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传奇 第一章 新生 8、时间不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6/


林云本就是一个闲不住的人,这几天吃喝拉撒全让小雪照顾着,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生锈了。打定主意,林云就准备行动了起来。“小雪,这兰桥镇上有网吧吗……咳,多此一问,现在哪个镇上没网吧。”

于雪笑了笑,“老公想上网了解这两年的科技进展?还是国际国内大事?”

“咳,不是。我这不是准备回复母校的聘请吗,网络快些,总不能用书信吧。”

于雪抬起头,疑惑不解的问道:“老公,哪里用得着那么麻烦,你干嘛不给林叔叔打一个电话,他是母校的副校长,只要你跟他说,后面的事情他都可以帮你办妥。”

林云挠挠头,“林叔叔是谁?”

“啊?”于雪怔了怔,这才想到林云记忆受到了损伤,笑了笑解释道:“林叔叔啊,以前听你说过,就是把你特招到清华的那个林子城副校长,他是你的博士导师,对你特别好,我们俩还去过他家好几次的。他的首席大弟子是现任公安部的副部长,他本身也是中国粒子物理学界的权威,你想去母校工作,他一个电话就能轻松搞定。”

林云捏着下巴想了一会儿,无奈的笑笑,“我只记得前面他把我特招进清华,后面都不记得了。行,那就给他打一个电话试试看吧。”

林云拥有清华大学量子物理学和美国耶鲁大学固体物理学两个博士学位,可以说是头顶耀眼的光环。林子城副校长此刻还在办公室,接到自己已经被医院宣判死刑的得意弟子的电话,一时震惊得半天说不出话。再听林云说到想到清华来工作,立时满口答应,让林云一个人,带着家属也行,其他什么都不用管,只管孤身去北京就是了,其他一切,他保证给林云办的妥妥当当的。再听林云说起自己这场大病,导致部分记忆损伤,知识结构有些混乱需要时间恢复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小云,你既然给我说了,我自然相信你。你先来我这里,跟着实习一段时间,如果不行,我再想其他办法。再说,我们这里还有专门研究记忆和神经的专家,你来这里,有他们的帮助,恢复肯定更快。”

*

林云理解林子城的做法,毕竟堂堂中国最高学府,不会用高薪聘请一个闲人。为尽早恢自己的知识结构网络,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打完电话,林云又一头钻进电脑里的文献资料中。

晚上十点过,林云还在电脑前奋战,小雪端来洗脚水,轻轻的把林云双脚移出来,放进温水里,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林云感觉双脚痒痒的麻麻的,好一会儿才把注意力从资料堆中抽出来,看着身前这个娇小的姑娘,正像清洗玉器一样,柔柔的搓着他的双脚,林云鼻子一酸。这小姑娘,两年间,她每一天都是这么为自己清洗身子呀。前几天自己能动后,自己都提前去用冷水冲洗,今天这一忙忘记了,小姑娘又自觉的来了。林云一下踩在地上,站起身,抱起还在发愣的于雪,放在床上。然后俯身端过洗脚水,握着小雪的玉足,放到盆中。“小雪,苦了你了,今天就让老公来给你洗脚吧。”

于雪怔怔的看着他,端坐着,低低的哭了起来。林云别过头,平息了一下情绪,挤出笑脸,逗她道:“哭啥呀。以前我们俩在一起,都是你给我洗脚吧?”

于雪擦了擦眼泪,扭了两下,笑道:“美的你,都是你给我洗。”

林云似笑非笑的望着她,“是吗?”

于雪眼神闪烁了两下,“嗯,是各洗各的。”

“我看不是这样吧?”

于雪瞪了林云一眼,“坏蛋,是你给我洗,我给你洗,行了吧?”

林云咂咂嘴,“嗯,这还差不多。美女,今晚我给你洗了脚,你怎么报答我呀?”

于雪怔怔道:“就洗个脚,要什么报答?”

林云撇撇嘴,装作一本正经的说道:“一般来说,洗个脚是小事,当然不用报答,可帅哥我现在是病人呀,让病人给你洗脚,这分量可就不同了,当然要报答了。”

于雪被他的强盗逻辑逗乐了,“那好哇,帅哥,你要什么报答?”

林云盯着于雪的小蛮腰和丰满的胸部吞了口口水,咳嗽了一声,一本正经的说道:“要不,今晚你就从了我吧。”这几天林云一到床上,下半身就控制了上半身,可小雪担心他病体刚好,哪敢跟他缠绵啊,宁上吊不上床,油盐不进。林云没辙,差点想来硬的,可一想到人家自小练跆拳道,真要用强的,估计自己一会儿准会躺到地板上去。

小雪哈哈笑了笑,脸马上红了,然后迅速低下了头不说话。林云见了心里一阵激动,有门,有门,哈哈。三下五除二关掉电脑,倒掉洗脚水,急冲冲的爬上了床。

抱着小雪柔软的躯体,林云还是害怕自己太性急坏事,试探着向更深处进发,没遇到反对,胆子这才大起来。感觉差不多了,林云正想提弓上马,小雪突然出声问道:“等等,有套子吗?”

“啊?”林云白着眼睛,傻傻的问道:“你没准备?”

