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ENDLESS





世纪之末,宇宙洪荒

我们会在哪个时间停留

又会被卷入某个轮回

亲爱的

你会放开她的手

向我张开怀抱么?


林苏格篇


我是学编导的,大一暑假导师要求我们用DV拍一些家乡生活风貌。在这个小城里,有许多条老旧的小弄小巷,班驳的砖墙,破碎的琉璃瓦,路面被车轮压过的深深印痕。这条巷子像是沉睡了千年,清晨卖豆腐脑的吆喝声与车轮滚动的嘈杂声此起彼伏。每天都是以同一种方式揭开一天的序幕,唯一不同的是路面上走过的脚印由小变大,由两双变为一双。韩飓是我的男朋友。不过现在他也许是别人的男朋友了。他大我一岁,等我补习一年后读大一的时候韩飓已经大三了。我的家就住在这条巷子里,晚上只有转角的地方有一盏灯,还有许多类似飞蛾的昆虫感受到光亮壮烈扑灭。下晚自习都是韩飓送我回家,因此这条巷子里充斥着许多关于韩飓的影象。


每一幅影象我都想用相框框起来,挂在空房间的墙壁上。这样,即使熟捻的青春被时间慢慢剥夺,也会有一份宝贵的财富属于自己。


当我透过玻璃窗向教室里看的时候,差点被楼道里巡视的老师逮着。我扣开窗户,里面探出一张脸:找谁?“韩飓。”“你是林苏格吧?他不在。好象没来自习。”“哦,谢了。”关上窗户,光线消失一半,轻微地皱了下眉头,“去哪儿啦,这家伙?啊……!”我跑回班级向自习老师骗了张请假条说自己胃疼。反正胃疼也不是一次两次,老师理所当然地相信了我。拎了书包就往家的方向冲。果然在巷子拐弯处,快到家门的地方,模糊地看到应该是韩飓。靠着墙壁,正在低头,用手挡着风,点一只烟。糟糕,韩飓只有心情不好才吸烟。平复了下心跳,假装没事大步迈过去。


“韩飓,你在啊?嘿嘿。”他没说话,仍旧低着头,前额的头发挡住眼睛,只有尖尖的下巴和嘴里的烟能趁着灯光看清楚。我料定情况不妙,立马蹲下来,双手揪着耳朵:“我错了。”然后巴巴地望着他。韩飓扔掉了手里的半支烟,以迅雷不及的速度把我拉起来并且拥抱了我:“冷死我了,给我暖暖!”缓过神来的我才发现大冬天的,韩飓只穿了一见米白色的套头毛衣。


空岚篇


我和他住在H大学附近的一套小公寓里,按理说他是房东,我是房客。只不过我以他女朋友的身份住在这里,从不付房租,意思就是咱俩同居。八个月前因为学校宿舍的事儿闹得不愉快,于是我扛着行李搬到了他家。每天清晨,张开眼,就能看到他睡觉的侧脸,轮廓分明,尖尖的下巴特别醒目,睫毛浓密地覆盖在下眼睑,不均匀的如同婴儿般的呼吸。每次我都会忍不住盯着他看好久,偶尔被他发现了我在看他,会不好意思地把头埋进蓝白相间条纹的枕头里,然后用命令的语气说:“去煮早饭!”


他只喝光明牛奶,而且只要600ML装的那种,因为可以打开仰头就喝,无需用吸管。他吃很多零食,薯片,巧克力,饼干……几乎一切高热量的东西他都爱吃却不发胖。看了我都有想自刎的冲动,暗暗发誓下辈子一定要做他那种男人。以前没同居前还不觉得他有多能吃零食,只有在一起看定影的时候,别人买一包爆米花,而他要买三包,顶多只知道他食量比较大而已。“不是说男生不爱吃零食么?”“谁说的?”“实践证明哪!大部分男生都不爱吃零食的。”“那我就是那小部分的。”


“家里这么多零食,吃了我都快胖死了,难道你没发现最近我的脸肿了好多?”他把视线从电脑前移开,在我身上扫了一下又转回去,摇了摇头。我心头一阵狂喜。接着他叹了口气说:“禁止你再吃零食了!”


