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二章 如画江山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按照皇帝的旨意,婉儿跟小海去了皇妃那里,皇帝跟龙行健谈军国大事,婉儿跟小海不宜在跟前。

龙行健站在皇帝的寝宫前,面前的这栋米黄色的楼房曾是轩辕寂给他授勋的所在。二十年前的情景尚历历在目。刚进皇宫的紧张,新奇的心情还能体会,甚至轩辕寂的笑容都是那样清晰。

可是,二十年过去了。人头滚滚落地,就像回国后第二天在西区小吃城吃饭时听到的评书,“那不是江水,那是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

“帝国元帅阁下,请稍等。”礼服笔挺的侍卫官给站在宫门前的龙行键搬过一把椅子,也许这名侍卫官知道元帅腿有毛病。

“谢谢你,不用。”龙行键眯着眼睛望着逐渐升到头顶的太阳,谢绝了侍卫官的好意。

又一名侍卫官出来,“陛下有请。请龙帅随我来。”龙行键点点头,随这名侍卫进入皇帝的寝宫。

二年未见,其实不到二年,轩辕台竟苍老如斯!龙行健见过礼,哽咽着叫了声,“爸爸,”,真情流露,让轩辕台悚然动容,内心些许的猜忌立刻烟消云散。

“行健,爸爸来日无多,叫你回来,也是怕见不上你啦。”轩辕台也动了感情。

“爸爸,”龙行健跪倒,这是他第一次给轩辕台下跪,用神华民族对长辈最恭敬的礼节。

“起来,起来!你我英雄一世,不必做此小儿女态。我这不是没死嘛。起来,坐过来,给我讲讲兰斯。我很想去一趟,亲眼看看这个国家,可是不成啦。”轩辕台立即恢复了豪放的性格。

侍卫官扶起龙行健,扶他坐在皇帝身边,轩辕台半躺在一张宽大的藤椅上,精神是这段日子最好的一次。

见皇帝摆手,侍卫官轻步退了出去。

“行健,不要问我身体,先讲讲兰斯。随便讲,也不是正式的奏对,元老院和首相府那里的报告你正规一点,在我这里,随便讲。”轩辕台端起茶杯喝茶,“你回来,我身体好多了,真的。”

龙行健整理着思路,“爸爸,我就随便说了,兰斯有许多长处,帝国比之似有不及。第一,其国民素质较高,受教育程度深于我国,普通士兵中学毕业的比例达到90%。他们大学人口也高于我国,我有一份自己做的调查,准备呈给卢相。第二,该国基础建设好于我国,若论帝国主要城市,如好望港一类,比其毫不逊色,但整体水平仍然较差,公路,桥梁,机场等应当是代表。他们的城市化水平也高于我国。第三,兰斯人有一种坚韧的心态,他们拼命工作,恢复被摧毁的城市乡村。奥伦堡在战后我去了两次,变化极大,第二次去时,城市变成了一个大工地,到处是热气腾腾的建设场面。说实话,我曾以为那座城市永远不会恢复了。”龙行健停下来,斟酌着词语。

“嗯,很好,看到敌人的优势是战胜敌人的开始。行健,在你眼里,兰斯人是如何看待这场战争的,如何看待他们的失败的?”

“这是我最关心的。我觉得,兰斯高层对战争的认识是比较客观的,就像他们军方代表人物海因茨写的《失去的胜利》中总结的那样,从他们侵略南五州起,种下的就是失败的果实。兰斯议会对战争责任的认识更为激进,在追究战争责任上他们比帝国尤为积极,认为政府和军方严重误导了议会。在他们的政体里,议会是代表民众的,认为这是违反法律的行为,所以必须严肃追究。顺便说一句,他们的法律意识极强,动辄引用法律条文,争吵不休。”

这个情况皇帝是清楚的,对兰斯人重法的习性嗤之以鼻,“事情都在争吵中耽误了。”

“是的,他们军队的一些将领撰写的回忆录中也有不少持这个观点。认为早点实施一元化领导就不会失败了。”

“这种观点的书也能出版?”

“这也是兰斯的文化传统,言论比较自由。如果不触犯法律,说什么也行。”龙行健笑笑,“几句牢骚话改变不了事实。陛下勿忧。”

“总体上讲,你在兰斯的工作是极为出色的,比我预期的还要好。我同意你的一些观点,比如创立真正的和平有利于帝国,但不要失去对兰斯的警惕。他是我们在大陆的唯一对手。”

“是,我记住了。”

“在正式述职时,不必讲兰斯的诸多优势优点。明白吧?对于帝国,你一定有建议,对吧?写好了?”

龙行健确实整理了一份报告,在兰斯就基本写完了。涉及帝国政治军事经济诸多方面,他口授,崔静笔录整理。这份报告尚未写完,就遭到崔静的强烈反对,甚至要他销毁这份“骇人听闻”的报告。

“是的,”龙行健很想将报告呈给皇帝,崔静的警告言犹在耳,“还没有最后完成,一些观点我也在摇摆不定------”

“没关系,只有我一个读者。”轩辕台又喝茶,龙行健叫来侍卫给皇帝换了新茶。

“行健,你有什么打算?你的工作?”