小雪给了他两粉拳,林云嘿嘿的傻笑两声,然后哀求道:“好小雪,乖小雪,我那个快要爆炸了,一次不用不行吗?”

于雪咳嗽了一声,严肃的说道:“你不用哀求,一个字,不行。”

“那是两个字。”林云低声嘟囔道。理智上讲,他不愿缠着小雪干那事儿,一时冲动,会害得他最心爱的小雪痛苦很久,小雪已经为他受了那么多的苦,他是一点也不希望她再受到任何伤害。可……问题不解决不行啊,精虫大量上了脑,现在他满脑子都是那些龌龊的东西,这火气能降下来才怪。

林云眼珠转了转,只能退而求其次了。他凑了上去,握住小雪的手,低声说道:“咳,老婆,我们换一种方式吧。”

于雪吃吃的笑笑,低声道:“你呀你。”

林云把一双玉手拉到致命的地方,闭上了眼睛。

……

“再用点力,老婆。”

“嗯。”

……

“唉哟,轻些呀娘子,你拔萝卜呢?”

“哦。”

……

激情过后,林云兴致高昂,抱着小雪缠绵了很久。因为看过那些资料他发现,虽然他之前一点也记不得那些文献,可这一下午,他只看一遍,当时不但理解了,而且到现在还清晰的记得。这说明,小雪说得很对,他脑袋里确实已经存在那些东西,只不过大脑某些关键地方受了损伤,无法把那些知识串起来,形成一个完整的知识结构体系而已。而且,他还有了一个让他觉得很不可思议的发现:自己看那些资料,不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记,而是一行一行的扫描,阅读速度快得离谱。这样的话,根本不用去清华实习,自己完全可以在家里,在很短的时间里看完那些资料,重建大脑的知识结构体系。想到这里,林云有点后悔了,看样子那个电话打得稍微早了一点,现在弄得,想把那份工作变成正式的,还得参加一次测试。

林云把自己的发现告诉了小雪,小雪说道:“咳,老公,没什么可后悔的,反正你的身体还需要调养,也不能马上工作,明天你再打一个电话给林叔叔,就说一个月后去,反正报到时间你们也还没说定嘛。就用这一个月,一边调养,一边看资料,到时候记忆已经完全恢复了也说不定。”

林云点点头,“嗯,小雪说得对,就这么办。”

*

第二天中午,吃过午饭,给林子城打过电话,林云坐在门口,想着是不是该离开这里,去外面度过这工作前的最后一个休闲月。自己刚刚死而复生时,伯父来胡闹那件事,小雪这几天虽然没说什么,可说她心里没疙瘩那绝对是假的。而且经过那件事,伯父自己肯定也感到很尴尬,这几天送东西,都是差伯母过来,而且也极少说话。在外面见到自己,脸色也不自然,再这么处着自己也很难堪。

可离开老家,自己又该去哪里呢?

本来小雪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自从自己出事儿,小雪为自己就跟父母闹僵了,现在自然不能去她家。再有的选择就是北京,反正自己已经打算去清华工作,小雪也要去北京找工作,现在去那里,也不错。可问题是……听小雪说,两人的存款只剩下一万出头,这一个月自己要养病,小雪也不能出去找工作,这点钱到了北京,租了房子随便买点东西,要撑过毫无收入的两个月,有点难度呀。

这个问题林云昨晚就在想,一直到现在还在犹豫。想找同学借钱,可自己记忆停留在七年前,手机中那一个个名字,自己根本就想不起对方是谁,怎么借?让小雪去借?拜托,自己怎么也是堂堂七尺男儿,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过路的几个老人微笑着向林云打招呼。林云的老家是偏僻的山沟沟,当地人称百荡沟,人烟稀少,林家两户人独自住在半山坡上。林云父母多年前过世,所以这里就只剩下他大伯一家人。这几个老人,都是山下那个村落的,林云盯了老久才勉强认出来,笑着还了一个礼。这里人口稀少,只论养病倒确实是好地方。可问题是……林云抬头瞥了一眼他大伯家,“马上离开。对,就这么办,我就不信我堂堂双料博士,还会被饿死不成。”

林云跑到厨房,拉起小雪的手。小雪这两年在这个原始部落里服侍他,什么都得干,原本一双纤纤玉手也磨起了厚厚的老茧。林云看到这样,更加坚定了他立刻离开的决心,他心疼的抚摸了一会儿,对一脸诧异的于雪说道:“小雪,这碗就别洗了,我们马上就离开这里,去北京。”

小雪挣脱了他的手,说道:“那怎么行,你的身体还很虚弱,不能旅途劳累的。”

林云把她手中的碗夺过来,做了一个健美的姿势,道:“咳,你看看,你看看,我每天吃得比猪还多,饭桶一样的胃口,哪里像是虚弱的样子。你就放心吧,我的好老婆,你老公健康得很呢。”

小雪打量了他一眼,低头想了想,“要离开也行,不过怎么也要再等几天。”

林云妥协了,问道:“几天?”

小雪笑了笑,“就七天吧。”

“七天太长了,就两……”林云突然顿住了。他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句话:“我的时间不多,只有十到二十年。”这个念头凭空冒了出来,而且是如此强烈,如此深刻,就像是一条巨大的横幅上,用最鲜艳的色彩书写着这一句话一样,让林云一下就呆住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