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较 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先是杜明一番大义凛然、言之凿凿的论述,随后又是黄龙派代掌门青树真人的一番保证,尤其是青树真人的话,什么“刚才全无真人的话虽然是一种假设,但却是毫无事实根据和内在逻辑的假设而已,我们更看重的是事实。”这真是不给平时倚老卖老惯了的全无真人一点面子。但以青树真人的修为和目前代掌门的身份,全无真人又不敢跟他翻脸,更别说单挑了;于是恼羞成怒之下,才决定以切磋为名狠狠教训一下杜明,同时也让青树真人跌个面子。

在全无真人想来,杜明即使从娘胎开始练功那也不可能会胜得了自己洞虚期的修为,虽然杜明刚才说他自己也达到了洞虚期,但那多半是吹牛而已,是为了衬托他的推断不错——日本修真高手确实很厉害的目的。再说即使杜明因佛龙珠达到了洞虚期,那和自己十年前已经达到了洞虚期相比,也是必败无疑的。基于上述考虑,无全真人才出面打断了逍遥闲云的话,直接提出和杜明切磋一下。

逍遥闲云一听无全真人的话,心里直叫“糟糕”,同时也暗暗自责自己当时在未进议事大殿时没和杜明说清楚众人的性情以及没能控制好局面。“无全兄,你的修为大家向来是很佩服的,杜明虽然因种种机缘巧合,目前达到了洞虚期,但怎么比得上你呢?我看不用如此了吧?再说大家今天主要是来议事的哦,至于切磋,是否可以回头再说呢?”

“是啊,无全兄,杜明即使达到了洞虚期,那和你的修为怎么可同日而语呢?这切磋我看还是不用了哦。”昆仑派掌门风波真人说道。其他的诸如龙门掌门龙逆天、风花烟雨门掌门飞花小蝶也纷纷劝说无全真人不必切磋了。而昆仑派掌门法渺真人却在向无全真人使着眼色,暗示他快点动手;千尘谷谷主一夜飞霜却两只眼睛四处乱转着观察其他人的神态,想从中得出自己的最后选择。

此时的杜明已经坐回了椅子上,对无全真人的挑战好象没见到一般。倒不是杜明的忍性好而实在是因为旁边的大师兄青树真人严命他不能动,否则杜明早就冲上去干起来了。

无全真人一见很多人劝他不要动手切磋,而昆仑法渺真人又鼓励他快点动手,心里越发笃定自己赢定杜明了,眼里的地色也就更浓。“各位同道,不是我以大欺小,也不是我想怎么样。只是切磋一下而已,老夫保证下手自有分寸的。”

大家听了这话,不好说什么,全拿眼看向黄龙派代掌门青树真人,希望他出来劝说一下或婉转地承认一下杜明确实修为低于无全真人。“呵呵,枉这无全身为一派掌门竟然还依然几十年如一日地如此小气,嫉贤妒能。这样的人掌控着一个门派,崆峒派看来是无出头之日了。”青树真人见大家全看向了自己,心里明镜似的,想了想,还是决定给逍遥闲云一个面子,否则无论谁输谁赢,对逍遥闲云来说在声望上都是一个影响;当然,更是给无全真人一个面子,因为他知道以杜明目前洞虚中期的修为,肯定能胜过十年前才进境到洞虚期的无全的。“呵呵”笑了两声,青树真人站了起来,望着无全真人说道:“无全兄,以你两百多年的修炼,我恐怕都还低你一筹呢,何况杜明才入门不到三十年。杜明的修为确实远远低于你哦,这切磋我看不必了吧?”

