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八一征文]一个普通志愿军将士看抗美援朝——血路

预计字数十二万,分成四十八个片段,每个片段二千五百字。今天开始动工。希望各位朋友捧场。

1.

在荣县的大南街四十九号,居住着一个家族,他们是荣县的一个大家族,姓王,兄弟姐妹一共二十三个,光是兄弟就有十三个。这里我只说这家的老大王兴治,二哥王兴荣,老三王兴培。兄弟三人是王家在一九五零年的时候成年的三兄弟,其余弟兄年岁尚幼小,不在文中。

每年春天,岷江的当第一缕东风带着岷江的水汽吹入这个小小的县份的时候,这个毗邻内江、宜宾、乐山市,这个有人口三十万,面积一千五百平方公里的县份就醒来了。她睁开自己的眼睛,看着自己的过去。在过去, 她是黄帝之子青阳玄嚣的封国,晋末置县,宋代称荣德县,明代称荣县至今。荣县更是人杰地灵,早在南宋时,爱国诗人陆游曾摄政荣州,盛赞荣县“其民简朴士甚良,千里郁为诗书乡”。特别是到了近代,我国老一辈无阶级革命家、教育家、语言文字学家吴玉章等人领导的“荣县独立”运动震惊全国,并建立了第一个脱离清王朝的县政权,“首义实先天下”。

荣县自然条件优越,资源丰富,属中亚热带湿润气候区,森林覆盖率24%,土壤肥沃,光、热、水、土等自然资源组合协调,生物种类繁多,农副产品丰富,盛产粮食、生猪、水禽、柑桔、茶叶、蚕茧、花生、油菜、木本油料、药材、木材等,有着丰富矿产、水利资源的荣县是省级风景名胜区,有人文景观三十二处,自然景观二十余处,其中省级五处,市级两处,城东一里有全国第二大佛——荣县大佛,城北不远公里有风光宜人的双溪水库(双溪湖风景区),城西南四十公里有杪椤自然保护区,城东十五公里有吴玉章先生的故居。目前,该县拥有星级旅游涉外宾馆、旅游定点单位、国内旅行社;旅游产品有获全国金奖的“龙都香茗”特种茉莉花茶,旭水大曲等,名优果品,天府花生,光明粉丝等质优价廉,畅销各地。

王家的三兄弟就居住在这样的一个地方。而他们读书的场所就在荣县旭阳镇环城西路的荣县学堂。这是当年吴玉章创办的一所新式的学堂。里面设有初级小学、高级小学、初级中学和高级中学四个部分,在五零年的时候,拥有学生二千余人,教职员工二百多人。是荣县的第一学府。在四九年前,每每县官就任,也得到这个学堂发表就职演说,以表现自己的爱学博古之风。

三兄弟的年龄刚好是各自相差一个月。你道为什么只相差一个月呢?那个年代,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王家的太爷也不例外,他一共有三个妻子七个小妾。而有生育的小妾也有五个。那三兄弟就是由王太爷的三个妻子生养的,他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因为不同母亲,他们三个的性格就各不相同,老大精细胆大,老二细致迟缓,老三毛躁易怒。但是,三兄弟毕竟是一个父亲,也还是和而也群。读书是一块儿,吃饭是一块儿,就连睡觉也是一间大屋。他们都在荣县学堂读高级中学的一年级。三兄弟的成绩都还不差。只是各自有自己的特点。老大善于文笔,写得一手好字和好文章。老二善于生理,把解剖和自己私底下学习的医学弄得巴巴适适,而老三就喜欢摆弄物理的器械,那些杠杆啊、滑轮啊、齿轮啊都被他弄得很有趣。

三兄弟读一个班。和三兄弟关系好的还有一个姓张和一个姓干的男生。他们五个向来是同来同去。在学堂里号称五虎上将。他们不喜欢打架,但是要是谁敢与欺负他们中任意一个,五个就会一起上,直打得那个敢于欺负他们的人跪地求饶为止。要是不幸而然地打伤了某个狂徒,老二王兴荣就会施展自己的学来的医术给一番救治。说不得他还真的可以把血给止住,将伤口给弄痊愈了。这样以来,他在同学中赢得了神医的称号。就连校医忙不过来的时候也找他去帮忙。

第二天是学休日。个子高挑而清瘦的老大王兴治对他的两个兄弟和另外两个朋友说:“我们明天去蔡家堰玩玩吧。”

一样个子高大而健壮的张剑生接口说:“好嘛,我们走路去,看谁先到。”

“你就喜欢比赛,威名是一个整体,要到就一起,不要分开了,分开了还叫五虎将吗?”个子小一点的干奎宁说。

留长发的敦实而稍矮的王兴培和更矮小一点却很精神的王兴荣说:“我们还是听大哥的吧。”

“就这样定了,明天鸡一叫,我们就在南街口子汇合,不准迟到,谁迟到谁是小猪。”王兴治一言定音。

五零年的九月,学校刚开始上课,而秋色也是正浓郁的时候。五个人在鸡还没有叫就悄悄地起床了,他们各自躲在南街拐弯处的一个磨坊下面和没有开门的茶馆的招牌下或是酒店的没有人的尺柜后。他们但等黄鸡一鸣,便k一冲出来,自己就可以不当令人腻味的懒懒的笨笨的小猪了。

南街的出口是一条横街,与南街形成一个丁字形状。在那个横街的尽头是一个半山坡,半山坡上有一个饭馆,里面专门买豆花、豆浆和油条。他是整个荣县城开门最早的一家馆子。五个人的家境都不差,他们身上也带有两万以上的现钞。在那个时候,人民币两万相当于现在的两元。但是,那个时候物价很低,身上有五百元,就是五分钱就可以请客吃花生了。要是有一千的话,就是大款。而他们五个每个人起码有两万。那真是富裕得流油的五个,所以他们叫五虎将呢。

鸡终于叫了,而五个人是一起从自己隐蔽的地方跑出来的。就算是最迟缓的王兴荣也不甘落后,仅仅比王兴治晚了零点一秒到了南街口子。五个人相视一笑,都不说话。其实他们都知道,当小猪是很跌份的事情。至于当了小猪后还要请客吃油条豆浆喝豆腐脑,却不是一件事情。五个人的五份早点,也不过两千五百元的小事情而已。换成现在的钱也就是二毛五分钱。

半坡的豆浆很浓稠啊,王兴治很是有兴味地玩味着那有点青涩又有点甘甜是放了糖精的豆浆,他一口一口地呷着,然后吃一口油条,很享受的样子。眼睛还半眯缝起来,似乎出离了这个凡尘世界。而老二就很是缓慢地咀嚼着粗大的油条,然后品一口豆浆,再喝一口豆腐脑。性急的张剑生连太多的味道也没有尝出来,便已经碗净盘干了。

不多时,他们五个也都吃完了。然后,他们继续往半坡上走。上了半坡是一条石板路,石板路的两旁栽有不少别的地方很难见到的娑罗树。这树的树形婆娑,好像是起舞的舞娘。而这个时候,初起的第一丝阳光从他们的左边的云霞里漏了出来。而那个色彩啊,使得五个人顿时像披上了一件古代的战袍,他们威风凛凛地走在石板路上。夜间下过一点秋雨,路面没有一点轻尘,走在上面发出一阵阵的嘎嘎的声音,很像是在给他们和乐。三十里地,不远也不近,他们就这样走着。他们要去的地方是属于金台乡管辖,也就是中国著名教育家,辛亥革命的积极参与者,土族的吴玉章先生的故里。

本文内容于 2008-9-6 14:59:52 被少将舢板舰长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