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郎平:我是中国籍

任何一个时代,都需要她的精神符号,而“铁榔头”郎平及其所代表的“女排精神”,无疑是热血沸腾的中国八十年代一座让人景仰的丰碑。然而经历多年的海外飘泊,这张昔日的中国名片却同中国女排隔网相对……


网易体育8月23日报道:


郎平——中国体育史近30年来的一位极其特殊人物,她自始至终都被无数拥趸疯狂地崇拜。她率队中国女排四夺世界冠军,更是享受过全民敬仰。但当她率领美国女排走到中国女排的对立面,质问就如同理解一样扑面而来。“请问,你是第二个小山智丽吗? ”一位年轻的记者曾来势汹汹地质问,“铁榔头”此刻只能是哀莫大于心悲。


25岁退役 结婚赴美国


如果稍微熟悉中国女排奋斗历史的人们,估计很难会用“小山智丽”式的问题来质问郎平。24年前,“铁榔头”不仅是这个国家全民崇拜的英雄,她更几乎用自己的生命去激励着一代人。


但长期的心理压力、多年训练和比赛所积下的伤病,郎平最终被压得透不过来气。


1983年11月,亚洲女排锦标赛,中国女排以0∶3惨败给日本。尽管郎平仍获得优秀运动员奖和最佳扣球手两项大奖,但她却因团队失利而“恨不得把个人的这两块奖牌扔掉”,并称那一天是“留在噩梦中的一页痛苦的记忆。”


“当时,中国女排的教练和队员的目标只有一个:世界冠军。”《排球》杂志主编、长期跟随女排的杨玛俐说,“拿了亚军别人都接受不了。”正是这种万众瞩目和承载十几亿人目光和压力,让郎平几乎夜夜失眠。洛杉矶奥运会前,郎平在自己的日记中这样写道:“我知道自己缺(少睡)觉……却满脑子想开比赛了。我猜测着比赛中会出现哪几种情况,我能不能应付呢?有的可以迎刃而解,有的越想越钻进了死胡同,气得我翻来覆去……”


除巨大的心理压力,伤病也和“铁榔头”如影随形。即使到现在,郎平的膝关节老伤仍然非常严重,她甚至有时候还会因磨损而掉出一些碎骨片。而运动员时期积累的伤病,跟让她的膝关节前后共经受8次手术……


在不断同病痛做斗争的年代,“铁榔头”却没有放弃她为祖国荣誉的打拼。当时比她的膝伤更严重的是腰伤。郎平的腰背肌一直不好,她每天都必须戴着一个护腰。每当比赛前,她总再三告诫自己:“到了节骨眼上,你老先生的腰如果不争气,你就是缠上十根护腰也不能下场!”


正是带着这股拼命三郎精神,郎平硬是帮助中国女排在1985年底赢得第四个世界冠军。但付出的代价则是险些送了命。1985年世界杯赛期间,郎平和队友们在日本应蔡世金老先生邀请共进晚餐,但却因忽然出现缺氧症状,她吃到一半时再也坚持不住。她在日记中后来写道:“胸闷得出不来气,紧接着脑袋像缺氧一样不能自制,有生以来从未尝过这种滋味。我躺在椅子上两个大夫给我掐穴位,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好转。”


郎平当时患上了严重的脑部供氧不足,不小心将危及生命。1986年初,郎平的好朋友、 美国著名运动员海曼,正是因为相似的病症猝死。沉重的身体和心理负担,加之国家队教练员调整后对训练不适应,而郎平又计划同男朋友白帆出国闯荡,所以25岁她最终下决心退役!


