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二季 大国崛起 第七十九节 秣马厉兵——海外基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02.html



民国二十九年(1940)十二月六日 延安 杨家岭


和主席探讨了半天的十八集团军和七十八集团军整合的问题之后,武太行终于有机会去完成他回延安的最主要的“任务”了,那就是尽快的搞定自己的媳妇,以防止玛依莎国王在延安搞出什么难以收拾的政治问题来。


可是当武太行真的驻足于玛依莎国王驻荜“宾馆”的时候他却真的开始有些踌躇了,里边的那一个女孩,不对,现在已经是女人了,是他武太行法律上的妻子,从单纯的法律上来讲武太行是有义务和责任去照顾这个妻子的,可是呢?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的手上却染满了玛依莎的家人和人民的鲜血,他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阴谋家,相反,从前世开始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地爱情“洁癖症”的患者,他希望他的妻子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能够和他相爱的,能够和他相守一生的女人,但是现在,他的那个美丽的,让他十分的相去疼爱的妻子和他之间已经不能够存在这种完美的爱情了,这怎么能够让他不感到失落与不安呢?


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延安、杨家岭,对于武太行来说还有着另外的一重意义,那就是这里是他和黄飞飞第一次相见的地方,在这个世界上他第一个真心爱过,真心的承诺过的女人就是在这里拍陪伴着他一起踏上了杀敌的战场,可是现在呢?他的妻子来拜见公公了,可是呢?这个妻子却不是黄飞飞,遥想起还在山西的黄飞飞,武太行的心中不免一阵酸楚。


……


武太行不知道的是他在“宾馆”前的树林中踌躇的走来走去的抽着烟的身影恰恰全部的落进了正在窗口欣赏延安的傍晚的玛依莎的眼中。玛依莎不管是怎么说他也还是一个孩子心性的小女孩,当她看到本来应该陪伴在中国最高当局身边的丈夫居然能够出现在他的眼前的时候,心中的那份欣喜自然是难以遏止的,因为她知道她的丈夫有多么的在乎她。


可是女人有一样东西却是所有的那人都不希望她们有的东西,那就是女人在感情方面特有的直觉。玛依莎自然是也不会例外,从丈夫的脚步和神态中她已经感觉到一丝丝的不安。可是尽管如此她还是很想现在就看到她的丈夫,并经他们两个人真正的在一起享受二人世界的时间还不到十个小时。


“我的首相,你马上去请我们的护国主进来吧!”玛依莎国王轻声地吩咐身边的卡尔扎伊道。


“是,陛下!”


……


“亲爱的玛依莎,这几天你过得还好吗?”武太行不是一个善于隐藏自己的感情的人,虽说他深爱的黄飞飞,可是有一点却是真的,深切的愧疚与怜惜让他对眼前的玛依莎国王也有着一种不能够忽视的奇特的感情,于是在看到玛依莎的第一眼武太行便迅速的走道玛依莎的面前,紧紧地将玛依莎拥抱在了他的怀里。


“挺好的,就是有时候,有时候会想念你,你呢?最近过得好么?我听说你几乎就没有停下来过一天,一直都在忙碌着。”玛依莎也紧紧地抱住武太行,轻声地说道,她很清楚,此时此刻,她真正意义上的亲人就只有武太行一个人了。(其他皇亲,别搞笑了,皇室内部哪里会有什么亲情啊。)


“玛依莎,你又不乖了,自己偷偷的就跑到了延安来,也不知道跟我打声招呼,害的我把委员长都丢在了青海湖畔。”武太行抱着玛依莎坐在沙发上,轻轻的勾了一下玛依莎的鼻子说道。(卡尔扎伊?别以为所有人都没有脑筋,卡尔扎伊压根儿就没有进国王的房间而是拿了把椅子和卫士们一起站起了岗。


“听说这一次俄国人损失惨重,你知道吗?我在喀布尔的那几天简直难熬死了,人家真的担心你出事。”偎依在武太行的怀中玛依莎轻声说道,真的要感谢大英帝国对阿富汗的影响,如果不是这样咱们的玛依莎国王最为一个女孩哪里会有机会接触外语,而且还是通用的英语呢?虽说武太行精通日德法俄英五国语言,可是综合起来比起土气十足的法语,英语还是表现十分严谨的。


“别担心,俄国人已经屈服了,他们现在还没有能力和我们进行一场全面的战争,他们不敢!”武太行一边拨弄着玛依莎的头发,一边轻声地在玛依莎的耳边说道。


“我们?”玛依莎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武太行突然问道。


“你和我是夫妻,难道不可以用我们吗?”武太行微笑着说,说是笑,其实你并看不出武太行的多少笑容,他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所谓的微笑也透的多少的冷傲,但是这冷傲让他在玛依莎的心目中更加的英俊,更加的难以捉摸。