“青树掌门,你这样说就太过谦了哦,黄龙派执我中华国修真界牛耳,我们都是很尊敬的。呵呵,你是知道的,我这人就是喜欢和人切磋提高自己。”无全真人毫不知晓青树真人其实是在给他台阶下,说完这话后竟然面有得色地环视了一下众人。

青树真人不为人所察地摇了摇头,微叹一口气坐了下来朝杜明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上前应战了。

“呵呵,前辈既然如此想提携、指点晚辈,那我只好恭恭敬敬不如从命了。”杜明缓缓走到了大殿当中朝无全真人拱了拱手。此时杜明已经在深吸了几口气好完全冷静了下来,默运黄龙心法和“小乘天道”心法把功力提起来布满了全身周围,整个人的气质顿时为之一变,整个人好象已经融入了大殿中,成了大殿里的一把椅子或一根柱子什么的,自然而然无迹可寻了。如果说刚才在场的众人都还能大致看出他功力深浅的话,那么现在除了青树真人、逍遥闲云能看出来外其他人已经看不出杜明此时的修为达到了什么样的境界了。

“没想到杜明年纪轻轻,竟然也已经达到了洞虚中期的水平了。如此看来,黄龙派后继有人啊。”逍遥闲云自己也在洞虚中期修炼了有几十年了,看了杜明的临战状态心里着实为黄龙派高兴。

青树真人坐在椅上想起了师傅黄鹤真人,“如今竟然已经达到了洞虚中期,师傅真乃天人也!师傅竟然早就预知小师弟一生颇多奇遇,以后的成就肯定也不可估量啊。”

在场的其他人看了杜明流露的状态他们看不出来功力深浅,心里大骇的,羡慕的,嫉妒的等等不一而足。无全真人此时已经是骑虎难下了,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杜明已经达到了洞虚中期,比他已经高出了一个级别,但对杜明此时的状态不了解却是不争的事实。而无论是普通人还是炼气士,对未知的东西大多是心生惧意的,全无真人当然也不例外了,此时他的心里更多的是莫名其妙的惶恐。但这时候已经由不得他了,犹如箭在弦上不发也得发了。

“等等,你们要是打架就出去打,免得一不小心把这大殿给拆了也说不定。”一直没开口说话的东海龙王突然叫了起来。

“龙王兄提醒的很及时。”无全真人也已提起功力于身,看了看杜明道:“杜小兄弟,我们不如去外面切磋如何?”

“好,谨遵前辈之意。”杜明说完率先向门口走去。

众人也跟着杜明和无全真人一起来到了议事大殿前的空地上。

杜明站在了空地的东头,双手微微下垂,脚不丁不八地岔开了些许距离,脸色平静地看着另一头的无全真人。现在的杜明好象又融入了周围的环境中,给人的感觉凸好象他本是是空地上早已存在的一棵树般,一点也不给人突兀的感觉。而且他站在那里看起来不是在等着交手而是心旷神怡地欣赏周围的景色,不,准确地说该是在和周围环境的一草一木在交流。“前辈,请赐教!”杜明淡笑着向无全真人拱了拱手。

无全真人在杜明站定后就试图探测杜明的气机运转规律,以求发现空隙可一举击破。但在经过一番努力后,只得放弃了自己的打算。杜明的气机竟然探测不到,已经完全和周围的环境浑然一体了!

“嘿嘿,老夫可从来不向后生晚辈先动手的,你出招吧。”无全真人接口道。

杜明已经懒得再废话客气下去了,于是朝无全真人点了点头,“既然前辈如此客气,那我就不客气了。”话说完,用了八层真元一掌朝无全真人拍了过去,掌心处一团黄光裹挟着一团直径半米左右的圆球随之飞了过去。

看杜明发招攻来,无全真人往后退了一小步,右手一轮,同样一个黄色圆形球状气体迎了上来。

两团气球一接触,“砰啪”两声炸雷响了起来,杜明身子晃了晃,而无全真人却退了三步。脸色一变,无全真人左手一掌,右手一拳,同时向杜明轰来。

在刚才的对击中,无全真人稍微吃了一点小亏,虽然他用了九成真元,因为他目前只是在洞虚期,而杜明已经达到了洞虚中期了,吃亏是自然的。所以现在的一拳一掌,无全真人用了十二层真元,务求一击中敌。