林苏格篇


把DV换了片电池,回放拍好的片子。长长的巷子,各家各户不同色彩的门,还有新钉上的路标,绿底白字:堂安巷。“堂安巷?!”我将画面定格,我记得我没拍过堂安巷呀,我不愿意拍它,所以我特意绕过了那条巷子。韩飓在那年八月的最后一天说“我要走了”。韩飓终于还是要离开这座原本就不属于他的小城。他爸妈都在外地,只因为户口的关系他才从外地转回来高考。“放假也不会回来了?”“恩。”真讨厌韩飓每次说话都这么干净利落,明摆着一副“就是不能回来,你想怎么办吧”的表情。“好,既然就这样永远都见不到面了,那我们分手吧。”“苏格……”我没听他的下文,骑上脚踏车,用力地蹬了好几下,飞一样地逃走了。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怕他追上来,很怕看到他的脸。后来韩飓发了条短信来说在堂安巷口等我。我没理他。等到十二点过后我已经躺进被窝里了,才突然想到韩飓那人特别执着,一般等不到你他肯定不会走的。我站在堂安巷口,却没有看到韩飓的身影。黑暗被一大块一大块的云切断,周围的一切在寂静中显得那么有默契,三角的屋顶瓦背错落有致地排列在一起,偶尔有几只离家的野猫蹂躏了挖片,发出唏嘘的声响。我蹲在墙角,等韩飓。我敢确定他肯定没有走,或许是生气了躲在哪个角落不出来。


那天梦里面是小时候玩的游戏叫作捉迷藏,我们总是在想方设法地躲着对方,却没想到又会阴差阳错地撞在一起。长大了,这个游戏规则似乎完全颠倒了,当我们费尽心思努力想握住对方的手,可是分离总是声嘶力竭地朝我们呐喊。即使是擦身而过也做得那么完美无缺。梦醒了,韩飓也离开了,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现在DV画面中的堂安巷分明不是那天晚上我等韩飓的巷子。那么,我那天站的巷子不是堂安巷么?不可能,我认这条巷子二十年了,不会错的。等到我站在巷子口新贴的路标前盯着上面“唐安巷”的时候才彻底地觉得自己有多愚蠢。是不是那天晚上韩飓也和我一样一直站在另一个巷子口等到天亮?他在唐安巷口,而我在堂安巷口。


空岚篇


其实跟他有很多地方不同。例如,挤牙膏,我从中间挤,他从最尾巴往上挤;我从不系鞋带,他要把鞋带绑成死结;我只吸过滤嘴有心型的女烟,他只吸三五;还有他喜欢玩在我看来很伤脑筋的电脑游戏,我只会玩他瞄都不瞄一眼的连连看。因此我们常常小吵小闹。有一回剥橙子,我要剥了皮掰开两半当桔子吃,他只想切开四瓣,省事儿。我气急了把所有的橙子都剥了皮。他坐在电脑前冲我吼:“你真TMD蛮不讲理!”我伸手就把剥了一半的橙子朝他丢去,砸到他露在外面的脖颈。我暗暗地倒吸一口气,还好一冲动扔的是橙子而不是水果刀。他离开客厅重重地把卧室的门甩上。空气里满是橙子的味道,刺激到我的鼻腔,开始发酸,眼泪上涌。我是怎么了,明明不想吵架的,没来由地发脾气。那一晚我蜷在沙发上,想了很多,为什么我们会不断地争吵,又为什么我们会在第一次见面时就很有默契地选择在一起交往?回忆是一场暴风雨,席卷了脑海的每根神经。同居的第一次在家煮饭给他吃,他欣喜地站在我身边,我去哪儿他就跟去哪儿,靠在锅炉旁边我边煮他边吃,表情极像一只贪婪于食物的馋猫。第一次约会去看电影,散场时我左脚的鞋被拥挤的人群踩脱了。我惊慌地问他怎么办,他只是很镇定地叫我闭上眼睛。我刚闭上眼,他就抱起我一路上大喊:“有人晕倒了!请让一让!”还有我们第一次亲吻,第一次看广场的烟花,第一次送对方情人节礼物……有很多很多个第一次,我都轻而易举的记在心里了。也许他早已遗忘。


我像一只可怜的被驱逐出家门的猫咪,抱着膝盖睡着了。早上醒来发现自己睡在床上,转过身还是那张熟悉的拥有漂亮弧线的侧脸。他的睫毛在动,我知道他醒了。“是你把我抱进来的?”“是你自己梦游过来的。”“张开眼睛看看看。”我双手揪着耳朵对他说:“对不起。”他张开一只眼睛瞄了一下,随即抱着枕头转到另一边自顾自地说了句让我莫名其妙的话:“你真像他/她。”








上集已完 请下集








本文内容于 2008-8-25 9:01:39 被mtmt1314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