“有人说你会趁机吞并阿富汗,你会吗?”玛依莎的这个问题老实说很尖锐,可是她依旧以最舒服的姿势偎依在武太行的怀中,一边摆弄着武太行胸前的一排排的军功章,一边毫不在意的问道,似乎这根本就是一件和她没有多少关系的事情罢了。


武太行很奇怪玛依莎会如此的镇静,要知道这可是一个攸关阿富汗王国存亡的问题啊,可是转念一想他也多少的理解怀中的妻子,阿富汗王国今时今日的情况不管是放在谁的手里都会让人灰心的,更何况玛依上可以说是整个的***世界第一位女王,在残存的王室守旧势力的压力下更加使举步维艰,想到这里,武太行弹了一下玛依莎的脑门,“小家伙,最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嗯,南部的几个王室的元老联合了很多王室成员在重新组建的元老院里煽风点火,说我不是合法的国王,他们想要废黜我,然后重新拥立一个国王。”玛依莎将头向武太行的怀中又靠了靠道。


“怎么?舍不得你那阿富汗国王的位置?其实不做国王不是更好?到中国来,好好的做我的老婆,等将来战争结束了,我就带着你,我们一起周游世界,那样岂不是更好?”武太行将头贴在了玛依莎的头上静静的说道。


“阿富汗国王?你应该知道我是一个什么人,在不久之前,可能我在你的眼睛里还是一个永远不懂事的孩子,可是现在不同了,昔日那个永远不懂事的小女孩已经是阿富汗的国王了,作为国王我就必须要肩负起自己的那份责任与义务,我要保护我的国家和人民,一旦我现在退位势必会让阿富汗的情况雪上加霜,到时候终于我的北方和忠于旧势力的南方之间一定会爆发一场内战的,加上各自身后的帝国主义的影子,我们的国家只会更加的混乱和虚弱,到时候恐怕连阿富汗民族也都要从世界上消失了。”玛依莎说这话的时候话语和压抑,显然,巨大的压力让这个小女生很是难受。


“和我说这些是不希望我吞并阿富汗吗?那么你真的觉得我会吞并阿富汗吗?”武太行的牙齿轻轻的咬了一下玛依莎的小耳朵道。


“我真的不知道,虽然你是我的丈夫,也是父王选定的阿富汗护国主,可是我并不了解你,不过,又一件事情我很清楚。”


“噢,我们的小家伙清楚什么?”


“我清楚,现在的这个时候,即便是你想要武力的吞并阿富汗我也是没有办法抗拒。”


“我的小家伙,现在我真的很难对你承诺什么,可是有一点你应该很清楚,那就是,不管怎样,我都会对你好的,毕竟我不是中国的国家领袖,很多东西我做不了主。”


“那你能够给我和我的人民什么保证呢?”


“蒙古,东印度王国,你觉得这两个地方目前的形势怎么样?”


“你是说,最起码你能够保证阿富汗在中国的大家庭中存在,人民享有等同的公民权,政府也拥有相对的自主,是不是?”玛依莎就那样目不转睛的盯着武太行,仿佛是在等待着法官的最后宣判。


“则是我给你的最低保证,相信以我目前的能力这还是能够做到的。”


“那以后呢?我死了以后呢?”玛依莎迫不及待的问道。


“小家伙,你觉得你死了以后我还能够活着吗?你知道吗?女人的寿命一般程度上都比男人的寿命要长许多,说不定你能够活到一百岁也不一定。”


“一百岁?那还不成了老妖精了?”


“老妖精?哈哈哈哈,对,一定是老妖精,因为现在我的小家伙就是一个小妖精。”


“哈哈哈哈,别,你别弄我了,我、我受不了了。”


“投降,快、投降!”


“好了,好了,人家投降了还不行吗?”玛依莎无奈的说道。


……


“卡尔扎伊首相说你会在阿富汗建立一系列的军事基地,借此来威胁苏俄、英国进而将触角伸向整个的地中海地区,你会吗?”闹累了以后玛依莎躺在武太行的怀中问道。


“会!我打算在阿富汗驻扎至少十万驻军,你觉得怎么样?”


“我还有不同意的可能吗?”玛依莎收敛了笑容,略带冷漠的说。


“小家伙,我答应你,你要今天你说出一句不愿意,我就将永远不在阿富汗驻留一兵一卒,你愿意吗?”


“我愿意,现在的情况下即便是中国军队不驻扎在我们的阿富汗,苏俄和英国的军队也会驻扎的,而阿富汗王国根本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与其那样,还是让我的丈夫来吧!”玛依莎无奈的说道。


“放心,小家伙,我一定会呵护你一生一世的!”


“嗯!”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