无全真人右拳与左掌所发的黄色气球与一片白雾含了他两百多年的真元,竟然发出了呼啸声直奔杜明袭来。

杜明一见无全真人所发真元竟然带了呼啸之声飞袭过来,知道无全这次是把自己当成敌人对待了,否则也不可能用了全力的。暗叹一声,杜明提起十层黄龙功和“小乘天道”的真元,左手一指点向黄色气球,同时右手一掌迎向白雾。

“无全兄,不必如此!”逍遥闲云大惊。左手一掌竖起,想把无全真人的黄色气球给拦截住。他看出无全这次用了全力,虽然杜明明显比他功力明显高出一筹,但在次情况下,杜明也只有全力以赴了,这样一来肯定是个很不堪的结局了。

“闲云兄,他两人切磋,你急什么啊?”昆仑派掌门法渺真人边说边伸出两指点向逍遥闲云左掌所发的白色气体。

青树真人也想伸手拦截下无全的真元,可是一看法渺真人边伸出一指点向逍遥闲云的方向,边用眼睛盯着自己,知道法渺是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微叹一口气朝杜明喊道:“小师弟,不为己甚哦!”

本是两个人的较技切磋却演变成了几个人的较量,一时间天空中黄色的、白色的、红色的气体闪耀着、纠缠着……“扑哧”、“啪”、“啪”、“啪”功力相较之下,天空象放了烟花一样。而随着炸响声,一朵朵各色雾气飘飞了开来,鲜血也从天上洒落下来,还间夹着人影的闪动和闷哼之声。

等舞气散开了后,众人才看清楚场中状况:杜明退了一尺左右,双手依然下垂着,和没动手时一样的神态;逍遥闲云动也没动,还是站在原地,只是面色有点绯红;无全真人已经飘飞到了空中,摇摇晃晃着,整个人已经萎顿下来,脸色苍白无比;法渺真人已经不在刚才的位置了,飞退到了空中无全真人的身边,一张脸红得象猴子屁股。

刚才几人的出手,不用说大家也看了出来。杜明明显胜了无全真人,而逍遥闲云的功力也肯定高出法渺真人一筹。其实刚才要不是青树真人那一嗓子喊了出来,恐怕现在的无全已经魂飞魄散了。在听到青树的喊声后,杜明收回了两层功力,这才使得无全没有被打得元婴出窍,不过就是现在这情形也得让他起码闭关修炼十年、八年的了。

“法渺兄,快扶无全兄下来吧。刚才你误会了我的举止。”逍遥闲云喊道。

“法渺掌门,你们快下来吧。刚才我小师弟不知轻重,贫道在此致歉了。”青树真人一看这情势,知道只有宽容和大度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

“是啊,是啊,法渺掌门,你们下来吧。”其他人看到法渺满脸通红,两眼一片怨毒之色,也纷纷劝说着。这次聚会本来是讨论共抗异族的事情,而现在却演变成这般局面,如果最后弄到不欢而散那就更糟糕了。

“哈哈哈哈……”法渺仰天狂笑起来,笑声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怨恨。

“扑”地一声,无全真人喷出一大口鲜血,“我们走吧,法渺兄。”

“好,我们走!”法渺应了一声,向众人说道:“各位,我等先行一步。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眼看着法渺和无全的身影如一个黑点般渐渐消失在远处的空中,逍遥闲云长叹一声,“唉,难道天意如此?各位同道,我们进殿继续喝茶吧。”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响起两个人的对话。“叹什么叹?该走的走了,该留的自会留下来。”

“一点破事怎么象娘们一样伤情呢,走了两个不是来了两个吗?哈哈,前辈,我们快下去喝茶吧,听说这逍遥门的茶还是从近万米的‘天云山’弄来的,味道堪比我们在万花谷喝的万花茶。前辈,你刚才说的对极了。所以我说人生如梦,一舟而过。”

“闭嘴闭嘴!什么‘人生如梦,一舟而过’?这句狗屁不通毫无逻辑的话一路上你说了起码有九千遍了!而且我告诉你,以后你少和老夫提起‘万花谷’这三个字。奶奶地,喝了茶就去你那窝里,把一千坛千年百花酿给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