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血战亚马逊 第一卷 第五十四章 智斗黑心警官(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8/


杨玉盈想了想,做了一个总结:“我觉得,现在的问题是,咱们虽然怀疑马拉加。可是,咱们手里只有索菲娅的指控,没有确实的证据!”

“玉盈,你说到点子上了。咱们就是缺少证据。”岳天雄语气沉重地说,他走了几步,问道,“玉盈,马拉加现在在哪儿?他见到谁了?”

“他在一层的大客厅,鲁彪陪着他。”杨玉盈应道,“刚才,我跟他打了个照面。他说要见我大伯,我说我大伯被人下了毒,身体不好,不能见客。他又说要见我安哥,我说我安哥遭到黑色旅绑架,你们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他救出来,他精神不好,也不能见客。马拉加不高兴了,发了脾气。他说他的职责是负责巴罗河滩的治安,华山农场不能怠慢他。看他的意思,他一定要把索菲娅带走。”

约翰逊气恼地说道:“这个无赖,耍上死狗了!”

岳天雄用手指掐了掐眉心,盘算了一阵子,心里冒出一个主意。他看了看约翰逊等人,说道:“各位,我问一个问题,马拉加警长的眼力怎么样?”

吕西安想了想,说道:“我觉得,马拉加好像是近视眼。”

约翰逊讥讽地说:“他不是近视眼。他是天天乱搞男女关系,伤了身体,把眼睛搞坏了。”

“这就是说,他晚上看不清东西!”岳天雄追了一句。

“别说晚上了,他白天都看不清东西。”吕西安应道。他好奇地盯了岳天雄一眼,“天雄,你问这个干什么?”

岳天雄狡黠地笑了,说道:“各位,我倒有个想法,马拉加想把索菲娅带走,咱们就把索菲娅交给他。”

听了这话,众人都愣住了。吕西安立刻反对:“天雄,你要把索菲娅交给马拉加。那我告诉你,明天早上,你就会听到一个消息:马拉加警长在回归巴罗镇的途中,遭到罪犯袭击,马拉加受了伤,昏迷不醒,罪犯把索菲娅抢走了,拖到一个树林中,先是轮奸她,然后砍掉了她的脑袋。”

“天雄,我也是这样想的。”约翰逊跟了一句,“马拉加肯定会如此编排故事。然后,他就滑过去了。”

岳天雄狡黠地笑了,说道:“吕西安、约翰逊,我的意思是,咱们把索菲娅交给马拉加以后,咱们悄悄地跟着他,看他如何处置索菲娅。他要真想杀害索菲娅灭口,咱们就可以抓捕他了。”

约翰逊和吕西安、里斯本打了个愣怔,交换了一下眼色。他们这才明白,岳天雄询问马拉加的眼力好坏,是为了跟踪他。约翰逊迟疑地说:“天雄,你这个想法倒是不错。可是,很难操作啊。马拉加的眼力虽然很差。可他已经五十多岁了,是个老奸巨猾的家伙。他开着警车回巴罗镇,咱们要开车跟踪他,他马上就会发现。他不会上当的。”

岳天雄抓起勺子,在磁盆里转了一个圈,说道:“这好办。咱们可以在他的警车轮胎上做一点手脚,让他的警车走不了多远,就趴窝。他只能下车走路,咱们就可以跟踪他了。”

吕西安想了想,说道:“我也见过马拉加。这个家伙又贼又精,确实很难对付。咱们要对马拉加的警车下手,他会不会产生怀疑,加倍小心,不露马脚啊?”

“吕西安,我想,咱们可以来一个换位思考。”岳天雄开始解释他的想法,“马拉加的警车要不出毛病,他就只能老老实实带着索菲娅回巴罗镇。索菲娅一旦到了巴罗镇,进了警察署,众目睽睽,马拉加再想对索菲娅下手就很难了。所以,他要的就是他的警车出毛病。他的警车出了毛病,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带着索菲娅下警车,找个隐秘地点,对索菲娅下手。一句话,马拉加要看到警车出毛病,不但不会警觉小心,反而会高兴,他会顺坡下驴的。”

听了岳天雄的解释,约翰逊、吕西安、里斯本、田小亮都点头了。约翰逊笑着说:“天雄,你们中国话真是生动。顺坡下驴这个词太形象了!马拉加就是这个心理状态。好吧!我同意把索菲娅交给马拉加警长!”

岳天雄转向杨玉盈,说道:“玉盈,你的意思呢?”

杨玉盈的脸上显出紧张的神态,说道:“雄哥,我明白你的想法。可是,你们要跟踪马拉加,万一碰上马拉加的同伙,又得大战一场。”

岳天雄深沉地说:“玉盈,黑色旅到了巴罗河滩。马拉加如果真的为黑色旅效劳,就太可怕了!咱们必须尽快把他揪出来,否则,后患无穷!你放心吧,我们一定能放倒马拉加。”

杨玉盈点头了,应道:“好吧,我同意你的办法。”

岳天雄又提出了建议:“约翰逊、吕西安,你们既然见过马拉加,你们就到下面去,跟马拉加斗斗法,点他一下子。小亮,你去打点马拉加警车的轮胎,让它最多走上三百米,就完蛋。我没有见过马拉加,他不认识我,我负责跟踪他。万一马拉加发现了我。我就冒充犯罪分子,跟他斗法。”

约翰逊赞同岳天雄的想法,说道:“好,咱们就这么办。”

吕西安思忖了片刻,又提出了意见:“天雄,你不认识马拉加,也不认识巴罗河滩的灌木丛啊。这些灌木丛都是凶险之地。现在又是夜晚,你跟着马拉加兜圈子,太危险了!”

岳天雄笑着说:“吕西安,巴罗河滩的灌木丛再危险,还能比恐怖峡谷更危险吗?”

“天雄,你说对了,巴罗河滩的灌木丛还真比恐怖峡谷更危险!”吕西安斩钉截铁地说,“恐怖峡谷虽然神秘,它有一个长处,它干干爽爽,没有沼泽。巴罗河滩的灌木丛里可有很多沼泽!它们有的在明处,有的在暗处,人要不小心陷进沼泽,必死无疑!”

杨玉盈听了这话,也担起心来,说道:“雄哥,吕西安教官说得不错,巴罗河滩的灌木丛中确实有很多沼泽。它们连骏马黄牛都能吞吃下去。你不熟悉地形,你要进了灌木丛,的确危险。”

这时,里斯本接了一句:“杨小姐,我是本地人。我熟悉巴罗河滩的沼泽。我可以跟着天雄,帮他指点道路,躲开沼泽。”

岳天雄高兴地笑了,拍了拍里斯本的胳膊,说道:“玉盈,你看,里斯本跟我一块走,我不会有危险!”

杨玉盈又想了想,终于点头了:“好吧,我同意。”

约翰逊振作起来,说道:“吕西安,咱们下去,会一会马拉加警长。”

杨玉盈灵机一动,说道:“雄哥,大客厅旁边有一个暗室,在暗室里可以窥探客厅里的情况。我带你去暗室,你看看马拉加是个什么人吧。”

“这更好了!就这么办!”岳天雄开心地说道。

众人抖擞精神,跟着杨玉盈走出起居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