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抗日英雄记 第一章 防御阶段 二十二 汉奸特务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1/


对于几天前,和县保安队打的那一仗,赵华感到很不满意。虽然打了一场胜仗,可是他经过统计之后,两百六十名战士,连同步枪和机枪在内,平均每人发射出二十发子弹,用掉一枚手榴弹。也就是一共用了五千多发子弹,两百多枚手榴弹,还用了三十多枚日本香瓜手雷和六枚迫击炮弹,却只取得击毙五十三人,打伤六十七人的战果,而对手还是一群垃圾得不能再垃圾的,连伪军都算不上的伪保安队。

可是赵华也知道,要真正训练一个神枪手,至少得消耗五万发子弹!自己哪里有那么多子弹训练战士?而他平时给战士每人配备五十发子弹,四枚手榴弹,就已经被林玉凤称为“财大气粗,弹药充足”。

而一个月的训练下来,每个战士只消耗了区区的二十发子弹,这也被林玉凤说成是“铺张浪费,子弹太多了”!其实赵华根本不知道,林玉凤他们的八路军每名战士只能配备五到十发子弹,平时几乎就没有经过什么实弹训练。当然林玉凤见到赵华他们的战士能配备五十发子弹是财大气粗,区区一个月的训练用了二十发子弹,她就心疼得不得了。

而林玉凤,其实父母亲都是猎户,她的枪法准确到打猎物可以打“对眼穿”的地步。后来父母亲省吃俭用供她上学,谁知她读了点书之后,就跑去延安投奔了红军,后来红军改编成八路军,她就参加了太原会战。在战斗中,她亲眼目睹当时国军为了保卫太原,连郝梦岭中将都手持冲锋枪和鬼子拼杀,最后英勇殉国;普通战士甚至身捆炸药包,迎着日军混成第二旅团的坦克英勇冲击。

尽管以傅作义为首的国军战士英勇拼杀,可是由于武器的劣势和士兵素质的不足,使得悲壮的太原会战还是以中国军队的失败为告终。她离开太原之后,和部队失散,又碰到伪蒙骑兵的追击,幸亏碰到赵华他们,才得以获救。

来到这支“土匪”部队之后,她目睹赵华他们对弹药的“铺张浪费”,自然她赶到极其不满。

而对于赵华放走那个汉奸头子,林玉凤感到极其不满。后来赵华又要杀那些保安队员,林玉凤又制止了赵华的鲁莽举动。她知道,那些保安队员很多都是当地人,如果杀掉那些人,将和那些当地人的亲戚产生矛盾,这样一来支持自己武装的百姓会减少很多。

为了节约弹药,赵华只能让战士们端着空枪,在枪口吊上砖块,瞄准靶子,尽量训练战士的腕力和瞄准能力。

训练是艰苦而枯燥的,负责训练的赵华见战士们疲惫不堪,突然他想到一件事,对了,唱歌,让大家唱歌!他想起在R星球的时候,他们的国歌,那是一首激发斗志的歌曲,就是《义勇军进行曲》。想到这里,赵华对战士们说:“弟兄们,大家都累了吧?”

听到营长这样说,战士们都说:“是啊,营长,您不说还没有感觉,这样一说,还真有点累了。”

“好,既然这样,我教大家唱一首歌好吗?”赵华对战士们说。

“好!营长教我们唱歌!”战士们异口同声的说道。

“今天我教大家唱的是《义勇军进行曲》,大家准备跟我一起唱!一、二、三!开始!”赵华唱了起来:“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起来!起来!!起来!!! 我们万众一心, 冒着敌人的炮火,……”

“好!营长唱的真好!”战士们欢呼起来。尤其是那些国军改编的战士,和那些东北军的残部,听了这歌,每个人都热血沸腾,所有的人都高声齐唱起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

《义勇军进行曲》是一首激励人心的歌曲,经过训练的战士唱起这首歌的时候,一个个都士气高昂到极点。

就在赵华这边的战士们士气高昂,积极训练的时候,魏得贵他们也召集通过征兵,召集了一千伪军,正在日本教官指导之下,进行军事训练。

当年因为日本人刚刚进入华北地区,当地的老百姓还不知道日军的凶残。听说县里征兵,很多百姓为了能让自己的儿子吃上饱饭,不至于挨饿,竞相把自己的孩子送去当兵,他们根本没有那种伪军就是汉奸军队的概念。

