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古宅距今已有数百年的历史


江西靖安县仁首镇棠港村牌楼组的一个村池塘边上,3棵已经七百岁的老柏树,守卫着一座古老的大院子。村子里赵氏家族的老少们,都只知道村里的大事要在这里商议,可谁也不曾去猜想,这座残存的大院子里面承载着多少历史。


元代古民居“破茧成蝶”


这座矩形四面围合的大院子,中部前方为带八字门墙和牌坊式大门,朝西偏北,进入大门则是一路三进二天井的一组古建筑。书写着“云山世第”的大门,有着元代的座墩、明代的麻石雕花,甚至还有现代的琉璃瓦。“这是村子里的祠堂,前两年才刚刚粉刷了一次。”棠港村支部书记赵鸣绘说,村子里的人世代在此居住,直到20世纪90年代房屋逐渐损坏后,才相继搬出了这个院子。可住在这里的人,都不知道这些破败的房子竟是“宝物”。


今年1月,深圳考古研究所一名古建筑专家因为冰雪灾害被困在靖安县。此时,正巧遇到靖安县进行文物普查,这名古建筑专家便随考古人员来到“云山世第”。考古专家从祠堂的梁架和柱础等构件,推测整个祠堂是明代早期的建筑。令考古人员惊喜的是,在祠堂北路有两栋倒塌了部分的民房,专家从这两栋民房的建筑形制、用料等特点来推断,应该始建于元代早期。


考古专家寻访了附近30余个村庄进行对比,初步认定这两栋民居为元初古民居。此时,沉寂了数百年的古宅才得以“破茧成蝶”。


四街八巷显家族盛世


坍塌的老屋,杂草丛生的院落,谁也无法想象这里曾经的显耀。只有依旧供奉着先祖的大祠堂,依稀还能看到昔日的人丁兴旺。


事实上,村子是被高高的围墙保卫着的,“云山世第”是村子的中心,村子里的房屋围绕着这座祠堂而建,形成了“四街八巷”。由于房屋密集,屋檐相靠,过去在街巷里行走,可以“晴天不见灰,雨天不湿鞋”。


棠港村支部书记赵鸣绘说,村子里并不是盛产石料的地方,祠堂所需的大麻石都是从安义等地运来的,这足以看出当时赵氏始祖的财力雄厚。赵氏始祖在这里逐渐开枝散叶,最兴旺的时候,村子里居住了1000余人。此后,村子也逐渐衰败,如今村子里也只有两三百名村民。


尽管祠堂四周的老屋不是倒塌就是被拆除重建,曾经的辉煌也已不见。但是,“云山世第”仍然是村里人的一个中心地。直至今日,村里人不论是嫁女,还是娶妻,都必须在祠堂拜过祖先。而村子里遇到了大事,也都是在祠堂里商讨。

自称皇族后裔迁徙建村


尽管居住在祠堂大院里的村民,都纷纷搬出大院另建新屋,可是祠堂里先祖的雕像却始终香火不断。村里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先祖是因为逃避战乱迁徙至此。可是,在经历战乱之后,仍能建起如此庞大的家族,可见赵氏先祖并非等闲之辈。


在赵氏的家谱里记载着,牌楼赵家来到靖安的开基始祖名赵徵,落脚地为熊仙都棠荫,如今“棠荫”地名已消失。


“老家谱上记载着我们是赵匡胤的后代,只不过记载的东西并不多。”赵鸣绘说,南宋末年,为了逃避战乱,他们的祖先辗转到了永修。由于感觉当地不安全,想要找一个防御中心,最后找到了这里,在此安居乐业。相传,迁徙到这里的赵氏家族有三兄弟,牌楼村是其中一支。其他两支,则分布在附近的云村和箭头村,而牌楼村是最为兴旺的一支。


由于没有更多的实物佐证,仅凭家谱上的一句话,考古专家无法确定这里的赵氏就是赵匡胤的后人。但是,从史料中可以推测,牌楼村的赵氏始祖,是属于在原居地经过了相当长时间的发展,积累了较为丰厚的财力之后,再携带资金到新居址进一步开基创业。这也是他们有实力在新居地建起如此庞大家族的原因。


藏宝传说引来盗宝贼


古民居的发现,对于考古专家来说是一个惊喜,可是如何保护也成为他们的一个难题。更为令人担忧的是,古民居的发现,也吸引了不少盗宝贼的造访。原本饱经风雨侵蚀的建筑,如今又在经受现代人的“洗劫”。


在“云山世第”的大厅地面,可以看见明显被挖过的痕迹,甚至连麻石板都被撬开。有的坑洞,深达1米左右。


“他们都是冲着这里的宝贝来的,有家贼也有外贼。”赵鸣绘无奈地说,相传赵氏始祖为了祈求土地爷保佑子嗣,所以在祠堂里埋了10只金老鼠。


今年1月,古民居被发现后,这传言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一些想要得到金老鼠的人,就趁夜晚在祠堂里用金属探测仪四处寻找,挖坑盗宝。为防止被人发现,这些盗宝贼都选择了下雨天,用雨声掩盖他们的挖掘声。此后,祠堂的地面就出现了大小不一的坑洞。


但是,这段时间来,一直都没有人挖出这几只金老鼠。因为传说只有明白了“上八圈,下八圈,梅花落地朵朵鲜”这句话的人,才能找到埋藏起来的金老鼠。


金老鼠的传说不知是真是假,这些对于考古人员来说并不在意。他们在意的是,这里罕见的元初古民居将如何保护。


靖安县博物馆刘馆长担忧地说,房屋只要没有人住,就很容易损坏。现在古民居已经有部分倒塌,不论是保护原貌,还是重新修葺,都需要大笔资金,这对于靖安县来说有些力不从心。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