25岁正属一个排球运动员的当打之年,郎平作为当时世界公认的三大主攻手之一,巅峰状态下退役对她而言无疑是个艰难的选择。郎平在自传里曾如此描述自己80年代末在意大利联赛打球时的状态:“我的技术炉火纯青,不是说大话,我用一条腿都能赢她们。”


25岁宣布退役,郎平不久就同白帆结婚并远走美国。


1996-2005年 三次拒绝美国执教邀请


1996年,美国排协曾邀请郎平,但她无法接受自己将和中国女排隔网而立的局面,尤其是面对在低谷中挣扎的中国女排。


2000年,美国二度相邀,郎平又拒绝了。


2005年之后,美国女排向赋闲在家的郎平第三次发出邀请。此刻在老朋友陈忠和(wiki)的调教下,中国女排已攀上巅峰。郎平心软了……郎平心软的原因不是她对中国及中国女排的情感有丝毫改变,而是她想起了远在美国的女儿白浪。“铁榔头”球场上威风八面,但处理家庭和婚姻却不是她的强项。经历结婚又离婚、出国又回来,郎平一直在忙碌地奔波,以至她失去了在美国的丈夫,也让女儿长期面对没有母亲的生活。


据悉,许多次母女相见,女儿白浪都会抱着妈妈的大腿痛哭。想起女儿,郎平心软了。但想起自己的祖国和她为之付出全部青春的中国女排,“铁榔头”却再次犹豫不决。关键时刻,老朋友陈忠和极力劝说郎平前往美国,而在网上一次“郎平可能执教美国”的民意投票中,大多数人都表示:珍视自己的英雄,但更理解一个母亲的爱!


或许这才是郎平痛下决定的关键。那一夜,多少年历经苦难都没哭过的郎平终于哭了,哭过之后才迎来释然。几天后,美国女排开始了“郎平时代”!


至今不入美国国籍,不想以后回国被骂


“铁榔头”终于松口执教美女排,让美国排协官员很是高兴。而郎平当时的态度是:只要和美国排协谈妥合同细节,就有望走马上任。所谓合同细节的谈判,据郎平前任、原中国女排主教练胡进透露:其实主要牵涉国籍问题,因为美国女排从来没有聘请外国人来当教练的先例,即使是刚卸任的吉田敏明也是美籍日本人。


但作为中国一个时代的精神符号,更改国籍对“铁榔头”而言,无论是从国民角度还是个人情感,她都是难以接受的。“我年纪也大了,真的不想以后回到国内被人骂。”郎平解释说,“这就是我犹豫再三的原因。”正是双方谈判中的这一巨大分歧,美国排球协会在郎平上任前还在闪烁其辞:其首席执行官比尔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说:“她(郎平)尚未被列入我们的面谈名单”。


最终谈判结果是,美国排球协会做出了让步,而郎平至今还持有中国护照。当有一次记者问到郎平关于国籍的问题,郎平解释说:我是中国护照没错,我现在去每个国家都要签证,除了中国。我没有想过入美国籍,你觉得我应该入美国籍吗?!郎平的女儿白浪出生在美国,郎平则是女儿的法定监护人。所以对郎平来说,获得美国国籍自然是顺理成章的事,但她拒绝改变自己的中国国籍。即使能为了女儿远离祖国并离开中国女排,但郎平时刻都没有忘记:她永远都是中国和中国女排的一分子!


“郎平基金”积极帮助中国伤病运动员


25岁选择退役,48岁率领美国女排重回中国参加奥运,郎平的身影总是在大洋两岸忙碌地奔波着,但她的心却从来都不曾离开。


2006年,郎平经过不懈努力,促成冯坤和赵蕊蕊前往美国治疗。冯坤和赵蕊蕊在芝加哥接受为期三个多月的康复治疗期间,她们得到的是郎平如师、如母和如友的关怀。为了让国内排球迷随时了解冯坤和赵蕊蕊在美国治疗的进展,年近知天命的郎平开始写起博客。郎平说只要及时更新自己的博客,并传上一些照片,这样国内球迷就能及时了解两个“伤号的‘幸福’生活!”。


为了能让更多国内伤病运动员去美国接受治疗,郎平7月份在美国注册成立“郎平基金会”。该基金会的初衷是为中国伤病运动员康复治疗提供帮助,资助生活困难的退役运动员。此外,“郎平基金”还将致力提高中国医疗技术水平,以及为中国贫困地区的学校和四川地震灾区提供运动器材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