除了老百姓的子弟外,还有一些是当地的地痞流氓、流浪汉、乞丐等,为了能吃上饭,也都去参加伪军。

当然,后来的老百姓知道鬼子的凶残之后,就很少有人再把自己的子弟送去参加伪军。最后那些汉奸不得不采取抓壮丁的方式,抓百姓子弟去当兵。那都是一九四零年以后的事情。

这里简单介绍一下伪军,按种类分,伪军分为“皇协军”、“保安队”和“警备队”三种;按照地盘分,有东北伪满伪军,伪国民政府伪军,华北治安军等几种,其中还有伪警察等武装力量。当然还有伪蒙军,伪韩军等,尤其是伪韩军队这些二鬼子,甚至比鬼子还凶残。而一些投靠日本的军阀,又按照地盘分为各种各样不同的伪军。根据统计,中国是唯一一个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伪军数量超过侵略军队数量的国家。这简直就是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奇耻大辱!

原本在一九三八年,在东北以外地区,日本人只组建了七万八千多人的伪军,后来随着汪精卫投敌,在东北以外地区的伪军数量急剧上升到一百多万。原本在军事力量上占劣势的中国军队,除了对抗鬼子之外,还得对抗由中国人组成的各种各样的伪军!

言归正传,魏得贵很快就组建一支一千多人的“临城县警备队”,由王魁剩担任“临城县警备队队长”。

日本人把那些从国军手里缴获的武器,除了一部分拿回日本仿制出比如说:仿制ZB-26的九九式轻机枪、仿制木托司登冲锋枪的百式冲锋枪,还有仿制的马克芯重机枪外,其他缴获武器都“慷慨的”提供给伪军。

魏得贵和王魁剩看着自己手下“威风凛凛”的部队,他们心里有一口恶气一直想出:前阵子,自己的保安队被那股土匪打得落花流水,现在可好了,有了正式的“警备队”,可以随时寻找那些可恶的土匪出这口恶气。

不过,日本教官对“警备队”士兵的训练情况极其不满,日本教官仁科源吉看着那些训练的伪军,大骂:“八格牙鲁!这些支那人,简直就是一群垃圾!”

木村德重走过来,听到仁科源吉的话,他微笑着对仁科源吉说:“仁科君,我们不能对那些支那人要求太高!首先一点,那些人都是一群乌合之众,他们的任务就是帮助我们皇军在前头冲锋。而且,他们使用的是缴获的支那人武器,那些7.92mm弹药有限,我们也不可能对他们进行更多训练。”

“哈伊!我明白木村少佐长官的意思!这些人,只需要草草训练,就可以让他们上战场!”仁科源吉连连点头哈腰。

“是的,对于伪军的训练,我们不用过于认真!另外,我们必须在支那人中,挑选一批真正忠心于我们皇军的人手,那些人我们必须经过严格训练!”木村德重说道。

“哈哈,你们在说什么呢?”木村德重和仁科源吉闻声连忙回头,却看到粟饭原秀大佐走过来。两人连忙点头哈腰:“粟饭大佐好!”

粟饭原秀大佐看到仁科源吉,笑着说道:“哟西!仁科君!你可是我们大日本帝国优秀的陆军士官大学毕业生!”

仁科源吉连忙点头哈腰:“哈伊!多谢粟饭大佐夸奖!在下和粟饭大佐相比可是自形相惭!大佐您可是中央陆军大学军刀组成员啊!”所谓的军刀组,其实就是日本中央陆军大学每年前六名的毕业生,获得日本天皇御赐军刀的日本军官。

“哈哈哈!仁科君,你也一样优秀!”粟饭原秀笑了起来,“今天我带了三个人来,让你们认识认识!”说完,他把手一挥:“林君,进来吧!”

门外进来三个人,为首的一个身材修长健美,白净面皮,浓眉大眼,西装革履,风度翩翩,显得异常英俊潇洒。可是那人后面却跟了两个样子猥琐的家伙,一个是马脸三角眼,那个就是上次被严彪他们打劫的邱富贵;另外一个是扁脸斗鸡眼,那个也是上次被打劫的刘时魁!

