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华夏一脉(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在与逍遥闲云分手后,杜明立即用玉符传音给大师兄青树真人,把龙门石窟佛龙珠出世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然后把和逍遥闲云约定的事情也说了。等青树真人回了音讯,说到时候代表黄龙派准时赴约时,杜明才离开了异元空间,重新回到了俗尘。

“害我担心了一晚上,打你手机竟然一点信号也没有,还以为你出国了呢。吃过饭了吗?”燃点在洛阳市国安局招待所里见到杜明时,刚吃完早饭回到房间里。

“吃过了。本想昨晚赶回来的,但因为临时遇到一点小事给耽误了。”杜明笑道。虽然嘴上如此说,但他自己很明白如果今天早上不是千劫老帅哥施功救了他,可能早就暴体而亡三魂六魄化为无形了。幸运的是千劫老帅哥这样的绝世高手正好在,否则即使以逍遥闲云的功力想救他也救不了的。

“咦?”燃点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围着杜明转了两圈,上下左右地打量着。

“怎么了?”杜明莫名其妙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也朝自己身上的衣服看看,以为自己哪儿的衣服沾了什么东西。

“你的气质好象和昨天有点不同了,但又说不上来,但又不给人猛然一变的感觉,不留心看还看不出来呢。”燃点打量了半晌,最终放弃了努力。

“哦?呵呵,是吗?”杜明听了燃点的解释才轻松起来,原来不是自己衣服上沾了什么东西。肯定是佛龙珠进入体内后,“小乘天道”的功力又长进了才如此的,杜明暗想。“对了,昨晚你和飞狐监视那两个Y国人的情况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燃点一屁股坐在了床上,无精打彩地说道:“一点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害得我和飞狐,还有其他几个兄弟白白地呆了一晚上。那两个家伙竟然一晚上都呆在宾馆里看电视,看的还都是我们的什么文化旅游类节目,还时不时地讨论一下我中华国的文化、风景什么的!尤其是那个什么威顿.圣战,从和他同伴的聊天中竟然对我中华国的历史文化竟然了解得还有些深度。”

“啊?竟然是这样?”杜明听了后,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坐在了沙发上。“你和孙局长汇报了吗?现在是孙局的人在监视他们吗?飞狐呢?”

“哦,我和孙局长说过了。为了避免大家都疲劳,兄弟们轮班监视,现在是飞狐和三个兄弟在监视着他们,一有情况我随时赶过去。”燃点说道。

杜明点了点头,“这样安排不错,否则把大家都弄得疲惫不堪,那万一有什么情况就措手不及了。”说到这,杜明喝了一口水,“依你看,那两个Y国人有嫌疑?”

“嗯,绝对有嫌疑。”燃点说到这,坐了起来,一脸兴奋地道:“今天早上我又仔细看了一下他们的出入境记录和在洛阳的行程,虽然没什么直接证据,但给我一种感觉,他们好象是在等待什么人或是在寻找什么。”

“哦?等待什么?寻找人或寻找东西?”杜明问道。

燃点点了点头,“是的,直觉告诉我,他们不是寻找人就是在寻找什么东西。”说到这,燃点不好意思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笑了笑,“呵呵,不仅仅是女人才有直觉的,而且我的直觉可能比女人还准。我坚信只要我们多花点精力一天二十四小时地监视他们,就不担心他们不露出狐狸尾巴来的。”

“好吧,如果有什么迹象表明他们是超能力者,那么就通知我一下,三天后我要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到时候可能手机联系不上。如果我不在的时候你们发现了他们是超能力者,那么千万别轻举妄动,想办法拖住他们,等我回来再说。”杜明喝了一口水,站了起来,想回自己的房间休息一下。

“嗯,好的,知道了,你忙你的吧。”燃点回道。

随后的三天时间里,杜明一直呆在洛阳市国安局招待所里,除了练功外没其他的事情,因为那两个Y国人并没有露出预想中的的异常举动。性情一直有点冲动的燃点这次竟然也沉住了气,和飞狐两人带着孙天浪的几个手下轮班二十四小时监视着。

杜明这三天倒是好好地练了一下功,结果发觉自己的修为竟然已经达到了洞虚期的中期了,“小乘天道”的功力也突飞猛进。现在的杜明举手投足间已经无迹可循,即使一个很普通的手势也让人觉得非常幽雅而无比自然。燃点和飞狐不值班的时候,就来和杜明聊聊天,对杜明气质变化的原因他们不清楚,但也却很惊异不已,每次问到杜明,杜明也只是说自己在练功,具体的没说,燃点和飞狐不是修真之人,说了也是白说,他们不会明白的。