“我想休息,爸爸,我想休息。总算兵戈止息,经济非我所长,我的身体您是知道的,”龙行健苦笑,“我想多陪婉儿她们几年。”

皇帝一震,随即骂道,“胡说!你才多大?说这种不吉利话?”口气一转,“这十几年间,你戎马倥偬,几次重伤,我是清楚的。可以清闲一些,休息是不行的。行健,我久病缠身,行将就木,我死之后,磐儿即位为帝。他经历坎坷,治国治军的经验缺少,我很担心。”轩辕台直视龙行健,“经济犹可依赖长才,帝国这几年颇有几个经济上的干才,他们的成绩很令人欣慰。你说到兰斯的变化,那是因为你没有看到帝国的变化,身体许可,可以四处走走。治军却不能依靠别人,你对军队是有心得的,你认为国防军目前的状况如何?应当做何调整?”

“陛下何出此言?”刚才皇帝预言生死,龙行健当然坐不住了,“近年稍得清闲,得以通读神华国史。帝国历代君主,功业无有陛下之上者,即使是太宗,我看也比不上陛下。”龙行健深知皇帝处处拿太宗相比,“我出身寒微,命运眷顾,得以相遇明主,蝇附骥尾,陛下屡屡提拔,获此高位,心中对陛下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行健尝思大陆局势,帝国经此一战,已获绝对的领导权。即使我驻军离开兰斯,兰斯的一举一动均在我掌握之中。兰斯如今国防军不足50万,再走精兵之路,也不是我们的对手。何况行健致力于兰斯的和平机制建设,法律保证,权力掣肘,他们重新武装很难。双方军事上的差距将继续扩大,我所虑者,在后世有寻求个人富贵者,唆使皇帝再启战端,或南或北------行健在兰斯时,曾听到很多传言,其中竟有武力占领扶桑者,叫嚷什么完成大陆的真正统一。行健一生,或成为一些置国家利益于不顾而追求个人富贵的榜样,认为富贵当从战争中求。行健断言,只要我军不忘武备,保持军事技术和战术上的领先,大陆再无战争。陛下问及微臣国防军状况,行健以为,控制数量,提高质量是今后的治军之路,必须看到新技术在军事领域的运用,就像喷气式发动机的研究成功,将会把大批螺旋桨飞机淘汰出装备领域。新的装甲钢技术,会促生新的反坦克武器。帝国应加大军事科研的投入,切实保证军事技术上的领先。至于军种比例,我认为优先发展空军,然后是海军,陆军恰恰是最后------空军部应当早已成立,不能仍是挂在总参名下的空军局了。”

皇帝笑了,“陆军对你的意见至今尚未消除,说亏你出身陆军,屠刀举起,一点不念香火之情。”

“我是为帝国着想。”

“我知道,这些想法很好,你给我报个条陈,人老了,记不住了。行健,我准备设立一个国防战略委员会,统筹研究帝国及大陆诸国的战略问题,凌驾于海陆军部之上。你来当这个主任。”皇帝仍未提及空军部,传统的观念极难消除。

“爸爸,我想休息。”

“国防战略委员会毕竟少了些必须处理的琐事。你选几个好的助手,一般性的工作他们搞,你也不必要每天去上班。这样也好调养身体。婉儿跟我说了几次了,也应当好好调养。此事如果没有意见,我就下旨了。战略委员会直接对皇帝负责,和首相府平行,级别高于陆海军部。既然你认为空军重要,组建空军部就由你的国防战略委员会负责好了。”

龙行健沉吟片刻,“臣遵旨。”

“好,中午我们吃个团圆饭,很久没在一起吃饭了。”皇帝摁铃叫进侍卫,“请公主来。”


婉儿带着一大堆从兰斯带回的礼物拜访宫内的长辈,多是珠宝类,兰斯盛产钻石,这种名贵第一的首饰婉儿收集了不少,一半是她自己购买的,多一半是兰斯赠送的。半公半私之间,婉儿也来者不拒。檀珠,钻石首饰为主的礼物获得了长辈包括几位皇嫂的青睐,皇兄的爱妾,出身王家的王氏对婉儿艳羡不已,觉得婉儿跟着丈夫风光无限,人才两得。

龙小海一来便钻进表弟轩辕博的房间。王氏所生的轩辕博是轩辕磐的长子,这个十七岁的皇长孙对姑姑很有感情,小时候常被婉儿带回龙府长住。轩辕博如今跟龙小海是大学同学,按照习惯,轩辕博用了化名,这一对表兄弟相处甚好,算是铁杆。

心有所思的婉儿却惦记着丈夫宫内的奏对,没太搭理侄儿的询问。父皇究竟如何安排夫君?按照婉儿的想法,是让夫君出任陆军部或海军部的部长,按照丈夫的军衔资历,领导大军种没有一点问题。

从几位皇妃那里出来,在皇嫂卢氏那里坐了很长时间,心神不宁,终于等来了传令的侍卫官,叫她去见皇帝。婉儿心情一松,跟着侍卫走了。卢氏把玩着小姑给的首饰,轩辕磐的轮椅从另一间屋子滑过来,对这位知书达理的正妃,轩辕磐更多的是敬而不是爱。“这些也没啥,等将来我让他们进贡多少,他们乖乖地进多少。中午一块儿吃饭,不知父皇给了龙行健什么差事,还真是令我期待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