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方面,甚至是钓鱼岛问题的实质是保。主权是明确的,说这么明白,那地方就是属于我们。所有的工作,都是捍卫岛屿主权,在法律上根本就不会承认日本的什么权利,永远都不会。即使他现在拥有实际的控制权(虽没在岛上,但已在周围海域实现。),但时机成熟就一定要恢复。


南沙方面,就是一个字,“争”。所谓的国际法上确实有问题,但有前朝的历史依据,对方默认了好多年,这个嘛先下手为强,争得了多少就算是多少,为此杀人放火则没必要。而所谓共同开发,是在相对敏感区域,夺取资源,争取经济利益的实现。

南海,油气丰富,又是渔业、航运重要通道什么地,总之,好地方啊。东海方面,官方说得很多,我国的主张依据是大陆架原则,这不用多说了,下面就简单说几句,关于南海的。


关于这个,所谓南海问题,广义上包括西沙和南沙问题,由于西沙问题已经于70年代左右得到解决(西沙群岛上有一处唐宋时期遗址——甘泉岛唐宋遗址,但由于未经同位素测定年代,外国人拒绝承认此事,并认为此事仅为“可能事件”)所以,这里主要就是指南沙问题,到底是怎么来的呢?是谁首先宣布南海是中国领海?又是根据什么呢?



封建末期清朝的皇帝,国力撇弱,领土被割让,而领海恐怕也难保,或许当时领导阶层还没有这一概念,所以自然不明白这套东西,更不会主张所谓海权。民国捏,长期战争,内战与抵抗入侵,期间又有两次世界大战,哎,国家不幸,但两次大战在名义上都是胜利者,战胜国在战后才有可能主张所谓权益啊,不然这南海问题还不见得有诶。当然,说来也甚有趣,中国人面对两次世界大战,都站在了胜利者一边。第一次当然是名胜实败,巴黎和会的表现就可见一般吧,第二次则是惨胜,但所获利益,相较于前一次明显丰厚了不少,好说也是安全理事会这类大国俱乐部性质机构里面有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到现在都60多年了,玩得还是兴高采烈,在大国俱乐部内也算是几大巨头。很多比我们有钱的人眼睛红得出血,也想参加进来,可我们玩我们的,就是不给你玩。


话说远了,接着原来的主题。二战结束后,当时中国政府派遣海军舰队,其中有不少美国援助军舰,当时是林遵率舰队收复南海诸岛,随舰的还有当时政府地质单位的官员(地质矿产部的司长级官员?),那家伙,好嘛,大笔一挥,用九条虚线划了一个大口袋,把南海大部分全包了进来,这个口袋大到什么程度,我们的地图上都只好另开一个新窗口,专门显示它。回来以后,印到地图上,公诸于世,后来相当有名九段线就这样出现。而这个九段线的定义,

在我国学界却有着多种不同的主张和解释,下面就摘抄一段。


这种主张和解释主要有以下四种:1)国界线说,认为该线划定了中国在南海的领土范围,线内的岛、礁、滩、沙以及海域均属于中国领土,我国对它们享有主权;线外区域则属于其他国家或公海① ; 2)历史性水域线说,认为中国对于线内的岛、礁、滩、沙以及海域均享有历史性权利,线内的整个海域是中国的历史性水域②; 3)历史性权利线说,认为该线标志着中国的历史性所有权,这一权利包括对于线内的所有岛、礁、滩、沙的主权和对于线内内水以外海域和海底自然资源的主权权利,同时承认其他国家在这一海域内的航行、飞越、铺设海底电缆和管道等自由。换言之,这种观点在主张线内的岛、礁、滩、沙属于中国领土的同时,把内水以外的海域视同中国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③。 4)岛屿归属线或岛屿范围线说,认为线内的岛屿及其附近海域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受我国的管辖和控制④。所有这些主张和解释,应当认为都是有一定道理的,并不全是空穴来风。但是,同样明显的是,其中只有一种主张和解释才是最为符合客观真实和国际海洋法的要求,也只有这样的主张和解释才能更好地坚持和维护我国在南海的权益,同时也有利于南海问题的解决。