“这佛龙珠的能量真的非同小可,如果我的‘小乘天道’功力有黄龙功功力那样深厚,那么现在不是可以达到化虚期了?真是太让人难以想象了,呵呵。”杜明在房间里兴奋地来回走动,自言自语着。杜明的兴奋是很正常的,要是其他修真之人恐怕早就兴奋地手舞足蹈了。

修真之人从一个低阶段进境到高的阶段,少则需要几十年,多则需要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时间,尤其是越修炼到最后,其进境就越慢。象杜明这样只几天时间就从窥虚后期达到洞虚中期,那是难以想象的,只能用“福缘深厚”来形容了。

杜明在房间里独自偷着乐了一会后,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于是打了个电话给燃点,把前几天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收拾停当后与孙天浪通了个电话,然后就起身离开了国安局招待所。

逍遥门在异元空间的峨眉山附近一座海拔五千多米的山上,也许因为近邻的关系,逍遥门和峨眉派的关系向来不错,逍遥闲云与峨眉的掌门风波真人更是莫逆之交了。当杜明刚刚上了逍遥门所在的逍遥山时,山上就传来了一声喝问“什么人?”话音刚落,一个人影已经从山上飞了下来。

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两眼非常清澈而灵活的年轻人到了杜明跟前,上下打量着杜明。

杜明双手抱拳道:“我乃黄龙派弟子杜明,和贵门掌门事先有约,劳烦师兄给通报一下。”

“啊?你就是杜明?”年轻人瞪大了眼睛,随即笑了起来,“掌门告诉过我,说你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今日一见,果然不虚。对了,我叫松青。掌门正在大殿里和其他门派的几个掌门人说话,我们快上去吧。”松青做了个请的手势。

“松青师兄,其他门派的掌门全来了吗?”杜明没有显示自己的功力,和松青并肩飞向山顶。

“哦,来的差不多了,龙门、风花烟雨门、峨眉、昆仑、青城、华山、崆峒的都来了,另外还有一些人我不认识的,只是你黄龙派和东海门的掌门还没到。对了,别叫我师兄,可能我比你还小呢。你今年多大了?”

“哦,我今年二十六岁,你呢?”

“那我该叫你师兄了哦,我今年二十四岁。”

两人来到山顶后落下了身形,松青也早已通过逍遥门的“束音成线”禀报了掌门逍遥闲云。杜明正准备和松青两人进去,却听到大门口传来了一阵笑声。

“呵呵,小兄弟,你来了?”逍遥闲云竟然走出了大殿门口,来接杜明。

“小子惶恐万分,怎敢有劳前辈亲自来接?”杜明躬身施礼道。也确实很惶恐,虽然杜明来逍遥门是客人,但逍遥闲云贵为一派之尊,而且其辈份和杜明的师傅黄鹤真人是同一辈的,竟然亲自出了大殿,来到门口接一个门派的弟子,这可是大礼了。

“呵呵,小兄弟,说哪里话。你我一见投缘,我和你师傅虽然是以朋友相称,但我们各交各的。呵呵,我逍遥派向来没有那么多繁文缛节的东西,否则也难得担上‘逍遥’二字了。”逍遥闲云笑道。

“承蒙前辈抬爱,小子依旧惶恐啊。只是前辈所说辈份之事却万万不可的。”杜明依旧不答应逍遥闲云所说的兄弟相称。修真界和武林中差不多,大多数人是很看重辈份的,虽然黄龙派对这一点也和逍遥门一样没有那么森严的戒律,但一来逍遥闲云毕竟是一派掌门,而且与自己的师傅是至交好友;二来逍遥闲云修炼了有三百多年了,在修真界的威望很高;三来在千劫老帅哥施法救了杜明免与暴体之灾后是逍遥闲云一直在杜明身边护法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杜明的救命恩人了。基于上述三点,杜明怎肯答应与逍遥闲云以兄弟相称呢。如果放在以前几个月,遇到这样的情况恐怕杜明早就惶恐地不知所以然了,但今日杜明却只是坚持着不答应而没有面红耳赤。这大概是修炼“小乘天道”的原因吧,“小乘天道”追求的是核心原理就是道法自然,万物为法,天地一切皆顺其自然。

“小兄弟,看你神色,几天不见功力又增进了不少,与我等皆不瑝多让了,此乃我中华国之幸事。不过与众人见面之时,切记需隐藏功力,不可流露无遗哦。”逍遥闲云叮嘱道。

这大概也是逍遥闲云出来接自己的一个原因吧,只是不知道为何如此叮嘱自己,杜明想道。当下抬头看了一眼逍遥闲云,正待说话,逍遥闲云已经做了个请的手势,“呵呵,你现在不必多说,等会议结束后自然会告诉你。我们快进去吧,否则时间一长,各派掌门人还不知道我们在暗地里商量什么事情呢。”

杜明和逍遥闲云一同往里走去。他不知道,在紧跟而来的会议中果然出现了逍遥闲云担心的局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