务。

那晚,就我所观战得出的印象,陈忠和领军的中国女排梦之队之所以会败在郎平拼凑的一支业余排球队手下,绝对不是技不如人,而是这支队伍在胡1主1席和萨主w席的垂顾之下,其临战露怯,心理卑下,哪怕就是一个不搞体育的外行也能看的一清二楚。中国女排之所以遭遇败绩,一是败在自己的队伍战局未开,就已心乱神迷,二是败在美国姑娘的高昂士气上,其实是陈忠和自己首先打败了自己,是中国姑娘自己搞乱了自己的阵容,才痛失好局,最后被美国姑娘们在郎平的镇定自若指挥下,于众目睽睽中逆转了比赛的结局。

在我看来,对这场比赛应该感到羞耻的人,根本就不应该是“中国叛徒”郎平,而应该是那一队中国昔日的英雌们在一个中国的狗雄率领下,输掉了一场原本应该轻易取胜的比赛而感到无地自容的羞耻,才合情合理。

如果说郎平这样的人是“中国叛徒”,我真为这个“中国叛徒”而感到真正的骄傲。我甚至不无根据地遐想,如果下届奥运会有100个郎平这样的“中国叛徒”率领百国联军把中国的各支运动队伍都穷追猛打得像中国足球队那样溃不成军,则中国的体育运动回归真正的体育精神,将指日可待!

郎平,伟大的“中国叛徒”,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通天的大道其实不仅只有中国这一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