看到那个英俊男子走进来,粟饭原秀向仁科他们介绍说:“这个英俊男子是林敬斋君!他也是我们大日本帝国陆军士官学校优秀毕业生!曾以第三名成绩获得伟大的天皇陛下御赐军刀!希望他的到来,能给临城县带来和平的治安环境!”临城地处平汉铁路,背面紧挨太行山,是山西进出华北平原的门户,位置极其重要。

木村德重马上陪着笑脸上去,和林敬斋握手,陪着笑脸说:“敬斋君!您能获得我们尊敬的天皇御赐军刀,真是不简单啊!”林敬斋满脸堆笑的和木村德重握手。

这个林敬斋,是个日本人培养出来的精锐的汉奸特务,甚至连那些日本二等师团二等联队的军官都被他看不上眼。而那个邱富贵是他的表弟,而那个刘时魁则是他小时候的朋友,这次为了来临城组建汉奸队,他把这两个家伙都带来了。

而仁科源吉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嘴里咕嘟了一句:“一个支那人,即使得到天皇的军刀还是一个支那人!”

他的话虽然很小声,可还是被林敬斋听到,林敬斋文质彬彬微笑着走到仁科源吉的面前:“请问这位太君尊姓大名?”

“太君的名字是你们支那人可以随便打听的吗?”仁科源吉没好气的说了句。要不是碍于粟饭原秀大佐的面子,他早就骂出“八格牙鲁”来了。林敬斋见这个日本杂牌部队的军官居然如此无礼,脸色一变。

见仁科源吉和林敬斋这个样子,木村德重知道粟饭原秀不可能在此时当和事老,还是得他上。于是,他马上上前道:“敬斋君,这位可是我们大日本帝国陆士学校优秀的毕业生,仁科源吉少佐,他现在是警备队的教官。”

“哈哈哈!警备队?那都是一群废物!”林敬斋大笑起来,用汉语很大声的说。其实他这话是故意说给王魁剩那伙伪军听的。

王魁剩当然听到这话,马上就一个箭步走过来,厉声大喝道:“姓林的!你说什么人是废物?”

“哈哈,人家都说,说曹操曹操到,我看今天是说废物废物到!”林敬斋大笑起来。

王魁剩大怒,冲上去要揪住林敬斋的衣领。林敬斋轻轻抓住王魁剩的手,只用一点点力气,王魁剩痛得哭爹喊娘。林敬斋手上再一用力,王魁剩一个嘴啃泥就摔倒在地上。

那些伪军见自己的队长被打,纷纷停止训练,转过头来。仁科源吉见那些伪军停止训练,大吼一声:“八格!不许停,给我继续训练!”

伪军被“太君”一吼,吓得连忙转过头去,继续往靶子上射击。见那些伪军枪法如此烂,林敬斋大笑着,走到操场上。他掏出南部十四式王八匣子,对准一百米处的靶子连开五枪。

“啪啪啪啪啪”五枪过后,报靶的伪军汇报说:“报告,50环满环的成绩!”

那个仁科源吉本来还看不起“支那人”,现在见这个林敬斋如此得了,马上换了一副笑脸上去道:“敬斋君,您真不愧是我们陆士优秀的学生!武功如此了得!真是佩服!”

“太君过奖了!”林敬斋微笑着说道。

这次,林敬斋来临城的目的就是组建汉奸队。他需要一批铁杆汉奸,经过严格训练组成一支汉奸特务队。对那些伪军,他没有一个能看得上眼的。他对木村德重说:“木村太君,我要组织一支精锐的特务队,我希望能从东北下来的满洲国勇士中挑选一批人才!”

木村德重还没有回答,那个粟饭原秀抢先说道:“敬斋君,这个我恐怕不能答应!满洲国勇士和韩国勇士,只属于我们皇军调遣,还是希望敬斋君自己从这些支那人中挑选一批精锐。”

王敬斋对着粟饭原秀点头哈腰:“粟饭太君,这些废物我是看不上的。既然您不能让我从满洲勇士和韩国勇士中挑选人才,看来我只能跟你去一次邯郸。邯郸人口比临城多得多,我希望能从那里挑选一批人才。”

“哟西!敬斋君,你的这个要求我可以答应!明天,我就带你去邯郸!”粟饭原秀笑着说。

第二天,粟饭原秀就带着林敬斋去了邯郸。林敬斋到来邯郸之后,在邯郸精心挑选出五十名汉奸,编入了他的汉奸队。他把那些汉奸带回临城,和邱富贵、刘时魁一起,接受他专门的训练,成立一支汉奸特务队。

不过,林敬斋的汉奸队和王魁剩的警备队可是结下梁子,林敬斋打心底就看不起那些“支那人”(他心里早把自己当成是日本人了);而王魁剩被林敬斋一通教训,他心里恨透了这个“假太君”。

不过,这个“假太君”由于得到日本人的重用,王魁剩打心底就害怕他,虽然心中不满,却又不敢对这个“假太君”怎么样,在他面前还是只能点头哈腰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