好了,接着原来的说,我们在地图上这么标注了,向全世界公开说,喂,南海这块是我的了啊,我们家的院子到哪里哪里,东南亚的各位邻居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痛快点,不说,就当你们没有意见了,默认了喔。好嘛,按照国际海洋法这方面的规定,一国主张拥有水域或岛屿,只要别国在一定时效期内没啥意见,这地方就归你了,所以啊,主张南海归中国所说的历史依据就来源于此。这伙邻居几乎十年都不吭声,但从五十年代中期到七十年代,就开始跑出来主张主权。我们自然是得理直气壮,你们有意见有牢骚为什么不早点?现在我们都管了这么多年了。


简单的说, 这就是所谓南海问题的由来。


不过话说回来,东南亚的那帮家伙也挺委屈。比如,菲律宾在1946年还没有独立,还在美国人管理之下捏,这个东西应该美国人替他出头的。美国人正忙着建立“战后世界新秩序”,都是大事情,关乎美国霸权伟业,哪里还有什么心思管你这等小事,所以选择没有态度。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的情况也差不多,本地的革命党刚从热带树林里钻出来,或者还没钻出来呢,东西南北还摸不清楚,自己内部都还弄得很乱捏,又谁看见过中国印的这张图?又有谁知道该抗议呢?越南到好,又打仗了,乱啊,内部读忙不过来诶,殖民法国老大到处救火,也顾不上。


总之,当时的东南亚算在一定程度上默认了。


但可惜的是,虽然我们划了这么个九段线,但却没有实力去进行实际的开发,转化成实际利益,没办法啊,国力相对弱小,国内又是百废待兴,何来资金投入?就这样,错失了最佳机会……当然还有后续的海上执法力量建设的滞后……


不管咋说,这个时候可不能说什么依法办事,按照所谓纸上规则来之类地。毕竟,前朝给我们留了一个理由,我们就要用足。找新的理由,付诸实际行动,去争、去抢,弄多少算多少,捕鱼的真假渔民,护航的渔政船和军舰。所以,本菜很欣慰啊,这方面我们并不吃亏啊。其实捏,还有大部分人不知道的,听人讲的,貌似在十年以前,地矿部,国家海洋局,海洋石油总公司联合搞了一个南沙海域的物探调查,弄了一架飞机空中来搞。外交部紧张得要死,所以最后的实施方案不是按照一般的物探方法从一侧开始逐条勘查,而是先在最中间,肯定没有争议的地区飞了一个来回,看看没有人抗议,再往左右扩一点,再扩一点,结果全部勘测了一遍,邻居都不吭声,于是得胜还朝。实际上呢?这周围都是穷邻居,可能根本就没有空中监控力量,不知道你在干啥呢。如果是在东海啊,那就早把答复邻居的抗议照会都拟好了再出海的啊,他们哪里会看不见。


所谓南海合作开发也是类似道理,因为我们掌握着海底的数据,几个邻居没有,要合作开发可以啊,毕竟我们有技术,有数据资料,开发资源的平台也是自己的,我们的股份占大头,你们几个愿意来不?答案肯定是地,虽然说少,但也没啥吃亏地啊,跟西方公司搞差不多,一样地嘛。有人会说,你这么搞对我们有什么好处?他们啥也没有就来捞油水分红地,简直空手套白狼啊,但是……但是……在目前这块,可以尽快把表面的所谓口头表诉迅速转化为经济利益,毕竟海洋权益这东西,要的是经济利益,要先抢到手,我们要的是大头,什么军队和武力都是为了后来的海洋开发,利益实现,而海军力量还不足以实现最大化的情况下,这样的选择无疑是实现利益最大化的最佳选择。


临近文末,几个说明,本菜的观点是:东保南争。


东海方面,甚至是钓鱼岛问题的实质是保。主权是明确的,说这么明白,那地方就是属于我们。所有的工作,都是捍卫岛屿主权,在法律上根本就不会承认日本的什么权利,永远都不会。即使他现在拥有实际的控制权(虽没在岛上,但已在周围海域实现。),但时机成熟就一定要恢复。


南沙方面,就是一个字,“争”。所谓的国际法上确实有问题,但有前朝的历史依据,对方默认了好多年,这个嘛先下手为强,争得了多少就算是多少,为此杀人放火则没必要。而所谓共同开发,是在相对敏感区域,夺取资源,争取经济利益的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